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九皇叔在凤轻体内一动不动 雨后的故事

在宴会里,每个人似乎都谈笑风生,实则有些小心翼翼。

因为……

谁都不愿多提起齐家的小少爷。

毕竟,抓周断全宝,少幼更无成。当今旁友少,人避认其昏。天资,人缘,仿佛注定与它绝缘。人们常把他与他的姐姐暗暗作比较,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分明就是府中的闲人,仅是闲人而已。他插手不到任何的事情,堂堂齐家少爷,也只有齐夫人柳卿,与她的姐姐比较疼爱罢了。

外人看着这齐喵,总是连连叹气。

因为好像他爹不疼他,也不重视他,光去培养他的女儿,而各家私塾,达官贵族都不愿教他扶他。

但是…齐喵不是很在意这些事,自己倒甚是逍遥快活。

怎么说呢,他不在乎。他都愿意与姐姐在空闲时间里逛逛集市,给娘拾拾花,捶捶背。一天天的,虽然学无所成,无人愿重,无人青睐,但也不错呀。

他有这样的生活就还很不错了。他来到阳台上,回头静静看着姐姐抑制着狼吞虎咽的愿望而慢条斯理的窘迫模样,他的嘴角忍不住轻轻上扬到了一个可爱而又微妙的弧度。

姐姐啊,可是个受人津津乐道的人物啊。

自小便文采出众,有时连她的先生都要自愧不如,长得也是甚是好看,然而,那些男人常道:“女人无才便是德。”以至于上门提亲了的人并不多,再者,姐姐本身就不想嫁。

因此……

若有人提亲,她也会,

嗯……

吓走别人。

这可以是她人爹爹唯一头疼的地方。齐喵想到姐姐吓人是张牙舞爪的样子,又不禁笑出了声。

只见齐恬儿嘴里还嚼着东西,让他走了过来:

“在这傻笑什么呢?这应天居的宴会是专门为你设的,你怎么不去尝尝这些上好佳肴啊?爹爹只有在生辰时才有的来这吃的。”说着还拍了一下他脑袋。

齐喵看着齐恬儿明明吃过东西的嘴,还干干净净的没有油渍有些好玩。不过再仔细看看,齐恬儿的嘴唇倒也煞是可爱,樱桃色的水润而没有一点点死皮,微微的向上翘着,别是喜人。他也只是静静的看着齐恬儿,仿佛她是他唯一值得多加注视的人。

其实远远的有一大群浓妆艳抹的妙龄女子正悄悄望着齐喵:他虽算是个浪子,长得倒很清秀,虽然不是那种一鸣惊人的帅气,但是多看几眼总觉得越看越喜欢,很占便宜。

但是…他的眼里,只有齐恬儿。

既然一朵暗香绽开,又何必去欣赏其他的浓艳呢?

既然眼中有最好的她,也就不怕有旁人来打扰了。

但是,人,确确实实打扰不了,但,其他的呢?

齐喵一生过了大大小小,许许多多的生辰。但,那一次他绝对永远不会忘记。

他还记得应天居上的那一个阳台,姐姐背后那些华丽的建筑物,青葱的树,有微风吹来,姐姐粉色的衣裙摇曳着。远处有一些明媚的阳光。

啊,那一束阳光好像越来越近了,是幻觉吗?一圈一圈的光阴如涟漪般,慢慢的舒展开来了,而他的瞳孔也因此逐渐变细,逐渐眯成一条缝。

“姐!”他好像意识道了什么,只见那缕阳光慢慢地扶起齐恬儿向空中升起。

齐恬儿向天空无端上升的样子与她自己惊恐的叫声成功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姐姐!齐喵努力伸着手想抓住她,但是怎奈何怎样都伸不到,连一点衣角也抓不到。

“恬儿!”齐晏急匆匆的跑过来,焦急的看着女儿。

这是柳卿的声音响起,但接下来的话。在齐喵看来,听起来却像是在给他下达死亡通知书一样令他感到可怕。

“此景,此光,恬儿她…是飞升了。天庭的帝君,大概是见恬儿文采异常,天资异禀才这样做的吧。不必忧心,当年是赤灵猫族的祖上飞升时,记载的情景跟这个一模一样。我不会记错的。”

除了齐喵以外,大家赶快听这种话都投以惊喜的目光顺着这神圣日光的源头望去,但说到底,也就是一团刺眼的白球罢了。

而齐恬儿,也不见了。

准确说,是上天了。

全场愣了几秒,随后爆发出一阵恭喜的祝福声,众人向着齐晏和柳卿涌去。

“哎呀呀,真是恭喜啊,您家今天真是…双喜临门!”

“哎呀,齐大老爷,您家真是有福,又有个俏夫人,又有个神女儿。”

“齐夫人啊,恭喜啊恭喜!今天必须不醉不归呀。”

……

聒噪的人群,艳红的窗户,香飘的饭菜,而这一切一切都是这么欢庆,都……

没有影响到早已被忽略,并且在现在发愣的齐喵。

或者说,更像是一根根尖锐的刺扎进了他的心口。

两行清泪沿着他的两颊慢慢的流了下来,他慢慢的又站起身,并不打算抹去泪水,这样失魂落魄的往街上走去。

终于,柳卿发现了他。

她见到自己的亲儿子这样时,心都快碎了。

在她的记忆里,15年的岁月里,自己还没有见过儿子这副伤心的模样,两只原本精神,竖起来的猫耳都耷拉了下来。她有着敏锐的听觉,听到了齐喵极其小声的伤心的“呜呜”声。

她赶忙跑了过去,没发出一点声音。她抱住了儿子,心疼万分的抚着他的脸儿,齐喵也没有挣扎,任由娘亲像安抚小孩一样安抚着他。

也许,是他真的需要吧。

人群的焦点集中在齐晏身上,他笑眯眯的看着涌过来的每一个向他祝福的人。

笑得,都要扭曲了呢。

齐喵歪过头,静静的看着在人群中若隐若现的爹爹,心不知颤了几回。

是,他从小到大不知受过多少次白眼,多少冷落,多少虚情假意,他熬,他挺,因为他知道,世上还有比他更惨,惨得多的人。

也因为他还知道,他还有姐姐…

他有些害怕,与他人打交道,因为他总是可以从人们的一举一动中看出别样的意味,还有些崩溃,如碎玉一般一块一块的在地面上掉落的到处都是,有着异常冰冷的纹路。他不敢拾起,因为拾不起,拾不完…

柳卿最终叹了一口气,挥手叫来了小二,给了点碎银道:

“送齐公子回齐府,事后我还会再付你一些钱的。”

小二轻轻地笑了一下道:“遵命,夫人。”

柳青的瞳孔突然变小,警惕道:“我发现阁下很久了,敢问阁下是何方神圣?来此作何?”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V91lFkosMlk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