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风卷云天by三七52书库 雷雨侍萍人物形象

新生陆陆续续来报道。她们班二十一个同学,算苏佩共四个女生,正好分在一个寝室。大家初来乍到,对新环境不熟悉,四个人同出同进同劳动,倒也其乐融融。四个人按年纪排了大小,苏佩上学早、岁数小,毫无疑问的做了小四。老大张舜和老三李楠楠是本地人,报道的最晚,周末能回家。二姐方舟是苏州人,她爸妈开车送来报道的,又住了几天才走。

军训休息的时候,小三惊呼:那个班那么多女生,我们班这么多男生,怎么分的班啊?

老大叹气:那是中文系,老三,像偶们这样学理工的女生,是很珍贵地!

方舟和苏佩对视数秒,深以为然。互相点头感叹,原来自己跟熊猫也有点共同之处啊。

此时有人幽幽一声叹息,酸溜溜的声音:虽然珍贵,可惜外貌没有人家的好啊,唉~~~~~~中文系的男生真素幸福哇!

四人瞬间石化,缓缓回头看去,众同窗男生正集体做幽怨状。

大姐头张舜当机立断,一声大喝,将水壶抛向男生的海洋,众男生做鸟兽散……

初入大学的少男少女,还显青涩,背井离乡,离开家和熟悉的生活方式,面对陌生的环境,开始一段精彩的人生。

…………

开学后,苏佩申请了勤工俭学,周六周日的时候给一个上初三的孩子补习。一个小时十块钱,一次两个小时。苏佩还在学校附近的快餐店打工,每天下午四点上班,晚上十点下班,快餐店还提供工作餐。

苏佩打算着放寒假的时候,去超市做促销员。上次她被三个女人拉去逛,看到那里有招促销的,不知道寒假的时候人家还用人不。苏佩家里带来的钱还有三千多,加上打工,这样生活基本保证了,但是明年的学费要开始存了。

苏佩一直想做个老师,工资有保障,还有寒暑假。而且她也给杨毅补过课,所以做家教没啥问题。不过说人是孩子,她也不比人家大多少。家长开始还对她持怀疑态度,幸好 B大的牌子好像挺好用的,人家也没辞退她。给那孩子补了两个多月课,好像还有点效果,这份工她才算做稳。

苏佩早晨风风火火起床,冲去吃饭,冲去上课,下午有课,有时候还逃课。苏佩不想逃课,可是上工迟到了,扣当天工资的一半,这个她不能接受。功课又不能落下,就晚上回来蹲在厕所里看书。周末奔去给人补课,再回学校整理内务,去图书馆……每天像打仗似的,时间很紧张。可苏佩不觉得苦,她觉得靠自己的力量,养活自己,还挺自豪的。

同学们混了快一学期,都混熟了。鱼找鱼虾找虾,志同道合或臭味相投的,各自分帮结伙玩耍。苏佩没有时间跟他们混,也就跟寝室的姐儿们熟。晚上有时候那三个八卦女人开卧谈会,说谁谁长得真好看,哪个哪个师兄对隔壁班的谁谁有意思,苏佩一点也不往心里去。她年纪小,对男女□□没开窍。

也有人拉苏佩进社团,她一是没时间,再一个她好像也没啥爱好。苏佩想,要是有做饭的社团,她也许有一点点兴趣。到时候她边做边吃,省下许多伙食费。

期末考完试,就快过年了。大多数同学都回老家,也有留下来打工赚学费的。苏佩给舅打了电话,说今年过年不回家了。舅不同意,让她回去。苏佩说了老半天,舅才勉强答应。舅让她照顾好自己,别太辛苦了。

舅说不开饭店了,开了个小卖店,不过现在都叫超市了。买东西的人自己去拿东西,他只管收钱。但是有时候丢货,结果顾客一来,你舅妈就盯着人家瞧。说北山上的塔专家说是文物,现在很多人来参观,所以小超市生意挺好,还比开饭店轻松。

苏佩呵呵地笑,舅说丫头你去办个银行卡,舅给你邮钱。苏佩连说不用不用,说钱够用,要是不够再打电话。苏佩又跟舅说,舅你过年有空儿去我爸妈坟上看看,给爸带瓶酒,不用好酒,好的他也不爱喝,给妈带点水果。舅答应着。

苏佩想着去超市看看人家还用人不,打完电话就晃去了。结果要过年了,很多摊位都招人。可苏佩以前没做过,人家不愿意用她。最后苏佩被杏仁露招去了,两个人倒班,今天早班明天就是晚班。早班七点到下午三点,晚班二点到晚上十点。每天二十块钱底薪,卖一千块钱的货还给3%的提成。

苏佩跟换班的罗大姐商量,自己能不能只上早班。苏佩想这样和快餐店那份工就串开时间了。罗大姐起初还不愿意,后来苏佩跟她说自己要赚学费,要多打一份工,请大姐多照顾照顾吧。罗大姐不相信,看了看她说,你才多大啊,就上大学了?苏佩把学生证拿出来给她看,罗大姐说看不出来啊,小丫头挺厉害嘛。行了,你上早班吧。

罗大姐还和苏佩说,咱们这摊儿货好卖,要过年了很多人买露露,都不用介绍,一箱一箱的卖。要不是小王她奶奶住院,没人护理,这样的活儿年根底下哪找去啊。一会我跟我们销售经理说说,明天你就来上班。你把身份证复印了,交到课长那里去。过年的时候加班也不用你来了,反正这摊儿不忙,但加班费也不能给你算。苏佩连忙答应着,心想这大姐真能侃啊。

苏佩卖了几天货,发现不只罗大姐能侃,这些做促销的大姑娘小媳妇,一个比一个能侃,这难道就是职业特征?幸好露露广告做的火,不用跟顾客侃,她可真是好运。

苏佩假期里,每天早上去超市,下午去快餐店,都是站立式服务。加起来每天最少要站立十二个小时。晚上苏佩回到寝室,打一盆热水,再把暖壶装满放在手边,脚丫子泡进水里,水冷了再加热水,直到感觉脚底板儿又是自己的了,才不泡了。

苏佩想,幸好在快餐店把脚丫子练出来了,两个工要都是新找的,肯定坚持不住。促销员还能在摊子周围走几步,活动活动;假装理货,蹲一会儿。收银员站得不标准都要扣钱,上厕所都有时间限制。收银员不招自己这样短期的,苏佩想要是让她去收银,肯定找错钱。

劳动的日子是快乐的,也是飞快的,转眼就到年三十。这天苏佩从超市下班,往学校走。快餐店今天放假,不用去上班了。苏佩慢悠悠地走在街上(脚麻了走不快),看路人来来往往行色匆匆,手里大包小包,脸上喜气洋洋的。他们赶着去和家人相聚,过一个团圆年,再美美地休假七天。

苏佩忽然就觉得自己好像个外星人,别人的快乐和幸福,离她那样的遥远,仿佛叫做幸福的东西,伸出透明的手,狠狠地将她推开。

苏佩摸摸兜,到小饭店里买了一斤水饺,打包回寝室。看到对门师姐还没出去打工,邀了师姐,也不蘸醋,俩人呼哧呼哧将水饺消灭。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NjjJg1yNjg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