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朕的皇妹朕来爱 仙女失手被凡人征服

云千觅记得高如宝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八卦是人的天性。

此时此刻,高林两家聚餐之际,高如宝便将这天性发挥得淋漓尽致。

“原来司徒伯母当年真的生了一对双胞胎,他们家一直以为细孖一出生就夭折了,其实是接生的执妈把她孩子偷走卖给别人,还找了个死婴来代替呢!”

高义文义愤填膺地一摔碗筷:“这执妈为了一己私利,害得司徒一家骨肉分离,实在是可恶!”

“就是,就是!”林伯和林发连连点头附和,他们都是心善之人,难以想象这世间居然有如此险恶之人,瞬间对素未谋面的司徒夫妇和细孖产生怜悯和同情。

“那个细孖真是可怜,一开始收养他的那家人对他还算不错,后来生意失败,他的养父母先后病死了,他就送进孤儿院。听说啊,他在孤儿院里经常受人欺负,吃不饱穿不暖,所以他忍无可忍就逃了出来,四处流浪,只能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上次他偷发达哥的钱包,也是因为他饿了好多天没吃饭,实在没办法才铤而走险的。”

高如宝越说越替细孖难受,突然冲到高义文面前,一把抱住他的胳膊,满脸感动:“爸爸,我觉得自己很幸福,有人疼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你一个人父兼母职,无论多么辛苦都要养大我们三兄妹,真的太伟大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孝顺你!”

高义文欣慰地摸摸幺女的小脑袋:“傻丫头,我是你们的爸爸,再辛苦都要让你们健健康康地长大,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没有父母舍得自己的儿女受苦的。”

“没错,司徒家认回细孖的时候,司徒伯伯和伯母哭得不知道多伤心呢,就连那个冷冰冰的司徒舜也难过得掉眼泪了,最可怜的还是细孖,他抱着司徒伯母不肯撒手,哭得好凄惨。听说他们一家相认之后,他们就将那个执妈给告了,发誓一定要讨回公道。”

高如珠忿忿不平,高如宝对那个拆散别人家庭的执妈也恨得咬牙切齿:“依我看就应该把她抓去坐牢,好端端地让细孖变成孤儿,白白受了那么多年的苦,遭了那么多罪,还害得司徒一家那么伤心,真是死一百回都不够!”

“幸好老天有眼,如今让他们一家团聚,希望他们以后都平平安安,无灾无难。”高义文的长子高威庭叹道,顺势安抚两个情绪激动的妹妹。

林伯忍不住骄傲地拍拍儿子的肩膀:“这一切都是我发达仔和千千的功劳,要不是我儿子心善,放过细孖一马,他就不会心存感激,要不是千千掉了校牌让细孖捡到,他就不会跑到学校去还校牌,也就不会正巧遇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和哥哥,这才得以一家团聚啊!”

高义文当即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阿林,你还真不害臊,什么都往自己脸上贴金!要不是我二妹三妹好奇心重,把人拦在校门口,他们又怎么会遇到?”

“好啦好啦!”林发忙阻止两个长辈继续争下去,“这都是天意,你们不是常说能够成为一家人都是缘分嘛,既然有缘,那无论身处何方,一家人总能相聚的,我和千千还有如珠如宝都只不过是在老天爷的安排之下,帮助司徒一家相聚,这就叫冥冥中自有主宰。对不对?”

云千觅赞同地点点头,世事无常,也总有许多机缘巧合,正如林发所言,有缘成为一家人甚是难得,应该好好珍惜。

林伯还想跟高义文拌嘴,眼前的碗里多了一块红烧肉,一转头便看到自家女儿扬起乖巧的笑脸:“爸爸,快吃吧,你不是说吃完饭要带我和哥哥去看电影吗?”

林伯心头一软,不禁鼻头一酸:“好,好,好!”

对云千觅而言,司徒一家找回小儿子只是一个小插曲,对她的生活似乎并没有很大的影响,可不知不觉间她的身边却多了两个人。

细孖回到司徒家,改回原名叫司徒禹。

司徒夫妇心疼小儿子,处处迁就照顾他的感受,在社工的提醒下及时带着两个儿子去看心理医生,自己也学习如何平衡和处理跟两个儿子的关系。

虽然司徒禹经历过一段不幸的遭遇,但幸好有司徒夫妇悉心照顾和孪生哥哥司徒舜的关心,司徒禹渐渐恢复自己的本性,变得如同龄人一般的开朗。

司徒禹跟司徒舜虽是孪生兄弟,可性格却迥乎不同。

司徒舜喜静,司徒禹爱闹,一个待人冷漠,不苟言笑,一个笑脸迎人,热情幽默,可兄弟二人却异常合拍,司徒舜经常开口得罪人,全靠司徒禹打圆场,司徒禹胆大包天喜欢捉弄人,也只有司徒舜能够治得住他。

司徒禹养好身体之后,就转学到司徒舜的班上,兄弟二人形影不离,他们家的事迹曾一度引起全校的关注。

好奇宝宝高如宝对这两兄弟也十分关注,司徒舜兄弟也一直对高林两家心存感激,尤其是司徒禹,他对林、高两家的小辈们尤为感激,经常会拉着哥哥跟他们一起玩耍,久而久之,三家人彼此有来有往,越来越熟悉。

这不,一听云千觅快到十五岁的生日,司徒太太便主动提议给她办个生日派对,地点就在司徒家的天台。

云千觅下意识推辞,可林伯和林发却双双赞成,云千觅从小到大都没有好好过个生日,他们自觉失职,难得这次有这么好的机会,他们也卯足劲想给她过一个难忘的生日。

云千觅推辞不过,便任由他们自由发挥,原以为只不过是三家人简单吃顿饭而已,可令她没想到的是,爸爸、哥哥和司徒一家确实很用心。

来到天台,云千觅还以为自己走错地方,司徒家的天台原本只是用来堆放杂物,如今却挂满了许多海洋灯饰,各种海豚鲸鱼珊瑚形状的摆饰,一通电全部发亮,发出蓝色的光芒,陷入一片蓝色的海洋。

“哇,好漂亮呀!”高如珠忍不住感慨道。

司徒禹得意扬起头:“漂亮吧?这可全部都是发达哥和我们两兄弟一起布置的,我们猜千千一定会喜欢!”

高如宝努努嘴,虽然她也挺喜欢这布置,可她平时没少被司徒禹整蛊捉弄,心里有气,不禁跟他唱反调:“哼,自作聪明!谁说千千姐姐一定会喜欢!”

“千千最近在研究海洋生物,当然会喜欢啦!”林发满怀期待地看向妹妹,他知道云千觅向来对小女孩的玩意儿不感兴趣,平日里留意观察了好久才决定以海洋生物为主题布置一番,可谓是费尽心思。

云千觅心头微暖,笑道:“我很喜欢。”

司徒禹猛一拍掌,朝高如宝丢了个胜利的眼神:“嘻嘻,我就说千千肯定会喜欢,她可不是那些肤浅庸俗的小女生,只会喜欢那些粉红的东西装可爱。”

“司徒禹,你敢说我肤浅庸俗!”高如宝柳眉一竖,怒目瞪着司徒禹,当即追着打他。

司徒禹左闪右避,灵活躲开,还不忘挑衅:“来呀,来呀,来追我呀,反正你这个矮冬瓜腿短,肯定追不上!”

高如宝越听越气,紧追不舍,嚷嚷着抓到他,一定要他好看。

两个人在天台上你追我躲,众人习以为常,也不去理会他们,便开始张罗起烧烤的活计,纷纷忙碌起来。

云千觅是寿星公,众人不肯让她帮忙,只得乖乖坐在一旁,看着司徒禹和高如宝追逐打闹,听着几个长辈在闲话家常,望着哥哥和高如珠高庭威手忙脚乱地忙活,心里暖极了。

这样,真好。

司徒舜不知什么时候坐到她身边,冷着脸别扭地递给她一个小盒子。

云千觅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给我的?”

“生日快乐。”司徒舜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不自在,总算讲出来了。

与活泼好动的司徒禹不同,司徒舜更加安静沉稳,沉默寡言,平时跟着弟弟出来和高林两家的小辈聚会,都只顾躲在角落里看漫画,很少说话。

虽然云千觅经常跟他见面,可算起来两人连话都说不到十句,反倒她跟司徒禹更熟悉些。

尽管如此,云千觅对司徒舜的印象还是挺不错的,好像除了不爱说话不理睬人,也没什么其他毛病。

云千觅很快从惊讶中恢复过来,带着极大的善意接过盒子,笑道:“谢谢。”

打开盒子一看,居然是司徒舜平日里喜欢看的推理漫画,这下云千觅真的愣了,转头疑惑地看向他:这是什么意思?

司徒舜难得耐心开口解释:“这是我看过最精彩的推理漫画,里面的推理过程和关于人性的刻画都十分不错,我觉得你应该看看。”

“哦。”尽管云千觅对漫画不感兴趣,但还是很给面子地收下了,并且保证道:“我会认真看完的。”说完又忍不住问,“你为什么要送我这个?”

司徒舜略带鄙夷地往司徒禹和高如宝打闹的方向望了一眼:“难不成像阿禹那样送个跟大人一样高的熊公仔?你不嫌塞地方吗?”

“那倒是,你觉得好看的漫画应该也不会差的。”一想起司徒禹送的那个比自己还高的大熊公仔,云千觅不禁有些头疼,这样一来司徒舜送的漫画显得顺眼多了。

司徒舜听了她的话,心情突然明媚起来,竟然话也多了起来:“这个系列的漫画真的很精彩,可惜阿禹这小子只看了两页嫌闷就不肯再看,他跟我一样聪明,可性子浮躁静不下心,难怪他的成绩一直都不上不下。不过你也是聪明人,又经常考第一,我想你看了之后应该会喜欢的。”

云千觅还是第一次听司徒舜讲这么多话,听起来像是被憋坏了,感觉终于找到知己,心里不觉有些好笑,原来他并不如表面看起来那般高冷。

司徒舜见她点头,似乎很是赞同他的话,心底不由自主地感慨:果然还是跟自己一样的聪明人相处舒服。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djnQg2wdWg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