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主攻 助理攻×总裁受 宝贝把腿分大一

第十四幕:相别易,与宴难

“关于我的事?”无情不禁诧异起来。

苏梦枕突然发现,自己很喜欢看到这少年老成的无情失去淡漠的表情。

这时他不禁想起雷损几次三番的故意抬杠乃至戏谑自己,是否也是想看自己的沉静全无的样子。

“你走神了,”无情静待他说下文,却发现苏梦枕似乎神游天外。

“看到你的脸上带些表情,我觉得比原来生动多了。”苏梦枕道。“以前你的神情气质总让人忘了你还是个孩子。”

无情可不领情,他微诧的神色一闪而没,冷冷的道:“不好的兴趣会给人给己都带来麻烦。”

苏梦枕立即转移话题:“你知道雷损?”

无情轻哂:“谁不知道雷损。”

苏梦枕道:“昨天我们从三合客栈出来时,他对我说了三句话。关于你的。”

“他说什么?”无情不禁动容。雷损的评价当然不可不听。

“他说你一定大有来头;还说你的武功和智计已不在我们之下。”苏梦枕道。

能得到雷损这样高的评价,就算是无情,脸上也难免有些悦色,“雷老总也太过谦虚。还有第三句呢?”

苏梦枕将那句话略加‘修饰’的传达给他:“他说我们都杀气太重,若靠的太近,总归不好。”

无情怫然道:“他以为他是算命的不成。”

苏梦枕笑了:“他虽然不是算命的,但通常能决定很多人的命运。”

无情却不着痕迹的话题一转:“都说你与雷损相处的不怎么好,可是却在深夜一起躲到三不管的地方喝酒,你们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

苏梦枕道:“有时候敌人和朋友不是分的那么明确。只是现在我们不是敌人,但我和他绝对不可能是朋友。”

“为什么?”

“因为如果我们是朋友,就少了能让人振作的敌人。也不会再有人敢做我们的敌人。那样岂非太过无聊。”苏梦枕其实并没有明确的答复什么,但是却象是一切都说明白了。

“宁愿做敌人也不做朋友,你们真的很无聊。”无情象是下定语一样的道。

“可是我不明白的是,以雷损手眼通天的本事,当然知道你是谁。可是他为什么对我隐瞒?”苏梦枕道。

无情一听就笑了起来。

苏梦枕勒不破的的事情他却知道,所以忍不住就笑道:“他在避嫌。”

“避嫌?”

“京城里的帮会之所以能壮大,是因为朝廷默许,”无情小小年纪,说正事时,表情却象入定一样:“金风细雨楼一向主战,六分半堂主和,但是贵楼上任楼主据说不屑与朝廷官员挂钩,所以一直两面不讨好。但雷损却是主和派首脑蔡相的堂上客。”

“蔡京老贼恶事做绝,没想到雷损竟甘愿与他同流合污。”苏梦枕知无情是诸葛先生的高足,又智能天纵,对朝廷形式的分析当是十分恰当,因此洗耳恭听。此时听到雷损与蔡京勾结,未免有些齿冷。

无情继续道:“那也未见得。听世叔讲,雷老总创业之时也是意气风发,霹雳手段,但守业时却象换了一个人一样,不仅敛了一身的傲气,还变的颇为胆小。但他喜怒无常,谁也猜不透他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六分半堂鱼龙混杂,但却也不会帮着蔡相做什么残害忠良之类的勾当。这一点,世叔曾说雷老总虽然狡诈阴毒,却大节不失。”

苏梦枕心中一宽。无情立即看了出来:“你好象很宽心?”

“你继续讲罢。”苏梦枕不欲多说,立即道。

“然而六分半堂的发展,有很大原因是蔡相的支持,所以雷老总不会失了这个靠山。而我是诸葛先生的人,诸葛先生与蔡相的关系并不怎么要好……”

苏梦枕恍然:“原来雷损是避这个嫌。”

无情道:“便是。我还听世叔讲,苏遮幕苏老楼主曾率子弟兵抗击辽人,苏家本极盛,却因为这样而渐渐衰落,是以令尊才发奋在京师建金风细雨楼……”

苏梦枕突然打断他的话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已经开始为诸葛先生招兵买马了。”

无情反问道:“你难道就看着辽邦虎视眈眈,金国狼子野心?你回京主掌风雨楼,难道就是为了一己私欲?”

苏梦枕不怒反笑,“哈!说的好,苏某一向是以收复中原,还我河山为己任,但是却不一定学雷损靠蔡京那样投到诸葛门下。”

无情忽道:“可是你带了我回来,现在就算你不愿意,蔡相也会将你划到世叔那一派里去的。”

苏梦枕突然发现,无情心思之缜密,词锋之犀利更超过自己的想象。

对于能在气势上压制自己的雷损,他是有些敬而远之的,连在这个人身边多待片刻都有所不愿。他们可能是天生相克。

而无情虽然年幼,却隐隐然已能与自己分庭抗礼,可是却无端的感到亲切。

所以他不愿继续这样谈不拢的话题,淡淡道:“诸葛先生素有清誉,如果方便,我会支持他。”

无情点了点头。

他看的出来,

这个人,就象他衣上浓烈的血味与药味一样,

他的狠毒,是一种以杀止杀的慈悲。

有时候的沉默就象黑夜的温柔。

并不尴尬,反而惬意。

反正是两个孤独惯了的人。

也能够享受寂寞的轻拥。

“我要走了。”

突然,无情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苏梦枕正在想着什么,听到他这样说,眉心轻轻一锁。

那句话凭地清冷。

无情的声音本来就有一种冰晶玉碎的冷。

但是这次冷的不是声音,而是话的本身。

这句话一说,苏梦枕就感到四周的气温都有些骤然下降。

无情给人的感觉应该是很冷的。

而且是明显拒人千里的。

——可是为什么我却会因为一个冰冷的人要离开而更加的冷。

难道他给我温暖吗?

是因为那一句‘我觉得药味亲切’吗?

是那句吗?

不是吗?

如果不是那时,又是什么时候呢?

苏梦枕神色复杂,无情看在眼中,心里又是一漾。

那一次是因为他眼底的森寒对自己化为温暖。

这一次却是因为他眼底的暖意在自己要走时泛起比平时更寒的凄寞。

然而骄傲如他,却使这带着凄意的眼神刹那全部转为冷漠。

然后他随意问道:“不等午饭过后再走?”

已经快正午了。

深秋的艳阳,凄凉的暖意。

无情忽然发现,这样的天气很象苏梦枕。

乍暖还寒。

他点了点头。

几乎就忍不住要留下来了。

可是他仍点了头,要走。

然后苏梦枕就再没有留,他叫花无错找了几名部下,将一顶青帘小轿直接抬进了枕梦轩。

“送他去诸葛神侯府。”

然后在众人面前,他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带着矜持的尊贵姿态道:“替我问候诸葛先生。”

无情似乎不喜欢人扶,一按床面,轻飘飘的落在了轿中。“我会带到的。”他说。

苏梦枕就随在轿边送他出了红楼。

“公子。”

刚一出红楼,远远便见杨无邪竟然用轻功掠了过来。

什么事能让这决胜千里的军师如此急忙赶来?

苏梦枕负手站定,深吸口气。

看来不象是好事。

杨无邪飞快赶来,截住了一行人,并示意抬轿的几人先放下来。

他的脸色铁青。

一向温文尔雅的气质变的有些气急败坏。

就连苏梦枕一夜不归,临晨满身是血的回来也没让他如此变色。

看到杨无邪这样的神色,苏梦枕心知一定不是好事了。

——只希望不要太坏。

杨无邪抖了抖披衣,定了神色。

“公子。”

语调仍是以往的悠然安然。

“相爷半月之后在别院‘澜沧山庄’置下酒宴,刚才已着人过来下了帖子。”杨无邪看了看轿里的无情,不禁叹了口气:“请的是楼主与成公子。”

然后他又着重加了一句:“单独赴会。”

苏梦枕和无情几乎同时用同样冷峭的语调道:“不去会如何?”

杨无邪道:“公子如果不去,蔡相很可能借机打击风雨楼。咱们楼子虽然向来不做黑道上的营生,但毕竟不是白道那么干净。何况他要动手,总有理由。”

一时无语,几人都现出沉思的神色。

杨无邪附耳对苏梦枕道:“公子,我们楼子主战,蔡相一向看的不怎么顺眼。加之连成公子的请贴一起发到风雨楼,摆明了就认为我们已和诸葛先生一派联手,所以此宴颇为凶险。”

无情静静看着杨无邪与苏梦枕低声说完,忽而道:“看来,还是我累了你。”

苏梦枕摇了摇头。

杨无邪走到轿边,探近头去,苦笑着轻声道:“成公子,至于你,如果不去的话,蔡相就要将慕容非容,吕贤和黄一鸣三位斩首示众了。”

无情终于神色大变。用很沉很冷但很轻的声音迅速道:

“那三位是被他用文字狱诬陷才锒铛入狱的,世叔正想办法开释!”

“而且三位都是清官,好官,恰好还都是诸葛先生派系的。”杨无邪道:“蔡相还特意着人给成公子一个禁令:不许你将赴宴之事告诉神侯府内的任何人。否则,那三位大人一样立即处死。”

杨无邪说完,就退回到苏梦枕的身边。

无情一直淡然静定的脸上,第一次出现深怒的表情。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ajEIl4JaEl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