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仙子被打开双腿 男友一个月深蹲后

“你亲手做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说着五皇子竟主动上前,拉住了小姑娘的手,一点一点的将人拉到怀中。

本以为这就结束了,过了一会儿,那个小姑娘离开了,五皇子却没有走。

聂惊霜已经红了眼睛,正要上前去质问。

不远处走过来一个青色衣服的女人,“参见五皇子。”

“不用这么多礼。”

“礼不可废。”青色衣服的小姑娘害羞的说道。

五皇子拿出的是一把扇子,“这个扇子是本皇子亲手所画,不是名家之作,但是是本皇子的一点心意,送给你,希望你喜欢。”

女子害羞的接了过来,抱在胸口,“我自然是喜欢的。”

两个人就这么有说有笑的离开了。

聂惊霜此时的唇瓣已经开始有些颤抖了,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是真的。

看着那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她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

原本陆清容觉得将聂惊霜和五皇子分开,让她看清楚五皇子到底是一个什么人,对于聂惊霜来说是一个好事儿。

可是如今看到聂惊霜如此的难受,一副受了很大打击的样子,又有些于心不忍。

她真的是太残忍了。

就这么活生生的拆散了两个人。

打击了一个妙龄少女的春心。

聂惊霜捂住了口,突然转身跑了出去。

陆清容一看立刻跟上去,却被一双手拦住了,“你放心,惊霜是一个坚强的姑娘,她不会有事的。”

“她真的是你妹妹?”

“当然了,惊霜认清楚了五皇子的嘴脸,也是一件好事,高兴的事情,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伤心,为什么要哭呢?”

这不是好事一件吗,要是他的话说不定都要蹦起来了。

陆清容瞪了他一眼,直男,说了也白说。

陆清容推开了聂靖阳,转身追了上去。

聂靖阳也想要跟上去,突然间有身影闪过,他只能隐藏了起来。

“嫂子。”聂惊霜转过身抱住了陆清容,低声哭了起来。

陆清容一下一下的安慰这,“你既然已经看到了,你就应该有所打算了。”

“你说五皇子会不会只是逢场作戏,他会不会?”到现在,聂惊霜还抱着一丝侥幸。

“你觉得五皇子是在逢场作戏吗?”

陆清容按住了她的胳膊,心疼的帮她擦泪水,“其实,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了,虽然这个答案有些残酷,五皇子的确不像你想的那么美好,他接近你也是带着目的的。”

“你看到的那两个姑娘可能只是其中的几个人之一而已,你还算是幸运的,没有被他欺骗,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可是,嫂子,我心里还难受啊,他怎么可以这样呢!”

说着又抱住了陆清容,陆清容继续安慰,“父亲母亲不是因为他是皇室之子不喜欢他,而是因为觉得他这个人过于太算计了,不想你成亲之后受苦,所以才会阻止你们两个在一起。”

“说到底,父亲母亲都是为了你好,你若是嫁给一个普通的人家,有宣国公府给你撑腰,这辈子都不会有人敢欺负你。”

“一旦你嫁给了五皇子,且不论五皇子的人品怎么样,将来你和五皇子一旦有了矛盾,父亲和母亲就算想为你撑腰也撑不起来,到了那个时候,你想后悔就已经晚了。”

“当今皇上有六个儿子,除了太子之外,其他的成年皇子,有哪个只有一位正妃的呢?你真的相信五皇子将来只有一个妻子吗?”

越说聂惊霜哭的越是伤心,一个劲儿地摇头又一个劲儿的点头,最后只能埋在陆清容的怀中哭泣。

自从两人离开之后,赵夫人就一直担心她们,这才找了过来。

“母亲。”聂惊霜一看赵夫人,立刻就扑了过去。

赵夫人一看聂惊霜,哭得小脸都红了,顿时心疼的不行,一把将聂惊霜抱在怀中,抱着她擦眼泪。

“母亲,我错了,五皇子不是好人,他一直都是居心不良的,可恨我没有早一点看出来。”

“你现在知道了就好,有母亲呢!”

两个人抱头哭了一会儿。

陆清容就在一旁看着不说话,从今以后,聂惊霜在感情上应该会有一个好的归宿。

“母亲,今日我们是来参加荷花宴的,要是让外人知道你们在这里抱头痛哭,指不定要说出什么话来呢,到时候顾家娘子肯定会不满意的。”

赵夫人连忙擦了擦泪水,“对对对,今天可是来参加人家的荷花宴的,这么哭不好,惊霜你也看到那五皇子是什么人了,以后就不要想了,今天到这里的才俊不少,母亲一定为你挑一个好的。”

“母亲我不想去看他们,不要给我找人家好不好?”

“好,好好母亲不逼你,你不想想看,咱们就不看。”

赵夫人看到聂惊霜伤心的样子,哪还能再为难她呢?

当然是你聂惊霜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陆清容也觉得这个时候,给聂惊霜找人家不是一个好的机会,毕竟聂惊霜刚刚看清楚五皇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心思还没有定下来,这种事情急不来的。

赵夫人和聂惊霜在前面走,陆清容在后面跟着,她回头看了一眼五皇子离去的方向。

看五皇子那和那两位姑娘交谈的样子,他明显就是花中的高手,对付女人很有一手,知道投其所好。

他这么精明,当初化作乞丐有什么目的呢?

陆清容一阵心烦,每次看到这个五皇子总觉得心里不安。

没走几步路,陆清容突然被人拉到了草丛之中。

仔细一看竟然是聂靖阳。

“你是不是闲着没事干啊!”

聂靖阳摸了摸鼻子,他好像没做错什么啊!

不过看自家媳妇的样子,也只能低头认错,“娘子,我来这里是为了调查粮草的案子的,不是来玩的,刚才我听到忠勇侯府的钱夫人和杜明朗想要算计你,你要小心。”

原来他是来报信的,陆清容面色缓和了下来,“我知道了,你自己也小心。”

聂靖阳傻笑了一声,摸了摸头就离开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znxVaooSTR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