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被下药 好热 任人摆布 开继女嫩苞

安静的古镇在一阵嘈杂喧闹之后,又归于平静,偶尔会传出几声不忿的狗吠声,像是在埋怨人们打扰了它的清梦,阴霾的天空陡然之间

放晴了,露出了一弯如似细眉般的弦月,那终日不歇的绵绵细雨,终于失去了泪的源泉,而那隐没在黑暗中的屋舍瓦檐,还在不舍的苟

延残喘着,滴答滴答的漏着雨滴。那浮在空中的,让人窒息了的,如同腐尸般的混浊,终于注入了几丝鲜活的人气。

死寂的古镇,突然之间复活了过来。

白衣女子走在最前面,因到了街上,速度明显放慢了下来。而那白衣男子则不紧不慢的尾随其后,天涯和步弈跟在最后面。

然而,就在这时一件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那原本散落在地上被雨水打湿了的绿叶,突然之间飞到了半空中,天涯和步弈明显被吓了一跳,愣在当场。而那白衣男子则还是那副笑

呵呵的模样,不紧不慢的看着已在空中不断盘旋起来的叶子。它们好似有生命一般,又像是被风卷了起来,无数的叶片居然凝结成了一

条青龙的模样,在白衣女子周边不断的盘旋了起来。

“救命啊,求求你救救我们吧!”

“呜-—好难受啊!呜——”

“乖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刚一出门,就遇到了这等怪事,不仅遇到了妖怪,这连树叶都会开口说话了?”天涯好奇的说道。

步弈同样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本能的护住天涯,看着白衣女子。

“姐姐,姐姐,救救我们吧!”

“你们为何被困与此?”白衣女子开口问道。

“是那魅姬,前些时日,不知为何,她竟然破了无双剑的结界,出来之后,不仅用魅术迷惑了镇里所有人的神智,吸取阳气,还把附近

所有能够幻化的生灵都唤了来,强迫我们臣服于她。兄弟姐妹们不服气,咱们本是小妖,不争于世,为何要听命于她,却不想一战下来

,竟力不能敌,被她不知用了什么法术,把我们都禁锢在了这些叶子里了。”

“是呀,姑娘,你就行行好,放我们出去吧!”

“我本为捉妖而生,你们这么大胆,在我面前招摇,就不怕我收了你们吗?”白衣女子一扬手,轻易的抓住了龙头。长龙一下子散开来

,碎成了无数片绿叶,随即又在不远处凝结成形,徘徊于半空。

“姑娘,话说回来,我们还不是你那弟弟害得,要不是他好奇心重,非要去碰那永泉剑,也不至于放那魅姬出来,为祸乡里。”

“咱们世代生活在此,护着这镇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算是你家先祖,也不会说出如此狂妄的话来。”

青色的长龙明显摆动了起来,有了些许的怒意。

“大家多心了,小女子也只不过是说些玩笑话罢了。”说着只见她摆动身形,右手在空中画了一道符令,接着用手轻轻一点,符字一下

子散发出万道金光,把那条舞动在半空中的绿色叶龙包裹了起来。足足有几十米长的假龙,逐渐缩小,最后只剩下直径一米左右的光球

,天涯被那球里散发的金光刺的有些张不开眼,正在揉眼之际,那球竟向外不断的射出萤火虫般的光点,还拖着长长的尾巴,以大球为

中心,向四面八方散开出去,像极了燃放的烟花,煞是好看。

“看你那丫头,还算是有些良心,多谢了!”

“哦,终于可以回家喽!”

“这些日子可真是憋坏我了!”

“……”

被困在绿叶中的小妖们终于获得了自由,纷纷去寻自己的修炼之处,还不忘七嘴八舌的说些话出来。烦闹一会儿不久,街上又恢复了平

静。

“怪不得我老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出在了这里。”天涯用手一敲脑门,咧嘴笑了起来。

步弈奇怪的看向她。

“呵呵,阿步,你不要总用你那冷冰冰的面具看着我嘛!”天涯开了句玩笑,天知道那小子什么时候才会在下那副黑乎乎的假脸来,她

用手一指,“喏,你看,这里、那里,还有那里!”

步弈望了望周围,这才恍然大悟。

“知道了吧!”天涯满意的点了点头。

原来,此处的建筑很是奇特,每处的房屋都是用石头垒砌而成,石头的屋子,石头的墙,就连街道,也都是用大块的石头铺成,但这并

不是最奇特之处,那个让天涯满腹疑惑的并不在此,而是在这个镇上,居然看不到一棵树,甚至是连一棵像样的小草都不曾长,只有墙

角,因连日的阴雨,覆着些许青苔。这就是为何天涯初到此处,看到满街的绿叶觉得奇怪的原因了。

“呵呵,看来小兄弟的心思,还很缜密嘛!”白衣男子听到他二人说话,插了一句。

“不敢、不敢!大白兄弟多赞了!”天涯笑道。

“呵呵,多赞不敢,可不知,小兄弟口中这大白二字,是如何而来啊?”

“哎,人在江湖飘,虽说这礼数从简,但大白兄并未告知姓名,只因先前遇到了这位白衣姐姐,先呼为小白,仁兄后至,我呢,就自作

主称为大白了!”天涯吐了吐舌头,今天她居然诌起文来,说得舌头都打了结。

“哈哈……”白衣男子温文而笑,“看来还是在下失了礼数了,在下本就姓白,单字一个君字。”

“哦!那我岂不是叫对了,白兄唤我天涯就可以了!”天涯一抱拳,报上姓名。

“呃,那……?”白君看向步弈,“不知——”

“呵呵,你叫他阿步就好了!我这位哥哥平常不怎么爱讲话,白兄可别介意!”

“啊,哪里,步兄。”白君一抱拳。

步弈点了一下头,算作回了礼数。

“哼!”白衣女子看到三人打起唠来,也不多话,冷冷的扫了一眼,转身继续走她的路了。

“呵呵……”白君望着离去的白色背影,无奈摇头苦笑了一下。

“哦,对了白兄,看样子你一定也认得那位白衣姐姐了,啊——说起来,她的脾气可真是有些古怪啊!怎么总是绷着脸,一副看到谁都

生气的样子啊?”天涯看到白衣女子冷冰冰的转身走了,好奇的问起白君来。

白君叹了一口气,“说起来,我和那位姑娘并不怎么认识,只因三个月前,她无缘无故跑到我家,非要向我借件东西,我不给,她居然

就硬抢起来。”

“那后来,你的那件宝贝,被抢走了,你就一直追到现在,还是没有抢回来?”天涯自作主加了后面的故事。

“应该说是吧,都怪我大意了!”白君说道这里,面露愁云。

“哎呀!”天涯一声大叫,把站在旁边的两个人吓了一跳,“你不会告诉我,你追了三个月,连抢你东西的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呵呵……”白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真让我猜对了?”天涯一脸的不可置信。

“算是猜对一半。”

“一半?”

“对,那姑娘应是原本不想告诉我姓名吧!无论我怎么问,她都不曾说。不过就在刚才,我已经猜到她是谁了?”

“谁?”

“小兄弟可曾听说过驱魔龙族马家?”

“马家?”

“她就是马家第十二代传人,马漠然!”

早先在与魅姬打斗时,听到那白衣女子自报家门时,天涯早已经猜到了□□分,不过经过刚才白君亲口证实,她才算是真的相信了,没

想到自己莫明其妙的回到了古代,居然碰到了马家的祖先,是偶然,还是明明之中自有定数?

三个人追着马漠然的背影,来到了一扇门前停住了脚步,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家,手提着一盏被烛火映的红通通的灯笼。

“三位,我家小姐有请。请三位随老奴进来吧!”马伯很是客气,看到小姐说得三个人已然到了,立刻让出路来。

三个人先是一愣,随后互视一笑(当然,步弈带着面具自是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他还是很配合的和另外两人互看了一下,这里就权当

他那藏在面具下的脸,笑了一下吧!作者罗嗦道,^_^),随着老人进了宅院。

这是一个很朴素的院落,小户人家的摆置,虽是被笼罩在浓墨的夜色之下,却从骨子里透着一股不同于一般人家的雅致之气。三个人边

走边大量着,不多时就来到了待客的厅堂。

“三位,先稍事歇息一下,老奴这就去沏些茶水来。小姐吩咐过,她一会儿就会来招呼三位。”马伯说着退出了大厅。

天涯坐在椅子上,看了看四周。虽说这房子都是用石头垒砌而成,但从里面却丝毫看不出来和一般的木质房屋有什么区别,她啧啧的称

赞了起来。

“真是奇了,真不知道这么多的石头都是从哪里运来的,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此处有什么山石之类的啊?”

“嗯,当真是有些奇怪?”白君也反问了一句。

步弈则还是一语不发的坐在天涯左侧的椅子上。

“哦,对了!白兄刚才你扔到房梁上的那个亮晶晶的,是什么啊?”

“那只不过是一张荧光咒!”

“荧光咒?”

白君看到天涯一脸好奇,就从怀里掏出来一张叠好的白色符纸,“喏,就是这个,还好我还剩了一个!”

“原来是这个,怎么样才能让它发光呢?我能不能用啊?”

“呵呵,这个可难倒我了,这是一个上等符,必须是有根基的人才能操作的,你从来都没有接触过降妖之术,是驾驭不了它的!”

“哦,是嘛!唉,要是能用,晚上照个路,还是很不错的嘛!”天涯手里把玩着纸符,一脸的遗憾表情,倒是把白君弄得有些哭笑不得

,降妖用的符咒,居然有人要当灯用,真不知道眼前人的脑袋里,还能想出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来。

“那岂是你能随便用的?”

马默然不知何时已站在门口,而在她的身后,站着一位瘦弱的少年,样貌十四、五岁,看样子好像是大病了一场,刚刚复原,说着两个

人踏进了大厅,坐在了主座之上。

“白公子,刚才降妖之事,多谢帮助了!不过公子有何苦一路追了来,我已说过,东西用完,自然会归还于你,我马漠然说到做到,难

不成公子也是那小气之人?”

“呵呵!”白君苦笑了一下,“马姑娘,不是在下小气,实在是东西太贵重,还望姑娘能够尽快归还在下,在下对祖上也好有个交代!

天涯和步弈两人听到这里,心里都不约而同的盘算起来,到底是个什么贵重的东西,居然让白君苦苦追了三个月?

“我只是借用一下,公子又何苦如此相逼呢!”

两个人各执己见,互不相让,气氛似乎在一点一滴的变得尴尬起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akDkI2saDI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