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厉少专宠小甜妻 沈清秋洛冰河道具play

风恬月朗:“偶像大大,江湖救急!!!”

恬月不解“???”

风恬月朗秒回复,给人一种一直盯着手机在等待的错觉。“公司翻译辞职了,需要翻译份文件,您文采这么好,能帮忙吗?我们公司翻译工资很可观的。大神帮帮忙!!!”

恬月在纠结可能性,自己妈妈是英语老师,恬月英语一直很好,虽刚升入大学没来得及考级,但英语水平绝对是杠杠的。

考虑到自己确实需要多些存款,但与风恬月朗毕竟是网友,不知是否可靠。

手机一端的江朗焦急的等待,生怕女孩拒绝,他可不想女孩再自己去找那些又累薪水又低的工作,直接给她钱她肯定不要。

等不到女孩的回复,男孩再次发送信息:“大神帮帮忙,小弟感激不尽,若是找不到翻译,小弟只能从公司卷铺盖走人了。”

几翻挣扎之下,女孩终于松口:“文件发来看看”

看见希望,江朗迅速将早已准备好的初级文件发给女孩。毕竟不知道女孩英语水平如何,太难的怕难倒女孩,自己也舍不得让女孩真的吃苦。

这个年纪的漂亮女孩,大都是只负责貌美如花就好,凭什么我的女孩就要这么辛苦,要在那什么狗屁咖啡馆低头哈腰,江朗真是越想越郁闷,越想越来气。

大致看了下文件,简直不要太简单。“我试试看吧,什么时候要。”

男孩也不知道以女孩的能力需要多久才能翻译完,时间短了累着她了最后心疼的还是自己。

风恬月朗:“大神需要多久翻译完?我这也不是很急,这个月末给我就行。”

现如今才刚刚进入十一月份,月底才要,分明是没有那么急嘛,刚才请求时,还以为是多紧急的事呢,这么短的文件,5个小时就OK了呀!

女孩对风恬月朗很是无语,觉得这家伙脑子莫不是有问题,无底线的打赏;无底线的订阅;死皮赖脸的每天跟自己聊天,即使自己不搭理,还是坚持留言;如此简单的翻译,又不急着要,这样的翻译人员很好找的,非得过来求自己……智商如此不在线,是怎么长大的!!!

还在家里纠结该如何让女孩辞去咖啡馆工作又能理所当然的给她钱的江朗,不知道从小被冠以神童,天才字眼的自己此刻正被人当作傻子同情着呢!

恬月虽外表看起来文绉绉的,办事却从来不爱拖泥带水,当天晚上就加班加点的将文件翻译完,随手发送给“风恬月朗”才睡觉。

明天还有课,拒文学社的竞赛还有两天,需要腾出时间去图书馆,傍晚要继续去咖啡馆,恬月发送过文件后,直接钻被窝里补觉。

江朗素来浅眠,睡觉需要在极其宁静的环境下才能睡着。

“叮咚”微信提示音响起,已经进入梦乡的江朗猛的睁开眼拿过床边的手机。

江朗“风恬月朗”这个微信号里只有恬月一个好友,所以在被吵醒时,男孩没有一丝烦躁,而是迫不及待的去看女孩发的消息。

点开女孩发送的消息,是一份文件,正是今天让翻译的那份,只是附带上了中文。

男孩嗖的坐起来,睡意全无。

抬起手腕,凌晨两点四十五分。

男孩无奈的按下太阳穴,怎么就这么拼呢,都说了月底才要,非得大半夜不睡觉赶翻译,是想心疼死我吗!!!

想到那份文件是自己求着翻译的,肠子都悔青了,下次再翻译,一定要找些短的,两个小时就能翻译完的,千万不能再让我的小祖宗熬夜,真是要命呀!!!

江朗索性起来工作,今晚要惩罚自己不再睡觉,女孩受的苦,怎能让她一个人经历!即使是熬夜,也要陪她一起受。

……

昨晚睡的晚,恬月卡着点起床,室友们已先行去教室里占座。

匆忙洗漱过,来不及吃些东西,拿起书本匆匆下楼。

这个时间点,有课的大都已经走过,没课的大都还在梦周公。

今日却有些奇怪,本该安静的女宿舍门口却三三两两的聚着女生,都不急着去上课。

恬月无心关注其他,越过其他人,直奔教学楼。

走在路上,总感觉身后有人,停下脚步,眼珠子都要睁出来了。

江朗一手插兜,一手拿着五花八门的各种早点,满面春风的跟在女孩身后,只是眼角仔细看,能看出浅淡的黑眼圈。

宿舍门口聚众的女生,大概是因为江朗吧,女孩了然。

顾不得上课要迟到,“你怎么来了???有事吗?”

“嗯,有事,十万火急的事”江朗将早餐递给女孩,交代女孩上课记得吃。

细看女孩,昨晚虽熬夜,女孩皮肤还是那么粉嫩,眼周也丝毫没有黑眼圈。

江朗早晨有个重要例会要开,早餐送到手后,就告别离开。

女孩叫住男孩“你不是说有事吗”

男孩顿住,单手撑着下巴“我的事就是给你送早餐呀!你昨晚睡那么晚,不吃顿丰盛的早餐,身体弄垮可怎么办。”

男孩伸出左手食指轻刮下女孩鼻翼,动作娴熟又亲昵“快进去吧,上课时间快到了。”

女孩来不及多想,赶紧往教室跑去,还好老师还没到,找到贾杰希她们,嘴里喘着粗气。

室友几个也不客气,都自觉的拿起早餐吃。

“这早餐好丰盛也好好吃呀,月儿,你哪儿买的呀”付梦梦口齿不清的询问。

“我也不知道,别人给的。”恬月脸颊稍红。

看着恬月那娇羞样,室友几个相视一笑,很有默契的猜出送早餐的主角是谁。

来不及嬉戏,老师便进来了。

恬月想着江朗估计是听贾杰希说的,这才知道自己昨晚睡的晚,因此也未多想。

……

例会结束,江朗在办公室整理资料。

“我说过其实你很好,你自己却不知道……”手机铃声响起。

看到手机备注“小艾”,江朗眸色深沉,语气温柔“小艾”

手机那端的女孩兴奋的话语传来“江哥哥,你猜猜我在哪里呀!”

“在哈佛图书馆看书?”江朗耐心开口。

“错了啦,江哥哥再猜。”

“那就是在逛街?”

“还是错了啦,人家在机场呢,我马上就能回国见你了,高不高兴,意不意外呀!”饶是只能听见女孩声音,也能感受到女孩此时的兴奋。

可拿着手机的江朗,在听到这句话时,手不自觉捏紧,笑容收起“高兴。”

“嘿嘿嘿嘿,我就知道,你和许哥哥都要来接我呀,我都想死你们了,一会我将航班到达时间发给你。”

“好”

“快登机了,江哥哥再见。”

“嗯”手机挂断,江朗再没心情整理文件。

……

下午5点,许席慕与江朗先后到达机场,江朗还是一副冷漠的老样子,许席慕今日明显特意打扮过,还喷了男士淡淡的香水。

许席慕一改往日痞里痞气的样子,面色凝重的看着江朗:“一会儿见到小艾,你说话注意些,别让她不高兴。”

江朗面露不快,若是换做其他人,本不会理会,可许席慕终究是自己发小加死党。“这个不用你说,我比任何人都想要小艾过的幸福”

许席慕未来得及说什么,人群中蹦哒出活泼的姑娘:“江哥哥,许哥哥,小艾好想你们呐!”

姑娘抱抱江朗,又抱抱许席慕。

只有这姑娘自己知道,抱江朗时,多抱了两秒钟,也抱的稍微紧了些。只有这姑娘自己知道,自己是多么贪恋江朗身上的味道。

终于见到自己心心念念日思夜想的人了。

许席慕自然的接过小艾的行李箱,眼底含笑:“饿了吧!在饭店订了位置,走,哥哥带你填饱肚子去,我们的艾公主都快瘦成白骨精了。”

小艾咯咯直笑,“人家这叫苗条,叫骨感,许哥哥你真out”

“好好好,我out,我乡巴佬行了吧!我们艾公主怎样都漂亮,关键是不能亏待自己呀”许席慕自见到小艾,眼底就直放亮光,嘴角上扬的都快定型了。我的白月光,能看到你活蹦乱跳的样子,真好。

小艾踩着高跟鞋,嗒嗒嗒的快步走到江朗跟前,挎着江朗胳膊,拽着江朗往前走“江哥哥,快走呀,人家都快饿死了,飞机上的饭好难吃的,人家为了早点见到你赶飞机,午饭都没吃呢。”

小艾动作自然的挎着江朗,江朗有几秒钟的迟钝,但也没拒绝。

虽没有爱情,亲情是肯定有的。在没有认识恬月之前,江朗一直像疼亲妹妹一样宠爱着小艾,小艾从小就黏江朗,这样亲昵的举动,之前常有的事,只是以前不觉得有什么不应该的,可现在心有所属,该有的界限还是早些明确比较好。

许席慕看着旁边亲昵的俩人,苦涩蔓延,可这些场景自己早就该习惯了呀,为什么还是会心里不舒服呢!

走到人多的地方时,江朗不着痕迹的挣脱了小艾,独自在前面领路。

来到早已订好的包厢,许席慕还是向往常一样,将菜单递给小艾,让小艾点自己爱吃的菜。

饭菜很快上桌,许席慕面上不露,心里却愈发苦涩,在美国留学两年了,你的习惯还是没有变化,你点的菜依然都是江朗爱吃的,自己喜欢的菜还是一个都没有点。

小艾是那种特别活泼开朗的姑娘,只要有小艾的地方总是欢声笑语不断。

整个吃饭过程,小艾时而吐槽学校那边的饭菜自己吃着多么不适应,时而吐槽自己有多想念国内,时而说说自己在美国留学的进度,时而说说自己身边的趣事……

连江朗这样的万年不变的冰川脸,都时不时的被小艾逗笑。

吃完饭后,许席慕提议去以前常去的酒吧坐坐,小艾高兴的附和。

江朗看下腕上的Patek Philippe手表,“我还有些事,今天就先不去了,改日陪你们玩。”

小艾表情沮丧的看着江朗离开的方向。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Vz1eEcyhSXU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