1. 首页
  2. 我英小说

从婴儿开始h 全家大杂乱

好痛,好痛……

厉珈蓝的慢慢苏醒,而苏醒的原因,恐怕只是一个,完全是被胸口的疼痛所逼醒的。

“张医生,病人似乎有反映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突然传进厉珈蓝的耳朵里。

之后,响起一个中年男人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的声音,“我就说那颗捐献的心脏,是个非常健康有生命力的心脏,手术怎么可能失败呢。”

“这真的是极有活力的心脏,刚刚明明病人有数分钟都没了呼吸,那样的情形已经脑死亡了,可是心脏却依然显示在顽强的跳动……,恭喜张医生,又成功的做了一例心脏移植手术!”另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说道。

什么?心脏移植?

她不是出了车祸吗?怎么伤的那么厉害吗?连心脏都撞毁了,需要移植心脏?

厉珈蓝迷糊间,被疑惑困扰,但是身体好虚弱哦,她根本没有力量支撑自己睁开眼睛,慢慢的又失去了意志,昏迷过去。

当厉珈蓝再次醒来的时候,她终于看到了窗外灿烂的阳光。

“雪停了……”厉珈蓝喃喃的说着,泪水从她的眼睛里,大颗大颗的滚落出来。

“心怡,乖女儿,你终于醒了……”

一个中年男人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听到厉珈蓝的声音,猛地站起来,俯下身轻轻抓住厉珈蓝的手。

心怡?乖女儿?

厉珈蓝被疑惑抓住,怎么回事?

这不是南靖生南叔叔吗?为什么他对着她喊他女儿南心怡的名字?

厉珈蓝刚想喊南靖生,但是突然她昏迷时候隐约听到的那番对话,复响在耳边——“我就说那颗捐献的心脏,是个非常健康有生命力的心脏,手术怎么可能失败呢。”

于是厉珈蓝止住了声音,这南靖生是她爸爸厉军的世交好友,她怎么会不熟悉他呢?更清楚他最疼爱的小女儿南心怡,从小就有心脏病,前些年南靖生为了给南心怡找合适的脏源,也是费了不少心思,却终究未果。现在南靖生居然对着自己喊他女儿的名字,而且他何尝不是熟悉她厉珈蓝的,怎么可能认错她当成他的女儿南心怡呢?

是不是发生了极为玄妙的事?她重生了?因为她的心脏被移植到南心怡的身体内,所以她重生在南心怡的身体里?

还未等厉珈蓝确定她的猜测,另外有人走进了病房内。

“爸!”

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喊着南靖生。

厉珈蓝听到这个声音,立即震惊的仿佛五雷轰顶。这声音,她何等熟悉,何等熟悉啊……

“老天!你听着,我发誓这辈子只爱厉珈蓝一人,如果违背誓言,天打五雷轰……”

厉珈蓝紧紧咬住唇,没让自己已经崩溃的情绪,彻底的彰显出来。她瞪大眼睛望向那个已经走到床边的年轻男人,那一张脸的五官轮廓是阳刚的,仿佛是用钢铁铸成,却又刚极近柔,有种近乎艳丽的、浓烈的美感,那种美甚至是有杀伤力的。仿佛他可以轻易地将你摧毁,也可以轻易地让你为他燃烧。

温若儒!!!

厉珈蓝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嘶喊着这个名字,心就像是被一把尖利的刀子,一刀刀的凌迟着,让她痛入骨髓,痛不欲生。

温若儒的目光根本没有落到厉珈蓝脸上,面对着南靖生,他浓眉深蹙,“爸,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我要回英国了。”

南靖生立即惊愕的开口说:“为什么要走,现在玺林集团已经是我们的了,以后爸爸需要你在身边继续帮我,而且以后这片基业也是留给你的呀,你为什么还要回英国。你是不是还在恨爸爸当年将你们母子送到英国?那时候,爸爸也是无奈啊,我不是已经告诉你,我的苦衷了吗?为什么你还不能理解爸爸呢?”

温若儒那绝美的脸上漾出一丝冷笑,“让我理解你什么?理解你为了娶一个有钱的女人,不惜当陈世美吗?我现在能喊你一声爸爸,能帮你欺骗厉军女儿的感情,帮助你得到玺林集团,就算是报答你的养育之恩了,以后,我们互不相欠,你的财产,还是留给你的宝贝女儿吧。我可要不起。”

“若儒!”南靖生声音颤抖,无比痛苦的喊着温若儒的名字。

“好了,我过来跟你说一声,马上就要走了,等会儿那个女人来了,又是一场尴尬。”温若儒不耐烦的说着,然后转身向外面走去。

南靖生追过去,“给我段时间,等我稳定了玺林集团的位置,我会想办法让她接受你……”

“不用了,我承受不起。”温若儒的声音冷的就像块冰,“对了,那个捐献心脏的女孩,医院方面现在无法查找她的身份信息,捐献器官是她临终时亲口说出来的要求,当时有李警员在场证实,她确实是自愿捐献心脏的,所以这方面你就放心吧,就算是家属找上门,你也不会有什么麻烦的。医院方面会将那个尸体冷冻,如果认领期限到了,还没有人认领,那么就有公安局方面当作无名尸,火化处理。那女孩虽然是临死前自愿无偿捐赠的心脏,但是你要是有几分良知,你还是留下一笔钱,委托医院保管,等那女孩的亲人找过来,也算是让人家有点安慰,如果没人认领,那么钱就当你做善事,给你积阴德了。”

他的这些话说完后,厉珈蓝听见他拉开门,走出病房的声音。

为什么?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一刀刀的如凌迟般的痛苦,那种比死更可怕的痛,嚣张的凌虐在厉珈蓝的心上,大颗大颗的泪水模糊迷离了厉珈蓝的视线。

原来一切事情那甜蜜的温柔乡竟然是毁灭她全家的陷阱,那个至情至爱的男人,只不过是一个居心叵测的大骗子、刽子手,骗走了她的心,更残忍的毁掉了她的一切,她死了,活生生的厉珈蓝死了!爸爸成了植物人,玺林集团也易主旁落他们之手……

她要报仇!不管用任何手段,任何代价,她要温若儒和南靖生血债血偿!!!

“心怡,怎么了?很痛吗?还是哪里不舒服?”南靖生转回身走到病床前,看到女儿的脸上溢满泪水,一片慈父紧张而焦虑的神情问着。

心怡?哈哈,这是讽刺还是搞笑?她明明被车撞死了,却意外重生在她的大仇人女儿的身上。厉珈蓝在心里凄厉的大笑。

这是上天的报应吧!如果她不是那么意外死掉;不是曾经有死后捐献心脏的意愿,那么她永远也不可能知道是谁在幕后捣鬼……,那个像父亲一样慈爱的南叔叔;她父亲厉军眼里最义气最可信的兄弟,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亲眼看到,谁会想到那个仁义道德的谦谦君子南靖生,衣冠楚楚的背后,隐藏着何等邪恶残忍的罪恶……

既然上天给了她这个重生的机会,那么她就要将这笔血账讨回来!

厉珈蓝那双本来泪水婆娑的眼睛,瞬间变得凌厉而鸷猛,闪烁着阴厉的光芒,唇角浮现冰狠的笑,复仇的强烈愿望,在她的内心像一把火,熊熊的燃烧着。

让正担心女儿的南靖生看到之后,被深深的震慑住,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从自己温柔乖巧的女儿眼里,居然能如此可怕的眼神。所以他愕然的说:“心怡,你怎么这样眼神的看爸爸……”南靖生不禁的打了一个寒战,此刻他眼前的女儿,怎么那么像复仇女神?

哼!爸爸?谁是你的女儿?你是谁的爸爸?厉珈蓝在心底咬牙切齿的嘶喊着,可是表面上眸波一转,表情立即转化。而她居然发现扮出温柔甜美的笑容,并不是很勉强的事。在重生这副皮囊之前,她只懂得如何哈哈大笑和冷笑而已!

厉珈蓝乖巧的喊了一声“爸爸”,即使她在喊这一声“爸爸”的时候,有种被凌迟的感觉。可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她现在如此虚弱,生命还是无法自己掌护,稍有差池,就糟蹋了这难得的重生契机。

刚才是错觉吧,南靖生看到女儿露出虚弱的笑容,眼神恢复了以往的善良柔和,立即松了一口气,刚才一定是他的错觉,自己的女儿是怎么样的孩子,他还不清楚吗?

看到南靖生眼中的疑惑逐渐散去,厉珈蓝眯起眼,将所有的情绪,所有的感情都深埋,不管她有怎么的不甘,如何的愤懑,现在如此虚弱的她,生命还是掌握在南靖生手中,为了能好好的活下去,忍耐,她只有选择忍耐!

这时候,门口传来两声轻轻的敲门声,之后门被打开了,居然出现一张差点让厉珈蓝失声惊叫的面孔——

妈?

厉珈蓝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意外自己的母亲和宛如会出现在这里,更意外她那曾经那么高贵优雅的母亲,如今却穿着一身护工的衣服。

“靖生,我过来了,谢谢你给我这份工作。”和宛如一脸谦恭的说着。那虽然中年,但是依然美丽超凡的面容上,清瘦而憔悴。

才一个月不见,厉珈蓝却感觉自己的母亲已经衰老了好几岁。泪水,愧疚的泪水、悔恨的泪水,盈盈的浸满厉珈蓝的眼眶。

妈!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任性,都是我的错,造成这无法转圜的凄惨结局。厉珈蓝心痛如绞,一遍一遍的在心里嘶喊着对父母的一千分、一万分的抱歉。可是如果对不起有用的话,这世界上还有坏人坏事吗?

“嫂子,委屈你了。本来大哥现在那样子也需要人照顾,但是严凌总是不放心那些护工,怕她们照顾不好心怡……”南靖生好像很愧疚的声音说着,厉珈蓝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却能够想象到他的表情有多让人恶心。

伪善的卑鄙小人!厉珈蓝在心中怒骂着。如果她不是一动身体心口就传来钻心的疼,现在她就会对着南靖生扑过去,狠狠的撕下他那张无耻的面具。

南靖生!为什么这样对待我的父母,对待我们一家人?我爸爸那么信任你,将你当作亲兄弟一样,为什么却这样歹毒的对待我们?厉珈蓝死也不明白,世界上怎么有南靖生这么狼心狗肺的人?他就像一头喂不熟的狼,喂饱了他,他不但不感恩,还要吃掉你——

厉珈蓝狠狠的咬紧唇,不让她撕心裂肺的的声音,呐喊出来。直到嘴里充满血腥的味道。

她一遍遍的在心里告诉自己,她不能冲动,冷静点,必须冷静下来。

如果悲剧已经造成了,并且她其实也该算是那个始作俑者,如果不是她那么迷恋温若儒,中了温若儒的诡计,一切悲惨的事情都不会发生。如今她已经丢掉了性命,真正的厉珈蓝已经死掉了,现在她重生了,却就像是老天恶搞一样的重生在仇人女儿的身体里,对她来说,这个是认贼作父的耻辱,但也是她伺机报仇的机会。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dNHDQB4JNDB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