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我被小叔插了一夜 翁熄系列乱

第一节课课间的时候,梁飞龙把倪海默叫到了教室前面。

倪海默走到梁飞龙面前,对着那双眼睛,他不自觉地回避了眼神,这一举动没有逃脱梁飞龙的眼睛,他的目光并不具有侵略性也没有任何的不礼貌,面前的人却下意识的回避了自己的眼神。梁飞龙心下一动。

“你就是意大利留学生倪海默,是吧。”

倪海默点头。

“我看了你的个人资料,你在意大利并不是专修心理学专业的,而是音乐。怎么来了我们这里反而选择了心理学?”

倪海默沉默半晌,抬头直视梁飞龙的眼睛,眼神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暗嘲,才回话。

“确实,我对心理学并不感兴趣,不过感兴趣的人都想借它成为救世主,对于这个我倒是很感兴趣。”

梁飞龙心中波澜,面上却仍是礼貌的微笑。真是个有趣的孩子,明明厌恶已那样的清晰,却偏要戴着礼貌的面具,岂知其实一撕即破。

梁飞龙一挑眉。

“有趣。学习动机倒是不错,只是看来你对于救世主一词的理解不是很准确。”

倪海默没有接话,梁飞龙也不在意,嘴角的笑弧度反而更大,接着说道。

“救世主是基督教徒对耶稣的称呼。后对于拯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的时代英雄,人们往往也称之为救世主。西方历史神话中的人们总是感觉悲观、失望、苦闷,前途渺茫。这时,他们就希望有个救世主能够来到人间,把他们拯救出苦海。所以,其实救世主归根结底是存在每个人的心里。救世主不是去成为,而是去等待。”

梁飞龙看着倪海默的眼神不自觉的颤动,就知道他的话给了他不小的震动。确实,有些习以为常的称谓,而少有人逐字逐句的去细细考虑,往往望文生义。也就是所谓的毒鸡汤。

梁飞龙安慰般的拍了拍倪海默的肩膀。

“只要你对心理学产生兴趣,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都没有关系。任何事物都需要去辩证否定的扬弃,哪怕只是一点星火也有燎原的一天。人最可怕的是对什么事情都没有兴趣看不到希望,所以随波逐流,放弃自我。反而这样的人其实是打心里希望可以出现一个救世主,换句话说,救世主也就成为了他的希望。”

句句戳心,只一面,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些表情。一个三字词语竟可以将它剖析至此,无论从任何方面,倪海默心中起了从未有过的敬意。

不知怎的,倪海默竟感觉心中有些轻松,连带着他的面部表情都柔和许多,慢慢恢复平常潇洒不羁的样子。挑眉耸肩。

“OK,sure enough,the Chinese language is extensive and profound.”

(好吧 ,果然还是中文博大精深。)

梁飞龙顿了几秒,答道。

“thank you.”

倪海默忍笑。点头示意了下梁飞龙,便离开了。

剩下梁飞龙在后面暗自磨牙。Mmp,英语一直是他的硬伤!!!即便拥有了现在的成就,他也忘不了他上本科的时候,四级考了三次426过,六级更惨了,次数不计最后还是以425的分数稳稳压在了合格线上。也正因如此,每次国际学术上的心理研讨会梁飞龙都发不了光彩。要不,以他的成就怎可能只是屈居在这个学校当个教授?当然这些也都只是客观的旁人评说,梁飞龙自己本人对于现在的生活还是很满足的。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小东西。还真是面如冠玉啊!(面如冠玉:比喻男子徒有其表。)

不过,也真是有趣。

梁飞龙看着一排四个人,恩,赏心悦目,恩,很是登对嘛。恩,等会,这感觉不对啊,这可是三男一女的搭配,自己用登对来形容有点不恰当啊。

想到这,笑着摇了摇头,随即注意到什么笑容敛住,渐渐转为意味深长的笑容。

“Savior.”

救世主。

。。。

等到第二节课,吴歆就挺不住的打瞌睡,毕竟梁飞龙上课有趣归有趣,该有的深度却是一点都没减,她身边的三人听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可怜她困得眼泪充满了泪水,还在硬撑着。。。

之后,不知吴歆就拄着下巴一点点看着视线中讲台上的那道人影,一点点缩小模糊,直到慢慢黑暗。。。

李弋风虽然在认真听课,余光却也在一直瞟着吴歆的,看着吴歆拄着下巴困得直摇头,不禁微笑,写字得动作也渐渐停下,侧头专注的看着吴歆摇晃的头一点点接近桌子,直到快要磕在桌子上的时候,李弋风把左手及时垫在了吴歆的脸下。

许是感觉到了温度,吴歆竟把自己的手也放了上去,垫在自己的脸下面,舒服的睡着。

倪海默也看见吴歆摇摇晃晃的样子了,这要是放在以前早搂到自己怀里了,现在却是控制住了。毕竟,情况不一样了。这么想着,倪海默的目光落在吴歆身上的时间竟有些久。反应过来的时候,倪海默就与另一道视线撞在了一起,只一秒,两人同时移开了视线。

陈颜青不自觉得握紧了手中的笔。

倪海默脑海中则浮现了三个字。

而李弋风对这一切都毫无察觉,他唯一的感觉就是他左手连着左胳膊都麻酥酥的,恩。。。

好巧不巧的梁飞龙还叫李弋风回答问题。

李弋风“。。。”

他是可以坐着回答,只是他说话吴歆就会醒,更重要的一点是。。。梁飞龙刚才问了什么问题。。。

梁飞龙一直低着头,没有注意到李弋风的异样,倒是下面的吃瓜群众都憋着笑看好戏。。。

直到梁飞龙皱眉抬头。

“李弋风呢?跟小青梅私奔了??”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老师,李弋风同学被小青梅压着站起不来啊!!”

梁飞龙闻言,望向了李弋风,看着李弋风脸上的窘态,好心情的唇角一扬,仁慈的没再调侃,叫别的同学答了问题。

就这样。。。小青梅。。一词。。火了。。。

于是,当吴歆醒来后,倪海默说的那句“小青梅,你火了!”的时候,她还没反应过来,直到放学的时候,来跟她打招呼的同学都叫她小青梅的时候,她才得知来龙去脉。。。然后。。。就去给李弋风揉胳膊了。。。毕竟压了那么久呢。

倪海默坐在火车上看着窗外的远山时,脑海中回想着梁飞龙的话。

梁飞龙明明是他讨厌的人群,却又不让他讨厌。他讨厌的是那群道貌岸然的人坐在椅子上通过一些测试,一些所谓的现象现实,就理所当然的诊断你的种种,给你下了定义,贴上一些不知所谓的标签,享受来自无知者崇拜的目光和仰慕。

衣冠楚楚的模样,最是生厌。

天才和疯子尽在一步之隔。有些人装疯卖傻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依旧活的很好,而你却为了你的名利,为了你的研究,打着拯救的旗帜,残忍的将他拖回现实,戴着伪善的面具告诉他你自己所谓的孰是孰非,然后他们失去了疯傻的笑容,变得呆滞面无声色,最后从世界上陨落。

想到这里,那一天满眼的红,仍深深割据着倪海默的神经。

之后的时间里,倪海默都靠着窗边睡去,做着光怪陆离的梦,想着久未遇见的人。

下了火车,吴歆得知吴润山已经出院回家了,他们三人就开始合计着倪海默是跟着李弋风回家还是跟吴歆回家。李弋风和吴歆各执一词。选择权落入倪海默手里。

倪海默看着两人注视的目光,最后在李弋风杀人的眼光下,拉着吴歆。。。跑了。

开玩笑,他可不要和李弋风在一个屋檐下睡觉,他睡眠质量本来就不是很好。

到了吴家。

穆华一把抱住倪海默蹭了蹭。

“我的默宝宝,想死姐姐了!!!”

吴歆“。。。”

吴润山“。。。”

倪海默“姐,姐姐。我也想死您了,这么久没见,您还是如此活力四射啊。”

穆华闻言松了手,哈哈笑道。“默默你也是,许久没见,风采依旧啊。”

吴歆实在看不下去两人的互捧互夸,拉着吴润山的胳膊进了屋。

“爸爸,你才住院几天啊,就出院,医生说的吗?还是你放不下公司的事啊?不管怎样还是身体为重啊!你。。。”

吴润山看着宝贝女儿的义正言辞的小模样,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

“哎哟哟,歆歆长成大姑娘了,知道心疼爸爸了。”

吴歆傲娇的一抬下巴。

“我一直都知道心疼您呢,只是您在我心里是超人,不老不病。”

“哈哈哈,那可不是超人,是老妖精。”

这话被走进客厅的倪海默恰巧听见,笑着接话。

“老妖精?那正好啊,吴叔您这个老妖精和我这个小妖精肯定秒杀其他一批妖精。”

“噗。”

“哈哈哈”

穆华闻言,笑的前仰后合。吴歆拼命忍笑。脚下一步步往房间的方向挪。

吴润山神色阴晴不明,顿了半晌,拿出手机,搜了个照片递给倪海默看。

倪海默看了一眼,厌恶的不想再看下一眼。手机还给吴润山。

“这是什么啊?”

【西游记奔波儿灞jpg】

“小妖精啊。”

倪海默“。。。”

吴润山看着倪海默的面如土色,又搜了一张照片,递给倪海默,吓得倪海默差点掉了手机。

【黑山老妖jpg】

“这,这又是什么?魔鬼吗?”

吴润山面带微笑的摇了摇头。

“老妖精啊。”

“。。。”

这下倪海默彻底面无表情了。

“现在,你还想秒杀其他妖精吗?”

倪海默重重的摇着头,然后狠狠的说道“我现在只想去秒杀吴歆。”

吴歆闻言,直接大叫一声跑回房间,然后在关门和倪海默不让她关门之间拉锯着。

吴润山无奈的笑了笑。

熊孩子。

对了,他不是还有话跟吴歆说的吗??

“歆歆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dNHDQgysNDg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