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被四位少爷囚禁的 全肉干萧皇后小说

夏清宁一个人既要应付那些怨灵,又要护着楚希音,他一手抱着楚希音,一手持三生杀敌,奈何那些怨灵被砍成两段后很快又恢复原状,而且越来越多,越砍越多。他召出玄光铁算横在身前,打出一道道灵光震碎它们,又看着它们重组后再杀回来,心中是又急又气,“这些鬼东西就无法消灭吗?”

“希音……醒醒……”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会猜不出他们是被心魔和梦魔联手算计了。偏偏这些该死的怨灵也跟着添乱!

梦中的楚希音觉得一切都是那么亲切,特别是见到她的母亲时,她觉得久违的幸福又回来了。

“母亲,我们回来了!”楚明心拉着楚希音跑的最快,一进门就被楚二夫人给拦住了去路,她宠溺一笑用手指推了推儿子脑门儿,“都多大了,还跟孩子似的乱跑!”

楚希音泪眼朦胧,她扑进了楚二夫人的怀抱,紧紧的抱着她,“母亲……”

这个梦境造的太真实了,可有两个漏洞。第一个就是楚二夫人,每个孩子对母亲都是无比熟悉的,楚希音也不例外。这个“母亲”的怀抱有些僵硬,而且气息不对,更重要的是他对楚希音能说话并不惊讶。第二个漏洞是族学里没有风家、雷家和云家的孩子。

想到这里楚希音只觉得后脊发凉,猛的推开了“母亲”召出了三生对准了他们。

“楚希音,你疯了?”四哥指责道。

楚二夫人先是一愣,随即关怀的问:“希音,你是不是病了?”

楚希音面色雪白,手有些颤抖,“你们都是假的,你们以前不是这样称呼我的!”说罢,她一狠心朝他们挥出了一剑。霎时,眼前的人和景物通通消失不见,楚希音想醒,却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一半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那一半的身体正伸手掐着夏清宁的脖颈。

楚希音见状一时大惊,却很快的反应了过来,既愧疚又担忧的望着夏清宁道:“夏师兄,我……”她该怎么解释?告诉夏清宁她中了算计,陷进了梦魇中,醒来后失去了一半身体的自主权?太丢人了!

“夏清宁……”另一个声音从楚希音的身体中发出,是梦魔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夏清宁咬牙切齿的吼了一声:“梦魔,有本事你从她的身体中滚出来!咱们真刀真枪的杀上一场!”这个该死的,他怎么就让他得逞了呢?夏清宁心中一阵懊悔,懊悔自己的粗心,给了那两个魔头可乘之机。

“出去?我才不要出去呢!”梦魔一阵狂笑,“这小丫头的身体条件极佳,只要稍加努力就可成为魔神一般的存在了,本座干嘛要出去!”

楚希音曾在阆苑仙境中食灵果、泡灵泉数年,早已经褪去凡胎肉体,无限接近仙体了,这么好的躯壳谁会放过?

夏清宁浑身一震,怒瞪着梦魔,“你要夺舍?”

梦魔不置可否。

他们的对话,楚希音听了个十成十,“梦魔,我就是毁了这具肉身都不会便宜你!”她召出了三生,向自己扼住夏清宁的那只手臂砍去,夏清宁吓的眼珠子险些凸出来,大喊了一声:“不要!”心跟着提了起来,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梦魔眼瞅着那三生就要砍到那只手臂上,为免自己再次受伤,他不得已松了手。

夏清宁恢复自由后,回身砍碎了一批怨灵,寒露直指楚希音喝道,“梦魔,滚出来!”

梦魔哈哈一笑,“本座就不出来,你能奈我何?”

夏清宁听到了自己磨牙的声音,大骂了一声:“无耻!”

“夏师兄,你专心对敌,别管我!”楚希音看到夏清宁身后又有怨灵进攻而来,提醒夏清宁,“小心身后”。

夏清宁咬了咬牙,转身攻向那批怨灵。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楚希音能牵制得住那梦魔上了,心中焦躁的持着明璋和寒露,对着攻击而来的怨灵一阵横扫,竖劈,明璋的算盘珠子上下翻飞,却依旧是打散一批怨灵,后面的又来了。而且,散了的那些怨灵很快就能聚合。

夏清宁那里杀的如火如荼,楚希音这边也没闲着,听着玲珑血埙那诡异的乐声,又加上梦魔还在她体内撕扯着她的魂魄离开,楚希音的头在痛,身体和灵魂都在痛。她强迫自己静下心神来,辨别出了埙声传来的方向,眼神一凛,喝道:“三生,去!”

于是,那把长剑快速的飞向远方,直直刺进了心魔的咽喉,心魔应声倒地,满眼不敢置信。梦魔不是已经在楚希音的身体里与她争夺身体了吗?她怎么还能控制三生来杀自己?

原因很简单,控制三生的是楚希音,被撕扯的是善若公主和媚儿这两魂。三魂从未真正合一过,只是另两个魂魄均无生念,无法控制楚希音的身体而已。

世界终于安静了,没了埙声,梦魔疯狂的撕扯那两魂,想将她们推出楚希音的身体,而楚希音也展开了攻击,她对着自己那半边身体的穴位一阵拍打,疼得自己五官都变形了,可那梦魔就是不出来。“死丫头,你等着!”梦魔只是发狠话,“看我占据了这个身体后怎么收拾你?”他活了无数悠久的岁月,还从未在女人手里吃过亏,这个该死的楚希音!

“好,我等着!只要你有这个本事!”楚希音疼得汗湿了衣衫,全身都在发抖。这时,她想到了绝杀,媚儿的绝杀。她分出一缕元神进入了媚儿的魂魄中,“媚儿,求你,我需要绝杀!”

看着与自己一般无二的容颜,媚儿扯了扯嘴角,“我自愿毁去身体,魂魄给你,这区区绝杀还舍不得吗?但我只告诉你一点,这绝杀可弑神杀魔,魔帝的罩门就在他后背的腰眼。绝杀可用一,不可用二!”说罢,绝杀飘到了楚希音的面前,楚希音接过绝杀,又犹豫了。是的,媚儿的话点醒了她,现在,还不到用绝杀的时候。

楚希音的元神消失在了媚儿的那一魂中,她控制着自己的另外一边身子,召来了三生,“嗤”的一声,三生刺入了另外一边身体的肩头。

“啊……死丫头,你疯了!”伤在楚希音身上,因为魂魄在主导那边身体,梦魔疼得龇牙咧嘴。

“三生,听命!”剑一离开,楚希音疼得身体都在打晃,却还咬牙挺着。

“嗤!”又是剑入肉的声音,三生刺进了那边身体的大腿,一个血窟窿汩汩的往外冒着血。

“啊……”梦魔疼得又是一阵嚎叫。

女人狠起来,男人都望尘莫及。楚希音用自残的方式,伤敌一万自损八千。

时刻关注着这边情况的夏清宁杀退了怨灵后飞奔过来,看着楚希音的伤情眼睛通红,一阵自责,哽咽的说不出半个字来。

“夏师兄,拍我一掌,把他拍出去,快!”楚希音给夏清宁传信入密。

夏清宁只觉得此刻手有千钧重量,却仍旧咬牙拍出了一掌。“砰!”的一声,梦魔的魂魄被打出了楚希音的体内,楚希音也踉跄着直直摔了下去。

“希音!”夏清宁手疾眼快的接住了人,同时用了全力又拍出一掌,直直打向地上的那个黑色人影。

“夏清宁!”接了这一掌,梦魔只觉得自己三魂七魄更加的虚弱不堪了,“嗖”的一声逃了,与另一团黑影在不远处的沙丘中汇合,飞向了远方。

夏清宁给楚希音封住了几处大穴,看着她晕在自己的怀里,心痛不已的紧紧的将人抱在胸前,“对不起……都是我的疏忽……”

魔界,血杀和残阳养了两日,身体恢复了些,这才相互搀扶着进了大殿,将那日血洗开元派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禀明了魔帝。

看着血杀那包着白布的耳朵,魔帝恨的一拳捶在了座椅的扶手上,捶的座椅砰砰作响,咬着后槽牙恨恨道:“冥界?鬼王!”敢插手他魔界的事情,杀他魔界子民,伤他的护法,他们胆子不小!

血杀和残阳还在纠结魔帝会怎么对付那个薛殇时,魔帝已经从座椅上消失了,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冥界。

冥界跟魔界半斤八两,都是一片漆黑,只是冥界的黑中隐隐有鬼火照明,看着分外的诡异。

魔帝出现在冥界,四方之主第一时间将魔帝给围住了。

东岳大帝掌管冥界东方,年约四十多岁,身高八尺天生了一张刻板严肃的脸,身穿一身黑色绣着金边的华服,尊贵而威武。

中岳大帝掌管中部是位身穿一袭大红色华服的女子,生的肤白貌美,长发及地,见到这魔帝白眼一丢,径自打量起了修剪漂亮的指甲,拿他魔帝当空气。

西岳大帝掌管西部负责枉死城,长的凶如猛虎,一身灰色华服裹着圆滚滚的身体,威严比之那几位更甚。

北方的掌权者是整蛊大帝,闲庭信步间到了他的位置上,一身藏蓝色的华服被阴风吹的烈烈作响,扯动嘴角瞥了魔帝一眼,说出的话是相当不客气,“呦,哪阵风把魔帝吹来了?冥界庙小,可装不下您这尊大佛!”

魔帝扫了一眼其他的这几位,没人搭话,明显没将他看在眼里,心中恼怒,面上却不露丝毫。“我当是谁如此声若洪钟呢,原来是整蛊大帝!”

整蛊大帝木寒手拿一把通体幽黑的扇子,扇子轻拍手心,目光炯炯有神,“劳您记挂,本帝一向很好!”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9lmkhysMmh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