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男友让七八个朋友一起玩我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

“我告诉你们,我们销售公司可是整个SDK的基础,是中流砥柱,是钱袋子,不像有些部门,整天咸吃萝卜淡操心,不务正业!”夏天蓝在会议室对着自己的属下夸夸其谈,唾沫星子四溅,那叫一个得意。

“叮,叮叮”小南京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夏天蓝不满的皱了皱眉头,说道:“谁的手机?嗯,懂不懂规矩?不知道我正在讲话吗?不知道开会时候手机关掉吗?”

“对不起,对不起,夏总,我刚才忘记了。”小南京小心翼翼的说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想当年小南京在学校也是何曾风云的人物,这会儿也唯唯诺诺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儿。

一听是小南京,夏天蓝便来劲了,他咂了咂嘴,说道:“怎么着?市场部那个林大组长给你安排工作呢?哼,有些新人,简直是欺人太甚,简直是无法无天,简直是目中无人,仗着自己年轻漂亮,仗着自己和某些道德败坏的管理层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拿着鸡毛当令箭,哼,早晚有一天我要让这些混蛋好看,好了,我刚说到哪了?”

“您说有些部门不务正业。”立刻有人谄媚的说道。

“对,不务正业,不光别的部门,我认为现在我们销售公司也存在这种情况,要严查,绝不姑息!”说完,夏天蓝又狠狠的看了小南京一眼。

小南京鼻子一酸,差点当场哭出来。

面对小南京的委屈,林思弦草草敷衍,她不知道,小南京在销售公司受到的不公平的待遇皆是拜她所赐。

大公司山头林立,派系斗争哪还管什么殃及池鱼?曾有人只是跟夏天蓝的对头打了个招呼,就被发配到边远六线小城市开发了半年的市场,夏天蓝被西木槿摆了一道,对“研判会事件”最大的受益者的亲密伙伴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其实吧,夏天蓝这个人除了睚眦必报,还真没什么别的优点。

“小南京在搞什么,怎么还不接电话,唉,真是的,干什么在,找她商量个事也找不到,去还是不去呢,刚才西木槿真是笑的阴险至极,想帮我当枪使吧?”林思弦喋喋不休的抱怨着。

林思弦站在走廊里望着窗外,丝毫没注意到东南生已经站到了她的身后。

林思弦还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开始幻想遇见东南生之后会发生的情况,自言自语起来:“现在过去东南生肯定摆出一副臭脸,哼,你们市场部干什么吃的?嗯,这点事儿都不会干?我是负责研发的,跟产品推广有什么关系?你不会是你无能!唉,怎么办,西木槿是个缩头乌龟,什么事都不担当,东南生是个神神经经的混蛋,哎呀,感觉要死了,我这是做了什么孽,要夹在他俩中间讨生活。”林思弦不由自主的翻起了白眼。

东南生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伸手拍了拍林思弦的肩膀,说道:“林思弦,我虽然不怎么爱说话,但是也不至于是个神经病吧?”

“啊,东南?东南副总?你什么时候过来的?你是条狗吗?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林思弦被吓了一跳,说话更不中听了。

“喂!林思弦,你给我闭嘴!”东南生嘴都气歪了。

“东南副总,我不是那个意思啊,你不要误会,不要误会。”林思弦结结巴巴的连届时都不会了。

东南生气哼哼的说道:“少说废话,你给我到办公室来,我有话问你,哼,简直是个智障。”

林思弦低着头悻悻的跟在东南生屁股后面,慢慢的走着,忽然,东南生停住了脚步,林思弦只顾想着自己的心事,猝不及防一头撞在了东南生的背上,把东南生撞了个趔趄。

“喂!林思弦,你干什么!你今天迷迷糊糊的没睡醒吗?”东南生恼怒的掏出钥匙,一边骂林思弦,一边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

“是你自己突然停下来了,关我什么事儿?我鼻子都给撞塌,还没找你算账呢。”林思弦嘀嘀咕咕的小声给自己辩解着。

“你说什么?进来!”东南生没好气的喝到。

“哇,没事儿,东南副总,我没说什么,我是说你的办公室真是够高端,够豪华,够品味,够格调!”林思弦说完又在心里加了一句:“真不愧是二代。”

东南生的办公室首先就是大,目测估计少说也有三百多平,一个会议室的规格,办公室足有正常房间的两层那么高,因为这个房间里,种着货真价实的两三米高的几棵说不来什么品种的树,整个房间布置的仿佛让人进到了植物园里,满眼净盎然的绿意,净是阵阵的幽香,办公室正中间摆了一张不知是什么品种的实木案台,上面堆满了装精油的小瓶子,案台后面有块白板,上面潦草的写着几个香草的名称,又用线条连得乱七八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随便坐。”东南生挥了挥手。

“哦。”林思弦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震惊的心灵,找了把太师椅准备坐下,可是抬头一看,东南生居然找了一节树桩子蹲在上面,便硬生生把自己快要落在椅子上的屁股往边上移了一移,找了块黑不溜秋的木头坐下了。

东南生脱掉自己的白色西装,发现背上居然被林思弦撞出来一个人脸,脸更是青了几分。

“你们那个“留尼汪岛之夜”这款产品策划做的怎么样了?”

“做了个初步方案,我去给你拿吧?”林思弦心里开始忐忑。

“你给我说说就行了,我不爱看那些文件。”东南生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个不是太好说的。”

“那你就捡重点说,就是你们准备怎么推销这款产品?”

“这个嘛。”林思弦挠了挠头。

“你快点啊,吞吞吐吐的干什么?有什么说什么。”东南生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真的不太好说,市场数据实在是太不理想了。”林思弦脸都憋红了。

“你说吧,有什么说什么,我知道这个产品的情况。放心吧,我不会生气的。”东南生微微笑道。

“那行,那我说了,我们的策略就是降价,别的没有什么办法。因为这款产品实在是不对我们的顾客的口味,东南副总,你研发这款产品的时候,可能是考虑要增加产品香味的层次感,足足用了七八种名贵的香草进行搭配,但是又不分主次,没有凸显某一种,也没有消减某一种,就像龙虾、鲍鱼、火腿、燕窝、熊掌还有人参、灵芝什么的一锅炖在一起。人们闻到这款香水的时候,鼻子根本就反应不过来,目不暇接,不对,是鼻不暇接,只是感觉到浓烈的香味像一面墙一般拍了过来。”林思弦吐出一口气,把心里的话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我们的顾客根本就不能欣赏这款产品,而且出于成本,这款产品目前是我们整个产品序列定价最高的,所以顾客就更不买账了,我们的策略就是降价。”林思弦观察着东南生的脸,小心翼翼的又加了一句。

“嗯,你接着说。”东南生还是很平静。

“还有就是我想问问,这款产品有什么寓意,这样我们做宣传文案或者做商场推广的时候,会有帮助的。”

“这款产品是我的父亲的创意,有什么寓意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按他的配比表做了出来。”东南生脸色有点暗淡。

“那我们降价的策略,你看能不能行?”林思弦试探的问了一句。

“……”东南生低着头不说话。

“东南副总,你不舒服吗?”林思弦站了起来。

“你才不舒服呢,坐下,像你说的这样,就算我们愿意降价,估计我们的顾客也不太会买账,降价还会降低我们品牌的含金量,我的意见是不能降价,你再想想别的办法,可以不用考虑成本问题,总之这款产品必须推向市场,你可以考虑跟别的销售比较火爆的产品搭配。你等会儿去查查“留尼汪岛之夜”已经生产了多少,告诉生产部门不要再生产了,把目前的库存消化掉就行了。”

“东南副总,如果不考虑成本的话,我们能不能考虑把这款产品做成纪念款?既然是你的父亲的创意那这款产品就很有纪念意义。”林思弦眼中一亮。

“不要再提我的父亲!!!”东南生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声吼道,吼完他转过身去,沉吟半天,丝毫不管被吓了一跳的林思弦,声音低沉的说道:“就按你说的,做成纪念款,送出去,不管怎么样,这款产品必须推向市场,产品成本的事儿你不用管,我会给爷爷说的,你现在就去做方案。”

“好的,好的。”惊吓过度的林思弦如蒙大赦,慌里慌张的就往外跑。

“等等!”东南生叫住了身子已经一半在门外的林思弦。

“呼”东南生把他的白色西装甩了过来,恨恨的说道:“好好看你给我背上印的人脸,拿回去给我洗干净!”

林思弦也不说话,一把揣起衣服,仿佛一头受惊的小鹿,拼命的逃离了这个让她饱受惊吓的地方。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dODDBv1yODY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