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嗯好坏唔不要抠那里 沈清秋洛冰河道具play

落叶打着旋儿从枝头落了下来,偶尔刮来的寒风从窗户里钻了进去,似乎要把所有的地方都带上寒意。

“好冷,好冷。”

黄棕色的床上躺着个面无血色的女子,唯一的亮色在她的嘴唇上,红红的血=血印看着就让人心里发憷,眉头紧紧的锁着,整个身子蜷缩在一起,嘴里不停的重复着好冷。

“姐姐,这蠢货不会死了吧?”

“你……你别胡说,她……再者说了,她就算是死了,也跟我们没关系,我跟你说的都记住了没有啊?!”

“我记住了,可是三长老他能相信吗?”

“管他相信不相信,只要打死不承认不就好了,他能因为一个废物怎么惩罚我们?我们还有大长老呢!再者说了,家里面有多少人恨不得她赶紧没了,省的被其他家族的人嘲笑!我们还算是清理门户了呢!”

少女忽然身子一僵,呼吸猛然停滞,手指狰狞的向外伸张开,脖子向上仰着,只一瞬,她又恢复了正常。

慢慢的,她睁开了眼睛,刺眼的眼光让她下意识的抬手去挡着,这是……这是哪里?

“姐!姐!那个废物醒了!”

沈嘉怡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转而火气上了来,“沈炎萧,你要是自己想找死可别拖累我们俩个,自己几斤几两重你不知道吗?回头要是三长老问起你来,你知道怎么说吗?!”

沈炎萧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愣愣的坐在床上。

沈炎萧?废物?我?

忽然一阵疼痛席卷了她的脑子,歌中歌不属于她的记忆像是潮水一般喷涌而去,沈炎萧痛苦的抱住自己的头,“啊!”

沈嘉伟害怕的退后了一步,抓紧了沈嘉怡的胳膊,“姐,她这是怎么了?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

“她又不会练功,哪来的走火入魔,这……”她心中也有些害怕,但还是沉着气拍拍沈嘉伟,“先看看再说。”

很快沈炎萧就安静了下来,嘴巴张开,双眼无神的向后倒去,宛如真的死了一般。

“啊!姐,真的死了!”沈嘉伟尖叫出声!

“闭嘴!你是想要所有人都知道吗?”沈嘉怡上前捂住了他的嘴巴。

沈嘉伟努力点点头,瓮声瓮气的说道,“姐,我不喊了,我不喊了。”

沈嘉怡这才放开了他,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手颤颤巍巍的试探了一下沈炎萧的鼻息,真的没有气了!

沈嘉怡立马缩了回来,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她掐了自己一下,对着沈嘉伟说,“快走!”

沈嘉伟看到她这个样子立马清楚发生了什么,猛地瞳孔全部扩张开,沈嘉怡拉住他的手,两个人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沈炎萧听到门被关上之后就一个鲤鱼打挺坐了站了起来,结果一个不留神又闪着了腰。

“嘶!”沈炎萧无奈的揉揉自己的腰,左右打量了一下,“虽然想过惨,但是这丫头的日子也不能这么惨吧!”

偌大个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和一个破破烂烂的梳妆台,若说是仆人的房间都不足为过,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子香粉的味道,再仔细一闻就闻出了一股子腐朽的味道。

沈炎萧顺着那股子味道走到了床前,发现味道是从里面传出来的,她弯腰一看,一只死老鼠血肉模糊的躺在那里。

沈炎萧顿时胃里就开始冒酸水,她努力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仿佛在特训时吃的那些老鼠肉又涌了上来,她打开窗户趴在那大口大口的吸着气,怎么房间里还会有这种玩意儿!

沈炎萧过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她作为一个神偷,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这些老鼠虫子之类的,虽然说为了藏身这些是什么都需要忍耐的,可她偷的都是贵重的宝贝,哪个地方都是富丽堂皇的,那些个冰凉的防护机器,她是最爱的。

可是这次她却遭到了背叛,当冰凉的海水开始涌进她的嘴里、鼻子里的时候,沈炎萧反而开心了起来,就算是我死了,宝贝你们也得不到!当她缓缓的闭上眼睛,手上的玉镯发出了刺眼的光芒!

沈炎萧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准备倒点水喝,谁知道里面的茶叶也都是一股子霉味。

沈炎萧杯子一扔,二郎腿一翘,开始考虑起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这幅身子的主人也叫沈炎萧,可是跟现代的沈炎萧截然相反,虽然都是遭人骂的,可完全是两个境地,现代的沈炎萧是排名前列的神偷,只有她不想偷,没有她偷不到。

只是,她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因为手下的背叛而丧命,看来,人果然不可靠!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njxZh0dWTh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