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攻爱吃醋占有欲强肉多 凌辱人妻温泉

次日早起,贺若瀞媃独自在屋内看着那晶莹剔透的淡淡白玉炼心石若有所思。

蝶舞透过花窗看到瀞媃在梳妆镜前独自发呆,便借端茶之便,入屋轻声问道:“姑娘,你当真要一直戴这颗炼心石吗?这岂不是如芒在背,寝食难安?”

“言重了,蝶舞。若能知晓自己的心意,又何乐如不为呢?”瀞媃拿起那炼心石,“来,帮我戴上。”

蝶舞见如此,只得到身后替她挽起长发,将其戴上。

随后,贺若便照旧来到书楼,不料今日竟未见追澜到笈微楼,未免心下有些失落,于是独自走出白室,在回廊下凭栏远眺。心中疑惑之际,突然见不远处水面异动,似有异物在水下翻腾……突然水花四起,一个身影腾出水面……贺若定睛一看——是骊龙!贺若伸手朝它挥动:“腾浪!”,果然,那黑龙即刻游向书楼,接连朝贺若点头再三,却不见沧海追澜在附近。

贺若瀞媃愈加疑惑,于是快步下书楼,到一处临水岸边,出了结界,果然见那骊龙亦来到水岸边上等她。

“腾浪,你的主人呢,为何你独自在此水中翻滚?”灵宠养久了通人性,贺若知道此龙跟随追澜多年,便开口问它。

果然那骊龙一直朝她点头,又扭扭脑袋,贺若细看,原来它龙角上系着一只细小的竹枝,像是军中传递信息用的密签竹筒。贺若伸手取下来打开,里面是一张防水的油纸卷着一小片密签,上书一行小字:“遇事耽搁,今日失约,勿等”。

贺若看过收起,又问骊龙,“腾浪,少将军在哪,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只见那骊龙点点头。贺若便嘱咐它:“你在此处稍等。”接着匆匆赶回白苑骑了一匹快马回来,骊龙会意,回旋半圈,瞬间飞起,如利剑出鞘一般迅速游去。

出了圣灵宫后湖,那骊龙便进入护城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顺着天都城中河道水路穿过大街小巷,所过之处,水花四起,旁人却只见一道黑风闪过,瞬间无影无踪……

瀞媃快马一路紧跟,弯弯转转几道,却来到无人处一个隐蔽的地下水道入口,骊龙缓缓停下,回头超贺若瀞媃“嗷——”的叫唤一声后钻入水中。贺若瀞媃明白,于是飞身下马,在昏暗中顺着石板台阶几道弯转而下,又往前顺着地下水道走了好长一段,便听见有人说话声。

“喂,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啊,这里臭烘烘的?”一个粗厚的男子声音,似乎还带有些醉意。

“我们出去不难,夙沙琅怎么办,他这样怎么跑得了?还是再等等吧,腾浪去找千翊很快就会回来的。”是沧海追澜的声音。

“什么呀,弄都得好像是我拖累你们一样,还不是怕这样出去暴露你们的身份,还是你先起头闹的事呢?”另一个声音在争辩。

贺若快走几步,过一个转角,看见一间小小的水牢,他三个正被关在一排钢铁栅栏里面。

“瀞媃!”追澜看见它大吃一惊,“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是腾浪带我过来的,这是怎么回事?”贺若瀞媃看到夙沙琅坐在一个木墩子上,腿上还绑着布绷带,显然是临时包扎,再看追澜手臂上也沁着血渍,“怎么还受伤了?”

“哎,这话问的好,堂堂叶阳家少将军,居然搞不定几个酒家打手,真是丢脸啊!赶紧付遮口费哦,不然给你宣扬出去,嘿嘿嘿!”夙沙琅还有力气说笑要钱,看来伤的不算重。

“哎,你有没有良心啊,我们两个可是救了你才落入这个陷阱的,你真是财迷心窍!”另一个是星月族的浩星战,一脚踢一下夙沙琅,疼的这胖子开始嗷嗷直叫,“干什么,我是首富之子,又不是首富本人,钱还是要自己赚的。”

此刻骊龙已经从地下水道中浮出水面,追澜看见训它:“腾浪,我只是让你去送信,怎么把贺若姑娘带到这种地方来了?怎么不把银城千翊找来?”

贺若瀞媃赶紧掏出随身小药瓶,给追澜手臂上药:“是我问它你去哪里了,你就不要责怪它了。这是家传的金疮药,不及叶阳家军中所用,少将军先将就吧。”只见那骊龙也顺势一副委屈的哼哼两下子。

“叶阳家的金疮药他倒是随身带有,都给这个财迷敷上了。”浩星战嫌弃的又踢他一脚。

“哎,干什么又踢我,很痛的!”夙沙琅又叫,“是你要来吃京洲手抓羊肉的,不然我们怎么会落难!”夙沙琅不认输。

“你不是也说好吃得不得了的吗?”浩星战和他吵起来。

“我说羊肉好吃又没有让你多管闲事!”夙沙琅继续争辩。

“哼!男子汉大丈夫,路见不平当然要拔刀相助,谁像你当缩头乌龟?”浩星战一脸正气。

“什么缩头乌龟,我那叫和气生财……”夙沙琅不服气道。

眼看两人争吵不休,贺若瀞媃不禁好笑:“究竟何事,竟然让你们三人受困在这小小的水牢?”

“只是一个小乞丐,想必肚子饿不过,偷了几块羊肉,被酒家老板打得太过凶狠,浩星战看不过去,争吵起来就动了手。不曾想这小小店铺居然私设水牢陷阱,偏偏又带着个不会打架的财迷,就落难至此了。”沧海追澜也是摇头。

包扎完毕,追澜答谢道:“多谢!只是这里危险,不可久待,还是让腾浪送你回去吧。”

“腾浪!”追澜正准备吩咐骊龙,突然上面传来一阵打斗吵闹的声音,接着便是惨叫声夹杂着东西摔打声,还有官兵的叫喊声……

“叶阳追澜,你在哪儿,快出来!”是银城千翊的声音。

“千翊带官兵来了,圣灵宫戒律森严,你实在不便出现在此处。”追澜一把拦腰将贺若瀞媃放上骊龙后背,左手将骊龙犄角上的缰绳握到她手上,右手把骊龙一拍,“腾浪,快走!”话音刚落,骊龙已经顺水飞出瞬间无影。

“哎,我们在这里!伊祁千翊,快下来救我们,我们在水牢下面!!”夙沙琅第一个大叫求救。

说话间只听见上边门板砸破,铁链子被砍断的铿锵声响起,一个银白身影眨眼之间已经来到水牢铁栅栏前。

“伊祁千翊,骊龙都还没有去找你,怎么来的这么快,你怎么找到我们的?”浩星战好不好奇。

“这还用问吗,天都城里大晚上的一条黑龙在大街小巷飞来飞去,除了他叶阳追澜,还能有谁遇事不妙?”银城千翊看沧海追澜一眼,再看看那铁栅栏,抽出银雪飞剑,退回两步,“雪鹰一看见就跟着骊龙了,自然是它回来带我们过来的。都退后!”

说着看他们躲避一旁,银城千翊蓝冰长剑一挥,银光一闪划破黑暗,铿锵之声响罢,那铁栅栏已经断作几段,浩星战铁臂一掰,沧海追澜便扶起夙沙琅出来了。

“哎呀,我的妈呀,总算自由了,这个黑心的老板,竟敢关我们几个,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夙沙琅腿上受伤,嘴巴也不肯闲着。

“别耍嘴皮子了,还是赶快离开吧,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追澜架着站立不稳的他,“不然你自己多待几天?”

“不要!”夙沙琅即刻变脸。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ajFRk0saFk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