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偷吃避孕药被总裁打 他的巨龙在我身体律动

自从墨家转移至桑海之滨,一切倒也算是平静,除了天明和少羽在小圣贤庄偶尔出现状况,却也不伤大雅。只不过蓉姑娘的伤情还是没有好转,尽管有了荀老夫子和颜路两个人的医治,但身为医者的端木蓉却对草药有着非同一般的抗药性,一般的药物已经无法在她的身上起到作用,唯有以毒攻毒。最大的变故要数盗跖与白凤于千机楼抢夺千机铜盘,横空杀出来一个手持巨阙的黑剑士,盗跖逃脱不及,被胜七所伤,幸好有盖聂等人及时赶到,才避免了一场悲剧。

或许,墨家中人不该这么早暴露行踪,亦或许他们的行动太不小心,以至于当赵高的罗网出现在有间客栈时,庖丁竟然豪无准备,只能乖乖被帝国的人带走。这是一个讯号,也是一个警告,如果墨家中人还不做出反应,那么等待他们的只有灭亡。曾经,他们尚有机关城作为屏障,如今,如果帝国中人发现他们的行踪,只怕一切都会变得非常简单。

墨家自作聪明的唱了一出空城计,盖聂对此不置一词。他更像是一个打手,一个护卫,在默默的履行着对他朋友的承诺。当帝国的兵马冲进墨家的据点,发现此处空无一人,悻悻而归时,墨家众人无不有种嘲笑般的窃喜。当他们兴高采烈的回到自己的据点,才发现,自己才是最傻的一个。帝国的军队并没有离开,他们只是在暗地里等待着猎物的自投罗网,以待瓮中捉鳖。而且,提前布置在屋中的毒物也使得高手们的功力大大折损。墨家,一下子成为了待宰的羔羊,毫无还手之力。不,应该说他们还有一条路,那就是——跑。想要从围困万千重的包围中脱身,谈何容易,还好墨家的地道暂时拖延了他们覆灭的节奏。

然而,逃亡的尽头并不意味着生机,还有可能是死路。当早已疲惫不堪的墨家众人踏出地道的出口,正在庆幸劫后余生之际,流沙却仿佛早已静候多时,凭空出现在了他们逃生的尽头。刚出狼窝又进虎穴,这是墨家人此时最大的感受。如今进退两难,他们仿佛再次回到了当初机关城被毁的那一天,生死全凭敌人的好恶。然而,那是的他们,有盖聂,有燕丹,有不怕死的墨家弟子们,如今,他们只是一群毫无还手之力的丧家之犬,要想活命,只有等待奇迹。

墨家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都聚集在盖聂的身上,可是他面无表情,甚至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用空无的内力紧紧的握住手中的木剑。目光死死的锁住对面的卫庄。没有人知道,他现在有多么的紧张,掌心里沁出了一层的冷汗。尽管他们曾经早已有过约定,但是,如果此时此刻,卫庄想要反悔,他——盖聂以及整个墨家便再无可能。他在赌,拿自己与整个墨家的命运来赌,赌卫庄的心性,赌自己对他的信任。尽管这场赌局并不公平,赢家只有一个,但他还是愿意一试。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任由着墨家谩骂,流沙挑衅,似乎一切都与他们无关。卫庄并没有迈出第一步,因为他在欣赏,欣赏盖聂的表现。他从未见过盖聂像现在这样紧张。是因为还不相信自己吗?看来自己的劣迹实在有点多,说实话,如今走到今天这步,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张良的出现终于让事情有了转机,这让盖聂不禁松了一口气,如果说卫庄有可能反悔,但张良一定不可能。这步险棋,他们走对了。

尽管墨家的固执早在意料之中,但是他们的表现还是让卫庄嗤之以鼻,为了不去打乱原定的计划,卫庄明智的选择了沉默,因为自己一旦开口,说不定事情会越发的糟糕。盖聂始终是个外人,面对即将决定墨家命运的时刻,他同样无权干涉。

墨家中人,既要保全自家的颜面,并非迫于卫庄的淫威而就范,又要让自己摒弃前嫌,彰显墨家的博爱宽容,实在并非易事。而且按照他们的个性,如果不是被逼迫到走投无路的地步他们也不可能在这里听张良的劝解。指望这样一群意气用事毫无理性的人来图谋大事,只能是自取灭亡。

机关无双的出现再次成为了推动合作的助力,张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将墨家众人抬高到一个道德的制高点的圣坛。这场软硬兼施,里应外合的合作终于在三人的策划下达成一致。

折腾了一夜,眼看天就快亮了,众人的内力也在渐渐恢复。卫庄抬头看向东方大海上升起的一轮圆日,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触。纵横博弈了几百年,今天,终于在他这一代完成了联合。果然,时代是不同了,不知师傅他老人家知道了会作何感想。

“走吧,对于桑海,我有一处更好的据点。”这是卫庄在这个晚上说出的第一句话,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他已经向墨家传递了友好的讯息,至于对方是否接受,他一点都不关心,他所关心的只有盖聂。

墨家众人看向盖聂,他们心中不忿,为什么一定要听那个大坏蛋的安排,那个人到底可不可信。盖聂的目光无比坚定,他没有说话,只是率先迈出了第一步,追随着卫庄而去。出于对盖聂的信任,墨家也随后跟上。

卫庄口中的绝佳据点的确是位置绝佳,因为它的位置坐落在一处悬崖峭壁,凭空悬在澎湃奔涌的大海之上,只有一处隐秘的路径可以通向其中。卫庄凭栏远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盖聂选择与他站在一处,因为相比于与墨家人待在一起,纵横的气场似乎更配。可惜,墨家与流沙的成员们并没有有因为合作的关系而变得亲密和善,反而是处处针锋相对,只差大打出手了。

盖聂看看身后的墨家人,多少有些无奈,再回头去看卫庄,卫庄的态度与他不谋而合,不过他不打算插手。所以,鬼谷纵横的两人谁也没有说话,继续——看风景。为了盖聂,对于身后的冲突,卫庄可以假装视而不见。因为,一旦自己的态度有失偏颇,可能费劲千辛万苦所策划出的联合就会在第一天宣告破产。盖聂又会重回墨家的阵营。

“我有话跟你说——”卫庄实在不想看到身后那犹如杂耍一样的表演,对着盖聂说了这一句话之后,便离开了。

盖聂愣了一下,也没再迟疑,便跟了上去。

“盖先生,你不能过去!”大铁锤好心的提醒道“那个卫庄,诡计多端,你现在只身前往,只怕他会对你不利啊!”

“诸位且放心,我相信小庄的为人。”

墨家人目瞪口呆,流沙众人志得意满。目送着盖聂随着卫庄离开。可惜,再次回过神来时,又是一阵剑拔弩张。

盖聂跟着卫庄的脚步,走进了一幢木屋,卫庄正坐在桌旁发愣。盖聂自觉的于他身旁坐下,替他倒了一杯清茶。

“小庄……难为你了!”这是盖聂一直想说的话,从昨晚墨家与流沙遭遇开始,至始至终,卫庄都对墨家的行为不置一词,若不是强自隐忍,按照小庄的个性,只怕早已大杀四方了。

卫庄还是没有说话,他只专注的看着盖聂,似乎要把他通过瞳孔,塞进心里。好像也没有听清对方在说些什么。

“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嘛?”盖聂再次开口,提醒卫庄。

卫庄依旧没反应,只是伸手攥住了盖聂的手。就像握着鲨齿一样的用力。

盖聂心头一颤,猛然抽回自己的手,他害怕对方再做出什么让彼此尴尬的事情。

“小庄若没有其他事,我就先回去了。”

“你有多久没有回过鬼谷了?”卫庄终于开口了,不过这句话听上去更像是兴师问罪。

盖聂有些惭愧,因为自从他逃避纵横之战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如今,已有十五个年头。

“有没有想过何时回去?祭拜一下师傅他老人家?”

“我违背了鬼谷的门规,早已被师傅除名,只怕这辈子只能做一个不孝弟子了。”

卫庄冷笑“我竟不知,师哥竟是绝情至此啊!不过,若说到不孝,你我皆有份,只怕不能让师哥独占了去。”

“小庄何出此言?”

“如今,纵横已经联手,早已违背了鬼谷数百年来定下的门规,这难道还不算吗?所以,我不希望这个理由成为你逃避现实的借口。而且,从今往后,你一直无法实现的梦,就由我来帮你实现……”

“小庄!”

“不过,我有个条件,待这世间一切结束,师哥就随我一同回转鬼谷。”

“你已经不在乎纵横之间的胜负了吗?”

“胜负不是早已有了定论——”

“机关城一战……”盖聂突然想到了机关城,若是按照结果来说,只能算是两败俱伤,谁也不算最后的赢家。

“我卫庄从一个追捕猎物的猎手,沦落为与猎物结成了同盟,这难道还不算一败涂地?”

“小庄……”没错,卫庄说的都是事实。至始至终,一直都是卫庄在妥协,为了他盖聂妥协。难为他的,又岂止是现在。

“师哥!我饿了!”

“嗯?!那边桌上不是有点心吗?我去端给你。”

“太腻了,不想吃。”

“那……小庄想吃什么?”

“蔬菜汤。”

“啊?”盖聂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小庄不是最讨厌蔬菜汤的吗?”

“可我现在喜欢!”曾经在鬼谷的一切我都喜欢。

“好!我这就去做。”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njcZkZhWUk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