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将军咬掉肚兜带子 噗嗤噗嗤好涨太深了

在这之前,莫雪瑶从来都没有看见过,这样冷漠的陈复。

她的眼睛里面,是一片的难以置信。

“阿复?”

陈复朝她伸出手来,“将照片还给我吧。”

莫雪瑶慢慢的伸手,将放在自己背包里面的照片慢慢的拿了出来。

她低着头说道,“阿复,不管怎么样,我只想要你开心。”

“如果在你的面前,还是之前那个一无所有的陈复,你还会这样说吗?”

听见陈复这样毫无感情的一句话,莫雪瑶的整个人,都是一震。

她抬起眼睛来看着陈复。

陈复的脸上是冷笑。

“算了吧,这样的问题没有任何的意义不是吗?”

陈复将照片拿了过来,转头就要走。

莫雪瑶的声音传来,“陈复,你一定这样吗?是,当初就这样走,是我的不对,但是我只是为了想要……给我们的孩子,一个好一点的将来。”

此时,胡觅夏正皱眉看着面前的人。

沈宗林的脸上,是盈盈的笑容,“好巧哦陈夫人,你看上去好像挺苦恼的,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胡觅夏摇头,“谢谢你,不用。”

“但是陈夫人你应该应该要知道的事情是,从这里到你的家里面,一共有将近四千公里,你确定你要走回去吗?”

胡觅夏不知道沈宗林是不是有什么读心术,要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将自己的心思,摸得这样的清楚?

胡觅夏咬牙,正想要说我就是想要走着回去的时候,沈宗林已经从车上下来,帮自己将车门打开。

在他车子的身后已经排起了车龙,此时正是一片噼里啪啦的喇叭声,胡觅夏咬牙看着面前的沈宗林。

沈宗林说道,“你要是不上来的话,我就只能这样了。”

在后面的人骂上自己之前,胡觅夏最后还是上了车子。

沈宗林的眼睛里面,是满满的笑容。

“送你回家是吧?”

胡觅夏嗯了一声,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双膝上面。

那样子,让沈宗林嘴角的笑容,顿时更加深了起来。

他说道,“看来第一次的印象你真的还挺糟糕的,如果不是因为那天晚上的话,你现在对我应该不会这样了吧?”

胡觅夏看了他一眼,慢慢的说道,“这样的事情对于沈总来说,重要吗?”

“当然重要了。”

沈宗林认真的看着自己,说道,“我对陈夫人看我的眼神,还是挺看重的。”

胡觅夏不想要去知道面前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思,所以,她只转头看向窗外,说道,“没有,我就是不喜欢…… 和人说话。”

“哦,是吗?那和我不一样,我还是挺喜欢和人说话的,我觉得我们两人可真的是互补,你说是吗,陈夫人?”

互补……

胡觅夏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并不想要回答他的这句话,正看着窗外的时候,身边的男人突然伸手,轻轻的握住了自己的一缕头发。

胡觅夏被吓了一跳,想也不想,伸手在他的手背上面,狠狠的拍了一下。

“痛!”沈宗林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

胡觅夏脸上的表情是变了又变,接着,她咬牙说道,“沈先生一向都有这样跟人动手动脚的习惯吗?”

沈宗林是满脸的委屈,“我就是看着你的头发乱了,想要帮你整理一下而已。”

胡觅夏自己将头发整理好,说道,“不用了,谢谢你。”

沈宗林看了看她。

在胡觅夏看不见的地方,嘴角微微向上扬了起来。

在第一次见到胡觅夏的时候,他就觉得,这应该是一个挺有趣的女人,当时只是想要打趣一下,却没有想到居然是陈复的老婆。

最开始的时候,他是有点懊恼的,但是后面,他发现胡觅夏真的算是对得起自己对她的好奇。

她看上去温顺恬静,但是却敏感尖锐,就好像是一只潜伏的小猎豹,在敌人靠近的时候,可以准确的从地上起来,扑上来。

这样的人,让沈宗林觉得……很有意思!

就在沈宗林这样想着的时候,旁边的女人已经说道,“这不是我回家的路。”

沈宗林回过神来,说道,“我送你回家,你陪我喝杯咖啡,不过分吧?”

胡觅夏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说道,“沈先生,我想我们还没有熟到这样的地步。”

“不是沈先生。”沈宗林转过眼睛来,认真的说道,“我叫沈宗林,你可以叫我宗林。”

胡觅夏觉得面前的人好像 并没有听清楚自己话里面的重点,正想要说话的时候,沈宗林已经继续说道,“你叫我宗林,我就叫你觅夏好吗?”

“沈先生,我想我们还没有熟到这样的地步。”胡觅夏将刚刚的那句话,又重复了一遍。

沈宗林继续装疯卖傻,“这咖啡厅的蛋糕挺好吃的,我们就在这里吧!”

胡觅夏不想要下车。

沈宗林挑了一下眉头,“要不……我抱着你下去?”

“不用了,先说好,我就喝一杯咖啡!”

胡觅夏的眼睛看着面前的人,认真的说道。

沈宗林笑了起来,“好。”

两人从车子上面下去,在刚刚走进去的时候,胡觅夏的整个身体就是一僵,接着,她转头 就走。

沈宗林原本正走在她的身后,在胡觅夏这个转身的时候,他哎呦一声就叫了起来。

周围有人看了过来。

胡觅夏连忙将沈宗林的嘴巴捂住。

“你怎么了?”

沈宗林的眼睛看向里面,胡觅夏咬牙,“我不想要在这里面了!”

沈宗林的眉头扬了起来,接着轻易的,就看见了坐在那里的陈复,在他的对面,还有一个陌生的女人。

沈宗林笑了起来,“这么巧?”

“你是故意的?!”

胡觅夏咬牙,那样子让沈宗林立即举起了双手,说道,“不是,我绝对不是。”

在陈复的眼睛看过来之前,胡觅夏只想要直接离开这个地方,低头就要走,沈宗林将自己拦住。

“真的是,你又不是见不得人,需要这样吗?”

胡觅夏瞪大了眼睛,接着整个人就这样被沈宗林这样拖到了他们两人的面前。

不让胡觅夏做任何的反抗。

胡觅夏发现,沈宗林和陈复这一点真的挺像的,就是这样的,自己明明那么明显的不情愿,却还是喜欢强迫自己!

“陈总,好巧!”

胡觅夏低着头,恨不得在地上挖一条地缝钻进去。

陈复原本正看着莫雪瑶。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一件事情是,自己和莫雪瑶之间,居然还有一个孩子!

而莫雪瑶说,她离开是为了想要给孩子更加好的生活……

这样的理由,是陈复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就在陈复看着她的时候,就听见了沈宗林的声音。

他抬起眼睛来,看见的就是沈宗林和胡觅夏站在一起。

陈复的眼睛顿时沉了下来,“这是什么情况?”

“是这样的,我刚刚想要来喝杯咖啡,正好在路上就遇见了陈太太,陈太太说自己钱包和手机都没有带,所以,我就带着她一起来了!”

沈宗林大大方方的说着, 接着,眼睛已经直勾勾的看向陈复对面的莫雪瑶。

“这位是?”

听见这句话,莫雪瑶这才抬起眼睛来,里面好像有点泛红,那样子,让胡觅夏不由顿了一下。

她想要说什么,但是最后,也只是憋出了一句,“好巧。”

“既然这样的话,就一起坐下来吧!”

沈宗林的话说着,已经毫不客气的在陈复的身边坐了下来,陈复看了他一眼,眼睛里面是一片的不悦。

换做是别人,可能陈复已经直接下逐客令,但是这沈宗林在城市里面也算是一个大人物,他就算是心里面不满,也只能忍了下来。

他的眼睛看向胡觅夏,“既然没带钱的话,刚刚在车上怎么不跟我说?”

胡觅夏低着头,就好像自己是那一个做错了的人一样,而其实她做错了什么事情,胡觅夏自己也不知道。

可能做错了的,就是此时此刻,出现在了不应该出现的地方。

“没事,觅夏,你想要吃什么?”

最后,还是莫雪瑶打了一个圆场,说道。

胡觅夏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不饿,那个……我想要走了。”

话说完,胡觅夏已经站了起来,莫雪瑶正想要将她拉住,陈复也已经站了起来,说道,“正好,我们的事情也已经谈的差不多了,我和觅夏先回去。”

陈复的话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将胡觅夏的手拉住,那样用力,让胡觅夏想要挣脱都没有办法。

她抬起起眼睛来,正好看见的,是莫雪瑶愣愣看着他们握着手的样子。

而沈宗林脸颊上面的,是一片的似笑非笑。

那样的神情,却更加让胡觅夏觉得心里面……不舒服。

“你和沈宗林是什么关系?”

车上,陈复直接开口说道,“我怎么不知道,原来你们之间已经可以到可以一起喝咖啡的地步了?”

胡觅夏知道陈复话里面的意思,他在警告自己。

警告自己,不要越轨。

但是他自己呢?

胡觅夏不知道在自己去之前他们谈了什么,但是陈复在接到了莫雪瑶电话之后,就将自己直接丢下这样的事情,事实!

这就是他。

他可以做任何的事情,但是,自己不能。

胡觅夏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抬起眼睛来说道,“我和他之间怎么样……关你什么事情?”

陈复怎么也没有想到,胡觅夏会是这样的回答。

接着,就在胡觅夏的眼睛里面,陈复的眼睛里面在经过各种情绪之后,突然轻轻的笑了起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d9HjQAywMjA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