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韩国一级精油按摩 我把男朋友骂哭了

宇文宿离开前,曾来过国舅府,递上拜帖,想要求见言府小姐。

但是言毓颜没有收下帖子,而是退了回去。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总归早已撕破了脸,更何况他们从来不是朋友。要言毓颜来说,只能算是一个比较熟的陌生人。

当初她和吉祭法师交好,在南楚尚不为人所知,宇文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听说了她,便凑了上来,想要她沉溺在他温柔的笑容之中。

这之后,言毓颜的名字才在南楚贵族阶级中流传开来。

吉祭法师在南楚的地位尊崇,言毓颜自从在他的地界住下之后,被吉祭拒绝过的南楚权贵便闻风而动,想要在她这里找到突破口。

宇文宿自然也不例外。

或许是之前的无往不利,让宇文宿自信心爆棚,以至于没有查清楚她的身份,便贸贸然行动。

言毓颜何许人也,在她心中,南楚皇室,都是几年之后大梁和她长苏大哥的敌人。敌人的示好,能接受吗?

虚与委蛇都不想啊!

就算他颜值高,性情好,文采过人,是个顶级的帅哥,但是言毓颜也不是眼皮子浅的人,真心假意自然心里有数。

更别说,言毓颜这个顶级颜控,看自己就够了。皮相对她来说已经是过眼云烟,她更相信美人在骨不在皮,宇文宿的笑容,太过完美无瑕,也太过虚假。

都说白玉微瑕,瑕不掩瑜。那么一个完美无瑕的人呢?

存在的本身便值得怀疑吧。

好吧,言毓颜承认,她是阴谋论了。但事实证明,她的眼光没有问题。只要不被宇文宿迷惑,陷入他温柔的陷阱中,以她这几年苦心经营的消息网,很容易就能查出他不同的一面的蛛丝马迹。

所以说,宇文宿也是悲剧。骗一个从来就没有信过他的人,最后更是陷入了自己精心编制的谎言中,终至不可自拔。

到现在言毓颜还是没有明白,宇文宿到底是在以往的交锋中真正的爱上了自己,还是伪装的太过走心,自己都骗过了自己。

想不通,那便不想。

*

因为梁帝年迈,现今的梁国是太子监国,所以就算是大婚,萧景琰仍没有太多时间能够安心的谈情说爱。

但就算是这样,两人成亲后,还是见天的粘着,除了早朝,就是在萧景琰批阅奏折的时候她也在一旁,或者看书,或者打盹,再要不就是听萧景琰给她讲讲国家大事。就是奏折,萧景琰也让她随便翻阅。

甚至看她有兴趣,萧景琰还会为她讲解些治国之道,和每个颁布政策或决策,其背后有着怎样的道理。

言毓颜知道,她的种种手段,追根究底也只是小道,所以也很是虚心的求教。但是她总归不是土生土长的这个时代的人,曾在信息爆炸的世界生存过,她在意识上总要比古人领先。这个世界往后该怎么走,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萧景琰每每都会惊奇于她的独特观点,这时候言毓颜就会深藏功与名的淡笑。

两个人新婚后简直琴瑟和鸣,悠哉的不行。当然,互撩的也很爽……

在这种情况下,飞敏也不好总是跟着她了。言毓颜把她当做是自己妹妹,自然不会让她做侍女要做的事,况且她知道飞敏性子活泼,所以也不拘着她,让她自由出入宫中。

某一天,飞敏自外面归来,面上有些苦恼。

“姐姐,那个李玉怎么……我感觉他有些奇怪。”飞敏实在忍不了了,便跟言毓颜告状。

“哦,怎么奇怪了?”

“他,眼神怪怪的,我总觉得他不怀好意,好像在筹谋着什么。”

言毓颜:“……”

这是得多迟钝才会这样啊,那明明就是一副“爱在心头口难开”的表情好么!

言毓颜忍笑,李玉啊李玉,我们飞敏可是嫌你不像个好人呢。本来两人自小便有婚约,但是后来飞敏家没落,李家也被前太子弄得家破人亡。两人的一纸婚约自然也就没了约束力。

当时飞敏年龄小不记事,但是言毓颜受人所托照顾她,却是听飞敏家的老仆说过此事的。

飞敏不记得有一个未婚夫,但是李石宇显然记得自己的小未婚妻的。

现今大仇得报,看着飞敏的眼神也愈加热切。

但是言毓颜还是很放心的,飞敏那死脑筋,呵呵。

飞敏又说:“可是我怎么猜也猜不出他到底想干什么……飞流哥哥还让我不要跟他说话。”

“哎?飞流?”言毓颜惊讶了,难道李玉的司马昭之心连飞流都看出来了?

“……不过长苏大哥让我不要听他的,顺着自己心意来就行了。”飞敏苦恼地坐下,双手拄着下巴。

“嗯,”言毓颜讳莫如深地点了点头,“听长苏大哥的就对了。”

暗地里她还是幸灾乐祸地笑了——追妻之路长路漫漫啊,李兄,望你熬得住。

“李石宇也是蠢,他什么都不说,飞敏怎么会知道呢!”言毓颜坐在梅长苏的对面笑道。

此时的梅长苏早已摆脱了火寒之毒的折磨,身子骨也强健多了。他想喝烈酒,但是还没得逞,就被晏大夫得知然后狠狠地说教了一顿。现在,也只能喝言毓颜和蔺晨为他特意调制的药酒解解馋了。

梅长苏为她倒上一杯,碧色的半透明酒液飘出醉人的香气,那是药草的清香和酒香,“飞敏看着机敏,但是在感情上,她也就和飞流差不多。”

言毓颜笑了。

飞流这两年长得很快,身高从她初见时的小孩子模样,已经长到现在和长苏大哥差不多一般高了。

已经比她高很多了,都不能摸头杀了……这是喝了增高剂了吧!

但是情商……她瞥了眼旁边坐着吃糕点的飞流,摇了摇头。

飞流听到两人说到他,便转过了头,对着他的苏哥哥笑了一下,又狠狠瞪了言毓颜一眼。

“飞流说起来也不小了,飞敏都到了要嫁人的年纪,飞流也该娶妻了吧?”言毓颜静(yin)静(xian)微笑。

“咳、咳!”梅长苏被她的话吓得呛到了,他抬手抹了抹唇角的酒液,就恢复了淡然的神色,“飞流还小,等到了时候,我自然会为他安排。”

意思是,飞流还小,还要陪着我呢,你别多管。

言毓颜还要再说什么,忽然抬手一档,香酥的糕点渣子便噗噗掉了下来,落在裙摆上,留下点点油渍。

那边飞流得意地“哼”了一声。

隐形洁癖症患者言毓颜瞬间就爆了,一掠身到了院中:“飞流,来战!”

飞流一语不发,猛一蹬地,跟着飞身而出。

梅长苏看着这场面,摇头无奈失笑。

甄平和黎纲在一旁抱着手臂围观,已经见怪不怪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dlnkhwrdWh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