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乖再往里含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谭瑾脸上带着无法言说的笑容,这笑容如此光鲜,身边的贺擎沼前所未有的没有用哪种厌恶的表情看着谭瑾。

角落的那双眼睛恨恨地看着,没有人看见她进来,可是,她就站在那里,用那双漂亮的眼睛注视着谭瑾拥有的一切。

“可恶,为什么你可以拥有那么多东西,谭瑾…….”

谭瑾穿着上次贺擎沼指给自己看过的那条裙子,谭瑾笑的那么开心,而自己,只能站在角落里,默默地看着一切发生,方乔爱紧紧咬住牙齿,手中的高脚杯几乎要被自己掰断。

“没想到方小姐也来了?”

正当方乔爱咬牙切齿的时候,耳边一个温润的声音响起,方乔爱转身,看着身边西装笔挺的男人,他端着高脚杯,杯中的红酒正随着音乐节拍慢慢晃动。

“你…….”

方乔爱认识这个人,如果不是因为他,现在的自己也不用躲躲藏藏,“你怎么也来了,赵总不应该是最见不得丰朝好的么?”

“可不能这么说,”赵千城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他喝了一口红酒,“我可是很乐意看到丰朝和沈氏合作的呢。”

方乔爱冷笑了一下,“如果不是你,那么丰朝现在也不会是这样的情况,你的居心……”

赵千城笑了笑,摇摇头,“那是因为贺擎沼实在是太在乎你了……不对,”他看了看前面正在和别人聊天的贺擎沼和谭瑾,“看来,他似乎更喜欢他的夫人呢。”

方乔爱顺着赵千城的眼光看过去,贺擎沼正搂着谭瑾的腰,而谭瑾的一颦一笑,在方乔爱看来,都是对自己的挑衅。

“你什么意思,你根本不知道真实情况。”

方乔爱将高脚杯猛地扣在了台子上,没想到动静太大,倒是把旁边的人吓了一跳,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看过来,方乔爱立刻被围住了,而贺擎沼和谭瑾,也注意到了这边。

谭瑾挑了挑眉毛,“你的小情人好像又出了状况了。”谭瑾喝了一口红酒,看着方乔爱慌张的样子,贺擎沼则冷冷地看着谭瑾。

“你就不会说点好话。”

贺擎沼将谭瑾的手松开,一抬头,却对上了莫向北的眼神,莫向北端着酒杯,眼神中分明就写着,“别冲动”的字样。

“怎么,还不赶紧去帮你的小情人解围?”

谭瑾冷笑着,抬头看着冷漠的贺擎沼,贺擎沼掏出手机,给孙若群打了电话。

不一会,孙若群就将所有的人分开,方乔爱有点吃惊,但是还是看了一眼贺擎沼就跟着孙若群走了,顿时正厅中聚在一起的人就散开了,不过还是有人议论纷纷。

“没想到那女人还敢来。”

“贺擎沼的小情人,自然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贺擎沼紧紧握着酒杯,耳边的人群还在不听地唠叨着,“不想听就别听,眼不见为净,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过来的。”

贺擎沼看着身边一脸淡然的谭瑾,“你又懂什么,你和她不一样。”

“呵,什么不一样,我是比她多了一只眼睛还是多了一只鼻子了?”谭瑾冷笑着,走到门外,贺擎沼跟了过去,莫向北注意到了谭瑾的动向,他本想跟出去看看,却被萧颖拉住了。

“你还是别去了,让他们好好谈谈,这么多人,贺擎沼不敢把小谨怎么样的。”

莫向北点了点头,继续加入了人群的讨论中,而赵千城,则抓住了这个机会,慢慢靠近了莫向北。

谭瑾走到院子中中,她本没想到贺擎沼会跟过来,她停下的时候,发现贺擎沼就站在身边,居然有些惊讶。

“少见,贺总居然跟过来了。”

谭瑾看着有些昏黄的灯光,又抬头看看月亮,“你看,今天晚上的月亮很圆。”

贺擎沼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看着月亮,月光将他的脸照的很清冷。

“你其实可以不用跟我这么有距离感,你看,我们今天的配合不是很好吗?”

贺擎沼看了看谭瑾,“配合?我以为那只是演戏。”

“的确是演戏,可是,你不是也演得很真吗?”谭瑾坐在台阶上,她鹅黄色的长裙拖在地上,贺擎沼看着裙子,眼眸闪了一下。

“你,穿这裙子,很好看。”

谭瑾有些惊讶,“你第一次夸我。”

贺擎沼笑了笑,他少有的笑容在谭瑾看来比什么都珍贵,虽然谭瑾很想离开他,可是心底的某些情愫,让自己总是对这个和自己一起长大的人无法割舍。

两人并肩走在花园的小径上,谭瑾觉得这样的散步真的很难得,两年了,贺擎沼第一次和自己这样走路。

莫向北看着那边走过来的赵千城,嘴角勾了勾。

“莫总,恭喜了。”赵千城举起酒杯,向着莫向北敬了一下。

莫向北也举起酒杯回敬了赵千城,“赵总今天居然有空过来,不胜荣幸。”

赵千城笑了笑,温润的声音再次响起,“莫总说笑了,不知道莫总可否与我找个安静之处小酌两杯?”

莫向北看了一眼赵千城,那眼神似乎要将赵千城看穿一般。

“这里不好吗?赵总还想去哪里?”

“莫总不要开玩笑了。”

莫向北附和地笑了笑,他引着赵千城来到了书房,从正厅拿了一瓶红酒,“走吧,我们去小酌。”

赵千城跟在莫向北的后面,笑意更深。

贺擎沼和谭瑾边走边聊,似乎芥蒂都已经消除了,可是谭瑾知道,只要车祸这件事一天没有着落,自己就一天不得安生。

可是两人的一举一动,都在方乔爱的眼中看着,她就在院子外面的孙若群的车中,本来他是要送方乔爱去第一庭苑的,可是方乔爱偏偏说等等,结果没等来贺擎沼,倒是等来了这样的画面。

“去第一庭苑!”

车开走了,车的响动还是惊扰到了谭瑾,谭瑾瞧了瞧外面,虽然她没看到是谁,可是从车的牌子她可以看出了,是孙若群的车。

“好像你的小情人又吃醋了。”谭瑾本无意打破这样的气氛,可是贺擎沼看了一眼谭瑾,却有些愠怒。

“你别用着样的语气说乔爱。”

“不可思议,我不知道怎么说她了,大胆的猜测也有错吗?”谭瑾有些嘲讽的语气彻底激怒了贺擎沼。

“猜测?谭瑾,你知不知道就算是无意的猜测也可能伤害别人?你的家教都哪里去了?谭小姐?”

贺擎沼背着月光,谭瑾看不清贺擎沼脸上的表情,可是她知道,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又要立刻毁于一旦了。

“家教?你是说我没有家教吗?那你的方乔爱就有家教了?她的家教就是让她去做别人的小三吗?”

“够了!谭瑾,别触碰我的底线。”贺擎沼是真的生气了,他丢下谭瑾,自己一个人回到了正厅,他拿起酒杯,将杯中的酒一口吞下,他有些恨自己,明明可以不用生气。

谭瑾有些失望,果然,在他的心中,自己始终都比不上方乔爱,那样会装可怜的人,谁见不怜呢?

谭瑾摇了摇头,依旧走在花园小径上……

“看来,贺擎沼和谭瑾的关系,还真的是不容乐观呢。”赵千城看着花园中的谭瑾,两人在二楼的书房观察谭瑾和贺擎沼很久了。

“贺擎沼一直对谭瑾都有偏见。”莫向北站在赵千城边上,灌了自己一大口酒,他有些愤愤,这个贺擎沼!

“莫总觉得,这个谭瑾,和那个方乔爱,谁更适合贺擎沼?”

莫向北疑惑地看着赵千城,“赵总什么意思?”

赵千城推了一下眼镜,“莫总不会听不懂我的话,你觉得,谁更适合贺擎沼?”

莫向北笑了笑,“赵总问这话,莫某不知道怎么回答。”

赵千城回头,走了几步,坐在了沙发上,“莫总喜欢谭瑾。”

莫向北脸色变了一下,但瞬间又恢复了原样,“我对谭瑾,只有友情而已。”

纵然莫向北只是稍微的脸部表情变化,但是赵千城还是捕捉到了这样的变化,他看着杯中的酒,“你知道我今天见莫总之前,一直在观察什么吗?”

莫向北也走了过来,他将酒杯放下,给自己点了一根烟,他向赵千城递过去,赵千城拒绝了,莫向北深吸了一口,又缓缓呼气,“你在观察什么?”

“自然是每个人的表情,”

赵千城顿了顿,继续说道,“有些人面无表情,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人走过身边无动于衷;

而有的人,像是戴了面具,笑得很假难过的也很假;

而有的人,全程的关注点都不在自己身上,而在身边的某个特定的人身上……比如说。”

“我?”

赵千城点了点头,“自然,还有方小姐,你们都在关注同样的人,谭瑾和贺擎沼。”

“你为什么一定说我喜欢谭瑾,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看谭瑾,就一定是喜欢?欣赏而已。”

“莫总还不知道自己的眼神有多深情吧,都能掐的出水了。”

莫向北将烟掐灭在烟灰缸,“好,好好好,算你说对了,可是,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样呢?”

赵千城往前伏了伏身,让自己更靠近对面的莫向北,“我可以帮助你,让谭瑾更名正言顺地跟你。”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dzHbRl0oSVl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