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公交上冲刺 放荡的女医生BD

“哎呦,我的祖宗爷爷嘞,你可算回来了!奴才在这里等了整整一天了,大少爷你去哪儿啦?你怎么不带上奴才呢?”

小厮雄黄从罗东府的石狮子后面钻出来,仰头扒着马车的窗子小声嚷嚷着:“大少爷你快进府吧,咱们家里出大事儿了,大少奶奶找你都快找疯了!小的到处找你,可是书院里找不到你,药铺里找不到你,别院里找不到你,丁大人府上也找不到你!大少奶奶急得发了狠,说明天早上就要去官府报人口走失呢!”

罗白前似乎喝了不少酒,一撩车帘就有浓浓的酒气弥散到马车的周围,他不肯让驾车的车夫扶,很不耐地推开对方的手臂,独自摇摇晃晃地跳下马车,对着凑上来的雄黄扬手就是一个耳光,大着舌头骂道:“大半夜的鬼叫什么呢你,怕别人不知道我刚吃完花酒回来,要特意替我宣传宣传吗?”

罗白前是有些功夫底子的人,醉醺醺的不知道轻重,一掌打下去就把雄黄打出了满口鲜血。雄黄连退三四步才抓着马车轮子站稳,捂着肿起的脸,嘴唇一抖带着哭腔说:“大少爷,竹哥儿不行了,你去看他最后一眼吧!从今天早上开始他就不省人事了!”

罗白前迟钝地消化着这几句话的字句,最后终于提取出“儿子病危”的主要意思,醉意当下就褪去了七八分,也顾不上去敲罗东府的大门,歪歪斜斜地一路小跑着拐进后巷,重重踢开半掩的角门。

“大半夜的,这又是谁啊?你停停停,先上那边登记一个!”刚刚才送走了汤嬷嬷的那个小厮马兜铃打着哈欠出来拦人,黑暗之中也认不出是罗白前、因为被人打搅了好梦,所以马兜铃的语气十分不善,反正这个时候走角门的大多都是些干鬼祟勾当的下人,主子是一定会走正门的。

罗白前飞起一脚把拦路的小厮踢开,闷声不响地就往里面冲。

马兜铃还是没看清楚来人的脸,突然被袭击,还以为有强盗上门了,当下扯着嗓子大叫道:“有贼啊,快来人啊,捉贼啊!江洋大盗来了——”一句话还没喊完,马兜铃的嘴就从后面被人紧紧捂住了。他还以为是强盗的同伙来杀他灭口的,大惊之下卯足了吃奶的力气挣开,转身凝目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那人是大少爷的跟班雄黄。

“喂雄黄,你干嘛捂住我的嘴啊?咱们府里冲进来一个强人,我正在呼救呢!”马兜铃瞪眼叫道。

“强、强你的头,你眼睛瞎啦!”雄黄一拳捣在马兜铃的小腹,仿佛要把适才从大少爷那里受的气全都发泄出来,恶狠狠地骂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刚刚走过去的是大少爷!敢骂大少爷是江洋大盗,你皮子痒痒了!”

说着,雄黄一溜烟小跑着跟上罗白前,尖声嚷嚷着:“爷,可要仔细脚下的路哇!夜里露重,地上可滑着呢!”

罗白前越走越快,然后真的被雄黄不幸言中了,脚下哧溜一滑就摔了个四仰八叉。雄黄慌慌张张地跑上去搀扶罗白前,颤声道:“爷,你没摔坏哪里吧?吴大夫现就在琉璃堂上候着,要不要让他给你瞧一瞧?”说罢上前仔细地察看着罗白前的伤势。

罗白前却不理会他,只是直勾勾地瞪着前方的一片草丛,突然尖叫起来:“啊——啊——那是些什么东西!”

※※※

陆江北将信将疑地看着廖之远没有正形的俊脸,责备道:“人家何曾得罪过你,干嘛给人家乱起外号?要么你就直接叫她的名字,要么你就唤她一声‘何小姐’……呃,刚刚你说你知道关于她的秘密?是什么秘密?”

“切,”廖之远挖着鼻孔说,“她没得罪我吗?可不就是因为她的缘故,让段少、高绝和你都变得不太正常了,就在刚才,我差点儿没让高绝给杀了,我不怪她怪谁!”

陆江北捶他一拳:“你挨打全都因为你嘴巴太坏,好了,快说,何小姐的秘密是怎么回事?还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吗?”

廖之远用眼角斜觑着陆江北,又挖了几下鼻孔才住手,然后伸长胳臂往小几上搭着的一件袍服里摸去,半晌后摸出来一把带刀鞘的小匕首扔给陆江北,用炫耀的语气说:“锵锵锵~~你来瞧一瞧,我这把匕首怎么样?等回了京城,我打算用它去跟段少换一百两银子花花!”

陆江北疑惑地来回掂了几下这把匕首,又拉开一点刀鞘试了试刀锋,虽然的确是把精巧顺手的好匕首,但怎么瞧也值不了十两银子。

就算段少的人有点傻气,也不会用十几倍的高价买这把匕首啊,何况,段少的傻气仅只表现在和女人有关的事情上。比如这次回京述职,大伙儿全都在最后一站饮马镇的白沙山庄住下,想好好过几天放浪形骸、不受约束的日子再回京城的家中。只有段少连杯茶都没进山庄喝,马不停蹄地驾着一辆赤蓬马车驶上了通往应天府的官道。

廖少用轻功追上去,吸在那辆马车的外壁上跟踪了半里路,才兴高采烈地飞回来跟众人报告说,段少这一次是“超额完成任务”,半个月之内就捡回了整整十个女人!大伙儿有些不信,廖少就掰着手指数给他们,除了雪娘和莲儿母女,另外还有七个清一色穿着黄裙子的年轻女人,大部分都有几分眼熟,依稀都曾在水商观里见过。最后,廖少挤眉弄眼地笑道,段少这次扬州之行真是收获颇丰,不止在道观中与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小情人”私定终身,还不吱不吭地瞒着大伙儿弄走了七个道观的姑子,段母见到之后脸色一定很精彩。

“依我瞧,你这把匕首只能卖六两银子,而且段少有十几把短剑匕首,未必会跟你买这把。”陆江北把匕首递还给廖之远,笑道,“你是廖家的独子,就算七百多两的年俸不够你用,家里的田租店入还不够你一个人花的吗?”

廖之远愁眉苦脸地摊摊手,凄惨地自述身世:“陆大哥你有所不知,我家里虽然没有兄弟跟我分家产,我爹娘却在我七岁那年给我添了一个妹妹。老大你是不知道,仅只这一个妹妹,就比十个兄弟还狠哇!每次我沉甸甸的钱袋从她手中过上一回,再打开时里面连点儿银渣渣也不剩了!而且她的鼻子比狗还灵,我把钱袋藏哪里都能被她翻出来!”

陆江北听得心头纳罕道,不知廖父廖母是什么样的人物,才会把儿子女儿都培养成这般不寻常的人才。

廖之远又把匕首扔给陆江北,笑道:“你拔走刀鞘看看里面就知道值不值一百两银子了,老大,我可是念在多年同僚兼师兄弟的份上,才没有黑着心开价要一千两银子!”

陆江北依言拔走刀鞘,以为里面的刀锋会有什么出奇之处,可乍看上去还是普普通通的玄铁刃,于是轻摇一摇头翻转过刀身,然后在看清楚背面花纹的一瞬间,陆江北不由得愣住了。光洁的刀身正中央刻着一幅线条简洁的人物肖像,看那眉眼神情分明就是——

“是她,”陆江北失声道,“何小姐!”

廖之远笑眯眯地为自己的匕首做介绍:“没错,这就是如假包换的‘何当归人物刀笔画’,别看其样式简单,线条不算很多,可是放眼全天下,几乎无人能在玄铁刀身留下哪怕是一道划痕,我却煞费苦心的在坚硬锋利的刀身上完成了一幅刀笔画!在雕画的过程中,尽管精通篆刻的小爷把大量的真气凝注在刻刀之上,但是他奶奶的玄铁表面比镜面还滑,那把刻刀当场就斜飞出来割破了小爷的手指!”

廖之远亮出缠有绷带的左手食指,叹一口气继续说:“当然,这些都不是这把匕首最大的卖点,这幅画最珍贵的地方在于,它的底画是出自何当归本人之手!老大,怎么样?对于‘满腹相思无处寄托’的段少来说,这把匕首值不值一百两呢?”

陆江北用指尖摩挲着那精巧的人物像,轻轻发问:“你从哪儿弄来的她的自画像?不是偷来的吧?”

廖之远得意地摇一摇食指,笑道:“这幅画的底画是一张精巧的剪纸小像,出自何当归之手,后来被罗府的人拿出来给齐兄玩赏,齐兄从中发现一个惊天大秘,于是扣下了这张小像。回京后齐兄跑去长夜阁,派人打探有关何当归的一切大小事,没等收到探子的回报,他就听说我们这一边也在让长夜阁查何当归,于是就跑来找我。我看那小像铰得栩栩如生,就想替段少讨走,谁知我好说歹说,那姓齐的只同意让我临摹一张,坚决不肯把原物赠我!哼,忒小气了,等段少娶了何小妞,这样的剪纸要十箩筐也有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akDkJ2raDJ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