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君臣虐番外篇柳 老婆3人行经历69乐园

可能是因为听到了我们的脚步声,闷油瓶转头向我们望来,一双黑眸看不出喜怒,却更叫我害怕。如果他表现得很气愤,我倒是可以立刻编出十几种理由,但是他现在的这个表情却叫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我呆立原地时,他却是一步步向我走来,脚步声在空荡荡的墓道里显得特别的响亮,一下,一下,锤在我的心上。最后他擦过小花的肩膀在我面前站定,向我伸出一只手……我以为他要打我,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只感觉那只手擦过我的鬓角附上了我的后颈,然后就是一阵剧痛,疼得我一阵发晕。然后是闷油瓶隐含怒气的质问:“你们究竟去了哪里!”

睁开双眼,装作无辜得看向他,早就编造好的谎言如顺口溜般得说出口,毫不费力,我突然为自己竟能这么轻易地对他说出欺骗的话而感到心痛,“刚刚走在墓道里的时候我开了个小差,再抬头时就发现你不见了。然后我和小花两个人随便穿了几道墓墙就到这里了,对吧,小花。”

转头看向小花,期望他能配合,我说的谎话很大部分也是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的,只要他现在应和我,装的自然些,闷油瓶应该也不会怀疑我们是故意避开他的。然而我却看到小花的表情很不对劲,阴沉且饱含愤怒。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这种表情,不自觉得就僵住了。

“那么,这个是在什么地方沾上的?”听了我的解释,闷油瓶好像并没有消气,相反,好像更生气了。一字一顿的问话用的是强忍着怒气的低沉音调,在心虚的同时我也觉得迷茫,他指的究竟是什么东西?然后我看清了他两根手指夹着的东西,顿时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是一只全身透明拳头大小的蜘蛛,但仅是如此我是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的。真正让我恐惧的是,透过它透明的皮肤,可以看到它的腹中一颗颗酒红色的卵。

“这是……”

“寄生血蛛,以人血作为提供后代生长的养料。”回答我问题的却是小花,冰冷的调子让他说的话更显恐怖。顿了顿,他继续说“而且在吸血的时候它会分泌出一种麻痹物质,让你完全感觉不到痛感,有时候一个人就在完全没有感觉的时候被一群这种蜘蛛吸光了血。” “这,这么恐怖?”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扯出一个干笑,道,“还好我身上只有一只这种蜘蛛。” “只有一只才更恐怖……” “哈?” “如果只有一只,当它吸够了血以后就会把卵产在你的身体里,然后那些蜘蛛卵会被你的体温孵化,那些小蜘蛛会在你的身体里慢慢长大,最后穿破你的血管爬出来。不过大多数人都在蜘蛛穿破血管之前就因为受不了万蚁噬心的痛苦自杀身亡了……” 被小花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感觉有无数的小蜘蛛在血管里爬,隔着皮肤抓也抓不到,十分痛苦。

“不过你放心,那只蜘蛛应该还没有产卵。相传吸饱血的蜘蛛应该是浑身血红的。”小花的话让我放了心,但是一回过神来就发现气氛不对劲。小花的话虽然是对我说的,眼睛却是一直盯着闷油瓶,脸上满是阴冷的笑,而闷油瓶的表情也没有友善多少,虽是没有什么明显的怒气表现在脸上,但是那眼里的寒光分明是杀意。 “没事就好啦,我们继续走吧。”我一下插到他们两人之间,挡住了双方对视的目光。开玩笑,再这样下去非打起来不可。 “等等,吴邪,过来。”是闷油瓶的声音。 “哦。”转身间看到小花担心的表情,看来闷油瓶救了我这件事一点也没有打消小花对他的疑虑。唉,有机会再跟他谈谈吧。走到离小花有点距离的地方,闷油瓶叫我坐了下来,然后绕到了我的身后。我刚想转头却被他制止了,正闷坐在原地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后颈一阵湿润,随后是酥麻的感觉,不禁颤抖了一下。闷油瓶转头吐了口什么,低低得说了句,“别动,再一会儿就好。”我僵着脖子瞟他刚才吐出的那一滩液体,居然是一种鲜亮得不正常的血色。我立马就明白他在干什么了,身体又是僵硬了几分。可恶啊,那只蜘蛛居然挑这种位置……

又吸吐了几口血,闷油瓶拿水漱了漱口,说:“蜘蛛为了便于吸血,会分泌一种毒液,如果不吸出来就会血流不止……”吸血蝙蝠和寄生虫的合体吗?还真是恶心啊,这种东西。

排完毒,闷油瓶拿出一截纱布就要给我缠伤口,太夸张了吧,就两个小眼,一块创可贴就可以解决的事啊。但看他那么坚决,我还是乖乖的坐正了。白纱一圈圈得缠在我的脖子上,让我感觉有些气急,但更让我气急的是闷油瓶附在我耳边说的话。“那个人有问题,待会儿跟紧我,不然他又要害你。”

等等,闷油瓶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一下反应过来,他居然认为蜘蛛是小花搞得鬼!“你……”我刚发了一个音节就被闷油瓶用眼神制止了。转头看了看小花,一个人坐在离我们有些距离的地方,正无聊得用手电筒柄在地上画画,显然没有注意我们这边。闷油瓶有些防小花防过头了吧。看他们两人如此互相提防,我的心又是沉了几分。

看着闷油瓶的眼睛,我低声但是坚定得说:“我相信小花是不会害我的。”

“如果他真是你所说的小花的话……”

“什么意思!”我隐隐猜到了他所指的情况,声音不禁有些颤抖。

“你明白的,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儿时好友。”闷油瓶的话和小花的如出一辙,直击我心底最脆弱的地方。

是的,毕竟我们有二十多年没见了,而且那时候的小花还是个“女孩”。但是我绝不相信有这么荒谬的事情。有人为了杀我,特意伪装成我的儿时好友,还是伪装一个女孩,这怎么想都不合常理。说来也好笑,我觉得闷油瓶的推理有误的最大原因竟然是我没有被杀的价值。像我这么一个普通人,死了或是活着都不会妨碍到任何人,所以我十分有自信不会有人如此大费周章来杀我。

“我相信他,就像我相信你一样。你们之间只是有什么误会,一定是这样的……”

“你不懂,什么都不懂……”闷油瓶皱着眉毛摇了摇头,低低得叹了一句,然后起身,走开……

这心结最终还是解不开吗?我突然觉得好无力,好无力……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dnbUkwfdVk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