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罪城林岚全文免费 有点黄但却好看的小说

第四十八章

庄扬回到向羽的小炒店时,竟然没在店面和厨房里瞧见向羽的身影,他往二楼走去,刚走到楼梯口,便听到二楼姚钱呵呵直笑的声音。

庄扬爬到二楼,正对楼梯的向羽卧室没有关门,庄扬一眼瞧见背对着自己坐在书桌前的向羽,向羽的背影看上去有些拘谨,庄扬正疑惑着,站在向羽身边的姚钱察觉到了庄扬的行踪,转身笑道:“庄扬,你来看小向老板。”

一听到姚钱的声音,庄扬明显感受到向羽本就拘谨的背影更加紧张,他极少见过向羽这样紧张的时候,本就疑惑的心里更加难解。

“快点快点!”姚钱的好心情持续了一整天,她笑着催促道:“快来看。”

庄扬走到向羽背后,问道:“要我看什么?”

姚钱推着向羽的肩膀,强行将更加紧张的向羽扭转过身,她难掩脸上的兴奋,哈哈笑道:“噔噔噔!让你看看什么叫鬼斧神工!”

向羽别扭地抬起头来,嘟哝道:“要是敢笑话我,这个月的工资全清零。”

庄扬看着面前的向羽,短短的一瞬间里,他确实有几秒钟的失神,眼前的向羽既是他熟悉的那个向羽,又是他从未谋面的向羽,但当他意识到姚钱正饶有兴致地盯着自己看时,他立即驱散脑海里的古怪念头,恢复回寻常的模样。

姚钱轻轻地笑了一声。

向羽受到刺激,脸上微红,尴尬地低下了头。

“姚钱,你说错了。”庄扬说道:“向羽的底子本来就很好,你不过是略帮她修饰了一下,哪里称得上鬼斧神工,你如果能把段权变成她现在这模样,我才真正佩服你。”

一句话说的,既夸了向羽,又不至于让向羽难堪,这分明就是维护向羽的心思,姚钱达到目的,眉开眼笑,手里的粉扑都忍不住扑出点淡淡的香味。

庄扬低头正经观察起向羽的脸,那张本来挺平凡的脸显然被姚钱好好整治过,眉毛修了,睫毛卷了,本就不小的眼睛更大更有神,平时不太有血色的嘴唇也不知被姚钱怎么折腾的,竟然显出淡粉色的咬痕。

向羽平常的穿衣打扮都很朴素随意,俗话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如今不过是在脸上扑了点化妆品,她整个人的感觉似乎都变了。

庄扬内心小小地诧异了一下,见向羽变扭,便不去多说。

姚钱笑道:“等你等得无聊,就拉着她随手化了几下,漂亮吧?”

庄扬没有说话。

向羽站起身,强装自在地笑道:“好啦,看也看过了,我去洗了吧。”话一说完,也不等姚钱反应,她已经低头急匆匆从庄扬身边走过,快步走向浴室。

房间里只剩下庄扬和姚钱两个人,庄扬坐到椅子上,轻声说道:“你别欺负她。”

姚钱笑道:“刚才还觉得你们俩只是演戏,这会儿又觉得是假戏真做了。”

庄扬苦笑道:“我和她的事,你自己掂量着,不该插手的就别插手了。”

“知道啦。”姚钱抿抿嘴,忍不住笑道:“你老实说,向羽漂亮吗?”

庄扬迅速瞥了眼浴室,无奈笑道:“又不是小孩,老问这个做什么?”

姚钱好笑道:“又不是小孩,还不许别人问?真是!反正我觉得她不漂亮,但是你也不需要漂亮的,我倒觉得,她的性子,和你最配。”

庄扬好气道:“怎么又是最配的了?”

姚钱狡黠笑道:“因为你们俩都闷骚。”

庄扬笑道:“姚钱,你真是……”

向羽恰好洗完脸,用毛巾一边捂脸一边走进卧室,笑道:“说什么这么开心?”

庄扬还没开口,姚钱已经抢话道:“庄组长正要和我们说他刚才去干了什么。”

向羽放下毛巾,关心地看向庄扬。

庄扬只得说道:“我去见了孙奶奶,和她聊了些事。”

“聊了这么久,都聊了什么?”向羽问道。

庄扬想起孙奶奶说过的那些话,有些迟疑地看着向羽,“你知道你父亲是被谁请过来的吗?”

向羽也是脑子快的人,她惊讶反问道:“难道不是高老板?”

庄扬点头道:“这事大有渊源。”

不等姚钱和向羽发问,庄扬已经接着说道:“我一直觉得奇怪,高顺业为什么只在这几年才来文兴巷看望女儿王琦臻,向羽,你知道这事吗?”

向羽点头道:“高老板确实是在我们长大后才出现的,但是早在我们小时候,我们就都知道了真真的身份,爸爸从来没和我说起这其中的原因,我们都以为这不过是为了彻底隐藏真真的身份,而且即使我们问了,爸爸和其他大人也不会多做回答。”

“没错,因为有些事是不适合被你们知道的,”庄扬说道:“孙奶奶告诉我,当年布下这个保护局的人不是高顺业,而是孙奶奶,不管是王叔夫妇,还是你父亲,其实都是孙奶奶找来的。”

“王叔……”向羽忽然想起另外一个人,问道:“那屈姐呢?她难道不是孙奶奶找来的?”

“屈晓文不是,真正给了屈晓文恩惠的人是高顺业,据我调查,屈晓文是搬到文兴巷时间最短的人,时间与高顺业开始来往文兴巷差不多,”庄扬总结道:“所以,屈晓文才是真正高顺业安排过来的人。”

“你把他们的归属都分开来的意思是……”姚钱抱着胳膊缓缓问道:“他们不应该是一伙的吗?”

向羽吃了一惊,脸上随即露出凝重的神色。

庄扬知道向羽已经猜到了什么,他心中叹气,沉重说道:“是的,他们不是一伙的。”

姚钱也注意到了向羽的表情变化,她问道:“怎么说?”

“这事要从二十多年前王琦臻出生前开始说起,”庄扬说道:“高顺业这人我接触过,他白手起家,能开创出如今的商业格局,与他自身的勤奋和智慧脱不开关系,他很聪明,聪明到狡猾,一个狡猾的人必定疑人,多疑是他的保命原则,也是他的守财信念,我和他相识的时候,他已经老了,棱角摩平,锋芒收敛,所以也还算好相处,但是孙奶奶告诉我,他年轻时候的疑心病和暴戾程度,对比现在的高奇啸,只多不少。”

“高顺业的身世一直成谜,他的第一桶金至今也是个谜,单从继承人这件事上来看,就能知道他心思有多重。”庄扬深吸一口气后,这才说道:“孙奶奶说,她当年之所以会营造这个巷子的骗局,其实就是为了躲避高顺业对王琦臻的伤害。”

尽管庄扬已经稍做铺垫,向羽和姚钱还是难免吃惊,尤其向羽,几乎跳脚问道:“怎么会?”

“二十多年前正是高顺业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他时值壮年,身体力强,我们都知道他祖籍在遥远偏僻的高家村,他渴望的不仅仅是财富的积累,而是诞生出真正的贵族血统,后嗣传承,让高家尊享荣耀。”庄扬说道:“高顺业对自己的子嗣要求很高,首先就是需要一个条件优良的母亲,可是王琦臻的母亲在当时不过是高家的一个女仆,空有样貌,却没有学识和智慧,怀上王琦臻是个意外,这个孩子,根本不被当时的高顺业认可。”

“即使是这样,要杀自己的孩子……这也……”话说到一半,向羽自己便住了口,她想起差点将她闷死的爷爷奶奶,有些无力地坐到床上。

已经养了几年的孩子都能被伤害,更何况是一个还未成型的婴儿。

庄扬接着说道:“高顺业不想要这个孩子,又担心这个孩子的存在将来会威胁到他真正的继承人,商人懂得如何衡量利益,最后他选了个人带那个怀孕的女人去堕胎,那个人就是王升鸣。”

向羽再次惊讶。

庄扬说道:“后来的事你一定猜到了,王升鸣没有带那个女人去堕胎,因为从这里开始,孙奶奶开始介入这件事了。”

“她是谁?”姚钱忽然问道:“这个老奶奶不仅知道这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且能够从高顺业手下带走他想杀的人,并且瞒天过海这么多年,她到底是谁?”

“她谁也不是,她只是高家过去的一个老女佣,退休后来到文兴巷居住,要说她唯一与众不同的地方,大概就是她从高顺业出现在世人眼前开始,就一直照顾着他的饮食起居,算得上他最近身的人。”庄扬说完这些话,补充道:“这些都是她自己告诉我的,有待查证。”

“一个退休在外的老女仆能做到这些?”姚钱显然不信。

庄扬也不相信,但是孙奶奶确实做到了,“王升鸣虽然带那个女人去了医院,却拿了假的手术单回来,刚刚怀上孩子的女人如果不去检查,谁能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还在不在,孙奶奶让这女人卧床生病,让她终日郁郁寡欢,同时又找了新的女孩来转移高顺业的注意力,过了一个月后,孙奶奶便让王阿姨协助那女人假自杀,将她的‘尸体’带出高家,藏到暗处养胎生子,而王升鸣早些时候便已经和王阿姨订婚,两个人从高家离开,来到文兴巷,王阿姨假装怀孕,直等到王琦臻出生,便接了过来抚养。”

姚钱点头道:“事业如日中天的男人最容易犯的毛病便是以为自己掌控了一切,高顺业这一生犯的最大两个错,一个是让孙奶奶偷走了他的妻子女儿,一个就是将高奇啸带回家中。”

如果孙奶奶所言非虚,二十多年前的一部分真相已经揭露在向羽面前了。

“高顺业一直以为他能生出最优秀的孩子,没想到过了不久他就开始生病,他以为慢慢调养就能痊愈,谁知道这病折腾到后来,已经让他无法生育,即使能让女人怀孕,生下的孩子非死即伤,高顺业断了后代,绝望之下收养了他觉得最优秀的高奇啸,可高奇啸确实太聪明也太狠,”庄扬说道:“孙奶奶说她一开始并不打算将真真的存在告诉高顺业,只是后来见高顺业与高奇啸斗得厉害,心生犹豫,露了破绽,最终被高顺业发现了真相。”

“高顺业老来重新得子,真真又生得漂亮聪慧,重点大学出来的高材生,我都能想象到他欣喜若狂的样子了。”姚钱冷嘲热讽道:“有些人互相算计了一辈子,最终还不是看天意。”

庄扬苦笑道:“天意也未必遂愿。”

向羽怔怔坐在床上。

天意确实没有遂高顺业的愿。

二十多岁的优秀女儿,最终还是惨死在车轮之下。

庄扬说道:“王琦臻死后,高顺业心如死灰,虽然这女儿是他曾经不要了的,但是老来得子,他这些年对王琦臻,确实是当成了心头肉,孙奶奶说高顺业当时受不了丧女的打击,心神完全崩溃,是她劝他重新立下遗嘱,并散播出他有继承人的信息,以此来要挟高奇啸,反正女儿已经不在了,高奇啸真相伤害她,也已经不行了。”

一直没怎么开口的向羽问庄扬道:“这些都是孙奶奶亲口告诉你的?”

庄扬点点头,说道:“我会让人去查查真伪。”

“那叛徒的事……”向羽问道。

“我没说。”庄扬立即说道:“你和段权的事,我一字也没泄露出去,她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放心吧。”

“放心……我根本没法放心……”向羽喃喃道:“我从来没想过,原来真正站在我们背后的人,不是高老板,而是孙奶奶,我从前只知道她是领袖,却从没想过,原来她才是王。”

“她不是王,王还是高顺业自己,”姚钱冷冷说道:“她是在王身上牵出线的人,是王背后的手,如果你们要找叛徒,我建议,最好先查清楚这只手。”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9lkkkywMkk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