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大少爷按着二少爷打针 看黑人操妻子

鸣人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了,许久没单独在一起,玖兰枢突然叫他吊车尾,还真有点不同的韵味。

“有事啊?”鸣人不自在的回身看着玖兰枢。玖兰枢优雅的走到鸣人身边,目光忧伤又温柔。

“……”鸣人被他看得发憷,有什么事你倒是说啊!

“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终于是听他说了一句话,鸣人吐了一口气,要是再不说话,鸣人估计自己都要脸红了。

“没有。”

“你要是不生气为什么不看着我说话?”从刚开始,鸣人就没有看过他一眼。看个屁啊,自从鸣人发现自己喜欢玖兰枢,根本就不敢看他好么,再加上这阵子玖兰枢做的这些事,又让鸣人有点心灰意冷,想着,刚刚有点澎湃的心又冷静了下来。

“关于锥生零的事。”

玖兰枢的脸沉了下来。“你就是因为锥生零的事才疏远我?”

“在我失忆前我就认识他们对不对?你为什么不想我知道以前的事?”既然都把话题说出来,就一次说清楚。

“以前的事对你真的那么重要?”

“说什么重不重要,我总觉得我们两个人之间有很多事情对不上。”鸣人低垂着眼眸,有点难过。

“我并没有阻止你去打听自己以前的事,所以鸣人,这已经是我对你最大的让步了。”其实玖兰枢完全有办法让鸣人跟锥生零他们碰不到一起,可是真的这样做,只会让鸣人更加起疑。明知道鸣人很有可能会疏远自己,可真的到了这一刻,玖兰枢还是有种被背叛的不快。

“我只是不想看到零这么痛苦,他是无辜的。”家人被杀,现在还要背上莫须有的罪名。

“你就这么担心他?”

“难道不应该吗?按理来说他还帮你对付了绯樱闲,你把罪名推给他,总该会有点内疚吧。”

内疚?玖兰枢心里冷笑了一声,要不是他四年前锥生零就已经死了!

“你真冷血。”鸣人看出了玖兰枢眉间的不削,也拉下了脸。

“鸣人,我并不是对每个人类都像你一样,你明白吗?”

“你对我是很不一样,可你对优姬更不一样!”鸣人一时口快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又有点后悔,玖兰枢不会看出什么吧。

话题又被扯到了优姬身上,玖兰枢皱了皱眉。“优姬她……”

“好了,我不想听。”鸣人识趣的打断了玖兰枢的谈话。“明天我就到处去走走,你以后就好好陪着你的优姬吧。”鸣人从夜叉十牙那里得知,自己跟他的大徒弟鹰宫海斗关系很要好,最主要的是他知道自己的过去。与其在这各种膈应不如去找他了解了解过去。

“你要走?”玖兰枢危险的看着鸣人。

“是啊,我现在都有些想不起来当初为什么选择呆在你身边了。”鸣人实话实说,殊不知这话放到玖兰枢耳朵里就是另一种意思。

“你竟然为了一个锥生零,要离开我。”

“……”别说的这么有歧义好么,鸣人嘴角抽搐。“你说是就是吧。”自己只是不想留下来看他跟优姬你侬我侬,又不是M。

“我不会同意的。”

“你还能把我的腿打断啊?”鸣人好笑的看着玖兰枢。

“鸣人,不要挑战我的耐性。”玖兰枢危险的靠近鸣人。

“我留下来也没什么事情做啊。”

“你能去哪里?”

“走哪算哪。”

“你不管锥生零?”

“我会把他一起带走,总会有办法克制的。”鸣人心肠软,锥生零在这个时候遇上了这么多的麻烦,怎么可能不管他。把他带到他师兄那里,还可以保护他。

“现在元老院的人到处在找他,你确定你带的走他?”玖兰枢倒想看看鸣人能为锥生零做到什么地步。

“我知道啊,所以想把他带的远一点,你就看在他多少帮了你的忙,帮我做点掩护。”

“……”天真的可以。“你做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帮锥生零,我可以帮他。”

“真的吗?”鸣人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玖兰枢。

“我可以让他吸我的血。”

听完鸣人有点担心,让零吸血会不会反而害了他?

“我体内还有绯樱闲的血液。”鸣人瞬间明白过来,通过玖兰枢的话,还是可以让零恢复的。“你真的愿意让锥生零吸你的血吗?”

“呵呵,当然不是无偿的。”玖兰枢伸手挑起鸣人的一缕头发。

“……”鸣人僵笑着。

“只要你能继续呆在我身边,我可以救他。”千方百计的把自己留在他身边,或许他真的是很需要自己,鸣人乐观的想着。可是鸣人却能听到另一种声音在他心底说:他是有目的。经过锥生零这件事很难不让鸣人猜想到这一点。为了一个绯樱闲,他都可以慢慢计划这么多年,那等待自己的又会是什么呢?自己又会落得个怎样的下场。玖兰枢他对自己到底有几分真心?

“你身边有这么多人,不缺我一个的。”

“救不救锥生零你说了算哦鸣人?”似乎找到了鸣人的弱点,玖兰枢语气都带上了幅度。

“你就不能看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救救他吗?”

这句话戳中了玖兰枢心里的某个点,他忽然很用力的捏住鸣人的下巴,“要不是看在我们一起长大的份上,我早就把他交给元老院了。”

鸣人被他捏的生疼,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看过玖兰枢的眼睛,现在已经变成酒红色的眼眸里好像有火焰在燃烧,鸣人知道他生气了。用力的扒开玖兰枢的手,鸣人揉着自己的下巴。“实话跟你说吧,不是我不想留下来,而是不能留下来。”

“不能?”鸣人咽了几下喉咙,

“我……我喜欢你,不是朋友那种喜欢,你想亲你那种喜欢。”说完紧张的看着玖兰枢,又怕跟他眼神撞到一起,脸涨得通红。

玖兰枢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把鸣人得话在脑子里过滤了一下,随后不知道怎么就笑出了声。

“喂!你有没有搞错啊,还笑。”鸣人恼羞成怒,本来想玖兰枢可能各种反应让自己难受,结果捂嘴笑出声是几个意思啊。

“你这一段时间就是因为这个躲着我?”玖兰枢连眼角都染上了笑意。

“什么叫就因为这个!我喜欢你耶,再怎么说男的喜欢男的都会很奇怪吧。”鸣人噘嘴。

“还好。”玖兰枢见过的世面比鸣人多太多了,特别是在吸血鬼界,男男其实挺多的,只不过他没想到,鸣人竟然会喜欢上自己。

“我喜欢你,你喜欢优姬,每次看你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都特别不舒服,所以想着还是离你远一点比较好。”鸣人难过的低下头。

玖兰枢看他这样也止住了笑意。虽说知道鸣人喜欢自己心里没有反感反而觉得有意思,可是优姬是作为他的未婚妻出生的……所以他回应不了鸣人的感情。“抱歉鸣人,我……”

“讨厌!干嘛道歉啊,我说出来又不是为了让你接受我。”鸣人难为情的看着玖兰枢,“既然你都知道了,总不会还让我待在你身边看着你和优姬好吧。”心里难受,但鸣人还是把话说了出来。

玖兰枢看着这样的鸣人有点心疼,可是就这样让鸣人走也不可能。“你以后就待在日间部吧,锥生零即使恢复了意识也还是会有危险,你就暂时待在他身边照看他。”

“这么说,你愿意救锥生零了?”

“嗯。”

“那就好。”鸣人也不知道接下来还能说些什么,尴尬的抓着头发。

“鸣人,希望你以后也能来看看夜间部的那群人,他们不希望你疏远他们的。”玖兰枢不希望鸣人从此就不来夜间部了。

“嗯,我知道。”鸣人低声回应。

“我先回去休息了。”鸣人最后看了玖兰枢一眼,转身离开了,以后还是别见面的好。

告白失败的鸣人前几天低迷的厉害,后来零回来了,就好多了。鸣人一个劲问零身体怎么样了,零说已经好了,鸣人还不信各种鲜血诱惑之,后来在零的□□下停止了。

鸣人整天跟在锥生零屁股后面转,做任务也好,上街也好。遇到过好几次元老院的人,都被鸣人的失恋光环刺死了。

“鸣人你的鸡窝头能稍微打理一下吗?”锥生零实在忍不下去了,这几天鸣人的头发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食欲。

鸣人机械的在镜子前照了照,好吧,原本闪亮顺滑的头发已经变得乱七八糟黯淡无光了。“造型挺好的。”

“……”锥生零真想一吹风机砸死他。这是两人早上起床的日常。

“以前一缕最喜欢你的头发。”锥生零想起小时候一缕每次说到鸣人的头发,眼神都闪闪发光。

“你想他啦?”鸣人看着他。

锥生零没说话。“过来我帮你理理头发。”鸣人看怪兽一样看着锥生零。“赶紧的!我不想每次看见你都吃不下饭。”锥生零把鸣人吼过来,用梳子给他把打结的头发全都梳理顺滑。

“我跟玖兰枢表白了。”锥生零一个用力把他的头发扯了几根,不过鸣人好像没有察觉。

“被拒绝了。”

“……”锥生零继续他的动作,没答话。

“我本来离开的,可是……”

鸣人说到一半就没再说下去,锥生零不知道他为什么留了下来,但很感激他现在肯站在他身边给他帮助。就像小时候照顾一缕那次一样,这个人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却还是保存着那份善良。

至于他喜欢男人这点小瑕疵,还是可以忍耐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OlEkk2hOEk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