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啊哈~师兄 按着腰冲刺bl

短信是十多张照片,是自己跟那个混蛋的床照。

这些照片哪里来的,林果果不知道。

林果果只感受到脑子嗡嗡作响,看着每一张照片,周围的环境竟然是在家里,而阎硕的脸也都做过了处理,只有自己的脸,还有那一丝不挂的身躯做着无比羞耻的动作。

南宫珉担忧的站起身关心的问道“怎么果果?出什么事了吗?”

林果果现在完全听不到任何人说的话,周围嘈杂的声音,在自己这里都是静止的。

这时一个熟悉的号码打了过来,林果果手指笨拙的按了接听键,电话里传来富有磁性的声音。

“看着怎么样?”阎硕一手打着电话,一手翻看着另一部手机,看着上面的照片,还真是一幅幅不错的图片啊。

“你想干嘛?”林果果咬着牙挤出几个字。

“马上滚到我面前来,我给你十五分钟的时间,要不然……哼……后果自负。”说完阎硕挂断了电话,用另一部手机将位置发给了林果果,还附带着房间号。

林果果紧紧握着手机,恨不得把手机捏碎了。

“果果出什么事了吗?”南宫珉非常担心林果果,因为此刻她的脸色苍白,就连肩膀都有轻颤。

“没事啊……”林果果扬起小脸笑着坐了下去。

坐立难安的林果果生怕南宫师兄看出破绽,脑子里只有阎硕说的最后一句话“后果自负。”

会是什么后果,这个混蛋他究竟是想干嘛,他不是都有新欢了吗,为什么还要揪着自己不放。

“师兄,我有些不舒服,想回酒店了。”林果果捂住肚子,苍白的脸色成了正合适的伪装。

“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南宫珉起身走到林果果身边,看着她捂住自己的小腹,脸色苍白,脑袋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可能是下午喝了一瓶冰水,有些不舒服了吧,我想先回酒店休息。”林果果故作虚弱的找到合适的理由。

“好……我们先回去。”

林果果演技十足的扶着桌边站了起来,在外人眼里,这个姑娘一眼便能看出不舒服来。

两人乘车回到酒店,林果果一路被南宫珉扶着回到了房间,林果果紧张的一直查看手机上的时间,还差两分钟。

而南宫珉也在此时走出房间,去为林果果买药。

林果果躺在床上,假装闭目养神,一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认为南宫师兄应该回自己房间休息,立刻从床上跳下来,带上房卡拿上手机冲到了顶楼的总统套房。

阎硕的大门口永远都有保镖守着,这个家伙到底是有多怕死。

保镖看到林果果并没有阻拦,并给她按了房门铃,没出两秒钟,便有人打开了房门。

来开门的并不是阎硕,而是上次自己逃跑在快捷酒店遇到的其中一个保镖,自己记得阎硕叫他老黑。

老黑给林果果让开一条路,等林果果进去后,便关上门跟着林果果一起走了进去。

整个套房是个复式楼,阎硕穿着浴袍,头发湿润的坐在沙发上,湿润的碎发遮挡住他的双眸,但林果果还真切感受到他注视的目光。

阎硕摆摆手让老黑出去,老黑看了一眼林果果便退出了房间。

等老黑出去后林果果掏出手机,找到那些照片,摔倒了茶几上。

“你究竟想要干嘛?”林果果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因为眼前的家伙不是自己大闹一场,就能放过自己的人。

“你晚到三分钟,说,该怎么惩罚你。”阎硕翘起二郎腿,点了一只烟。

“你是不是有病,阎硕你就有病,你想用这些照片做什么?威胁我吗?我林果果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威胁的。”激动的心让自己的腿忍不住发颤,握成拳头的手,指甲盖都快要渗透到皮肉里。

“威胁算不上,只是给你提个醒,让你别忘了我们一个月约定还没有结束呢。”阎硕说着话,也不忘吞云吐雾。

“给我提醒!你老人家搂着美女寻欢作乐的时候,怕是都忘了这一个月的约定了吧。”林果果抓住上次的事,想要把事情痛快的了解完。

“你说那个啊,不过是解决一下生理需求。”阎硕掐掉手里的烟,一副不以为然的态度。

林果果冷哼出声“解决生理需求?果然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既然您都有新欢了,我也很明事理,懂得让位让贤,是你先破坏游戏规则的,我自动退出有什么错吗,你为什么还要拿这些照片威胁我。”

“我有新欢也不阻碍我们之间的发展,你也不需要让位,再说了也没什么位需要让,你们在我眼里,都是一类人,我们的约定依然有效。”阎硕说着,却没注意到此时林果果眼里的怒火。

“还有……”阎硕抬头看着林果果,那双即使充满怒火却依然美丽的眸子“我们的约定可能有些改动,我要把一个月改成半年。”

“你……”林果果气的脸色更加惨白。

“你没有选择权,你只能接受,你要是敢反抗,这些照片会公布在你学校的公告栏里的,如果可以,我不介意南京城里所有人都看到。”阎硕站起身走到林果果的身边,抚摸她的脸庞,勾起她的下巴,让她直视自己的双眼。

这一刻林果果不想再忍了,凭什么要被这个家伙要挟,凭什么要任他为所欲为。

“那你就把这些照片公之于众吧,我不在乎。”

林果果莞尔一笑,往后退一步,让阎硕的手从自己脸上脱离开。

此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林果果听到说自己的手机,瞥了一眼阎硕从他身边走过,去拿放在茶几上的手机。

阎硕双手插在浴袍口袋里,转过身若有所思的看着去拿手机的林果果的背影。

一见手机上显示的号码,心里一紧,回头看了看阎硕“我还有事,您早点休息,不打扰了。”

林果果并没有接电话,而是拿着电话跟阎硕道别。

阎硕别有深意的笑着“打给你的人是叫南宫珉吧。”

刚走出几步的林果果身子一僵,看到人停了下来,阎硕坐回到沙发上,双手搭在沙发的两边“你可以若无其事的走出这个大门,但不知道那个南宫珉有没有你这么好的运气。”

转身看向坐在沙发上仰起头的阎硕“你要是敢动他,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哈哈哈……哈哈……”阎硕笑的阴险的“这是我今年听到最好听的笑话,林果果你可以试试,走出这个大门,我保证南宫珉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趁我现在还对你有那么一点兴趣,你应该好好抓住这一点,你要清楚跟我作对的后果。”

瞪着的眼睛一股酸楚红了眼眶“就算要做决定,也要让我考虑一下吧,毕竟半年也是一眨眼就能过去的时间。”

“给你一晚上,就在这里考虑。”阎硕的眼里藏着一股戾气,但看着林果果不服输的样子,还有她那红了眼眶,却没有掉下一滴泪,自己还真是有点心疼了。

手机还在响着,南宫珉站在林果果房门口一遍遍的打着电话,手里拿着两个盒子,一个是给林果果买的热粥,另一个是盒子装的是药品。

套房里两个人的博弈最终林果果缴械投降“你能让先让我把这些事处理完吗?”

林果果把手里的手机展出来给阎硕看。

“快去快回,给你十分钟的时间。”阎硕闭上眼睛,仰起头闭目养神。

林果果出了房门走到电梯口接起电话,告诉南宫师兄自己出去买药了马上就回去。

挂断电话林果果走进电梯,按了自己所住楼层的数字。

到了楼层林果果走出电梯,正巧南宫珉迎了上来,这让还没有整理好情绪的林果果愣了一下,随后笑着说道“师兄,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想着下楼接你呢,没想到你这么快上来了,不过……”南宫珉迟疑了一下,欲言又止的看了看电梯,转而继续说道“身体怎么样了,买到你需要的药了吗?”

“亥……别提了,出门转了一大圈,连个药店都没找到。”林果果手里的房卡握得十分紧,手指出都在发白。

“你看看这里的药有没有你需要的。”南宫珉拿起一个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装着各式各样的止疼药,有治疗肠胃的,甚至还有两盒治疗痛经的。

看到这么多药,林果果没能克制住自己的眼泪“麻烦师兄了。”

“这没什么,走吧,先回房间,你看看需要吃什么药。”

两个人回到房间,林果果找了两片消炎药当着南宫珉的面吃了下去。

南宫珉又把买来的清粥放在了桌子让林果果多少吃一点。

自己怎么也没想到南宫师兄会这么贴心,可这一时的暖心,也没让自己忘了在楼上发生的事。

“那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就打我电话。”南宫珉觉得自己也不能在这里多待,嘱咐好一切就起身往外走。

就在南宫珉即将打开大门的那一刻,林果果大声叫住了师兄。

“怎么了?”南宫珉温柔的笑着转过头。

只见林果果九十度弯腰,热泪盈眶的说了一句“谢谢……”

南宫珉笑着走了到她的面前,扶起她弯曲的腰,在她额间轻轻落下一吻。

“好好休息……”

林果果身子瞬间绷直,呆滞的瞪着大眼看着已经转身离开的师兄。

好巧不巧林果果的手机再次传来短信提醒,打开一看两个大字。

‘开门……’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VO1EFlZJOEl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