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治愈叶修40 玉米地里的性满足美人引

扒在车窗口看汪家人那远去的豪华轿车,并不低调的嗡嗡引擎声仿佛在昭示着汪家几个人心底的暴躁。秦雨珊如果不是怕被发现,差点忍不住要发出一些怪声音幸灾乐祸一下。近距离围观和看热闹不嫌事大什么的……总不要对她期望太大。

就说嘛,远离汪家,有多么明智?其实,他们吵得那么火热,八成也是注意不到这边的,连带着都没看到柱子一侧一直在讲电话的费云舟。

费云舟倒是一早就发现他们了,但人家内部正吵架,傻瓜才去掺和。加上,这些年他在老婆大人的教育之下,渐渐远离这台风中心的一家子,也确实不像年轻时那么亲近友好,连偷情这种事都可以拿来谈。所以他除了偶尔尽责地关注一下女儿的动态,仍然在认真跟下属谈工作。

秦雨珊托腮沉思:这剧情还没开始呢,汪家姐妹花年龄那么小,家里已经出乎意料的热闹。

以前看电视里,角色之间情绪激烈吵架以至于歇斯底里,秦雨珊会觉得很假很奇葩。如今自己身处这个世界,却越来越被他们这种理所当然的发展状态影响了……比如舜涓那犀利的性格碰撞汪展鹏气死人的迂回,吵闹起来,完全没有违和感啊,是怎么回事?

难道自己也被同化了吗?

“小姑娘,你在看什么?”

突然一个浓厚深沉的男人嗓音在耳畔响起,激得明显走神的秦雨珊一蹙眉。她慢半拍地认真抬眼看去,有些发傻。这个穿黑色西服的男人正弯腰看着自己,距离很近!他的脸好像放大在眼前,连毛孔都无所遁形。这张脸是那种并不太帅、却特别有气势的轮廓,棱角分明的脸侧,有种冷冰冰的气场在缓慢散发。

这个男人的周身气质,颇有一种帝王般的霸气。心思难测,喜怒在他面孔上都好似找不到痕迹。

望向那双明显冷清却又带着淡淡笑意的眼眸,秦雨珊歪歪头,轻声道:“看了一场戏。”

——《论汪家内部矛盾由来已久的可持续发展》或者《宅斗最现代化演绎的前瞻性报告》

她竟然不问自己是谁,不问有什么事?或者说,这种见到陌生男人还如此淡定的语气,真的符合一个小姑娘的本性嘛?男人心底闪过一丝疑惑,接着脸上的笑意更甚……虽然外人似乎也看不出他在笑。

方才他闲来无事,尾随着汪家来到停车场,远远听了一场不怎么有趣的吵架盛宴。然后他就发现了这个女孩子。

小小的个子裹在清浅的外套里,正双手支着下巴,趴在降下玻璃的车窗口,小嘴巴动着好像在自言自语,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之中。本来就长相不错的丫头,做出这种天然呆萌的表情,实在可爱死了。连自认为心早就硬如钢铁的他都不免上前几步,跟她开个玩笑,逗弄一番。

费云舟一直是个尽责的老爸。他否决了一个方案之后,抬头看到男人的背影。黑西装男人正弯腰在车前,跟自家女儿搭话,这可了不得了!忍不住蹙眉,他也顾不上什么公司大事了,直接说“有急事”之后便挂了电话,然后疾步走过来。

男人敏锐至极,早就察觉到这位费先生的动态。他心头惋惜着,真可惜不能跟小姑娘套个近乎了。

“我叫慕容写意,小丫头!”刮了一下秦雨珊挺翘的鼻子,他笑笑……但常年习惯的冷硬表情之下,这个发自内心的笑容,看上去更像是恐怖示威,完全没有美感可言。他真的不适合笑,这种人似乎天生就该跟黑暗打交道。

在秦雨珊那种明显透露着“大叔你有病吧?”的嫌弃眼神里转身,慕容写意身手敏捷如豹子般快速移动,甚至带动一股微弱的劲风。似乎是一眨眼间,已经到了他自己那台黑漆漆的座驾之上,不给费云舟所谓“审问”的机会。

“宝贝儿,没事吧?”那人的气场强大,而自己是相对武力值略低的商界男人。费云舟倒也没想真的去拎着人家衣领找茬,他低声问秦雨珊,“雨珊,那个叔叔跟你说什么了?”

莫名其妙出现的西装男人似乎更像是冷冽的寒风,明明看上去那么优雅从容,却只让她觉得怪异。不过嘛,在这个到处看脸的世界,人家兴许只是觉得自己这萝莉外表有趣。毕竟在机场这种地方,任何高端人士都可能出现,不足为奇。

并没有打算让费云舟担心什么,她随口答:“哦,只是问路的。”

“问路?”不是门口就有保安吗?竟然跟一个小孩子问路……费云舟忍不住暗想,看上去挺贵气的一个人,是不是脑抽啦?真是很令人遗憾啊。

费云舟点点头,虽然略存疑问,却也没有多想太多。反正秦雨珊没事就好。他抱起女儿在怀里,锁好车门,走入地下一层的电梯,哄道:“那我们快走吧,别让妈妈等急了。”

……至于哥哥,第一,他不会等急。第二,就算等急了,其实也无所谓吧!

所以说费君泽你这可悲的家庭地位啊,在爸妈如此不在意的环境下还健康茁壮到十几岁,真的不容易。

父亲抱着女儿,一个诱哄,一个嬉笑,多么有爱的场面。看着电梯门合上,自称慕容写意的男人倒也没急着启动车子,只是沉默着闭上了双眼,眉宇间有些疲惫还未散去。片刻之后,他摸了摸额头,自言自语:“问路?呵呵,真是个有意思的丫头。”

大手稳稳地握好方向盘,脚踩油门。很快,车子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消失在宽敞无人的车道之上。

×××

费云舟这人,历来是妻奴属性满点的,当他略显仓促地赶到休息区,发现……唉,老婆翻杂志,儿子品闲书。俩人就没有一个为我们这消失了好半天的父女俩着急担忧么?

虽然这是很打击人的一个现实,不过,想一想似乎也在情理之中。说起来,这哪里像是送孩子出国的队伍啊?说好的依依不舍、泪目相拥呢?!

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送葬的哭闹队伍,都比现在这种尴尬的僵持气氛要活跃一些。他把秦雨珊放到地上,苦思冥想着,如何让老婆和儿子之间的关系稍稍缓和一些,总不能让亲母子总是相对无言吧!

其实费君泽根本没有生妈妈的气,他的大脑一向通透,知道妈妈并非真的无视自己,她只是太无措了。没遇到过天才儿童什么的,沟通都有障碍,她表示养孩子真的压力好大。

接受到爸爸那一脸无奈的惊悚表情,费君泽微不可查地叹叹气,顺着老爹的思路,打算哄哄妈妈。是啊,都要出国了,很久都见不到欢脱的家人,总是心有不舍的。

“雨珊……”

“嗯?”被点名了的秦雨珊奇异抬头,爸爸不是暗示哥哥去哄妈妈吗?关她什么事啊?

“我觉得你提过练习身手的建议不错,至少,像上次那状况……遇到楚……遇到脑残的时候,不用跟他讲道理,直接动手揍人。”反正讲道理的话,脑残也是听不进去的。

到底是没有不文明地直指楚濂就是脑残,费君泽很迂回地借由妹妹的话题,走讨好妈咪的路线。当然,他关心妹妹的小学生涯是真,而,鄙视楚濂的脑残行为,更是真!

现在秦雨珊大致明白了,嗯,可能秦雅芙实在太宠她了,以至于哥哥要跟妈妈亲近,都忍不住把这个妹妹当中间人了。下一句,费君泽话题很自然地转到秦雅芙那边:“妈妈,你也同意了吧,妹妹一个人在外,稍微厉害一点最好。”

“……”全世界的学生都要去学校的,什么叫“一个人在外”啊?费云舟很悲剧地开始发现,看来儿子这一直闷闷的人,内心里也是很疼惜秦雨珊的呢。他目光暖暖地看向女儿,又看看妻子,果然见秦雅芙听到这种类似求和的话以后,脸色明显灿烂了许多。

摸着秦雨珊的头,秦雅芙轻叱儿子,只是语气中带着明显的笑意:“你现在满脑子都应该是思考自己能否适应国外的生活,雨珊有我照料,自然都会安排妥当的。你呀,到时候可别学你叔叔,只知道去名餐厅吃东西,天知道他们的厨房干净不啊?记得有空自己做饭吃,健康又卫生。”

“我觉得……”虽然老婆大人恢复正常,不再赌气,是很不错的事情。可是她这絮叨的话就很有问题了。费云舟乖巧地好像是一个小学生,在一旁默默举手,“老婆,我觉得,其实费家男人没什么煮饭的天赋,至于让君泽自己做饭什么的,你……”说说也就算了!

真的让他煮饭会死人的吧?

好歹后半句他不太有胆子说出来,但这意思,联系到前阵子发生的那场“人间惨剧”,一家四口都是秒懂。于是才有所缓和的气氛,又再次陷入莫名其妙的尴尬之中。

好在这次尴尬只是大家回想起来之前……连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蠢话的秦雅芙也悻悻闭了嘴,面色差点扭曲。

要说费云舟的经商天赋,没有人可以否定。但提到家务嘛,就真的惨不忍睹,拼命学都比一般人笨。某次秦雅芙身体不舒服,整个人虚弱得没有半分力气,卧在床上昏昏沉沉。然后身为爸爸的费云舟,在请来医生用药之后,似乎必须要担负起成年人的责任,照顾儿童顺便煮个粥什么的。

毕竟费家除了偶尔请钟点工打扫房子,基本的做饭洗衣一直都是勤劳的秦雅芙一手包办的。此刻他也找不到人求助了,硬着头皮自己下厨房动手去了。

很奇怪,明明同样是用了冰箱里的食材,可是做出来的两菜一粥却杀伤力十足。父子女三人吃掉以后,一起因为拉肚子而找医生,最后搞得比秦雅芙还虚弱什么的……真的是一生的黑历史,提起来都觉得不忍心啊。

事后,他们一家四口倾情演绎“全家集体进医院”的震撼级大片,被费云舟的医生朋友笑了一整个月,不能更苦逼。

齐齐感受到胃部一阵抽搐,一家人很明智地把这么不堪回首的记忆丢到脑后。几个人心平气和又聊了许久,到上机时间的时候,费君泽转向秦雨珊,张开双臂抱了抱妹妹。

“雨珊乖乖的,有空来巴黎找我玩。”先前都不太亲近妹妹,这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的,竟然就想抱抱她,看明显矮于自己的软娃娃在怀中变得僵硬,他苦笑着低声交代几句。小丫头呆滞了的表情格外有意思,费君泽不禁暗自开心起来。平时都是妹妹去整蛊别人,没想到她也有被自己震撼到的一天吧?

这么好玩的表现实在太逗,所以费君泽毫不吝啬地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转身拿起背包,正式跟爸妈告别。

直到费君泽的身影消失,直到爸妈拉着她的小手走回停车场。秦雨珊都觉得自己浑浑噩噩的。

那个骨子里对任何事物都不屑一顾,连同家人说话都嫌麻烦的哥哥,竟然生平第一次抱了自己?还亲了脸蛋?亲的时候还笑了?这一切类似于基因变异了的表现,她只能忍痛归结为——

“爸爸,外星人是不是入侵地球啦?”就跟他说别看那么多科幻小说,果然哥哥还是被高智商的外星人附体了才会变得奇奇怪怪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NjlJk0sNlk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