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木兆入夜润物细无声 结局 开通甬道 啊好涨

孙大姑奶奶没想到夏金桂会这样直接,按照正常来说,此刻夏金桂不是该梨花带雨的来和自己解释,而不是直接问出。孙大姑奶奶还在沉吟时候,夏金桂已经站起身:“孙大姑奶奶请罢!此事全是误会,令弟那边,想来你也已经去问过,也知道了真相,又何必再来询问我?”

孙大姑奶奶听出夏金桂话里有隐含的怒气,急忙站起身对夏金桂道:“夏姑奶奶别误会,我并非是来责问你,只是想着,若舍弟和你之间,果真……”孙大姑奶奶话并没说完,就被夏金桂的冷笑打断。孙大姑奶奶此刻是真觉得自己不该来,十二万分的尴尬,急忙转口道:“但还请夏姑奶奶相信,我并没有恶意,毕竟女人的清誉是最要紧的。”

倒忘了古人重名声,不过这也难怪,他们毕竟是熟人社会,还是一个巴不得今儿吃了什么,明儿大家都晓得的熟人社会。因此夏金桂收敛一下心神,对孙大姑奶奶道:“说起来,那天也是我急了,才和孙大爷答了话,当时我若直接转身走了,也不会引来这场误会。”

说着夏金桂已经行礼下去:“还请孙大姑奶奶休要放在心上,毕竟对我来说,听到这样的话,总要分辨一二的。”孙大姑奶奶急忙扶住夏金桂的手,真心诚意地道:“这件事,的确是我操之过急,还不信了自家兄弟,还来询问你,实是我不该。倒难得你是这样宽宏大量的人。”

看来这件事,可以画个句号了,夏金桂深吸一口气,对孙大姑奶奶露出笑容,孙大姑奶奶此刻再次在心里嘀咕,为何这么个人儿,偏是被夫家所休。真是可惜了了。夏金桂已经请孙大姑奶奶重新坐下,给孙大姑奶奶泼了杯中残茶,重新给她倒茶上来,笑着道:“方才还说想请教孙大姑奶奶那宫中都内监的事儿,此刻倒忘了。”

孙大姑奶奶见夏金桂这样,还当夏金桂是为自己解围,也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把戴内监的喜好都说了。听到夏金桂想要给戴权送礼,孙大姑奶奶摇头道:“其实再花许多银子送去的,只怕戴内监也瞧不上。倒是有个人的路子,你们可以走一走?”

“是谁?”夏金桂有些惊异地问,孙大姑奶奶先迟疑了一下才对夏金桂道:“我说出此人身份,想来夏姑奶奶就不愿了。这人是戴内监的相好。”

相好?男的女的,听说许多太监没了丁丁之后,就变态了,特别喜欢那些唱戏的。夏金桂脑中顿时开起小火车来,但面上还是很平静:“这,一个内监,怎会?”

虽是在夏金桂屋里,孙大姑奶奶也压低了声音:“这人很得戴内监的疼爱,到时你们去,也别说是送东西去,就说是……”孙大姑奶奶的声音压的越来越低,夏金桂点头不已,等送走了孙大姑奶奶,夏金桂就来找魏娘子商量。

“戴内监的相好?送的还只能是吃的,这还真是……”比起夏金桂来,魏娘子要有节操一些,接连表达了不悦。夏金桂拉一下魏娘子的袖子:“这有什么,我们只是送几样东西,孙大姑奶奶说了,这人是江南人,喜欢江南的点心。这点心师傅好寻,最要紧的是能寻到做出合她口味的,孙大姑奶奶推荐了一个。”

魏娘子也收起不悦:“说的是,都说鸡犬升天,我们这会儿有求于人,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

夏金桂和魏娘子在这边商量,孙大姑奶奶已经回到了孙家。孙大爷从吴家回来之后,就在书房坐着,一脸闷闷不乐,服侍的小厮丫鬟们,也不敢上前招惹。孙大姑奶奶走进书房就瞧见自己弟弟闷闷不乐地坐在那里。

孙大姑奶奶咳嗽一声这才走上前:“好了,我冤枉了你,这会儿我给你赔礼道歉,成不成?”孙大爷放下手中的书,上前对孙大姑奶奶行礼:“姐姐来了,姐姐要冤枉了我,我也只有受着,不然还能怎么办?”

这话一听就全是不满呢,孙大姑奶奶白孙大爷一眼:“得,这样语气,真是要我求你吗?我和你说,夏姑奶奶,可惜是个被夫家休了的女子,和夏家来往也就算了,真要嫁到哪家,再来往起来,那才叫不好。”

“姐姐难道还想我娶她不成?”孙大爷的话还是闷闷的,孙大姑奶奶叹了一声,坐在孙大爷身边:“别这样想,就算你想娶她,我瞧她今儿这样,未必肯嫁你呢。”

这一句话勾起孙大爷的好胜心了,他鼻子里面哼出一声:“哼,定是她假装。”

“什么假装不假装的,这事就过去了,你以后也别想着要奚落人家,好好的,等这年过了,我就给你把亲定了,还有三弟的婚事,都了结了,我也好过我自己的日子去。”孙大姑奶奶的话让孙大爷转向自己姐姐:“是,多谢姐姐费心了。”

孙大姑奶奶瞧着弟弟,忍不住又笑了:“好了,今儿我冤枉了你,这就下厨给你做顿晚饭去,好不好?”

“姐姐做的点心,是最好的。”孙大爷也就顺势往上爬,孙大姑奶奶敲一下弟弟的脑袋,真个去叫来婆子,让他们去厨房说一声,孙大姑奶奶要亲自下厨。婆子们听说孙大姑奶奶要去厨房,忙的比去传晚饭还要忙一些,又是去厨房告诉人赶紧把厨房打扫干净,灶头那更是要擦的干净不能有一点油腻,又是让厨子把那些晚上的菜蔬都给洗好切好,等着孙大姑奶奶进厨房来亲自动手。

这边忙的很,孙大爷坐回椅上,拿起方才那本书继续看,可是看了半天,还是一个字都没看进去,竟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真是奇怪。不过想想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这个女子,从认得自己那天起,不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了?孙大爷一页接一页的翻过书,那些书里讲什么,他一个字都没看进去,倒觉得每翻过一页,都会有夏金桂的影子一闪而过。翻到后面,孙大爷索性把书整个扑在桌上不再看了,不要再被人打扰了自己的念头。

好好娶房媳妇,好好过日子,从此之后,再和这姓夏的,没有任何来往。

孙大爷发的誓,夏金桂当然不晓得,她和魏娘子寻了孙大姑奶奶荐的那个点心师傅,让他做了几样点心来试试,这点心果真不错。点心做出来了,就要想着怎样才能送到别人家去。魏娘子建议偶遇比较好,但夏金桂觉得偶遇不好,索性直接上门去。

这让魏娘子吓了一跳:“直接上门?姐姐,这直接上门,说不定会被人打出去。”夏金桂已经把那些点心包起来,对魏娘子摇头:“正因为人人都想着,直接上门会被打出去,去的人必定不多,真要偶遇,说不定别人偶遇都偶遇烦了。”

魏娘子面上还是一脸不赞成,夏金桂已经拿起点心匣子往外走:“你放心,这种事情,最难的是迈出第一步。”真的?魏娘子狐疑地看向夏金桂,见夏金桂这样自信满满,魏娘子也就不再阻拦。

夏金桂虽然说的自信满满,但这心里还是有点跨不出去的,毕竟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在这个时空,夏金桂的身份去讨好一个太监的情妇,都会被视为非常丢脸的事。可是如果不讨好,就要绕更远的路。

夏金桂照着打听好的地址来到戴权情人的住所,这住所离戴权在宫外的私宅不远,站在这住所旁边,还能瞧见戴权私宅的花园。而小巷幽静,没有多少人。夏金桂咬一下牙,夏了车就让婆子上前敲门。

敲了半天都没人开门,再望向旁边,并没有多余的门。婆子回禀夏金桂,夏金桂抱着点心匣子,只有两个字:“等着!”婆子也只有陪着夏金桂等,这个时候又没有手机,也没有什么打发时间的玩意,等着就真是干巴巴地等。

等到太阳都快落山,才见那门开了个小缝,一个小丫鬟探出头来:“哎,今儿怎么还不见货郎担来?”婆子急忙上前对那小丫鬟满面堆笑:“还请告诉贵……”

话没说完,那小丫鬟已经把门给关上,远远地从门里丢出一句:“我家奶奶说,不见客!”婆子在夏家那么多年,这还是头一回被人把门甩到鼻子上。婆子一脸灰头土脸地对夏金桂回道:“姑奶奶,您瞧?”

“把点心放下,明儿再来。”夏金桂吩咐着,婆子把点心放下,还想再问问夏金桂,夏金桂已经上了车,婆子忙跟着车走了。那小丫鬟还想等着这边纠缠,从门缝里见夏家的车走了,有些奇怪地开门,瞧见门边摆着只点心匣子,小丫鬟拿起点心匣子往里面跑。

这院子的主人是个十七八岁的美貌女子,见小丫鬟拿着点心匣子走进,那女子身边的丫鬟就呵斥:“这种东西,哪能拿到奶奶跟前,难道奶奶还缺这口吃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djxJA1fdTA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