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麻辣小尼姑 小说 啊轻点好涨要尿出来了

导演冷冷道:“该死的,居然有人敢在我的眼皮底下做这种事,还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等抓到他之后看我不好好教训他!”

邵萌躺在白色的病床上,有些苍白,安静睡着的样子,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孩子,透露出乖巧,黑色的睫毛长长的覆盖在白皙的皮肤上。

她安静不说话的样子,看着还真是让人喜欢。

导演已经让人调监控录像了,那么重要的道具室一般都是装设有监控的。他们在耐心等待着回复。

十分钟后,一个小哥匆匆忙忙的跑进了医疗室里。

“这么紧张干什么?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凡事要先冷静吗?”导演斥责了一句。

小哥浑身发冷:“导演,我刚刚去调监控录像,可监控录像居然被人破坏了!”

听见这话,导演几乎是立刻站起来。

“被人破坏了?”

“没错。”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谋杀。”赫连离在他话落的那一瞬间,就立刻想到了,墨眸微沉,浑身散发出冷气。

“你现在立刻去调查看看其他地方的监控头像有没有被破坏?”导演立刻吩咐下去。

“好的。”

小哥离开后,导演对他道:“离,我不会让你的人白白受伤的。”

赫连离轻抿薄唇,眸色复杂。

忽然他想到了一件事情。

邵萌说自己在厕所的时候,看见了那个跑龙套小姐被人欺负,于是出手。这么说来,那个人极有可能为了报复邵萌下手。赫连离深深地望着邵萌,沉声道:“你一直都不听我们的话,这次就当做是给自己买个教训吧!”

说完,他站起身离开。

剧组的所有人都没有离开。赫连离走出去就看见导演正在大发雷霆:

“在我的面前用这种不入流的轨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究竟是谁偷偷换的道具?现在立刻来找我,或许我能够从轻处理!”

大家都没有说话,面面相觑。

赫连离走过去,拍了拍导演肩膀。

在导演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导演沉了一会儿,目光落在不远处的跑龙套身上,“张颖,你过来一下,我找你有事。”

“好的……”

安静的休息室里,三个人面对面而坐。

张颖显得很胆小的样子,微微垂头,黑色的长发倾泻下来,一双乌黑的眼里翻出不安,她紧张地不停的摸着自己的手指,一看就是那种容易被人欺负的人。

“我听说你在卫生间的时候被人欺负了,是邵萌帮了你,对吗?”

“是的。”

“欺负你的那个人是谁?”

张颖沉默了下来,局促不安看着四周。

“是……是女二号,苏艳红。”

苏艳红!

这不就是刚刚跟她搭戏的那个女人吗?

难不成这是一场她自导自演的戏?

赫连离手指微微紧握,想起她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样子,眼底迸发出冷意,这一次他一定不会原谅那个人,一定会帮她抓到幕后真凶。

“我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把苏艳红叫进来。”

听见这话,她脸上现出几分犹豫。

“可是……”

“你放心吧,现在有我在,她不会欺负你的,快去吧。”

张颖抿了抿唇,终于是站起来离开了。

赫连离修长的手臂撑着下巴,目光陷入了深思,似乎是在想什么重要的事情,这个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他打开一看,是那位尊贵的人物发过来的消息。

秦寒:邵萌在做什么?

赫连离手指颤抖了一下。

赫连离:秦爷找她有事?

秦寒:嗯。

赫连离犹豫了一会儿,斟酌了好几个词汇,才终于把那一句话打出去:秦爷,邵萌她……睡着了。

秦寒:现在是工作时间。

一句话就拆穿他的谎言。

赫连离抱着脑袋欲哭无泪。

邵萌……秦寒前一秒还跟你说不要惹事,后一秒你就出了这样的事,我也护不住你了……

于是只好把事情的原委全部都告诉了他。

那边的人久久都没有回复。

不用说,他现在肯定是生气了。

赫连离想到邵萌的小命堪忧,硬着头皮说了一句辩解的话:邵萌也就是太善良了,看不惯别人欺负弱小,其实她这种品质也很难得的。

对方依旧没有回话。

这时候门开了,苏艳红走进来,她已经换上了便装,嫣红色的长裙看上去格外耀眼美丽,那张脸庞妆容精致,五官端正。她对着他们笑了笑。

“导演,请问有什么事?”苏艳红好奇道。

因为刚才张颖被叫进来了,所以她单纯的以为,导演只是要把每个人叫进来谈话而已。

“苏艳红,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承认自己做错的事,如果你不愿意承认,被我们查出来了以后你再想做明星就难了。”导演意味深长的说道,语气里透出一丝威胁的意味。

苏艳红面色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导演,我也很担心邵萌,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我从来都没有去道具室。”

“你担心邵萌?”

苏艳红听他意味深长的五个字,脸色微微有些僵硬,但很快又恢复如常说道:“当然了,她是我们剧组的一员,我当然担心她。她现在怎么样?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赫连离嘴角溢出一抹冷笑。

直接拆穿她虚伪的面孔。

“担心一个曾经阻止你欺负弱小的人的安危,你不觉得可笑吗?”

“你在说什么?”

“还有我说的更明白一点吗?你在卫生间欺负张颖,被邵萌看见,邵萌阻止了你。你现在应该恨不得他出事吧?”

“我,我只是和张颖开个玩笑。”苏艳红辩解道:“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误会我,但我真的没有想要她的命!”

“是吗?”

“千真万确!”

苏艳红一副死不承认的样子。

再加上现在监控录像被破坏了,他们没有证据也不能断定到底是谁做的。

恐怕她心里现在就是这么想的。

赫连离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沙发扶手,“好,我们给了你最后一次机会,但是你却错过了。现在你可以出去了,但凡让我找到一点证据,我都会让你在娱乐圈里死的很惨。”

他一字一句,声音冰冷。

苏艳红心里打了个寒战。

调查的进度并不好。他们几乎找每个人都谈了一次话。一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却没有得到重要的线索。

夜幕低垂,整个城市被一片昏暗的光芒所笼罩。剧组的人都散了,只有赫连离留在医疗室,从外面买了烟回来,一束车灯忽然打过来,他转过头去就看见一辆蓝色的兰博基尼豪车快速地驶了进来。

这车……

赫连离下意识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兰博基尼停在医疗室的门口。

余木打开车门下车,走到后车座的位置,开了门,男人颀长挺拔的身影从车里走出来,昏暗的灯光下,他那张俊美精致的脸庞,看上去越发冰冷。

赫连离连忙走过去问道:“秦爷,你不是要出差一个星期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余木道:“赫连,邵小姐在哪里?”

“就在医疗室。”

看着两个人走进了医疗室,赫连离在心里给她祈祷。

秦寒要是生气了,邵萌这绝对是要完蛋。

洁白一片的医疗室里,秦寒一袭黑装,迈开大步朝着里面的病房走去,开了门,便看见白色的病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她清婉的面容此刻一片苍白,黑色的长发披散在床上,宛若沉睡中的公主。

“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赫连离抿唇,低声道:“秦爷,医生说不确定。”

秦寒墨眸瞬间冰冷了起来,房间内的温度似乎降低了几度。他薄唇轻启,声音淡漠薄凉:“连一个小病都不确定,要他还有什么用?把秦氏集团的医生请过来。”

“好的,秦爷。”

他颀长的身影坐在床边,与脸色苍白的邵萌形成对比,他看上去就像是地狱的死神一般。

秦寒看着她苍白的脸色,莫名觉得有几分烦躁,修长的手指随意的拉扯两下领带,蓝白色的领带被解开些许,他这才觉得稍微好了点。

赫连离心里还是有个疑问:“秦爷,你怎么会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可能是专门来看邵萌的吧。

他淡漠道:“项目提前解决了。”

“嗯。”赫连离走到病房旁边,看着男人俊美的脸庞,默了默,沉声问道:“秦爷……你打算等她醒了之后怎么处置她?”

秦寒向来不喜欢不听话的人。

邵萌这一次,可是犯了大忌。

秦寒墨眸望向赫连离,宛若千年深潭的眼眸深不见底,看不出一丝情绪,开口的声音宛如从遥远的雪山传过来的一般:“你想我怎么处置她?”

“秦爷……邵萌其实也只是好心办坏事。”

“够了。”他冷冷道:“从开始到现在,她没有听话过一次。”

赫连离心里一凉。

完了。

邵萌,这次就算是我也没用了。

恐怕……以后明星之路与你无缘。

其实他还挺喜欢这个小丫头的,想到她要离开演艺界,心里不免有些遗憾。

不多时,穿白大褂的医生就走进来。

“秦爷,你找我。”

“嗯,看看她。”秦寒淡淡命令。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VN1jFJ0sNjJ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