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快穿婆媳文 我还要唔啊快点

她们作为彼此的旁观者,能发现许多问题,然后齐心协力解决掉。

“两个人之间,我会是比较主动的那个。但是以前我被伤的很严重,再也不敢主动了。所以对待感情都很敷衍。直到遇见了你,我又听见自己心动的声音了。所以我可以不顾一切,毫不犹豫,选择和你在一起。”另一个她道出心声。

其实她也有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敢开始一段新的感情。那种感觉就像是关闭了自己,感受感情的那个开关。

“说句俗套的话,直到遇见你,才知道。其他人,都是将就。”她也道出心声。

虽然她们都曾误以为,那些曾是对的人,真的是对的人。

她们没见过面之前,就在k歌里合唱了一首——《信仰》,她说着“墙眼盖儿~”而另一个她回应着“love you too.”

现在回想,那时候八字都没一撇的她们,有些暧昧以及十分没礼貌。

“怪我怪我,没礼貌,随随便便总撩人。但是我以前真不是这样的,我发四。”另一个她居然开始承认错误了。

“是不是遇见我,一切都不一样了。”她解围。

“虽然以前我也主动,但也没这么……”另一个她似乎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干出那些事。

“喜欢撩人,遇见你。自己都把控不了自己了。”

既然控制不了的事情,那么也不想控制。于是就让它自然的发生吧,顺其自然。

“宝贝,一个严肃的问题。”她突然严肃起来。

“说”另一个她很干脆。

“你以前有想过会和女生在一起吗?或者说,会有一天遇见一个人,特别不一样,是个女生。”

“应该没有的”另一个她的回答似乎不太肯定。

“应该的百分比是多少?”她开始提出疑问。

“不是应该没有,是,没有。怎么了?”另一个她修改了答案。

“那你怎么就栽我这儿了?”她又一次提出疑问。

“不知道呀,所以神奇呀。我一直觉得爱不分性别。”另一个她答道。

“对,我也觉得。从来都是这样的想法。”她认同着另一个她的观点。

“但是以前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一个女生。”另一个她十分坦诚。

“我不会觉得那样很奇怪”她也十分坦诚。

“对,我也不会。但是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另一个她说。

很久以前的她也不知道,但时间后来告诉了她答案。

另一个她不会抗拒,爱就爱了,是女生又怎样?没喜欢过女生又怎样?

“我和一些朋友说我们在一起之后,她们都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都十分惊讶。”

其实都会这样的吧,毕竟这样的情况,不太被世俗接受。

“我说,这事不需要那么夸张,喜欢就喜欢了啊。其实说到底和性别没啥关系,是因为那个人是你。你给我前所未有的感觉,是我一直想要的两个人在一起的感觉呢~舒服、轻松、开心、快乐、安心。这都是我以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如果另一个她没有如此直白的表达,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对另一个她来说如此特别。

她们在一起时,特别安心,也特别搞笑。她和朋友提起某些细节时,把朋友逗得乐呵呵。

另一个她:和初恋在一起时候,我患得患失。

她:什么算是初恋?

另一个她:和前任在一起时候,我特别累。

她:什么又算是恋爱?好像和你在一起,才叫恋爱。

另一个她:我这里是初恋的字面意思,就是第一个确认恋爱关系的人。

她:明白

似乎她们才是彼此的初恋,像两个情窦初开的孩子。

“你喜欢我用手指轻轻点你的脸呀?”

“喜欢”

“你嘴上说着,干什么~脸上止不住的笑意,还有点憋着。”

“心里……哈哈。有吗?”

“有,所以我才敢点好多下,如果看出你不喜欢了,点一下就会收手了。”

“这么明显啊?女朋友这么聪明,会察言观色呀~你看到的我,是我想让你看到的我。所以偶尔可能画风突变,别吓着哦,哈哈哈哈。”

“你的眼睛和嘴角骗不了我。”

另一个她可真厉害呀,别人从来不知道的好多面,怎么都被看出来了。

“因为在别人面前,你有面具。”

其实在另一个她面前,她也有面具的,只是隔着面具也被看见了,所以她惊讶又神奇,索性扔了。

“在我面前,你的面具快要透明了,我可以看到你,真实的你。我也很惊讶,这次很多东西都看得很明白。以前在爱里我都莽莽撞撞,搞不明白情况。”

对呀,多数的感情中,不都是存在着一堆堆的猜忌,猜来猜去的,累死了。

另一个她就像是微风,她喜欢的微风,轻柔到不会吹乱发型,夏天觉得凉爽,冬天也不会冷。

她问什么是浪漫,另一个她:浪漫?你就是浪漫呀。

另一个她的那句“你留着吧”,真的击中了她的内心。

“感谢我自己,这么准,一下击中了个女朋友,而且她再也跑不掉了。”

“那你也迟到了~是单身吗?是。女朋友遇见我,就各种异常。”她故意提起。

“我要是不异常的话,咱们不定得等多久呢~要是我和以前一样正常,你就真是我姐姐了。”

“你呀,可真胆大”即使是文字,她依旧表达着宠溺。

“我昨天又叫你姐姐了,你不是让我试试嘛?我试了呀,没咋样嘛~”另一个她说。

“我什么反应?”她十分好奇自己的反应。

“你一下说不出话了,就瞳孔放大,看着我,我就用手机挡住我的脸。”另一个她答道。

“小样儿,连我对面都不敢坐~”她是说真的。“这个真不敢,别看我胆大,这个真不行。”

很久以前就有人说过,她唱歌挺有感染力的,会往歌曲里注入自己所理解的情绪。

“你唱歌有感染力”另一个她赞同着。“让你心动的感染力吗?”她故意问道。

“你唱着唱着,我就心怦怦的。”另一个她回想着当时的自己。

“那我下次,多看着你。” “昨天看的够多了,还要多看~” “不够,一辈子都不够”

不过,她也没有一直望着别人的眼睛,唱过情歌。

“昨天我点菜的时候,还有切牛排的时候,你一直看着我。我心想:看我干嘛?看我干嘛?然后切牛排的刀越磨越快。”看来另一个她当时很慌啊。

其实她也就单纯的看着她切啊,在很认真的看而已。

“是不是我每次特别认真的看你的时候,你就不行了啊?” “紧张加害羞~不行了。”

她们的点,都比较奇葩,互相拿对方没办法,无法抗拒。

“你昨天还在我耳边说话了呢,我也有点受不了,你问我,我可以亲你吗?我点点头,你又问,可以亲嘴吗?我又点点头,然后懵了,不知道说啥了。”另一个她十分害羞。

“你还刮我鼻子!对了!你还往我耳朵里吹气!”另一个她的记忆力怎么这么好。

而她其他的事情都承认,唯独吹气,她没干这个啊。

“你吹完还笑了,笑完还亲了一下耳朵!”另一个她的海马体好强健。

她真的没有吹气,那可是她们第一次约会,她那么怂,哪敢干这事儿。

“你都忘了啊?占了便宜不认账了!”另一个她开始撒娇了。

她突然想起来应该是她那会儿笑的时候,是靠近另一个她的耳边,然后可能笑的时候不小心就气进耳朵了。

“不是不是,特意吹了一下,然后才笑的,然后再亲的。”另一个她还在坚持。

她真的不记得有这事儿,她不敢啊。

“有啊我记得,我整个人都缩了一下,我能记错吗?”另一个她仍然坚持。

“那等我下回正经的吹气?”她终于放出大招。

“你竟然敢忘了,下次不喂糖了。”另一个她也放出大招。

“我没吹,那个是笑的,笑的气。”她有点委屈了。

“真的是笑的吗?那感觉真的像特意吹了一下。”另一个她依旧在坚持。

于是她决定,等下回,她来一个故意的吹气,或者来个偷袭。

“好呀好呀~ok啊。”另一个她胆儿真大。

“你同意了哦~下次我就不问了。”她心中暗喜。

其实昨天,她想偷袭的,只是怕吓着另一个她,也就没敢。最后要行动前,还是决定问问。

“那我昨天的不礼貌,除了喂沙拉,还有没有你不喜欢的,反感的?”另一个她问道。

“没有,有的话,我会先说不。你记得吧,我说了no。然后你说,你舍得拒绝我啊?后来俺想了想,那就吃一次吧。”她答道。

“我真的不知道你不喜欢,以后不会了。”另一个她真好,嘿嘿。

“没事,这不是告诉你了嘛。所以,如果以后你有不喜欢的,也要直接说。”她提议。

“嗯呐~好。”另一个她答应了,于是这成了她们的约定。

火车带着她,终于快到家了,而另一个她这时正在觅食。

“你冷不冷?” “不冷,羽绒服已经穿上了。”

“就是牙套上的密链是绿的,哈哈,你别笑喷饭了。”她提醒着另一个她。

“哈哈,是不是你中了我的毒了,喂糖喂的~以后不喂了啊~”另一个她说。

“喂!哼~”她可要生气了。“哈哈哈哈,喂~”另一个她妥协了。

“这才对嘛~我下车咯,回家咯。”她似乎心情不错。

“下次喂完糖直接吃掉你,你怕不怕?”另一个她在预告吗?

“啧啧啧~好呀~不怕~”她怕啥子,另一个她又不吃人。

“妈呀,我刚刚在说啥子,害羞啊啊啊。”看,这才是另一个她的真实面目。

另一个她的反射弧,真的不一般,哈哈。

这天晚上睡前,她们写了一些情话给对方,另一个她说自己手边没找到纸,因此把那些话都写在了她寄过去的那本书上,还说这样的话,这些话就永远不会丢,因为另一个她可是个小书虫呢~

后来她还让另一个她写了自己的大名,嗯……写的好丑哦,哈哈。

“我才不要和你说晚安,我要和你睡,抱着你睡。”

“你样样都好,样样比别人强,你只有一个缺点,你不是别人。”

“要做一个明亮的人,要看一遍落日长河,要有一个最爱的人。”

“凡是最登对,必定各独立。”

“你来吧,我想我已经准备好了,准备好真心,准备好爱你。”

冬天比秋天来得晚,秋天一直在等冬天,等到树叶都枯黄了,掉落了,最后掉光了。

冬天来了,于是第二年,树又长了新芽。

“冬天来了,以后一定如约而至,再不会迟了。”

她们从未如此安心,她们从未如此珍惜。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d9DDAB2rMDB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