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像病态宠爱一样的重生校园文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早上六点钟,柳涛刚醒,昨天的电话没挂,但是现在看到却挂了。

他给佩琪发消息:“早,谁挂了?”发完信息,他就从床上起来去洗漱了。

洗漱完回来,看看手机 ,佩琪打了个电话过来,但是因为洗漱的原因,他没有接到。还有佩琪发的信息:“我没挂啊,我没显示。”

柳涛不知道说什么,发了个纠结脸过去。

佩琪回得很快,“没事没事,不打紧,可能就是早上挂的吧。”还“蹭一蹭”。

“唔。”柳涛也不想纠结这个事情。

佩琪说:“凌晨三点多我还听到你声音了。”

柳涛昨天十二点多就睡了,他也不知道佩琪是什么时候睡的,“三点多你还没睡觉?”

“我醒了一会,就又睡了。”

“听到我什么?”

“呼吸声,放心不是打呼噜,哈哈哈。”

“昨天是不是困了?”

“是的呢,困了。”

“一下子就不说话了。”

“啥意思?”

“因为最后我听到你好像动了下,我以为你没睡着。”

“噢,好吧,我翻个身嘛。”

“是的呢。”

“是的呢,哈哈哈。”

柳涛起这么早就是为了去早读,早上起来外面就在下大雨,他去自习教室打个伞就没回信息。

到了教室他就问佩琪:“吃早餐没?”

“吃了呀。”

吃了就好。柳涛说:“下大雨。”

“我们也是呢。”

“真烦。”柳涛讨厌下雨的天气。

“是的呢,好烦哦。”

“因为不能一边拿书一边撑伞一边给你回消息,不下雨就可以不撑伞了。”

“知道啦,先去教室吧。”

“到了教室呀。”

“好的呢。”

……

早读开始,柳涛在看书,就没准备回佩琪的信息,不然又得聊。

八点钟,柳涛刚好上课,佩琪发消息说:“上课啦。”

“上课了,我也是。”

过了十几分钟,佩琪才回:“刚刚练托盘,好累啊,手腕抽筋了,转一下就好痛,十个托盘五分钟左手。”

江九大学时本专兼收,佩琪学的是专科。她那个专业说好听点是服务管理,说难听点毕业就是去酒店当服务员的。所以,课程都是和服务员有关的。

看到佩琪说的,柳涛有点心疼,“好重吧。”

“十个碟子左手拖托盘,托五分钟。”

“我懂。”柳涛也不知道自己懂什么,就是这时候说这句话会好点。

“瓷的,妈耶,肖然还吹牛说啥二十个都可以”

柳涛也笑了,“可把他牛逼坏了。”

“他现在在练,我看他待会手痛不痛,就知道吹牛。”

“他就是手痛也不会讲。”柳涛很了解肖然,脾气又倔。

“天天吹牛皮,觉着自己可厉害了,可把他牛逼坏了,他练完了我要看看他反应。”

“好啵好啵。”柳涛也有点哭笑不得。

佩琪又说:“我告诉你,我好想打他的。”

几乎同时,柳涛也发了句话:“话说如果把盘子打烂了咋办?”

“因为他老和别的女生一起,不懂保持距离。”她又补了句:“赔偿啊。”

“管他呢。”柳涛才不想管肖然和谁一起,反正他也不认识他女朋友。而且,柳涛很不想去插手别人的感情,更不想指手画脚。

“心疼小姐姐。”佩琪的心地很善良。

“自己都没搞定还管他,我也没办法。”

“要是你是这样……”佩琪发了个拍手的动作,表示“真棒”。当然,这个“真棒”是反语。

“我哪里会这样嘛,我很有分寸的呢。”

“谁知道呢,男生都是一伙的。”

“我真的没撒谎。”柳涛怕佩琪误会他,最可怕的一直都是不信任。

“不是都说男生都是大猪蹄子嘛,应该是没错了。”佩琪吐槽。

“大猪蹄子是啥意思?”柳涛问,他是真不知道。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通常是女生用来diss男生变心、说话不算数的网络用语。比如吐槽男人在追求女孩的时候很殷勤,结果追到手后态度立马大转变、追求的时候恨不得天天粘着女孩子,追到手后却嫌女孩烦,也可以用来吐槽男生不解风情、钢铁直男。”佩琪自己加了句话:“该词可以通俗的理解为“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对于佩琪的行为,柳涛有点哭笑不得,“你是去搜了嘛?”

“是的呢。”

“好吧,我是小猪蹄子。”柳涛开起玩笑,但是又很认真地说:“我是真不会和别的女生走太近,我很有分寸的好吧。”

对于女生,柳涛一向是敬而远之,因为他的自制力真的不强。好看的女生有很多,温柔善良的女生因为有很多,可是他认为,既然选择了只爱一个人,就应该要做到,给爱的人安全感。而他觉得,安全感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减少与异性的接触。

“我才不知道。”

“我知道。”

“快说,好听的话,哼。”

“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

“从哪学来的话?”

其实这那句话是他之前看的一个电视剧里面的一个男生对他喜欢的女生说的话,这个电视剧他还推荐佩琪看过,这次他正好拿过来用了,但是被佩琪发现了。

柳涛承认:“好吧好吧,李宁枫。”这是那个电视剧里男生的名字。

他又说:“我很在乎你,你是我想以后一起生活的人,我觉得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柳涛很认真,他有很认真思考过他与她的未来,柳涛想给她幸福的生活,他也想要与她共度一生。

“唔,继续。”

这两句话比较平淡也很普通,可能佩琪不喜欢。

柳涛问:“你是觉得不好听是啵?”

“好听是好听。”

“还有但是是啵。”

“但是可以多说点啊,造成心情愉悦的后果,哈哈哈。”

柳涛还以为佩琪不喜欢听,没想到她还挺高兴的。

可是他不会说别的好听的话了,他在思考,没回。

过了一会儿,佩琪给他发消息:“我在买甜筒吃呢。”

柳涛思考了一会,给佩琪发了这么一段话,他尽量让他的话好听。

“有了你,我不会再对别的女生感兴趣。我想牵着你的手,走过漫长悠远的时光。哪怕时间流水,你在我身边一日,我的心便属于你一日。”

这是柳涛心里最真的感情。

佩琪没有回复,柳涛有点慌,但是不能表露出来,就说:“哈哈哈,咋了?”

一直到十一点四十,到上午的课程都结束了,佩琪还是没有回信息。

柳涛越来越焦虑,“哇,你还不回。”

过了十几分钟,佩琪终于回了:“我刚吃完饭呢,那时候交手机上课呐,乖喔。”

柳涛也是隔了几分钟才回复,就解释了一下:“刚才在打饭。”

“好的呢。”

“好听不?”

“还可以吧。”

柳涛想了挺久的话,很认真很认真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然后佩琪一句评价就是还可以吧?

说实话,他有点失望。

柳涛吃完饭,才回她:“我这么不要脸说的东西,你居然说还可以吧,你赢了我输了。”

佩琪好像很得意,因为她回了几个笑嘻嘻的表情。

柳涛真的很喜欢她,“mua。”

佩琪发了个害羞的表情,柳涛问:“你不回?”指的是回他的吻。

“回啥?”佩琪故意装作不知道。

“死佩琪,mua。”

“干嘛哦。”

“咳嗽好了没就吃甜筒。”

“没有。”佩琪的语气很无辜,“我后悔了好吧。”

“怎么了?”

“吃了肚肚痛,还咳嗽。”

“肚子疼喝点热水,暖暖胃。”

“妈滴,为啥我现在习惯性地打肚肚,饭饭,觉觉,说话都是妈滴,不不行 这不是真实的我。”

柳涛觉得佩琪也太可爱了,“没事,想说啥说啥。”

“她们说我恶心。”

“没。”

“哈哈哈,我也觉着好像是有一点。”

“没,我不觉着恶心。”

“哈哈哈,一下说叠词一下又爆粗口。”

“没呀,还好。”柳涛又说:“我可能要习惯不挂电话了,挂电话睡不好感觉。”

“为啥?”

“感觉前天就没昨天睡得舒服。”

因为前天睡觉之前把电话挂了,昨天没有。

佩琪好像很高兴,“哈哈哈,略略略。”

柳涛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一点钟了,他记得佩琪是两点钟上课。

他给佩琪发消息:“睡会午觉吧,不早了,睡一会就没时间了。”

“知道啦。”

“嗯,睡吧,我不回啦。”柳涛不想占用她休息的时间。

他说不回,佩琪就真的没再发消息了。不过也好,让她休息会,天天都睡得晚又起得早,中午再不睡的话,下午得打瞌睡了。而且柳涛也想睡会。

将近下午两点钟的时候,柳涛被闹钟叫醒,他两点半也有课。

看了眼手机,一点半的时候,佩琪给他发了信息:“还是好困呐。”

柳涛就回她:“上什么课?”

过了几分钟,她才回:“客房实训课。”还发了一张照片,是教室的照片。

可那个教室就跟酒店的房间没什么区别,就是很大,而且有很多张床,床上还有被子。

柳涛开玩笑:“哦哟,开房了?”

佩琪回答:“我在开房。”

“和谁?你死了。”

“和小哥哥。”

“我?”

“唔,不是。”

“哈,我不应该这样子说。”柳涛瞬间出戏。

“为啥?”佩琪问。

“因为感觉这样不好。”他感觉和女生说这样的话会显得他很轻浮。

“哈哈哈。”

“对的,不好。”

“是的呢,不好。”可是佩琪又扭头一说:“其实也还好吧。”

柳涛不知道该回什么,就“唔”了一句。

佩琪又说:“开房又不一定要干嘛。”

“不然干嘛,聊天嘛?”

“不可以嘛?”

“既然只是聊天干嘛花那钱。”

佩琪被柳涛的逻辑弄得无法反驳,“好吧好吧。”

柳涛问:“下课了?”

“没,在练习。”

“那还有时间聊天,快去折被子。”

“轮流来的。”

“好吧。”

“你思想不对。”佩琪语气里带有一丝神秘。

“啥?”柳涛有点懵。

“谁告诉你开房就一定得干点啥。”

“我哪有思想不对了?”

“没吧,还好。算咯 不跟你说这个了。”

“跟我这种没开过房的人讨论这个话题。”

“好吧好吧。”

……

两个人聊了一下,佩琪练习去了就没有再聊。

三点多的时候,柳涛给佩琪发消息:“我想把你特别关心了。”他指的是QQ里的特别关心。

“唔。”她立马就回了。

柳涛也不知道“唔”代表的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也发了个“唔”。

“嗯~”佩琪又发。

“你想嘛?”柳涛问她。

“想啥?”

“特别关心。”

“不想。”

“唔。”柳涛有点心情沉重。

“不能骗人哒。”

“你有时候也蒙我。”

“蒙你啥啦?”佩琪又说:“好吧,知道了。”

柳涛说的是有些小事她会蒙他,比如睡觉和起床。

他回:“不想就算了,问题不大。”

“我没有设置特别关心的习惯。”

“我懂了,我的意思是你想不想我把你设置成特别关心,然后你以为我要你设,对吧。”

“是的。”

“然后呢?”还有半句柳涛没说,他觉得她应该能懂,没说的半句话是“你想不想呢?”

“你问我干嘛,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

果然佩琪还是和柳涛有点默契,她悟到了他没说完的那半句话。

“唔,我有点拿不准主意。”

其实柳涛有点犹豫,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设过特别关心,设完之后觉得很不习惯。他也不知道这种不习惯是因为什么。可是他又想,因为那样几乎不会错过来自佩琪的任何信息还有电话。

“自己想就想,不想就不想啊。”佩琪回答。

“唔。”

柳涛还是决定设置,现在虽然不习惯,但是肯定不久后就会习惯了。

佩琪没有回,柳涛心想也许是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吧。

到了四点多,佩琪才给柳涛发消息,先是一段语音,然后才是话:“老师在放歌,刚刚之后就睡着了,然后就听到歌声了。”

柳涛点开语音,里面是歌的声音。

他回:“唔,睡着了?好吧,就你最厉害,这都能睡着。”

“因为你没回信息,就回了个唔,然后就睡着了。”佩琪显得有点无辜。

“意思是我把你弄睡着了呗。”

“唔,没有。”佩琪还发得意的表情。

“死佩琪。”柳涛又说:“我有点嫌弃你了,你信不?”

“信啊。”

“你居然信?你逗我。”看到她的回答,柳涛很震惊。

“要是我说个不信,然后你说嫌弃,唔那就……还是不要太绝对比较好嘛,哈哈哈。”

“哇,原来在你眼里我是这样的,真好,漂亮。”柳涛有点难过,她好像不信任他。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嗯~咋说呢,不能太自信了对自己,不能觉得自己太好啊。差不多就意思吧。”

“唔,不嫌弃你。”柳涛很认真,然后又问:“饿了没?”

现在时间也快五点钟了,他马上就下课了。

“饿死了。”

柳涛想逗逗她:“那你怎么还在发消息?”

“在上课啊。”

“你不是饿死了嘛?”

“啊,我懂了。我死了,我要去另一个世界了,别想我。”

“不想你,去找你。”

“这话就过了吧。”

“嗯?”

“还没到殉情的地步。”

“你脑子肯定哪片区域没发育好。”

“干嘛?”

“没干嘛,说你蠢。”

“我哪蠢了?”

“脑子。”

“本来就是嘛,我死了如果你要找我,不就也得死,这不就是殉情,没错啊,所以我哪蠢了?”

柳涛有点高兴,可是他决定继续逗她:“殉情也好意思说出来,要不要脸?”

“按我这逻辑,就属于殉情。”

“殉情,要有情呢。”柳涛的言外之意就是他们俩没情。

“好吧。”

“哈哈哈,有的呢。”

“我怎么觉着你在耍我。”

“没有。”

“有。”

“稀罕你,所以是殉情。”

“你就是在耍我。”

“没有,没有耍你。”柳涛忍不住夸了她一句:“佩琪真可爱。”

因为她的回答真的很可爱呀。

佩琪发消息说:“我觉得我被耍了。”

“没有啊,真的呢,我不骗你。”

“好吧。”

聊着时间已经到了五点半,柳涛问:“下课了吧。”

过了十几分钟,佩琪才回复他:“下了,本来今天晚上篮球队有训练,但是下了雨篮球场没干,今晚就不训练了,明天早上估计是不会下雨,估计要早起早训。”

“挺好的。”

过来几分钟,佩琪给柳涛发消息:“哇好饱,才吃了一点点饭,还有菜没吃呢,但是那个打的菜好少。不是我说,是真的少 就几个。”

“哈哈。”柳涛很开心。

每次佩琪和他分享生活的小事情,比如说吃饱了,饿了,冷了,不高兴了等等事情,柳涛都会很开心。他认为感情就来源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如果喜欢一个人,肯定愿意和他分享这些点滴。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Vz1eEcyySXU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