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拍拍叫痛的视频 你听起来很好睡txt

周癫的家坐落于宁静的桃花江畔,是一个四房一厅一院的茅屋,环境清幽,甚是符合周癫逍遥闲适的气质。这茅屋算是他四处飘泊中的一个家吧,这些年,每年桃花盛开的季节,周癫总是会回到丰县,在桃花江边的小茅屋住上一阵子,赏赏花,喝喝酒,顺便帮附近的父老乡亲看病。只是周癫看病是极为任性的,往往是他找病人,而非病人找他。

在周癫屋内,周癫简单地上药包扎后,几人互报了姓名。

“你就是周癫?”屋内李思晗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醉醺醺的老头,大声问道。那个传闻中妙手回春地神医,怎么会是眼前这个醉鬼老头呢?

“对啊!不信啊?”周癫颇为得意,轻轻转动了刚包扎好地手臂又道,“怎样小丫头要不要拜我为师啊?”

能拜神医周癫为师,那可是她习医路上最大的梦想,然而此刻她却是撅着嘴回道:“哼,我才不稀罕呢!”

“周前辈,你可知何人要杀你?”

“不知道,我一个大夫,能跟谁结怨呢?”

“说不定是你医死了人,人家找你寻仇的。”李思晗在旁插嘴。

“小丫头,那可就让你失望了,老夫一生医人无数,却偏偏没有医死过人。老夫医术那可是天下闻名的,我在行医的时候,估计你娘还没出生呢!”

“哼!”李思晗白了周癫一眼,说不出反驳的话,因为周癫说的是实话,索性赌气背过身去。

“这么说来,可能是有人不想前辈医人。”

“笑话,老夫医人那是老夫地自由,他们凭什么拦我。”周癫嘴上这么说,内心却隐隐在思考。

不多时林骁也赶到了,林骁本欲将了解到的事情告知,但皇甫瑾瑜示意稍后再说。为了感激三人的救命之情,周癫留下了他们吃晚饭,周癫自己下厨做了几个小菜,上了酒。

而当皇甫瑾瑜等人在周癫的茅屋内把酒言欢时,客栈里欧阳毓灵的房间却是一片安静的,欧阳毓灵端坐在椅上,四个男子单膝跪地,其中一人禀报道:“主子,属下查到周癫在桃花江外搭了间茅屋,时常在那饮酒作乐。”

“真的!”欧阳毓灵欣喜地站了起来,却不料牵动到肩上的伤口,痛得她倒吸一口凉气,今早街上上遇袭后,她还在寻找的过程中遇到了另一拨人的袭击,以致肩上负了伤。

“主子!”护卫大惊!

“无妨!”欧阳毓灵摆摆手,“明天一早,不,现在,我们即可出发前往,以免夜长梦多!”欧阳毓灵果断地下令,京中垂危的老父,丰县里穷追不舍的袭击,这都容不得她有丝毫的懈怠。

“可是公主,您的伤?”

“小伤,无妨!”欧阳毓灵说着,取了桌上的软剑缠在腰间,说道,“出发!”

“是!”众护卫纷纷抱拳,紧跟着欧阳毓灵出了房门。

五匹骏马疾驰在丰县夜色下的街头,欧阳毓灵一心想着要找到周癫,却丝毫没察觉,自己正一步步走向别人的阴谋。

桃花江水哗哗流淌,江边一间孤零零地茅屋在视线中越来越明显,欧阳毓灵止不住心头的喜悦,用力夹紧马肚朝着目的地奔去。

欧阳毓灵等人在茅屋前下了马,却没有立马进入茅屋,而是躲在茅屋旁的草垛内,警觉地审视着茅屋内的一切。茅屋内,果见一头发乱糟糟的老头,坐在院中饮酒,那酒壶是正是传闻中的葫芦酒壶。

“他便是周癫?”欧阳毓灵狐疑地问向旁边的护卫,传说中的周癫潇洒闲事、放纵不羁,可为何眼前的人眼神中带着戒备,给她一种紧绷神经的感觉。

“是的!属下向周边的村民打听过了,他确实是周癫。”护卫抱拳道。

是,便好,也许是最近被探子查得有些烦了。欧阳毓灵心中想道。于是从草垛后,站了出来,整理自身略显凌乱的衣服,向着茅屋迈进。

而这时,茅屋内的老头瞧见有人进来,并没有停止喝酒。

“阁下可是周癫前辈?”欧阳毓灵恭敬地行礼问道。

“找老夫有何事?”

果真是周癫!欧阳毓灵心中一喜,上前一步,抱拳说道:“小女子想请前辈医治家父。”

“哦?”老头闻言,放下酒壶,端正身子,目光炯炯地打量着欧阳毓灵,“你就是毓灵公主。”

欧阳毓灵闻言一阵错愕,却还是回道:“正是!”

“既然如此,公主想必也知道老夫的要求,不知公主您能否做到?”

“只要前辈能答应医治家父,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好!”周癫爽朗应道,伸手一摸他略显蓬松凌乱的头发,眼睛一勾,说道,“老夫一时兴起,想看一下高高在上的公主,跪下来求人是怎样的。”周癫此话一出,欧阳毓灵周围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周癫也太狂妄了!欧阳毓灵闻言脸骤然一黑,瞬间安静了的茅屋里,能清楚得听到她拳头捏得咔咔作响。她高高在上的毓灵公主,此生除了跪拜父皇后,何曾跪过任何人。

周癫看出她面有难色,戏谑道:“怎么公主不肯?那公主还是请回吧。”说完,摆摆手就要往里面走。

“公主,他太狂妄了,小的这就绑了他。”欧阳毓灵身后一护卫气愤地挺身而出,就要拔刀。

“不要妄动!”欧阳毓灵按住护卫的刀,周癫狂妄因为他有狂妄的资本,自己无可奈何。

“公主!”身后的其他护卫气结,纷纷唤道。

然而欧阳毓灵只是高举着手,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沉默片刻后,欧阳毓灵终于开口,“前辈请留步?”

“哦?”周癫闻言果真停下脚步,一回头,便见欧阳毓灵轻提裙角,朝着她直直跪了下来,这一跪,倒是让他很是震惊,“素问毓灵公主一贯高傲,不想老夫竟能得公主屈膝一跪,哈哈哈!”

欧阳毓灵忍住心头的怒火,仰着头朗声道:“请前辈医治家父。”

“公主的求人便是这样的?您不觉得少了些什么?”

欧阳毓灵闻言先是一愣,而后便明白周癫是要她磕头,磕头?

“公主!”护卫在身后唤道,他们也理解得出周癫想让公主磕头。

“住口!既然本宫跪都跪了,多磕个头又有何妨?”

“好,公主好气度,老夫欣赏!”周癫乐呵呵地说道。

欧阳毓灵深吸一口气,拱手朝向周癫,朗声道:“晚辈恳请周前辈医治家父!”说罢,头磕到地,发出沉重的响声,一瞬间仿佛周遭空气都凝固了,欧阳毓灵身后的护卫很是不甘地紧盯着周癫。

“好!好!好!”周癫连说三个好,踱步至犹跪着的欧阳毓灵跟前,脸上奸邪一笑,说道,“多亏了这糟老头,老子今天还真赚了。”这是截然不同与周癫苍老之态的雄浑。

欧阳毓灵闻言一惊,她身后的护卫也骤然变色,欧阳毓灵还未来得及起身,便见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自周癫袖中向她刺来,急忙用手一挡,身子向后一翻,堪堪避过了那致命的一击。

“你是何人?”欧阳毓灵拔出腰间软剑直指眼前的人,冷声问道。此,刻欧阳毓灵身后的护卫也都拔出了刀,护在了欧阳毓灵四周。

“夺你命的人!那人将头上的发套摘掉,赫然是一张光头,“来人啊!”光头一声令下,立马从茅屋内,草垛里蹦出手执大刀的二十几个黑衣人,将欧阳毓灵等人团团围在中间。

“到底是何人指使?”

“这个你不用管!拿命来!”光头大喝一身,抽出桌下大刀挥将上去。

刀剑声、厮杀声、痛叫声顿时响起。

双拳难敌四手,几轮攻击下来,欧阳毓灵已负伤,身边的四名护卫也受伤惨重,而黑衣人的攻势却依旧那么强。

“卫东,我们拦着,你带着公主先走!”眼见有突围之势,其中一位较资深的护卫,赶紧说道。

“好!”被唤着卫东的人赶紧拉起公主,借着同伴劈开的暂时的通路赶紧往外跑,他是同伴中受伤最轻的人,才得以肩负起带公主突围的重任。

欧阳毓灵知晓这是自己的护卫用他们的血肉之躯为她铺就后路,尽管心中疼痛万分,但为了重任,她只好忍痛往外突围。

“公主快上马!”卫东将茅屋外的马牵予欧阳毓灵,然而就在欧阳毓灵接过缰绳,准备上马时,却骤地胸前一疼,卫东不知从那里掏出的匕首,此刻正插在欧阳毓灵胸前。

“卫东,是你?”欧阳毓灵捂着伤口,向后倒退,她不敢相信,一路来跟在自己身边的卫东竟然是奸细,原来自己这一路来遇到的袭击,都是他做的鬼。

“公主对不起了!”卫东举起刀,挥向公主。

“叛徒!”欧阳毓灵怒骂一声,举剑抵挡,奈何深受重伤,因此几个回合下来,便落了下风,卫□□起一脚,将欧阳毓灵踢到了马脚下,马儿骤惊,蹄儿向上翻,险些踩到欧阳毓灵,却也吓得卫东不敢靠近。这时,欧阳毓灵瞄准时机,急忙上马,拉起缰绳,猛夹马肚。

卫东被马儿吓得跌落地上,眼见欧阳毓灵险些逃窜,心中一急,操起手中的刀,向马儿飞去。

“嘭”马儿中刀,轰然倒地,然而接着惯力,却将欧阳毓灵摔到了江里。

卫东急忙跑近一瞧,却见江面河流湍急,已没了欧阳毓灵的影子。

“怎样了?”光头带着所剩的黑衣人快速追上。

“被我打到江里去了。”卫东面无表情地说着。

光头一见江岸边马儿倒地的情形,心中也明白了,于是豪爽地笑了起来,用力一拍卫东的肩膀,说道:“小子,你做得很好,我一定奏请王爷好好赏你!”

“不用了,我只是做我自己想做的事!”卫东冷冷地拂去光头搭在他肩上的手,收起自己的大刀,转身离去。

看着卫东离去的背影,光头却是冷嗤一声。

“大哥,用不用杀了那小子。”

“不用了,他背叛了公主,也就只能投靠王爷了。”光头说着,转身面向湍急的江面,阴险一笑,对着身旁的黑衣人说道,“走,回京复命!”

“是!”黑衣人拱手应道,离去时,茅屋已是火光一片。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NjFIk4hNFk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