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女户 小说 性生活的好处

袂央和倪川穹听见烽寂的话语,一时也变得有些茫然起来,没等他们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便听见一个妖媚女子的声音笑了起来,道:“看来你有点生气了?”

随即,一个红衣女子慢悠悠地出现在城楼之上,便是之前出现的妙欢使者,这时的她,离烽寂有二十来尺之遥,她还是难以接近眼前的这个男子。

烽寂头都没有转过来,面色生冷,再不多言。

“神风使者,若是平时,我自然是不敢插手的。”妙欢使者幽幽说道。

烽寂面色冷淡,道:“那此次和平时有区别?”

夜风阵阵,城楼上的两人衣衫跟着飞舞。城楼下的倪川穹面如土色,嘴边的血丝还没来得及擦拭。“妖女,原来我中的毒是你下的!”倪川穹看着远处的妙欢使者,愤愤道。

袂央一听倪川穹中毒,心中大惊,道:“你中毒了?这可如何是好?”

倪川穹从腰间取出乾坤袋,伸手进去拿了一粒丹药迅速吃了下去。

妙欢使者见罢,不但没有惊讶,反而笑道:“就算你的丹药能解毒,但我这毒不到三个时辰是无法全然祛除的,只要你稍微运功,体内毒素就会立即发作,到时候你生不如死了。”

妙欢使者长笑了几声,继续道:“在这接下来的三个时辰,我就不信你不会使用任何法术,眼下你们就在虎口边上,面对危难,哪能不动用下法术呢,你说是也不是?”

倪川穹脸色大变,一时也不说话。

烽寂却在这个时候冷冷说道:“你还未回答我的话,为什么要插手?”

妙欢使者感受到烽寂令人发寒的杀气,心中不由得有些害怕起来,但她表面依然一副妖媚之态,幽幽道:“神风使者,不是我有意为之,若是平日,不管你杀人花多少时间我绝不多言,大家都知道你要杀人,是喜欢慢慢折磨对方至死的,但是今夜城主出关,第一个想要见的人就是你,我只是过来报个信,也希望你快点过去。”言毕,她秋波泛起,看着远处的烽寂。

烽寂听后,瞳孔微微一动,他看向自己的白凤凰,作了一个手势,那白凤凰立马飞身过来到烽寂的面前,白衣飘荡,烽寂轻身跃上白凤凰,轻立在它的身上。白凤凰扇着翅膀,轻盈的身体一时飞得好远。

妙欢使者看着烽寂远去的身影,嘴角扬起微笑,喃喃道:“是嫌弃猎物沾了我的毒液而不想继续下手么?还真是古怪的洁癖。”

城楼下的倪川穹不敢轻易运功,一旁的袂央顿时感觉自己是多么的渺小,没有修为的她是多么的力不从心,看着烽寂转眼间就消失在城楼上,她又气又恨,自己的秘笈还在对方的手上,但这下对方又没有了踪影,无助的袂央真想仰天长啸。

“鸟人,你还我东西啊!”袂央最终大叫道。

远处的天空,白色的凤凰上,发丝轻扬的男子似乎听到了袂央的喊声,他微微侧头,仿佛是要回头看去,但却又没有回头,此时的百凤凰速度更快了,飞快地往前飞着,一时间烽寂和白凤凰的身影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一个难以看清的点,直至消失在远方。

城楼上的妙欢使者听见袂央的叫喊,不由怒道:“臭丫头,都快要死了,还这么嚷嚷。”话语间,她不忘打量着袂央身旁的倪川穹,看着他身上的门派服饰,轻挑地说道:“云玑派弟子,模样倒是俊俏,我倒有点舍不得杀了呢。”她又看向袂央,道:“这丫头不算倾国倾城,你怎么和她在一起?不如跟了姐姐我也好啊,姐姐会好好对你的。”妙欢使者突然笑了起来,声音淫.荡之极。

这妙欢使者,生性奔放,长相妖媚,喜欢年轻貌美的男子,常常利用魅惑之术,令男子与之欢乐,然后再吸食男子精气,用来提高自己修为。现下她看到倪川穹生得一副好相貌,不由得想对他用起魅惑术来。

却听倪川穹冷哼一声,咬牙切齿地说道:“妖女!你别再说这些人听不懂的话,要打的话速速出招吧!”

“哈哈!性子倒是有些泼辣,不过我喜欢,对我胃口得很。”妙欢使者看着倪川穹,片刻后又道:“不过我不得不杀你,不然神风使者非要把我杀了不可,你可别怪姐姐,要怪就怪你们非要羊入虎口吧,哈哈。”说罢,妙欢使者神色变得凶煞起来,她祭出自己的法宝,一个红色的圆环飘浮在自己身前,她两手一挥,红色圆环立马冲向倪川穹和袂央。

“尘乱环!”看着飞来的红色圆环,倪川穹心下一凛,连忙拉住袂央,往后退去,红色的尘乱环顿时击中了袂央和倪川穹之前所在的位置,一时间地上尘土四起。

“哼!”妙欢使者一声冷哼,将红色圆环收回手中,道:“你既然还运功,看来是不想活了,来吧,姐姐成全你。”说罢,妙欢使者一个飞身,火速地向袂央和倪川穹袭来。

倪川穹急忙挥出绿色长剑,一道绿色的光幕立马将妙欢使者隔在外面。袂央看见倪川穹脸色越变越暗,担忧道:“你别运功了,不然体内的毒会愈加重的,你快走吧,别管我,你一个人可以逃走,但要是带上我这个包袱,我拖了你后腿,那就很难摆脱这个坏女人了。”

倪川穹沉默,他不说话,身前的绿色光幕似乎还能支撑一阵子,看着外面不停在使用法术来破坏这道屏障的妙欢使者,倪川穹眉头紧蹙,半晌之后,他从乾坤袋里取出一件东西,那东西竟是一白莲模样,周身还散发着淡淡的荧光。

倪川穹将白莲托在手上,双目静静地看着。一旁的袂央看见白莲,好奇道:“这是什么?”

“用来传送的法器。”倪川穹淡淡说道。

对于不懂修真的袂央来说,此时的她一头雾水,她还是不知这白莲是用来干什么的。“传送法器?传送传送,那就是用来传送的吧,可是这传送又是怎么回事?”袂央内心嘀咕,但也不敢多问。

倪川穹却面带苦色,道:“原来师父早就料到我下山会有难,特意让我带上这个,只可惜……”说到这里,倪川穹低下头去。“难道天要亡我吗?哈哈。”倪川穹苦笑连连,双眼既是迷茫又是无奈。

袂央大惊不已,眼前的倪川穹却变得像个木人模样,“川大哥,到底怎么了?别吓我。”

“这白莲只要一开启,我们就可立马离开这里,这白莲可以将我们传送到百里之外。”倪川穹说到此处,脸上的无奈神色又加重了几分,他继续道:“只可惜,要驱动这法器可要损失我一大半的灵力,不到十天半月难以恢复,若仅是这样,我也是不怕的,但……”

袂央见倪川穹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她却也大有会意,此时的她眼帘下垂,“但是你中了那坏女人的毒了,一用法术就会毒素扩散,暴毒而死。这法器催动,本就要耗费大量的灵力,加上中毒,若是利用的灵力越多,那么受到的毒性是不是就越大了?”

倪川穹点头,也在这时,他的绿色长剑已经有些招架不住,长剑产生的保护屏障已经有些摇摇欲坠,倪川穹手心捏了一把汗,袂央看着保护屏障,又看看额头上渗出汗水的倪川穹,心道:“倪大哥还是用了法术吗,这下可难了,偏偏我又什么都不会,只能瞎着急。”想到此处,强大的惭愧感袭来。“若是还能有活着离开这里的那天,我定会去拜个门派修炼,再也不想像这样拖人后腿了。”袂央心中念着,有些失了神。

忽然,倪川穹一手拉住了袂央的胳膊,另一手高高托起白莲法器,口中默念咒语,白莲周身光芒变得旺盛,一时间白色的光芒照耀着袂央和倪川穹的脸。

“砰!”屏障也在这个时候破裂开来,“哈哈!你们休想逃掉!”妙欢使者得意地笑道。

倪川穹收回绿色长剑,白莲在手中转动,狂风大作,卷起地上黄沙,令袂央闭着双目,看不清眼前发生的一切。恍惚中,她只觉得全身忽然之间轻了起来,然后耳边变得格外宁静,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转瞬之后,袂央听到倪川穹低声说道:“现下暂且安全了。”

袂央惊讶,连忙睁开眼来,映入眼帘的竟是一片树林,此时的她和倪川穹竟然身处一片树林中。“这就是那传送法器的力量吗?”袂央心里暗道,“想不到转眼之间就可将人移动到另一个天地。”

倪川穹一身闷哼,倒在了地上,手上的白莲也没有了光彩。

“川大哥!”袂央连忙抓着他的胳膊喊道:“你还好吗?川大哥?”

连唤几声,倪川穹依然是紧闭双眼,没有回应,袂央越来越急,心道:“遭了,他定是有生命危险,这可怎么办?”

“咳咳。”倪川穹轻声咳嗽,他缓缓道:“姑娘,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算是我死前做的一件善事吧。”

袂央身子一震,连忙道:“你不会死的!川大哥,都怪我,是我连累你了。”

却见倪川穹摇头,苦笑道:“这又有何连累不连累之说,师父常教导我们,作为云玑派弟子,遇人有难,必定相助,我只不过是尽了一个云玑派弟子该做的事情罢了。”倪川穹微弱的眼神看着渐渐变得明亮的天空,继续道:“况且,翼望之城乃是魔门之地,我前去那里,也是想查明烽寂为何掳去尸体,咳咳。”言毕,他又闭上了双眼。

袂央见他双目闭上,担心他就这样再也醒不过来,急忙摇着他的胳膊道:“川大哥,你睁开眼来,你别睡。”

半晌,倪川穹又艰难的睁开眼,道:“快说吧,你家在哪里?我先送你回去,若在此停留过长,怕是那妖女也会追来,到时候我们谁都活不了。”

袂央见他这么说,心中不由得酸涩苦楚,感动道:“川大哥,谢谢你,我家就在桃源村村口。”

“桃源村村口……以前下山做任务曾经路过,那倒是不怎么远。”倪川穹话语变得越来越虚弱,“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我有事相托。”

“我叫袂央。”袂央急得差点咬破了嘴唇。

“好,袂央姑娘,若是我活不过这三个时辰,你能不能将我的飞剑带到云玑派?”

袂央连连摇头,“你不会死的!你一定不会死的!”

倪川穹又是一声苦笑,道:“人生在世,都是要死的,就算是修真的人,也有命数已尽之时。天意为之,我也没有任何怨言,只不过万万没想到,我就这么快死去了,还真有些遗憾。”倪川穹话语越来越变得悲凉,片刻后,他又道:“眼下多说无益,我尚存一些法力,我御剑送你回家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dneUawsdXR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