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我们娘俩给你玩 寡妇下面太紧了夹死我了

“滴――”的一声,他们身后,通道口突然被打开,他们以为是跟他们一样,想要从这处通道口逃离的人,可是,转头时,却见一个少女一手抱着一个小孩子,一手拽着一条人鱼的鱼尾,拖着一条昏迷了的、被揍成猪头的人鱼从通道口走出来。

她身后是无边的黑暗。

海妖。

苦苦支撑着的人鱼看见来人怒目圆睁,可是,却都下意识的远离她,敢怒,却不敢接近。

少女穿着白体桖和堪堪只到大腿根的牛仔热裤,若是其他的场合,她的这一副好身材一定会让人血脉喷张。

可是,如今,少女的影子落在他们的眼中,无异于恶魔。

他们仍然记得,当他们想要给那些从海上带来的包括这个女孩子在内的商品换上他们准备的“衣服”,要将他们带上拍卖场时,这个女孩割开血管,然后,地狱在阵阵清冷的带着血腥的香味中降临。

――蚀骨香中,有人化作枯骨,有人化作腐肉……

就像噩梦。

少女从黑暗中走出来,她的脸上,遮住她烈焰红唇与绝艳容色的面具――与电梯口的的那位少年脸上如出一辙的白色面具也落入那些已经退至墙角的人鱼眼中。

她……竟然也是【杀青】的。

他们终于明白,他们做的那么隐蔽,为什么还会被杀青的找来。

海妖身后,有人陆陆续续的走出来,他们,都是人鱼口中本来要被拍卖的商品,是海妖救了他们,可是,他们瑟缩着出了通道口,却与那些人鱼一样,都往墙角缩去,望向海妖时,眼中除了恐惧,还有厌恶。

那是……那些人对异类的厌恶。

海妖是人形,人鱼却已经化作原形,可是,那些被海妖所救的人,好似更愿意接近那些人鱼。

蚀骨香有灵,可为人所控,海妖的确控制着蚀骨香杀了那些在他们被抓来之后,试图欺辱那些人的东西,可是……

海妖的眸子有些冷。

她好似有些明白了伯爵为什么会讨厌人间。

“姐姐。”孩子糯糯的声音与环在她脖子上越来越紧的软软的手臂拉回了海妖的理智。

海妖怔了一下,眸子低垂,放松了刚才在抱着孩子时不自觉的收的越来越紧的手。

孩子开口,是因为她抱的太紧,有些痛。

感觉到环着他的手臂放松,小孩子头又埋进海妖的颈弯,自始至终,他抱着海妖的手都没有放开。

海妖眸子低垂,掩住其中的情绪,等她再抬头时,她的眼中重新带了一贯的笑意。

似从未茫然,从未……心寒。

海妖感觉到另一只手中有些粘腻的触感,想起来她手中还提着一条鱼,于是,她抬头时,似有些漫不经心却又准确无误的砸向一条往那些随在海妖身后出来人方向,试图抓一个来当人质,威胁海妖他们的人鱼。

将两条人鱼都砸到墙上摔成壁画,海妖才转过头望向坐在她手臂上被她抱在怀中的即使脸上白一道黑一道也依旧很可爱的小孩子,随口问道,“不怕吗?”

不怕吗?

刚才不怕吗?

不久之前,看见我杀人,不怕吗?

海妖一句话出口,就抿了抿唇。她自己都不知道,她问的,到底是什么。

埋在海妖颈弯的小孩子闻言,下意识的像一只撒娇的小猫崽子一样蹭了蹭,开口,声音依旧软懦,“不怕,姐姐也不要怕。”他说。

海妖愣了一下,可是,片刻的怔仲之后,很快就笑开,冲散她眼中最后的一点阴霾。

只是,当她笑着抬头望见电梯口那边的情景时,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她看见空气墙那边电梯口,一直卧在沐雪桥肩头的狐狸看见她看过来,毛绒绒的狐狸头蹭了蹭沐雪桥的脸颊,掐着嗓子开口,“不怕,姐姐也不要怕。”

“……”春妖你个垃圾,还能不能好好的一起玩耍了。

海妖眸子磨了磨牙,在小本子上又给春妖记了一笔。

“……”沐雪桥感觉到颊边毛绒绒的触感,愣了一下,然后被春妖掐着嗓子装柔弱小白花的声音给恶心到了。于是沐雪野抬手扒拉下卧在她肩头的狐狸,甩了出去。

沐雪桥怀中的重楼看见在空中打了个滚稳稳的落在地上,却依旧在地上滚了一地灰的白狐狸,刚准备作妖的他下意识的将嗓子里含着的那一句“不怕,姐姐也不要怕”给咽了下去。

春妖有些委屈的叫了一声,装自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崽子。

虽然地上很干净,他身上并没有多少灰,可是,他却依旧感觉到他一只白狐狸都快变成了灰狐狸了。

沐雪桥冲着春妖翻了个白眼,无视狐狸有些委屈的小眼神,抬手拍了拍怀中的黑猫。

重楼与沐雪桥一同长大,如今沐雪桥即使不说话,她只一个动作,他也差不多明白她想要做什么。

两个人默契十足。

黑猫跃上循着沐雪桥的动作跃上她的肩头,霸占了狐狸的位置。

沐雪桥如今两个手都得了空,她徐步上前,走到空气墙之前后,停住了步子,然后将手贴在空气墙上,以她手掌心为中心,仿佛一个黑洞一般,空气墙缓缓皱起来,旋转,最终收缩成一个黑色棋子,,落在她的掌心。

曾被空气墙隔开,总是走不到电梯口的人鱼看到沐雪桥掌心的棋子,脸色变白,望向沐雪桥时,眼中含着恐惧。

空间之术,黑白棋子……是沐家。

是空间祖巫帝江后裔中沐家的孩子!

海妖看到沐雪桥走过来,眼中疲惫再也掩不住了。

刀锋朝着敌人,后背留给伙伴。

杀青中的六个人,每个人于彼此,都是可以交付后背的伙伴。

沐雪桥眼神扫了一下依旧蠢蠢欲动想要逃跑的人鱼,可是,也只是在一眼之后,就收回目光,对他们没有半分关注。

要逃的话,太迟了,不夜城中的守夜人他们,连同天涯神务司的人都已经到了。

沐雪桥走到海妖身边,冲着她怀中的孩子开口,“下来。”声音清淡不带威严,没有颐指气使,可是,却叫人拒绝不了。

小孩子似被吓到了,他不仅没有从海妖怀中下来,反而将环着他脖子的手臂收的更紧了些,身体也有些颤抖。

海妖叹了一口气,对沐雪桥摇了摇头,虽然不方便,可是却也放任小孩子继续抱着她。

“还可以吗?”沐雪桥见了海妖纵容的动作,皱眉问道。之后,她看海妖点头,感觉她的确并非勉强之后,也没有再坚持。不过,沐雪桥还是走上前去,扶住海妖的手臂,给她做支撑,等到沐雪桥扶住她时,海妖下意识的将着力点落到沐雪桥身上,然后,空气中的香味仿佛活物一般,蜷缩回了海妖手腕上还在流血的伤口中,同时,伤口缓缓愈合。

海妖血脉被蚀骨香禁锢,她单凭自身力气支撑到现在,已经很好了。

黑猫跳下了沐雪桥的肩头,与候在黑暗中的白狐一同开路,领着沐雪桥他们走入了电梯中,可是,黑猫走到某个黑暗阴影中时,回头看了沐雪桥一眼,看沐雪桥扶着海妖,并没有注意到他,然后一抹影子落入黑暗中,等到沐雪桥他们走过那处阴影,那道黑影在他们身后闪过,冲入海妖来时的那个通道中,速度极快,快得,没有人看见。

他们身后,被海妖所救,却为他们厌恶的那些人,看沐雪桥他们带着让他们恐惧的那个女修罗离去,犹豫了半晌,再看他们身边虽然失去了行动能力,却依旧对他们眈眈相向的人鱼,冲向另外的几个电梯,有人看到他身边那个昏迷躺在地上的人身边摔出来的车钥匙,心思一动,抓了车钥匙上了电梯,而看见他动作的人,恐惧之下忘了自己到底是否会开车,竟然都去而又返,也扑向身边昏迷的人,找了在他们走出这里之后,可以带他们尽快远离的车钥匙奔向电梯。

电梯缓缓上升,没有一个人说话,但是,在杀青的“群聊频道”里,却是挺热闹的。

【春妖】:已经接到海妖了。除了海妖脱力与失血有些多之外,所有人安全。

春妖是杀青的队长,他在接到海妖入了电梯之后,例行报告道。

在天涯神务司执行部中,每个执行小组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天涯投到人间的几个类卫星组成的智能监控系统“天眼”会将任务地方圆几百里之内的地方都以全息投影的方式投放到天涯神务司的信息部“天涯”终端,并且每个任务在执行过程中都会有至少一个人守在投影地图前,与执行部执行任务的专员连线,时刻更新最佳路线以及追踪目标“人物”。在很久之前,与执行部专员连线的都是信息部的人,可是后来,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执行部规定,每个执行小组在执行任务时,都必须在信息部留至少一个人,来代替信息部追踪监控,被称为监察者。

这次他们都是收到海妖的求救信息之后私自下的天涯,并不是任务,所以没有天眼监控,可是,身具蚀骨香,没有了战斗力的白夜和梵言都留在天涯,甚至,白夜还在信息部。毕竟,他们动作那么大,信息部那群疯狗很快就会闻到腥味了,而天眼开始监控时,若没有他们的人……他不放心信息部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djnQgwhdWg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