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精灵女皇雪白身体 老村医和小女孩

明教退隐居的圣地位于被称之为死亡之海的广袤荒漠中的巨大石山之间,这里有一片不受风沙侵扰的绿洲。圣墓山山下是宛如世外桃源的往生涧,清澈的泉水边上种着高矮错落的灌木。思浑河从这流淌而过,有艳毒花朵环据这唯一的水源……

且不提陆烟儿见父亲安然归来后的一番哭笑,单独召了养子沈酱侠过来,陆危楼先结结实实训了他一顿,“既然做了明教的右护法,以后就好生同你妹妹一道做事。”

陆烟儿和左思最近准备重新给门下弟子讲解明教教义,加深他们的感悟,尽量化解因明教功败被各派打压而引发的仇怨,重树明教上下风气。另外商贾云集的是丝路对他们来说也是非常有利的,明教的财宝全都留在大光明寺中,估计留下来的人也守不住,钱财这块也必须重做谋划。

对陆危楼来说已是五年未见的养子,看着却还是淡淡不上进的萎靡模样,不由想待以后将小阿碎带过来,沈酱侠没有好哥哥样儿可不行。

“米丽古丽……你以后若是找到她,就好好和她道歉,至于她原不原谅你你也不要过于强求。”每次想起这事陆危楼就忍不住来气,事情过了这么久,陆危楼到底舍不得自己疼爱的孩子,最后还是先松口,伸手给恭身立在那的温润青年一个烧栗,说道:“顺便把她带回来,女孩子家家,怎么好总是一个人在外头。”

米丽古丽是陆危楼第一个孩子,是陆危楼早年孤身出游至回纥的时候捡来的。米丽古丽的生父有虐待之癖,一家子的人都已被欺侮致死没人能再护小女儿,邻里冷血对这百般虐待女童之景竟是视若无睹。陆危楼成亲多年膝下无子,本身又格外喜爱小孩,见这虎毒食子之事难以容忍。他一掌震碎那状若癫狂的中年男子,俯身抱起女童回了长安,后其收为义女。

米丽古丽汉名为陆烟儿,陆危楼如今的亲女烟儿沿用这个名字,究其原因,一部分也是因为陆危楼思念离家出走的义女。

长大后的米丽古丽温柔可亲、姿容艳丽,深受明教上下爱戴,在波斯来的长老提议之下被立做下代圣教圣女。圣女地位尊崇,是与教主平齐的存在,只是没想到沈酱侠与陆烟儿两人年纪相若,极为投契,多年亲密相处早已在两人心里都种下情根。

只是此事直到圣女即位大殿那日陆危楼方才知晓。

沈酱侠被陆危楼天外飞仙的一敲给懵了,突听父亲陆危楼这么一说,早已冠发成年的大男孩眼眶一红,跪到陆危楼脚边趴在父亲的膝头咽声:“酱侠无用,让父亲操心甚多。”

沈酱侠自小对陆危楼极是敬畏,深恐做了错事让陆危楼生气,因此平日处事多了些踯躅。陆危楼却最不喜欢他的不干脆,两人想法背道而驰,夜帝取笑这看起来真像是老鼠见了猫。

“往事再提也无用,为父并非迂腐之人,你和米丽名为义兄妹,但又不是同源血脉,你们有了感情没关系,但不该直到圣女大典前才让我知晓。”圣女大典何其重要,事到临头没了圣女,那不单是明教丢大脸,教众心思也会浮动。

圣女须身心洁净,即位后修习圣典《断情》,习后断绝情.欲,红尘俗世,皆无法浸染其心。米丽古丽若是成了圣女,两人就真无在一起的可能。米丽古丽性格刚强果决更似陆危楼,决意同情郎出教远逃。

“你怨我不近人情把你监.禁起来,使你错过与米丽出逃之约,可是你不知你来求我成全那夜波斯长老奉命考察,亦藏身于殿中。那时我就是私心里想放你走也是不可能,若非先他一步处置你两,你们哪里还有命在。”

“父亲为何一直不告诉我?由得我这些年一直、一直……心有怨言。”沈酱侠心中大恸,米丽古丽当初心有怨恨,错解《断情》之意,心魔入.体杀了许多教中美貌女弟子,引得教中人心惶惶。后此事被陆危楼发现,米丽古丽逃离明教。沈酱侠痛恨自己懦弱造成此番结果,却也怨陆危楼心狠不肯放过他们,多年消沉也是心里不想再为逼走心上人的明教效力缘故。

“这也是给你个教训”,陆危楼拿帕子给他擦脸,“今后可得长长记性了,你这性子也给我改了,真不知米丽喜欢你哪点。”口中这么说,手里动作却十分温柔。

“想来她和您一样口不对心。”沈酱侠解开心结心中宽松,难得大着胆子说了一句俏皮话。

陆危楼失笑,米丽古丽是三个孩子中性格处事和他最为相近的。又忧心起养女,道:“还是早些把她找回来吧,左右教中如今没有几人知晓当初的事了,如此想来明教崩邦离析也是有些好处的。”

米丽古丽残杀明教弟子乃明教隐秘,教中只有几人知晓凶徒,未对外公开。如今教中元老要么死了,要么叛逃出教,时过境迁此事也就慢慢淡却了。

“父亲千万别这么说,都是孩儿几个不懂事。”沈酱侠年岁渐长,回头再看自己做过的蠢事,也知道他们定让陆危楼伤心的,陆危楼未对米丽下杀手,而米丽古丽出逃后在江湖上犯下的无数杀劫,也均是由明教背了黑锅。

而且陆危楼在此事过后还废除圣教圣女必须修习《断情》的规矩,引起许多元老大为不满,也是此次明教分裂的导火线之一……

陆危楼没有接话,把商贸一事交给沈酱侠打理,同时正好可以打听米丽古丽的行踪。又拿冷水给养子敷了眼睛,确保明日不会变成核桃眼,才让沈酱侠回去休息,自己也转身去了后边的卧房。

夜深,一番洗漱,陆危楼换了宽松寝衣,手持烛台过去撩起床帐,就听耳边一声轻笑:“此番回来你倒是越发有好爹爹样子……”

陆危楼无奈,这一个两个,怎么都喜欢搅他安眠?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NnEUkwsNEk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