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学长啊你顶到我了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好容易等到天际间一道阳光初起,我都快困死了。这座庄园一到白天就寂静的可怕,倒是晚上很是热闹,很不符合我作为一个正常人类的作息时间,这也证明了我确实是一个人类,而非那个传说中的一代种宫芸晶。

我蹑手蹑脚的爬起来,轻声呼吸,绯夜小美人就一直在我门口守着的。她总是担心有人会谋害我,咳,是谋害那个还未完全恢复的宫芸晶,对此我对她的忠诚表示了极高的敬意,但同时更加心虚,毕竟我不是她所崇拜的芸晶大人啊!

不过根据我连日来观察的经验,绯夜小美人每隔三小时就会离开五分钟,这五分钟就成了我逃出去的好机会,虽然这么做有点对不起这几天来把我当公主伺候的绯夜小美人,但理智还是在的,这个庄园全是移动的吸血鬼万一我暴露了那可如何是好?

计算了好几天,睡觉前强忍着恶心又被理康灌了一大杯血。美其名曰,进食。他今天倒是格外好说话,平时一向不怎么爱搭理人,只是一直待在我旁边静静地看书,对他的身份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被误认为宫芸晶的我会一直是他照顾,其他人都叫他一声“越零大人”而且绯夜似乎也讳莫如深的样子,想来身份不简单。那我一定是惹不起的,所以对他我还是很害怕和听话的。

今天就可以逃出这个鬼地方了!

不出所料,绯夜小美人又失踪了,我从床上爬起来,将一柄水果刀藏在手心,实在是没有可利用的武器了。借着阳光的暖意我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果然人类还是喜欢太阳!所以我怎么会是宫芸晶嘛,那群抓人的人一点也不靠谱!

因为晚上下了雨,庄园的青石路有些滑,一旁栽种着鲜红的玫瑰与黑色郁金香,听理康说宫芸晶极为喜爱这两种花,对此我表示呵呵,我所喜欢的花和那位宫芸晶截然不同,我喜欢槐花,带着淡紫色的槐花。

逃跑的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虽然庄园很大但是这几天理康拎着我全走了一遍大致我是记得出去路线的。就是这紧闭的雕花大门叫我有些犯愁,这大门通体漆黑,鎏着金色的蔷薇图案,低调典雅而奢华,这约么也是那位宫芸晶的风格。

思索了三分钟后,我慎重决定,嗯,爬出去。

这大门光滑的没有一个借力点,但没关系,难不倒我,旁边有墙。墙上凹凸不平的装饰石块就是良好的借力点。

我给自己内心暗暗加了个油,撸起袖子,把裙摆往腰上一绑,形象姑且不注意,先跑出去再说。嗯,这座庄园到白天真真是安静,半个影子都没有。我暗叹一声,努力之下总算扒住了墙边缘。

“王!”

我手一抖,这庄园怎么有狗不成?以前没看见啊!坏了坏了,这么大声一定惊动人了!但出乎我的意料,居然依旧没有人出现!

一位暗紫色长发的青年忽然闯入我的视野,因为这几天看理康看得太多对这种绝色我有了抗体所以我依旧扒在墙上很是淡定,没有被美色所迷。

“王,您终于回来了!之前听绯夜说我以为她是骗我的。真的是您!”

我十分淡定的扯出一个笑“嗯,有事吗?”

没事快滚,没看我正忙吗!

但这位几乎是个神经病,他不由分说的将我从我死命扒着的墙头抱下来,小心翼翼的放到地上,淡紫色的眼流光溢彩灿若琉璃,十分欣喜打量我好一阵,皱起了眉。我心头一跳,这神经病似乎很是熟悉宫芸晶,不会发现我是个冒牌的了吧?!

“该死的越零理康,他居然敢让还未恢复的王穿成这样出门,受伤了怎么办!”

越零理康?理康的全名?越零家似乎也是血族一大族,理康出身越零家,他与宫芸晶是什么关系?

“作为王您挑选出的人,他居然如此不知分寸!”青年为我理好衣服,跪着道“请王责罚他!”

我稍稍一顿,看着他,道“你说,他是我选的人?”

“是”嗯,这神经病似乎对我的身份深信不疑,还很愚忠,这点好,可以让他放我出去。

我想了想,抬手摸了摸他的头“既然是我选出来的就有我的道理你且不必在意,倒是这门该如何打开?”

青年古怪的看了我一眼,我面色依旧淡定,不叫他看出一丝差错,实则背后一身冷汗,我今个为了出去也是拼了,敢这么骗一个吸血鬼。

“王想出去?”

废话,不然老娘爬什么墙。这句话我生生忍住了,淡定一笑看他一眼。根据我的分析,宫芸晶应该是个高冷范的女王,只要装逼逼格高点想来一时半会没人会拆穿我,听他们的描述,宫芸晶积威深重,连元老也不敢对其锋芒,所以倒是没几个不怕死的来试探。这叫我十分舒心。

青年道“这里的禁制只有您恢复了才能解开,不然,只能让越零带您出去。”

晴天一个霹雳!我现在怕那厮怕的要死啊!更别说他还是宫芸晶指定的人了,等我恢复,我到是想啊。可我一人类我要怎么恢复!

“芸晶。”

这里,只有一个人敢叫我芸晶也会叫我芸晶,声音依旧清朗好听,是我喜欢的音色,可是每每一听见我都想撞墙来平复一下头疼的心情。

这一次,他的声音里罕见的携了分怒意。

我极慢极慢的回过头,深吸一口气,自个都觉得笑的很蠢但还是对着那张看一次惊艳一次的脸笑道“好巧啊,理康。”

话说吸血鬼不是不能见阳光的吗?这两个是闹哪样?这么大的太阳他们晒着舒服吗?我一人类都有些受不了了!

“斐列”理康看了一眼那个青年,然后转头伸出手“芸晶,跟我走。”

我看着那修长如玉的手恨不得它变成猪蹄我狠狠啃他一口!叫你乱伸!

“芸晶?”见我不动,理康的声调微扬,这是真生气了。

我立马窜过去双手抱住他胳膊“嗯嗯,回家回家。”

开玩笑,和得罪理康这个BOSS与得罪一个我不认得的NPC是个人都会选择好吗!

节操是什么?能吃吗!

也不知是哪句话取悦了理康,他看我一眼,总算眼神正常了很多。不再带有那极高的危险性。

我深呼一口气,觉得好险。

“想出去?”理康直接无视那个神经病,向我问。

我琢磨了一下觉得还是实话实说好“嗯。”

理康抬手理了理我的衣襟“回去把衣服换了”

“为什么?”虽然是睡衣,但现在还早回去还可以睡一会啊为什么换?

理康看了一眼那个神经病斐列,把我束着的头发散开“因为,脏了。”

那声音太冷,我抖了一下,不愧是宫芸晶选中的人。宫芸晶也是这个调调?想想就可怕加幻灭,我怎么可能是宫芸晶,这性格太可怕了!

问题是,我还要模仿这个人!难过!

“换了,明天就带你出去。”

内心是拒绝的我在看到他那一副“否则你就一辈子别想出去”的脸色,可耻的妥协了。嗯,总感觉节操离我越来越远了。

我转过身,听到那神经病斐列的声音有些颤抖“王......”

大脑募的一阵钝痛,我深吸口气,想回头看他,却看到理康从未有过的脸色阴沉。

“斐列,你在做什么!”

“唤醒王的回忆!越零理康,你不过是一个二代种凭什么在王的身边!因为王给了您血液让你无限接近于一代种吗!”

我头疼得厉害,昏迷前听到了一个冷冽的女音“宫芸晶,你该醒了。”

这是谁?

“什么是回忆?”

回忆?就是曾经发生过的事中那些你所记下来的影子。

“什么是初见?”

初见?我想起李康,大概是见到一个从未见过的人,他所给你的第一感觉。

“什么又是,归来?”

归来是什么?我的眼前已经没有了光明,脑海中亲人的脸逐渐模糊,甚至想不起父母的长相了,属于人类的挣扎让我依旧没有忘记我的一切。只有一段段残缺的记忆填充了剩下的空白,那是斐列的记忆,斐列记忆中关于宫芸晶的一切,悉数被他灌入了我的脑海里。

一股暴戾的冲动席卷了我,那段记忆瞬间被我四分五裂。

我晃了晃,昏迷前闻到了理康身上的薄荷清香,很熟悉,也很安心。

我彻底陷入了昏迷。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ajFQlyoaFl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