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老婆帮老公撸管 一女多男肉体结合

这场委托进行到现在才被诺亚问到酬劳,莱卡心中一瞬间掠过的是对于“黑鸦是不是扮猪吃老虎”这个问题的疑惑,虽然这种疑惑很快被他压下。

像莱卡这种人,就算选择了自己无法掌控的神恩来完成这件事,当然也已经把诺亚的身家背景来历都调查地清清楚楚。

而且,托大地之城索斯民风淳朴彪悍的福,他连诺亚几岁开口几岁会走路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得出的结论很明显:诺亚和莱卡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所以诺亚至少有80%可以信任。剩下的18%要看是否踩到了对方的底线,至于还有2%,是莱卡看不透的那部分。

“我们没有谈过酬劳吗?”莱卡故作不解地微笑着。

他其实准备了丰厚的报酬,而且是参考过诺亚的性格,细细推敲之后,选择了一种会被拒绝的可能性最低的酬劳方式。

莱卡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佣兵如此轻易地接受了他的委托,以至于在答应接受他的委托之前,竟然完全没有提过任何关于报酬的内容的事项。

“没有。”诺亚淡定地说。

他突然发现面对带起面具的莱卡,比面对真实的莱卡容易多了。至少他现在用不着为了揣测那张脸上透露出的情感而盯着红毛狐狸的脸不放。

反正当莱卡笑着的时候,那张脸上所表现出的一切都是虚假的,根本用不着花心思仔细分辨。

“哦,那可能是我忘记了,可你不是也没有提出来吗?”

“我也忘了。”

诺亚说得如此光明正大理直气壮,丝毫没有觉得在答应完成委托之前忘记提到酬劳却在委托已经完成70%的时候重新提出来有什么不对,一时间连莱卡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二人的沉默中,诺亚眯起眼。

“难道你根本没有准备酬劳?”

“怎么可能?”莱卡立刻反驳着说,“我又不是你。”

莱卡提出的报酬是一个资格。

紫荆商会的VIP资格。

诺亚终于明白莱卡所知道的一些神秘信息和送到自己家的药剂究竟是怎么来的了。

如果他的背后是紫荆商会,这一切都可以得到解释。

紫荆商会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贸易网络,传闻他们甚至会与妖兽进行贸易往来。除了普通的货物生意,紫荆商会还贩卖一些消息和特殊货物,但这部分交易只针对商会的VIP开放。

有种说法是,如果成为紫荆商会的VIP,需要的任何消息和货物都能通过钱来买到。

对诺亚来说,确实是再合适不过的酬劳。

毕竟紫荆商会的VIP资格万金难求,商会的拥有者又是个性格古怪的家伙,至今依然没人清楚地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判断VIP入选标准的。

——如果诺亚没有猜到莱卡的目标是迦楼罗之心的话。

妖兽王的心脏,姑且不论心脏本身的价值。

单单是想到它带来的麻烦量级,也不得不令诺亚觉得莱卡果然是个坑!

天都神殿、其他四大主城,所有奉迦楼罗为王的有翼妖兽们,还有大陆上现存的其他三位妖兽王者……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他们都有必须要得到迦楼罗之心的理由。

一旦妖兽王心脏的消息暴露,将会引起整个大陆的震荡。

何况诺亚还不知道,莱卡究竟要用妖兽王的心脏去做些什么。

——总之不会是什么让人喜闻乐见的好事。=皿=

“你好像并不动心?”莱卡端详着诺亚的脸色。

“我挺动心的。”诺亚老实承认,“只是不知道迦楼罗之心现世之后还有没有心思去享受这个资格带来的好处。”

回答完莱卡的问题,诺亚本能地后退一步,时咏蓄势待发以防红发蛇精病突然发难。

但他感觉到了杀意,致死的黑光却没有出现。

倒是莱卡脸上的笑容越发怪异。

“是我看走了眼,你懂得还挺多的?”莱卡靠近诺亚,金色的异瞳让他看起来带着一种神经质般的危险,“不……不对,你之前就懂得挺多的……你明明不是神殿的人,却知道我用的是黑光,知道黑光是神恩,甚至比我还清楚这个妖兽巢穴的构造——”

莱卡的语速一句快过一句,每说一句就踏前一步,直到他和诺亚之间没有一点距离,他将双手放在诺亚肩上,语气有些迫切地问。

“为什么,这是神恩的智慧和传承吗?只要是神恩就都知道这些吗?”

“你自己不就是神恩吗?”

诺亚的反问让莱卡冷静下来。

“你难道不知道?”

“我为什么会知道?”

那一刻诺亚甚至能看见如有实质的巨大失落击中了莱卡,仿佛生机和光泽都从他的身上褪去,连红发和金瞳都黯淡无光。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莱卡喃喃地说,他闭上眼睛站了一会儿,“那么,你到底要不要继续前进,黑鸦?”

所有的感情,所有的急迫、渴望、惊奇再度被藏在那张笑脸背后,如果不是相信系统兔子的记录绝对不会出错,诺亚几乎要以为之前那个抓着他像是抓着最后一根浮木的莱卡不过是因为妖兽巢穴里那股恶心的味道而产生的幻觉。

“你究竟想要它来干什么?”

“佣兵守则,黑鸦,不需要我提醒你吧?”

“那是佣兵的,不是我的。”

虽然佣兵的规矩就是接受任务之后不管怎样都要完成到最后,但诺亚并不是那么看重虚名的家伙。黑鸦的信用和黑鸦的操守同样出名,见不得光的黑活儿虽然他也做,但必须不违背他的底线才行。

莱卡沉默了一阵,歪头笑着说。

“那你是不想继续了?”

他似乎并不需要诺亚的答案。

诺亚猛地抓住莱卡的手,黑色的光线还未成型便已消散。

“你疯了?!”佣兵低声对红发的蛇精病说。

这货竟然想要对着妖兽的孵化卵巢直接使用黑光!

跟之前那个外围的独立巢穴不一样,如果莱卡在卵巢内部发动袭击,绝对会引来整个群落里大部分的成年妖兽,到时候他们必须跟数百甚至上千只成年妖兽为敌!甚至还有可能引出这个群落的头领!

——这不是疯了就是脑子有问题吧?

就算他们是两个神恩,也不一定能在如此深入的情况下走出这个巢穴!

“我必须拿到迦楼罗之心。”莱卡轻笑着说,“如果拿不到,我不介意成为妖兽的食物。”

“我很介意!”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莱卡甩开诺亚的手,耸了耸肩,“不肯继续前进的是你。”

——这完全不要脸的威胁!=皿=

诺亚或许可以用时咏离开,但着从他们走过的路线来看,还没等他脱离妖兽群落的范围,就会体力耗尽,到时候还是会被暴怒的妖兽撕成碎片。

(根据计算,你逃掉的可能性不到1%哦,诺亚。)黑色的系统兔子倒是危机感全无的地蹦跶着。

(……)

(你原本就打算要继续完成小莱卡的委托,现在只不过是被小小的威胁了一下,没什么差别吧?)

(差别很大。)诺亚在心里闷声回答。

(差在哪里?)

(差在你原本就不打算打滚卖萌和我勒令你让你不准打滚卖萌所相差的地方。)

(哦……哦!)黑兔子的耳朵抖了抖,又在空中萌萌哒滚了一圈,(那是差别挺大的!)

诺亚已经无力吐槽。

所以有的时候不涉及到自己的利益就不能感到被坑的痛啊!

但他还是得向莱卡妥协。

“我知道了……”诺亚缓缓地说,他深深地看了莱卡一眼,“希望直到你得到迦楼罗之心为止,我们都还是同一边的。”

虽然他对“专业背后捅刀三十年”的莱卡没报什么希望,不过还是提前声明一下比较好。到时候要翻脸也会翻的比较有底气。

“当然。”

莱卡笑得很温柔。

诺亚觉得很心惊。

——信你才有鬼!= =

“如果我们和群落的头领对上,你有把握它不会召唤它的部族?”

走在兔子系统扫描的通向首领所在的核心的最远的一条通道里,诺亚问莱卡。

如果红毛狐狸敢说他完全没把握——那他就干脆尝试远遁,反正怎么都是死,总要为求生努把力!

“首领的巢穴一般只有一个出入口。等我们进去之后就把出入口堵上,外面的妖兽就算被召唤也进不来了。”

听起来挺有道理,但是……

“你知道我们还要出去的吧?”

莱卡瞥眼了一眼诺亚,用一种带着笑意的轻蔑目光,看得很让人想动手揍他。

“当然,我要迦楼罗之心又不是为了当妖兽们的山大王——如果你喜欢的话……也是不可能的,你不符合妖兽的审美。”

——忍住!= =

“那我们要怎么出去?”

“杀了首领之后再想……你怎么又停下来了?”

——因为在杀妖兽之前他很想先杀人!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NljlhJdNjh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