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他轻轻的抵着那里 翁熄系列乱 第二季微信搭讪附近的人

迪诺这一次来日本有三个目的,一是因为他难得完成了工作准备来这边消遣一下——虽然现在看来这个目的是泡汤了;二是因为收到情报说最近风纪委员会的动作很大,他有些担心;三是因为这个最近在几大黑手党家族高层开始流传的新兵器。

事实上,云雀恭弥对并盛的掌握程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获得这边的情报不比获取敌对家族简单,即使武装力量不能比,但是情报保密这方面的确差距不大。

这也直接导致,他并没有直接收到Reborn和沢田纲吉等人失踪的消息——如果不是风纪委员会动作过大,他也许仍旧不知道这边发生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什么属性的?”云雀恭弥想起沢田纲吉曾经介绍过,于是问迪诺。

“诶,你知道这个?”迪诺倒是有些意外,虽然作为彭格列十世家族的他们的确是几大黑手党家族的高层,不过现在的他们还是少年而且并未正式继承彭格列,所以应该是不知道的才对。

“……嗯,指环战结束那天沢田纲吉说过,小婴儿告诉他的。”

……Reborn知道匣子的事?迪诺考虑到他的家庭教师的神出鬼没以及神秘的情报网也就没有多想。

“不知道是什么属性的匣子呢,”迪诺并没有打开过这个匣子——说到底就算他打开了也不会知道这是什么属性,因为大空火焰可以打开任何属性的匣子,“恭弥既然知道匣子,应该可以燃起死气之炎吧?要不要试试?”

“……”云雀恭弥没有拒绝,接过匣子燃起死气之炎就要开启,却被迪诺拦下了——

“等等啊恭弥!”迪诺按住他的手,“匣兵器还在研制中没有流传,这个只是普通的储物匣子而已,火焰太强会坏掉的!”

……啧,真是麻烦。

虽然会燃起火焰,但是控制火焰的大小云雀恭弥并不会——退一步来说,他也只会加强火焰,让火焰减弱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算了,还是我来吧……”迪诺也看出云雀恭弥似乎不能很好地控制他相对过强的火焰,略无奈地拿回匣子,燃起死气之炎——事实上,他其实并不太习惯带着指环。

“……”迪诺看着打开的匣子里面的东西,感觉略微妙。这种东西出现在十五岁少年面前是不是不太好,会不会带坏孩子?

“枪吗?”云雀恭弥得知这并不是匣兵器,只是储物匣子后就有点兴致索然,看到里面居然是再普通不过的自动□□,更是兴致缺缺地收回了视线。

——诶!!??

“恭弥之前有接触过□□吗!?”迪诺很意外云雀恭弥的淡定——说实话他知道现在都不清楚云雀恭弥的身世,当时Reborn告诉他这个学生身世各种不详的时候他就没再查,毕竟连Reborn的情报网都无可奈何的话,他并不觉得自己加百罗涅的情报网能够查出来什么有用的消息。

“嘛。”云雀恭弥不置可否,转开椅子,视线透过窗户瞥到楼下,此时正是课间,笹川了平不停地询问每一个同学——

“着急也没用。”

“嗯?”迪诺收好□□却听得云雀恭弥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抬起头才发现对方看着窗外,似乎是自言自语。

“失踪的事,”云雀恭弥言简意赅,“是因为彭格列指环。”

“……刚刚草壁没有说啊?”迪诺有些反应不过来话题跳跃如此之快。

“我认为。”

迪诺:“……”

不过想想这种可能性不低,刚才草壁哲矢念到的失踪人员的名字,也许有些对于云雀恭弥来说是陌生的,可对他来说却都听过——都与沢田纲吉关系匪浅。

“也就是说,恭弥之后也会失踪——不,或者说,去到什么地方?”迪诺想起某雾守的身份以及实体化的可能,考虑要不要告诉云雀恭弥……

算了,还是让阿纲自己烦心去吧,他这个师兄做的已经够多了。

“那时再说吧。”云雀恭弥也是这么认为,不过他没有多想,既来之则安之,瞻前顾后是草食动物才有的行为。

“话说,”迪诺见他不想多谈,想到罗马里奥他们正在调查,他多想也是无用,干脆转移了话题,“这一次恭弥没有一见面就要开打呢。”

“……”云雀恭弥淡淡瞥了一眼迪·罗马里奥不在身边·诺,眼神里的鄙视清清楚楚。

指环战期间,他与草壁哲矢被迪诺以要熟悉各种环境为由带离了并盛,期间曾经见过这个人因为罗马里奥不在身边而变成彻彻底底——比沢田纲吉还要彻底——的废柴。走路平地摔,用鞭子抽到自己,吃饭掉一桌子米粒……

迪·没有自觉·诺:“?”

云雀恭弥曾经调查过沢田纲吉,对方在过去曾经被称为「废柴纲」。可即使如此,他也不过是成绩差、体育差、人缘差而已,至少生活可以自理——不,说实话能不能自理他也不太清楚,不过资料并没有提到他会平地摔跤、吃饭弄得餐桌一片狼藉之类。

而且他深切怀疑那份资料的真实性——至少他所见的沢田纲吉绝不是废柴。纵然最开始的体质的确非常一般,可后来的进步堪称神速。云雀恭弥并不怀疑,对方此时与自己有一战之力,而且实力旗鼓相当。

只是可惜一直都没有机会打一场。

黑曜战结束后沢田纲吉在他面前出现的频率极高,偏偏对方还没有什么明确目的。因为并不烦人也不会影响他的缘故,云雀恭弥默认了他的存在。后来指环战时期两人都在忙着训练,也就没有想起此事……

而现在,云雀恭弥一如既往地在接待室,沢田纲吉却不知所踪。

他竟然觉得有些微妙的不适应……或者说,是不习惯。明明那个时候是看沢田纲吉存在感不高,对于他来说和独自一人无异才默认沢田纲吉的存在的,现在却觉得独自一人莫名地违和。

……该死。他到底为什么会想起这个。

平行未来里经受拉尔米尔奇魔鬼训练的沢田纲吉:……阿嚏!是学长想我了吗嘿嘿嘿。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ajHRa0oaHR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