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温柔的野兽by寒冰 嗯哦啊好大

作者有话要说:

此为无聊的过渡章节……

本卷结束。

之后将进入修炼双剑准备飞升的剧情。  待得玄震一行五人由蜀山回到琼华,已是翌日深夜。

夜晚的琼华与白日里大相径庭,连空气里都充满了宁静的味道。山风呼呼地吹过,风中带着清冽的寒意和芳草的清香。

“掌门师父,”整个琼华派中唯一还点着灯的琼华殿里,玄震五人齐齐向太清行礼。

白须白发的老者微笑颔首,“你们此次来去匆匆,甚是辛苦,早些去休息吧。”他停顿了一下,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补充道,“你们几个,明日休息一日,之后不可懈怠当更加努力修行。玄霄,夙玉,你们自后日起便跟随墨衡长老修炼,可记住了?”

诸人皆点头称是,只是脸上略显疑惑:玄霄和夙玉对望了一眼,玄震低头不语,天青莫名挠头欲言又止,夙瑶则将疑惑的眼神投向站在太清身边的金发男子,后者回以抱歉的一笑。

太清也不解释,抬抬手示意几人出去,于是诸人行礼告退。

“为什么会让玄霄师兄和夙玉师妹一起跟随墨衡长老修炼,师父这一次的决定真是好生奇怪。”天青深蓝色的双眼里满满的写着疑惑,他本就是有话就说有疑惑就问的性子,之前在琼华殿上心中之疑惑便屡次险些脱口而出,这会子离开了琼华殿自然忍不住了。

玄震长袍翻飞,走在最前,此刻他听闻天青此言,回头道:“师父自有师父的道理,墨衡师叔仙术精湛又精通星相,能够跟随于他定然收获颇丰,”他朝玄霄和夙玉看一眼,接着说,“玄霄师弟,夙玉师妹,无论接受哪位师长的指点,你们都要潜心修炼不可懈怠。”

玄霄轻轻一点头,夙玉则极恭敬地低头道了一声“夙玉明白”。

“星相什么的,到底有个什么好学?”天青最是见不得这些一板一眼的对话与劝诫,在一旁插话说,“难道他人算出我明天会死我就该躺进棺材里等着么?我看还是练好了剑术打遍天下无敌手来得厉害。”

夙瑶有些不悦地斜了天青一眼,“别说傻话。至于星相学的复杂艰深又怎么是你这等俗人能够搞得明白的?就算是墨衡师叔,也一直对那传说中的皇极经天派很是憧憬呢。”

“呵,其实天青师弟说得倒也不错,”玄震嘴角勾起,像是回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笑得颇为开怀,“从前有个人也对我说过类似的话,她说命运是由人类的无数个选择最终汇聚而成的,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星空诸神的意志终不是凡人所能勘破,但求无愧我心便好。至于夙瑶师妹你提到的皇极经天,那门派的传人咱们不是都见过么?”

夙瑶被玄震脸上难得出现的温暖笑容刺得心头一颤,转过脸去看向夙玉,“大师兄说的,是夙玉师妹的姐姐?”

夙玉摇了摇头,微蓝的发丝在月色之下轻轻摆动,光泽温润而柔和,“我不知道那句话是不是姐姐对大师兄说的,不过,皇极经天的传人我们的确见过,就是冥风公子。”

“咦?”天青瞪大了眼,脚下步子一滞,“就是之前在即墨那间客栈里看见的那个坐在七月姑娘旁边总是笑吟吟的穿灰衣服的公子?看他一副文弱书生模样,想不到也是如此厉害角色。”

夙玉点点头,忍不住笑了起来,“好长的一句话,竟然一口气说完了,师兄真是厉害。”

天青则有些不好意思地一笑答道:“还好还好,也不算很厉害。”

此话一出,众人全都笑开了,连玄霄那素来冰封一般的俊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笑意。夙瑶一手掩嘴,另一只手则拍拍天青的肩膀,“师弟不止说话厉害,连那位公子的穿着打扮也记得这样清楚,这份记性更加了得。”

天青连连摆手,“哪里哪里,只是那次玄霄师兄对桌椅的爱好实在太过好笑,是以经常回想起来,于是也就记得清了。”

这下子众人已不只是微笑了,夙瑶忍俊不止地说:“天青师弟,你就不能一日不提那些桌椅么?”她转头看向玄霄,只见后者脸上已经再次一片冰冷。

“这个……想想就觉得好笑,实在是忍不住啊,”天青挠挠脑袋,“或许等玄霄师兄下次再吃瘪的时候,便会换一样东西提了吧?”

“奇怪了……”走上剑舞坪,夙瑶渐渐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有些不解地说道,“难道夙莘还没回来么?怎的连门前的灯都不点?”弟子房门前的灯素来傍晚点亮彻夜不息,而此刻她们的屋子却无论屋里还是屋外都是一片黑暗,难怪夙瑶感到奇怪,“就算是开炉铸剑,也不至于让她一个女孩子一夜呆在承天剑台不回来吧?”

云天青听了夙瑶的话,突然一蹦老高,“坏了,刚才忘记问师父一件很重要的事。”

玄震微微皱眉,夙玉和夙瑶也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而玄霄——玄霄依然面无表情。

“就是我们之前在蜀山遇见的宗炼长老啊,”天青解释道,“你们都忘记了么?莫非宗炼长老也偷溜下了山,还是蜀山上的那个宗炼长老根本就是别人伪装的?”他自言自语般地猜测着,却一直没有疑心到他们那位德高望重的师父头上去。

玄震轻咳一声,打断他那越来越不着边际的猜测,“夙瑶师妹,你先去看看夙莘师妹在不在。至于在蜀山遇见宗炼师叔一事,明日再去请教师父不迟,现下太晚了,大家奔波了两日,还是早些歇息吧。”的确是太晚了,玄震在心里想着。不是时辰太晚,而是……若是夙莘当真有什么万一,此刻,已然太晚了。他垂下眼,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却见夙瑶摇着头从屋里走出来,心下的忧虑又加重了几分。

果然,第二日清晨,就算没有早课,这五人也自觉地一同前往琼华殿。

太清正坐在桌前阅读着一卷卷轴,见自己的得意弟子齐聚眼前有些奇怪地问道:“今日不是让你们休息的么?”

“是这样的,”玄震急忙赶在天青之前开口,“昨夜我们回屋的时候,夙瑶师妹发现夙莘师妹不在屋内,今早我们才知夙莘师妹一夜未归,所以有些奇怪。”

太清摸摸长须,笑道:“夙莘看不过你们都有机会下山,非闹着也要下山去。我们都说不过她,只好放她历练去了。这孩子,又不是去耍。你们都放心吧。”

夙瑶疑道:“可是夙莘师妹的佩剑仍在屋里呀。”

“哎?”太清的手不经意间一抖,干笑两声,“那个丫头怎么兴奋起来就如此丢三落四,连佩剑都忘记带了。真是胡闹。”

“可是——”天青正要开口,便被玄震少有的严肃眼色吓了回去。

太清一抬眉头,“天青还有什么问题?这样吧,玄霄和夙玉留一下,你们回去吧。”

待得其他人离开琼华殿,太清真人这才收起笑容,正色道:“玄霄、夙玉,我今日命你二人前来,乃是有一件关乎本派的大事要交托。”

玄霄神情一凛,却不发一言。

太清缓缓从桌前站起,走到玄霄和夙玉的身前,“我本想让你们休息一日,此事明日再提,不过正好你们今日一同过来,现下便说了罢。

“你们都已知道,昆仑诸峰之巅,有天光投下的地方,便是传说中的通仙之途,若能通过,则可白日飞升成仙,只是那里灵气充沛,彼此激荡,绝非一人之力能够靠近。我派修仙,虽日积月累,勤奋不懈,可惜成效甚微……直至第二十代掌门道胤真人,这位绝世之才的先辈,悟出以人养剑,万物分阴阳,而阴阳生万物,若能修炼一对雌雄双剑,以巨大灵力形成剑柱,直冲云霄,至昆仑山上天光投下处,则门派中诸人皆可抛却□□凡胎,成为仙身!

“自那之后,吾派穷三代之力,于宗炼师弟之手中,终成羲和、望舒两剑!”

太清伸手打开案上剑匣,一赤一蓝两剑静静地躺于其中。赤色那柄隐隐有火焰缠绕,蓝色的则透着刺骨寒意。赤色之剑上刻篆书羲和,蓝色那柄则刻着望舒。两柄剑甫一出匣,便引得满室灵气滔天。

“这……!确是绝世的神兵利器!”玄霄一见双剑,忍不住赞叹出声。

太清阖上剑匣,凝重地朝两人道:“如今双剑还是死物,若能灌注生人灵气,则力量之巨不可想像!你二人已被选为羲和剑、望舒剑之宿体,从明日起,便要跟随墨衡长老修习人剑同修之法,助我琼华派早日升仙。”

玄霄闻言,一时有些怔怔,随即便醒悟过来,“弟子、弟子担此重任,定会勤加修行,不辱使命。”

而他的旁边,夙玉则一脸迷惑,神色间透着犹豫。

“夙玉,你似乎有话要说?”太清皱眉问道。

夙玉那双清亮的眼里写着深深的不解,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夙玉惶恐!夙玉以为,若是望舒剑需要女子作为宿体,如此重任,为何不交给夙瑶师姐呢?我才刚入门不久,修为浅薄,只怕承担不来……”

太清见她拒绝并非因为七月有所提点,紧皱的眉头缓缓舒展开,出声宽慰道:“先不说夙瑶资质并不及你,单是这双剑宿体,须得是生辰之中、阴阳极盛之人,我于山下寻访多年,才发现了你与玄霄。要知你和玄霄的生辰可谓万里挑一,为师为找到你们也颇费了一番心思。你可知道,早在朽木姑娘之前,你尚年幼之时,我便去过你从前居住过的那个小城了。”

夙玉奇道:“那师父为何当时不……”

太清神色凛然,朝夙玉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师父是为你好,你明白吗?”他不给夙玉继续犹豫的机会,接着说下去,“只剩不到两年的时间,你二人务必要刻苦修行,一定要抓住两年后那个绝佳的机会。”

“机会?”玄霄的眼中满溢着激动,话语却依然平静淡然,“……弟子愚昧,请掌门师父明示。”

太清捻着胡须,志得意满地微笑着解释道:“若要做成剑柱,单凭你二人灵力、与附近山峰之灵气,尚且远远不够,其余的便要从妖界取来。我派星相师墨衡长老确有惊天动地之才,他多年前夜观星象,发现有一妖界如天轨运移一般,每隔一十九年,便会数日极度接近琼华。只是此界因所施咒法得以隐去形迹,我们须以双剑之力冲击而上,令其现形,将其网缚,再想方设法取得其中灵力,同时亦可将妖物除去,岂不是两全之策?”太清包含期待的眼神扫过玄霄和夙玉,“从明日起,你二人便每日去禁地修行,禁地之门须由灵光藻玉开启,你们各持一块,切不可交由其他弟子。到时由墨衡长老指点于你二人,为师也会时常前去考察你们修炼的进度,明白了么?”

玄霄和夙玉一同称是,太清满意地点点头。[1]

走出几步,夙玉有些犹疑地轻轻开口,“玄霄师兄……”

玄霄收起之前跃跃欲试的激动表情,温和地看了她一眼,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担心,自己的修为差得太多,无法达到师父的期望。”夙玉的声音很低,宛转柔和,却不失清脆。

“师妹怎的还没开始修炼就怀疑自己的能为了呢?连师父都说你资质惊人,就莫要妄自菲薄了。若是担心修为不够,不如这就开始努力修炼如何?”玄霄看着师妹因为担心而绷得紧紧的俏脸,不自觉地将声调放柔了几分。

夙玉正欲回答,却见玄震、夙瑶、天青三人正站在白玉桥头,天青更是远远地朝他们挥手。

“玄霄师兄,夙玉师妹,掌门留你们可是有什么好事?”天青迎上来,大大咧咧地笑问。

玄霄微微侧目,神色冷淡,极简短地答道:“是有关修炼的事情。”

天青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

“对了,”夙瑶优雅轻灵的声音在一旁响起,风动碎玉般地,冰冷却动听,“师父有没有再提到夙莘师妹的事?”她的脸上带有一丝忧虑,原本就是绝色的脸庞更因这一份人情味儿而显得动人。

夙玉摇了摇头,“没有。师父只说了修炼的事而已。不过……闹着下山去耍,倒确实有些像是夙莘师姐的性子,”她见夙瑶没有反驳的意思,接着说,“夙莘师姐无论剑法仙术都很是厉害,虽然性子脱略了些,但应该也是足以自保的。忧能伤人,夙瑶师姐莫要忧心得太过了。”

不知怎的,夙瑶的脑中一直浮现着夙莘那双奇异的湛清眼眸,她用力摇了摇头,将那些隐约的预感从脑中甩去,“夙莘师妹我是知道的。只是,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的样子。但愿是我想多了吧。”

玄震叹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去,却被天青叫住,“大师兄,刚才在琼华殿,你为什么不让我问下去呢?”

他回过头来,见几人都是一脸好奇神色,无奈地反问一句:“天青师弟,你觉得问了就会有用吗?”

云天青闻言,猛地一愣,随即陷入沉思。

[1]此处与太清的对话大多数来自游戏中玄霄的回忆。但是因为设定略有不同,因此向他们解释双剑的是太清而不是宗炼。

另外妖界降临的时间也略作了一些修改,游戏中是以三年为期。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dnxUJwddTJ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