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女主黑莲花特别有心机 np肉文一女多男

玄天任长陵山掌门是在七天之后,特意挑了一个日子。因为要接受其他掌门的来贺,长陵山在御剑派中排名第二,换掌门是要接受其他掌门的来贺的。

所以这些天长陵山上格外的忙碌,忙着接待这些自四面八方来的各路门派弟子,长陵山有意显摆,所以此次就做的格外大方,把这些人都迎接到了长陵山上住。幸亏长陵山山头多,而原先的弟子人数又少,所以这几个山头还能住开。

长白山、嵩山、衡山等众位掌门是差不多时辰到的,最受瞩目的玄门反而成了最后一个,虽然是最后一个,可是排场却比其他的门派壮观多了,莫非看着排了一长溜的玄门弟子明了,怪不得来这么晚,他们这么多人排队时间都要比别人长啊。

莫非跟凌风他们站在一边看,凌风指着前排的那个说:“这个就是掌门的弟弟,现在是玄门的掌门,叫玄澈。”

莫非嗯了声,往前伸着头看,玄门在他们这里名声比较大。凌风嘿了声:“这排场真够大的,这足有一百人吧。而且前面近侍全是女弟子,这个掌门真是会享受。你说是吧?”

他这话说的格外流氓,边说还边看莫非,桃花眼里全是小流氓气,莫非简直不想看他,他不知道是怎么进长陵山的,长陵山门规特别严,清规戒律特别多,别说双修了,就是多看山下的姑娘一眼回来就得面壁思过。

看到莫非对他这桃花眼一点感觉都没,凌风便得寸进尺,一只胳膊搭他肩上,另一只胳膊不知道在哪,莫非从屁股后面把他手给提了出来,并且擒住了他的手腕。

凌风疼的呲牙咧嘴,这个莫非手劲真不是一般大,明明看着也没什么功夫的,但是,就是疼,莫非看他正脸了才松开他手腕。

他其实也就会这一招,近身打斗,因为远了他们都会飞,他抓不到,但只要是近身,就还能占几分便宜,别忘了他这些年在厨房干了多少活,那些柴禾啊,都是他劈的,水啊,都是他挑的,所以他看着疼的扭曲着脸的凌风乐:“你到底是怎么入长陵山的,如果是我去招徒,第一个就刷掉你。”

他一松开,这手就不疼了,所以凌风又恢复他吊儿郎当的笑了:“你当时要是去了,我也一定会来。”他当初确实是一点都不愿意来长陵山,他根本就不想长生不老,他在家里混的风生水起,快活的很,自然不想来这里恪守清规戒律,要不是他爹娘死活要他来,他大概现在还在逍遥着呢。

不过现在不后悔了,来了这里也不错,有一个莫非啊。虽然是男的,但好好打扮下的话也不比秋月楼里的头牌差,再说他好玩,各种傻缺的事都能干出来,每次看到他就想乐。所以要是当初他去招徒,掉个裤子露露屁股的话,他一定很痛快的就跟着他来了,哈哈。

莫非并不太在意凌风对他耍流氓,他这个人说好听点心大,说不好听点就是没心没肺,这种鸡毛蒜皮子小事压根没进他心里,再说跟凌风他们混在一起玩挺好的,总比他一个人在七星岩好,所以只好凌风不做太过分的事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莫非习惯性的又抓了下头发,确保头发能盖住额头,而且还不能跟姑娘们的齐头发一样,所以打理发型是一件重要事情,要随时随地。

他一边理着头发一边回答他:“切,我一定不会收你的,你目无尊长,一点规矩都不懂。”

这句话如果是从莫霖口中说出来就是一个师叔应该说的话,但是换上莫非就真是太好笑了,凌风哈哈笑,笑的大概太夸张了,玄门的人竟然看了过来,为首的掌门举步到了莫非等人的面前。

莫非也顾不上跟凌风闲扯了,忙站直了,他们师傅跟莫霖、莫麒、莫云等人都不在,刚才那几个掌门来,他们迎接进去了,所以现在迎接玄门的人并不多,玄掌门自己说的,玄门是自家人不用迎接,来的晚了就更不用接。

莫非还能够记着他当时的表情,俊逸贵气的脸上带着那么一点点随意,这一点儿随意是带着亲和力的,显然玄门于他而言很重要,用他自己的话是自家人。所以该接的还是要接的,尽管排场大的让人……不知道怎么个接法。

幸好来人未语先笑,手中那把白色折扇以一个极为优雅的姿势缓缓打开,是一个极为帅气的贵公子形象,也对,他大哥就长的好看。莫非对着他笑了下,玄澈看着他也笑了:“我想问一下,现在有哪些掌门来了啊?”

他还真是问的挺直接的,莫非想了下:“九鼎门掌门、长白山掌门、嵩山掌门、横山掌门……都来了,就差玄门掌门……你了。”

他说话非常礼貌,但是这抑扬顿挫的语调还是听出了其中的搞笑,这是说他是最后一个,但玄澈听的很高兴,他就乐意当最后一个:“那就麻烦你带我前去吧。”

莫非这次有些迟疑了:“去蘅芜殿吗”

玄澈挑了下眉:“我大哥住在蘅芜殿?”

莫非点了下头:“是的,掌门住在蘅芜殿,其他几位掌门也在蘅芜殿。”

玄澈点了下头:“好,那就带我去哪儿吧。”

他说着便合上了扇子,他身后的女弟子很自然的给他撑起了伞,白衣白伞,感觉特别的仙气,莫非都看的有些愣,这也太讲究了。

玄澈看他呆呆的样子嘴角微微一勾:“你叫什么名字?”莫非哦了声回了神:“我叫莫非。”

玄澈眼波微转:“师弟?”辈分好大,看他这个样子以为是新来的弟子,没想到竟是同辈弟子,怪不得刚才敢跟他开玩笑。他不知道的是莫非其实就敢在第一次见面的人面前显摆。

莫非知道他惊讶什么,不在意的笑道:“玄掌门,这边请。”又是一个掌门,莫非感叹道,九鼎玄门出来的人都是真厉害,一家三掌门。

莫非不会御剑飞行,于是他就带着人徒步过去,这一路上足够玄澈把莫非的祖宗十八代都摸清了。幸好莫非没有祖宗十八代,要不他全都跟人说了,他还真是有问必答,凌风不知道怎么说他好了。这个玄澈也真是健谈,跟什么人都能说上话,而且这个人还很精明,莫非几乎把长陵山最近发生的事都跟他说一边了,他自个的事却一点儿也没说。

幸好蘅芜殿快要到了,莫非看着殿前人来人往的弟子松了口气,他也觉的挺累的,他原本是很多话的,可玄澈说话总让人觉得累。

莫非指着前方那个殿说:“玄掌门,到了,我就不送了你,你们进去吧。”

玄澈拉住了他:“一起走吧,我也想见见长风师叔呢。”许长风的大弟子怎么会混成这个样子,他觉得好奇。

莫非看着蘅芜殿咽了咽口水,这里他是不能进来的,其实要不是玄澈非要他带路,他都不能过太极殿以外的地方。这不他这一路走来,凌风等人也跟在他后面。玄澈却当没看见他的为难,拉着他的手当先一步:“走吧,师弟。”

他说走就走,莫非只来得及朝凌风看了一眼,看到凌风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乐了,跟玄澈笑:“好。”这一次可不是他自己来的啊,是玄澈非要他来的。莫非整了下衣服踏进了蘅芜殿。

蘅芜殿此刻很热闹,这九大掌门齐聚长陵山,让长陵山蓬荜生辉。特别是九鼎门掌门都来了,所以殿里非常的热闹,长陵山大弟子们都在这。玄澈是个不怕生的,一进来就笑了:“果然是我来的最晚啊!众位掌门师伯师弟都到了啊。”

他这一嗓子把众人的视线都引过来了,莫非第一次受万人瞩目。这次众人的眼神都比较犀利,这几个大掌门都快修炼成精了,那眼神射过来跟箭靶子一样。莫非巧妙的往玄澈身后躲了躲,这种时刻让玄澈一马当先吧,玄澈也松开了他的手,当先一步上前:“众位师伯,是小侄来晚了。小侄知道怎么罚,先干三碗酒!”

他说的这么豪爽,众师伯的眼神在他身上转了一圈后收回来了,嵩山掌门先笑的:“这便是玄澈了吧,几年不见,长这么大了。”

嵩山掌门长的胖胖的,看上去非常和蔼,玄澈也笑:“宋师伯,您老人家也越来越富态了啊。”嵩山掌门被他这毫不客气的话闹了个红脸:“你这孩子。”

主坐上的九鼎门掌门玄华咳了声:“玄澈,不许胡闹,那是你宋师伯。”

长白山掌门白攸在一边冷笑了声:“玄华师兄,玄澈又没有说错,宋掌门你说是不是?”

这两个人□□味十足,宋溪山看着清贵的白攸咳了声:“白攸,我这次是真的想跟你道歉的,上次是我不对,我没有弄清楚……”他们就是去年的御剑大赛上闹了点矛盾,可用的着这么记仇吗?

白攸对他的示好并没有动容,他哼了声:“宋掌门不必如此客气。”

他还是没有握宋溪山伸过来的手,宋溪山只好把手姗姗的收了回来,看两人闹成这样,玄天咳了声给他解了围:“白师叔,宋师叔,让你们白忙之中远道而来,玄天受之有愧。快请上座。”

玄澈也上前挽着白攸笑:“白师叔,你的修为又大涨了,金丹期了吧。今年宋师叔绝对打不过您了。”

宋溪山连连说是,他真是脸皮够厚的,白攸哼了声还是上前坐下了。在座的人基本上都是长辈了,所以玄天亲自倒水:“众位师叔,请喝茶。”莫非看他倒茶,忙接了过来:“掌门我来。”他在这里没事干实在尴尬,也没人给他让个座,唉,只能站着倒水了,这样看着还合适点。

玄天看了他一眼便把茶壶交给了他,跟他指了下哪一位是应该先倒水的,其实这座位都好分,他们的排名是按照师门的规矩来的,师兄弟排位,所以玄天指了其中一个方向后,莫非便清楚了。

莫非挨着给众人倒茶,边倒茶便听他们几个寒暄。

他师傅许长风跟九鼎门的掌门玄华说:“玄华师兄,我对不住你,玄天本来在玄门待的好好的,可是却硬让我拉来,实在是耽误了他的修行。”

玄华是九鼎门掌门,也是御剑派最早创立门派的玄家传人,看上去也就是四十多岁的年纪,不过这也说不好,他们修仙之人修到一定阶段,年纪就会延长,衰老的速度也慢下来,所以莫非也摸不清他的年纪,面如冠玉,玄天站他身边看起来跟兄弟似的,但他确实是玄天的父亲。

因为他说话很不客气:“长风师弟说的哪里话,玄天能为长陵山做些事情是他的荣幸,练功修行本就是为了除妖降魔。他要是做不好,这个掌门,你随时都可以废了他。”

这话真是太重了,都说九鼎门的掌门严于律己,如今看来还真是是的,这天下大概也就这一个父亲能这么说他自己的儿子了,要是别人听见了,还以为玄天不是他亲生的。

坐在他下首的玄澈都撇了撇嘴,小声的切了声:“真是的,还以为这是他九鼎门啊。”

他这声音小,但玄华掌门也听到了,往下看了他一眼,刚想说点什么,长泽长老忙接上了话:“玄华师兄言重了,玄天他很好,却对能够胜任掌门之位。”

其他几位掌门也都替玄天说了几句话,玄天却没表示什么,脸色依然是那个样子,没有愠怒也没有太大的喜悦,他到了他父亲面前就真的一点表情都没了,因为不知道以何种表情迎接他,大概那种表情都不合适。

玄天看了他主座上的父亲一眼,有短时间没看他了,他依然是不苟言笑的。他是个严父,对门里的众弟子还好,对他没几个兄弟却是非常的严厉,在他的眼中一点错都不能有。玄澈成立玄门之后他还颇为生气了一番,但也无济于事,有时候管的太严反而叛逆心越重,玄澈成立玄门就是,临岸最后也跑到玄门了。今天他来这里,临岸都没敢出来接他。

玄天不好说什么,便立着听他继续训话。

果然他父亲又说了:“玄天,你几位师叔这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为你说话,你不要自视甚高,你最大的问题是刚愎自用,眼高过顶,不听他人劝说。”

玄天点了下头:“父亲教训的是。”他的声音倒是很平淡,莫非正在他对面,能看到他,不过他也没多看,掌门挨训,他要是还幸灾乐祸的看他的话,那也太缺心眼了。他看了一眼另一桌边上的莫霖,莫霖那一桌子也都沉默了,主要是都没想到这个玄华掌门能这一上来就训人,这也太不给面子了,怎么说也是他们长陵山的掌门啊,训掌门就等于训他们啊。

玄华掌门还在说:“长陵山不是玄门,你任这个掌门责任重大,任何事情都要先过问一下你的这三位长老,不要自己硬逞强,明白了吗?”

玄天点头:“我知道了,父亲。”

玄华哼了声:“如果你知道了,就不会让东方漠逃走了!刚愎自用,连点计划都没有,这么些年都不长进吗!”

这一声有点大了,而且他还拍了一下桌子,他们长陵山的桌子是木头的,并不算是太好的梨花木,所以吓的莫非连忙把桌子搬住了,他的力气太大了,而且他搬的太不是地方了,他正好站在玄华掌门的对面,于是这一搬,桌上所有的茶壶茶杯全都到了玄华掌门那里去了。玄天站着,没事。

桌上一片静谧,除了茶壶茶杯掉在地上的声音。

变故太快,所以没有人反应过来。

玄华掌门一身的茶水,摁在桌上的手都抖了,片刻之后他像是噎着似得出了声:“你……是……谁?”

莫非干笑:“我们桌子不结实,我怕……伤着您的手。对……不……起啊……”他真的不是故意学玄华掌门的,他真是结巴了。

玄澈在他旁边噗的笑了一声,这次就连莫霖跟玄天也都笑了,他们俩笑的不明显,是那种憋着的笑,嘴角一抽一抽的,莫非在他们的对面,都替他们俩难受,笑就笑呗,不用这么含蓄啦。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9lkkkyfMkk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