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宝贝儿我爱你忍着点 被囚禁的男人

承欢和哥哥来到三叔家里的时候看到三叔正在洗锅做饭,还听到伯母和婶婶们的声音,承欢隐隐约约觉得今天有些不一样,是怎么了?承欢疑惑地看看叔叔,又回头看看哥哥。

承龙把妹妹放下来,牵着妹妹往房间走去,“走,哥哥带你去看弟弟。”

承欢进去的时候,看到刚从医院回来的三婶抱着头巾,抱着一个小宝宝靠在床上,轻轻拍着,偶尔和大伯母和四婶说说话。三婶变胖了,有些陌生,承欢站在门口看着,不管承龙怎么拉着她,她就是不肯往前走。

抱着孩子的陈月往门口一撇,便看到承龙拉着承欢,想把她拉到房间里来,又害怕把承欢弄痛所以不敢用力,承欢则是死死地扒着门框,两眼怯怯地看着房里,两人就在门口拉扯着。初为人母,知道承欢害怕的她温和地看向那个小人儿。

“承欢,快过来看看弟弟。”

听到三婶在叫她,承欢松开了抓着门框的手,看着三婶,慢慢走到床边,探头看了一眼三婶怀里的小孩,小小的,黑黑的,脸皱皱的,好丑啊,才不要这样的弟弟。

“承欢,这是弟弟,承阳”坐在床边的大伯母笑着说道。

承欢伸手戳了戳弟弟,然后拉着哥哥往门外走了,弟弟好丑,才不跟他玩。

几个月后,承阳变得白白胖胖的,皮肤也变得光滑了,眼睛大大的,亮亮的,长长的睫毛一扇一扇着,感觉就像两只蝴蝶在飞舞。站在摇篮旁边注视着弟弟的承欢忍不住伸手就要去碰。

“欢欢不要去玩弟弟的眼睛”陈月急忙阻止。这几个月以来,承欢没事就来家里,吵着闹着要抱弟弟,一刻也不愿意离开。有一次承欢眨巴着眼睛看着她,糯糯地问道:“婶婶,我想背弟弟,可以吗?”承欢一直就很乖,从来不会向长辈要什么,看着她满怀期待的眼睛,陈月还真不忍心拒绝,就拿出背带,把承阳放到她背上,绑好。“欢欢,重吗?”“不重。”

三岁多的姐姐背着三个月的弟弟,小心翼翼地在院子里走着,陈月紧紧在旁边跟着。走到门槛前,小小的承欢背着弟弟跨不上去,陈月抱起两个小孩,轻易就跨过了那道门槛。抱着承欢暖暖的身体的时候,陈月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好久没有抱承欢了。承欢很懂事,二哥曾托她帮忙照看承欢一天。中午的时候给承欢煮了一碗面条,蹲着给她喂的时候,承欢突然从小凳子上站起来,然后拖着一张椅子到她面前,笑着说:“婶婶,你坐,我自己来。”然后就从她手上接过面条,坐在小凳子上,安安静静地吃着面条。当时她觉得承欢真是太懂事了,养这么个女儿实在是太省心了。现在想起来才觉得,这样的承欢太让人心疼了。她才三岁啊,是可以随便任性撒娇的年纪,可是二嫂不在,即便家里人再疼她,敏感的承欢还是早早便发现自己和别的小朋友不一样。太多的人对她说要乖,要懂事,爸爸很辛苦,于是她不常哭,也不闯祸,不闹着要这要那,乖乖巧巧的。可是好像大家都忘记了,不管怎么样,承欢都只是个孩子,是可以闹可以偶尔任性的。即便没有母亲,家里很困难,但是这也不是剥夺承欢撒娇任性的权利,催着她快速长大的理由。陈月决定,以后要对承欢好好的,要替二嫂呵护着承欢。

承欢是看着承阳一点点地从摇篮里允着手指头的小宝宝长成一个时常跟在自己身后,含糊地喊着自己姐姐的小孩,所以她从承阳身上知道了姐姐这个概念。至于同样喊她姐姐,但是只是比她小一岁的承海,她并没有这个概念,只觉得承海不过是喊她姐姐的同龄人,所以她把所有姐姐对弟弟的疼爱全给了承阳。

她会拿着小网兜牵着承阳到田野里捞蝌蚪和小鱼小虾,她也会带着承阳到草地里扑蝴蝶蜻蜓,她总是阿阳阿阳地唤着承阳,眉眼弯弯,却忽略另一个时常眼巴巴地看着她和承阳玩耍的承海。

紫荆树下,承欢把摔倒的承阳拉起来,轻轻给他拍去泥土,然后拉起他擦破皮的手,学着三婶的样子,给他吹了吹。

“阿阳,不哭哦,姐姐吹吹就不痛了。”

承海拿衣袖抹了一把鼻涕,看着树下的两个人,神情寂寞。自从有了承阳后,姐姐就不爱和他一起玩了,他也是和承阳一样唤承欢姐姐的啊,怎么姐姐就是不爱带他玩呢?

换过几次新衣,过了几次节,看了几次烟花河灯,吃了几回汤圆后,承欢就要六岁了,应该上小学了,四叔家也添了一个弟弟,承洲。

昨天,村里和承欢同岁的王静在地上写写画画了一会,告诉承欢,这是她的名字,王静,她爸爸教她写的。说完得意地看着承欢,“承欢,你会写自己的名字吗,我爸爸说,要会写自己的名字才能上学。”

承欢摇摇头,晚上,晚上,一定要爸爸教自己写自己的名字。

吃过饭,林志永觉得今天女儿有点不一样,以往都是匆匆吃完就去找承阳了,今天竟然乖乖地在旁边坐着等他。

“欢欢,怎么不去找承阳玩?”

承欢摇摇头,钻到爸爸怀里,摸着爸爸长了胡子的下巴,有点扎手。

“爸爸,你教我写我的名字好吗?”

“怎么突然想学写你的名字了?”林志永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王静会写自己的名字了,我也要~”承欢搂紧爸爸的脖子说道。

“好好好,爸爸教你写。”

“林——承——欢”林志永抓着女儿的手,一笔一划得在纸上写下“林承欢”三个字,“现在知道怎么写了吗,欢欢来自己写。”

承欢抓着笔,看着爸爸刚刚写的样子,歪歪扭扭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林志永看着纸上严重变形的三个字,哭笑不得,但还是摸摸女儿的头,安慰道:“欢欢真聪明,再多写几次就可以写好了。”“恩~”

过了好一会,承欢咬着笔头,对比了一下自己写的名字和爸爸写的字,觉得自己写得差不多了,抬头看向爸爸。

“爸爸,哥哥的名字怎么写?”

恩,承龙从小一直都很疼承欢,欢欢想学哥哥的名字很正常,林志永很平静地写下侄子的名字。

“阿阳呢?”

“。。。。。。。。”

“姐姐呢?”

“。。。。。。。。”

“阿海和阿洲呢?”

林志永觉得这个女儿白养了,心里想的永远都是哥哥姐姐还有弟弟。

承欢仔细看着纸上排列得整整齐齐的名字,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爸爸,爸爸,你看,我的名字和哥哥姐姐还有弟弟的名字有两个字是一样的!”

“因为你们是兄弟姐妹啊,我们是一家人。”

“有一样的字才是家人吗?”

“也不是,不过有一样的字的话,不管欢欢、哥哥姐姐还有弟弟到哪里,人家一听你们的名字,就知道你们是一家人,这样不是很棒吗?”

承欢看着这些名字,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因为这些名字,她开始隐隐约约感到这些名字的主人于自己是非常特别的,他们和王静是不一样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dNljBrhrNjZ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