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关禁闭憋尿 儿媳高能快穿镜妃苔

“他们已经联系我,想要在中学生界挑选有能力的演员,由我导演一部新颖的戏剧呢!”黑发的少女神采奕奕地说着,一双黑眸绽放出无限的光芒。坐在病床上的少年微微一笑,“恭喜你了,千若桑。”

“恩,我会努力的!”千若握紧拳头作出一个加油的姿势,随即看向了长相俊美的少年,“精市君几天后也要动手术了吧,我会为你加油的!”她的活力换来了少年的笑容,“谢谢你。”

“啊,时间到了,我得走了。”千若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匆忙地拎起了包,“过几天我再来看你!”

“恩,再见。”

“再见!”

千若匆匆跑出医院,接下来她得去投资方公司商谈新戏的事情。这么想着她的心情越发的好,竟然轻轻哼起了调子,正在这时,手机铃声打断了她在脑中美好的幻想。

“喂,我是藤井。”

“啊,千若,我是藏之介。”

“啊,是你啊!”千若撇了撇嘴,这家伙怎么最近老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

“你现在在做什么?”少年清澈的嗓音有些低沉,带着些喑哑的磁性,这令千若不禁红了红脸,心里郁闷道,这家伙的声音怎么这么好听?下一瞬间,她又立即否决了这个想法。不不,我竟然会觉得他的声音好听?真是疯了!

“千若?”少年疑惑的声音令千若回过神,“啊,我准备去一家影视公司商量关于由中学生组成的剧团的事情。”

“这样啊……”

咦,我怎么会跟他说起这些?

如此想着的少女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开始转移的注意力,或许正是这每天一个不厌其烦的电话,令她今后的人生大大地改变……

……

另一边,得知关东大赛决赛延期日期的立海大众人都十分惊讶——决赛的日子竟然是幸村手术的日子!他们纷纷聚集在幸村的病房讨论这件事,而手术的主角却依旧如往日般笑着,“没关系,快点结束比赛就行了,对吧,弦一郎?”

“啊。”真田低低地应声,眼里却是对比赛满满的信心与坚定!他转过身,对正在一旁拿着笔记本记录的柳莲二道,“接下来一星期加大训练量。”

“恩。”柳莲二笔尖微乎其微地一顿,随即又流畅地动了起来。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扫视起了病房,“切原呢?”

“不知道,或许迷路了呢!”

“在医院迷路?”

“或许真是这样。”仁王嗤笑一声,老好人桑原摸了摸他光亮的头,“我去找找看吧。”说着,他离开了病房。路过医生办公室的瞬间,他瞥见少女淡漠的背影,有些疑惑:咦,为什么会长在这里?但他没有多想,转身踏上了千里寻找小海带的路程。

医生办公室里,向南对着面前的几位教授深深地鞠了一躬,“拜托你们了。”

其中一位外国人笑着抓了抓自己的胡子,“哎呀哎呀,真是受不了日本人的这种礼节啊……不过放心吧,我们会用尽全力去做手术的!”

“恩……谢谢了!”向南感激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她一只脚才踏出走廊,就瞥见自家弟弟愣头愣脑地乱闯的身影,好笑之余不禁有些担忧——凭自家弟弟的路痴程度,可能到晚上医院关门了还绕不出去呢!这么想着,她自发地踏上了寻找弟弟的旅途,全然不知就在刚才,寻找小海带的桑原才跟自家弟弟错身而过。

只是向南一眨眼,就发现弟弟的身影不见了。头疼之余还是认命地一层层找了起来。突然她想起不动峰的部长桔也住在这家医院,她甚至还登门拜访过,如果弟弟碰上了他……想到这她的脸色顿时差了起来,直奔桔的病房而去。

不得不说女性的直觉相当地准,向南一路直奔桔的病房,还在走廊那就听到里面传来的激烈对峙的声音,不禁脸色一沉,当她走到门口时,就发现里面果然有弟弟的身影,还有其他人——三年级的桑原同学,青学的网球部成员。

她虽然不认识青学的人,但也好歹见过几次,感觉到里面气氛不妙,她敲了敲门礼貌地走进病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失礼了,桔君。”

“不会,切原桑。”桔见过她一面,那正是向南来道歉的那一次,所以他对这个少女的印象还不错,认为她是一个礼貌而有教养的人。而她那所谓的弟弟……桔瞥了眼害自己受伤的罪魁祸首,心里只有一个感想,那就是这两人太不像姐弟了,他们真的是同一个人生的吗?

桔不知道他随意的想法竟然还真说中了,不过看立海大的切原赤也畏惧的神情,他还真认为这是一对真的姐弟。

“姐姐……”此时的赤也惨白着一张脸看着自家姐姐温文有礼的对不动峰部长及青学的人打着招呼,想起了昨天晚上自己跪着洗衣板看着家人吃掉原本为自己准备的精美寿司的惨痛回忆,顿时颤抖起来,犹如看到自家部长笑得百合朵朵开。

“实在抱歉,我弟弟太失礼了。”向南如此说着瞥了一眼正缩成一团的小海带,眼神凌厉,“赤也?”

被姐姐召唤的海带顿时重重一颤,在自家姐姐的压迫和对不动峰青学等人的继续挑衅下他很有理智地选择了前者,乖乖地走到姐姐身边鞠躬,“抱歉……”

“恩?”青学的不二周助第一次看到那么嚣张的切原赤也示弱的模样,惊讶的睁开了冰眸。却看到少女在切原赤也后也鞠了一躬,然后抬起了头神情淡然,“这次赤也的举动我感到很抱歉,他也知错了……”说到这里她又瞥了一眼海带,小海带立即点头。“一星期后决赛就要开始了,让我们期待在那时候打出一场精彩的比赛吧。”她如此说着,傲然的气质仿佛令不二周助看到了冰帝的迹部景吾的影子般。

“那么,回见。”向南说着拉走了赤也,桑原摸摸头跟了上去。

“看来很有趣啊,那位切原姐姐。”目送立海大众人离开后不二又闭起了眼,眉眼弯弯。桔看了他一眼点头道,“是一个很有教养的人。”

……

夕阳西下,立海大网球部的众人纷纷跟随着铁面副部长离开,小海带在被姐姐下了‘回去跪洗衣板’的通牒后泪流满面地离开了。

此时已显得空荡荡的病房内,向南惊讶地睁大了双眸,“这么说,秀子阿姨的预产期在下个星期的决赛?那不是跟你的手术冲突了吗?!”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幸村有些无奈道,想起了一星期后的手术,他的目光微微黯淡。对此向南叹了一口气,伸手扯了扯幸村的脸颊,“虽然很高兴你能在我面前袒露真的情感,但你好歹也要对自己的手术有点信心啊!”

看着幸村依旧不语,她微微叹气将事实说出来,“迹部家找来了世界权威的医生来给你做手术哦,所以放心吧!”

“迹部?”幸村挑了挑眉,向南开玩笑似的说着,“对啊,他舍不得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就这样被手术击垮嘛!”

幸村笑了,“是吗。”他突然伸出手揽住了向南,感受到怀里的柔软一僵,他紧抿的唇弯起一个弧度,“别动。”他说着更加地拥紧手臂,感受着怀抱中的那份温暖,似是满足地叹息一声,却终没有将谢谢两个字说出口。因为他们之间不需要。

向南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慢慢举起了手,反抱住少年看似纤弱其实精瘦的身躯,将头埋在他的颈窝里闷闷道,“我会去看决赛的。”然后也一定会赶到医院里守着他。

“恩。”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c9jFRkZyMFk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