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宝贝很难受给我好不好 被绑住的美女

就在这个时候我生命中第二个男人出现了,他的出现搅乱了一切。

大概在我已经开始工作后的半个月左右的一天,在食堂吃晚饭时,一个张相清秀,但是一看就能看出比我大好几岁的男孩,端着餐盘过来跟我拼桌。

有一搭没一搭的找我说话,我紧记高泽的叮嘱,不要搭理社会上的小年青。而且张姨说跟我说过,这里上班的人很多也很乱,互相都不清楚底细,不要跟任何人走得太近太交心,要抵得住诱惑。

“美女一个人吃饭吗?”男孩自言自语着在我桌子对面坐下“我也是一个人,我们一起吧!”

“我们不认识。”我一副拒人千里地语气说道。

“听你口音你是A市来的吧?我也是。”

“你一个人来C市的吗?”

“都是老乡,我们交个朋友吧!”

“你叫什么?”

“你想知道我叫什么吗?”

“你记不记得我叫什么?”

………

男孩不厌其烦地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说

我只当他是想搭讪妹子,不理他,埋头吃饭,吃完饭端起餐盘就走了。

连续几天每天晚饭时间都能在食堂碰到他,他每次都会跑来跟我说话,本来因着他的颜值,对他不是特别反感。

但是我真的很讨厌别人勉强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比如在吃饭的时候一直被打扰,还是在我已经明确拒绝后,所以越看他越烦。

后来发展到我上晚班,他会给我送夜宵;上早班会给我送早餐。我都会当着他的面把食物给同宿舍的舍友,并认真的告诉他:让他以后不要再这么干了。

但是他好像特别执着,越拒绝越来劲,同寝室的人都说他追我追得这么紧,如果是她们早就答应他。

我告诉她们,我在老家已经有男朋友,男朋友还在上学。

一位年长一点的室友说:“女朋友在外打工赚钱给男朋友花,供男朋友上学,最后把一直付出的女朋友甩了的事情见多了。”

“他从来不要我的钱,我也没钱给他的。”我赶紧解释道。

大概被这男孩纠缠了一个月,我实在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在他又一次给我送早餐时,把他拉到阳台角落一个没人地方,跟他摊牌:“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我真的不喜欢你,你赚钱也不容易,不要把钱浪费在我身上了。我是来这里赚钱的,不是来交朋友的。”说完也不等他说话,直接回到寝室关上房门睡觉了。

这之后他真的再没来缠着我了,我终于又可以一个人独来独往,每天上班睡觉想高泽。算算日子已经来这里快两个多月了,马上就要转证了。

这个厂区宿舍虽然白天进宿舍时只需要把出入证件挂在脖子上,让门卫看到一人一证就会放行。但是到了晚上,门卫就会认真核对每个进出人员的证件是否是本人。

白天打电话高泽寝室一直没人,晚上又出不去宿舍打电话,又不愿坐等两个星期漫长的邮件,就这样我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联系高泽了。

虽然一直记得张姨说过晚上不要一个人在外面瞎跑,但是最终还是决定在一个休晚班的晚上10点,混出宿舍找个公共电话亭给高泽打电话。

门卫一天两班,一班两个人,这段时间我特意跟他们混了个脸熟,进出都会刻意打声招呼,我观察了一段时间,他们四个都酗烟,经常看到他们在门卫室里偷偷抽烟,虽然厂区宿舍门口张贴很明显的禁烟标示。

这天我提前在超市买了两包15块一盒的香烟,晚上10左右观察了一会,等大门口没有其它进出的人时,脖子上挂着工作证,故作淡定的直接走进门卫室,往两个门卫手里一人塞了一包香烟说:“想出去买点东西,通融一下好吗?”

“去吧!”其中一个门卫看了眼香烟,很爽快地应道。

当时我对这么容易就能混出厂区还窃喜了一阵子。后来我同宿舍的舍友听说这件事后,笑了我好几天,直说我傻。她告诉我这些门卫也只是装装样子,骗我这种刚来没多久的外地人,因为就算他们晚上核对工牌,谁知道你是上晚班还是上白班?只要确认是本人就会放行,我当时还傻傻的以为他们还会核对是否有班呢?

离宿舍最近的公共电话亭需要步行大概经过5个转弯路口,路灯很昏暗,好多地方的路灯已经坏了。晚上十点钟,路上看不到一个人,虽然我的胆子自认很大,但是走在这条路上还是有些害怕,总觉得有人跟着我,但又不敢回头看。

当走到第二个路口转弯处,我故意在转弯处停了下来,想确认是我的错觉,还是真的有人跟着我。

当地面上出现一个人影时,我彻底慌了,撒腿就跑,边跑边想不会这么倒霉吧!第一次走夜路就碰到歹徒了,后面的人看我跑起来,也跟着跑起来,一会就被他追上了,来人一把抓住我的肩膀,把我差点带倒在地,说:“你跑什么?”

我一听声音觉得耳熟,转头一看,原来是已经好几天没见,之前一直纠缠我的那个男孩。他现在不天天来烦我,我看他也不那么不顺眼了。我说:“你吓死我了,你干嘛跟着我啊?”

“这大晚上的你一个人在外面瞎晃什么?”

“我想出去打个电话。”

“那我陪你一起去吧,我也刚好要去超市买盒烟。”

有个人能同行走夜路,我觉得还是可行的,没说话,算是默认答应了。

来到电话亭投了一块钱硬币拨通高泽寝室电话,这次电话刚响一声就被接起来了。来C市后还没买电话卡,只能装一荷包硬币出来打电话。接电话的正是那个我日思夜想的人。他的声音很轻,可能是寝室同学已经休息了,怕吵到同学。

我说:“是我。”

电话那头半天没有声音,以为断线了,连忙又:“喂……喂……”了几声

“喂什么喂?你还知道打电话来吗?是不是欠收拾?”电话那头传来他怒气冲天又刻意压低音量的声音。

我连忙把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用最简短的话跟他讲了一遍,忽略掉了有人追我的事。

他告诉我,他回拨过我给他打的几个电话来电,因为区号是外地的他就特别留意了一下,B市的电话打过去是我妈接的,听我妈说我去C市了,后来又看到有个C市来电,打过去都是公共电话亭。

不知不觉时间通话时间已经十多分钟了,带出来个十几枚硬币已经都投进去了,在荷包里摸了半天没找到一个硬币。

正在摸荷包时,一路跟着我的男孩子递给我两个硬币:“拿去用吧。”

我接过硬币说了声:“谢谢。”赶紧在电话还没断前投进去。然后对他说:“不用等我了,你先回去吧!”

“你一个人不安全,你快点就行。”男孩靠在电话亭背面说道。

我也不勉强,说这些时我忘记捂住话筒了,这些话好像全被电话那头的高泽听到了。我告诉他,我刚才差点没找到硬币续时间。

他半天没说话,又在我喂了几声后,说:“那你又在哪找的硬币?”

我语塞,想着现在撒谎好像也来不及了,老实地说:“工友借的。”

“你是不是找死,跟你说过不要搭理社会上的小青年,你当我说的放屁吗?”

知道这货马上要炸,立马来了一套两块钱的马屁才哄好。最后说:“真的没硬币了,过几天再给你打电话。”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

男孩一直靠在电话亭背面没出声,看我挂了电话,又跟着我往回走。

我因着刚才找他借了我两块钱救急,觉得有些欠了他人情,问道:“你不是要去超市买烟吗?怎么没去,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不想买了,回去吧。”

“好吧。”

“你真的那么喜欢他吗?”他沉默了一会说道。

“嗯。”我应道

“为什么,他哪好?”

“因为喜欢,所以觉得他哪都好。”

“为什么不喜欢我?”

“因为不喜欢,所以觉得哪都不好。”我直白的告诉他。

“为什么?”他突然一把把我按在墙上,我的头脑勺一下撞在墙上,撞得我生疼。

这地方的路灯坏了两盏,显得格外昏暗:“你这是干什么,你这样我有点害怕。”我被他的样吓到了!他现在的样子跟他清秀的外表天壤之别。

“我这么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为什么要一直想着那个最终肯定会你甩了你的高中生?”

“谢谢你的喜欢,但是总得有个先来后到不是吗?我跟他从小就认识,没办法啊。”我强装镇定。

“既然在认识时间上我比不过他,但是我一定要在他之前得到你!”说完,嘴唇就覆在了我的嘴唇上,舌头侵略性的想抵开我的牙齿,我用力咬紧牙齿,拼尽全力不让他得逞。

这时我的脑海里又出现了几年前爷爷对我做的事情,好不容易已经淡去的记忆又一次清晰的浮现。

我两眼一黑,直接昏死过去,失去意识前迷迷糊糊中大约听到他说:“明明我比他先遇见你,你为什么会忘了我?”

直到我醒来,发现我已经躺在宿舍自己的床上,衣服完好无损,一位准备上工的舍友告诉我,我是被前几天那个追我的男孩抱回来的,说在路上碰到我一个人倒在马路,可能是太累了。

我躺在床上说:“是啊!太累了,活着真累。”

舍友以为我是真的累了:“你好好休息,再睡几个小时你就要上白班了。”说完就去上工了。

我摸了摸荷包,发现身份证不在了,派出所所长交待过,出门在外一定要随身携带身份证,所以我每天都把身份证随身携带。我记得我打电话时还摸到过,在荷包里的。

想着可能是刚才发生那件事时弄掉了,我拖着有些沉重的身子起床,想按原路回去找一下。刚走出宿舍门,看到门外蹲着一个人,就是那个刚才对我施暴的男孩。我因急着去找身份证,只看了他一眼,就急匆匆的往外跑。

他一个快步跟上来拉住我,一只手在我面前甩了甩我的身份证:“你是不是找这个?”

“怎么在你这里,为什么拿我身份证?”我去抢身份证,他立马后退了一步,让我扑了个空。

“只要你答应做我女朋友,我哪天心情好了就会把身份证还给你,你现在没有身份证,哪里也去不了、换不了工作、回不了老家、只能呆在这里。你自己好好考虑下。”

“我会去报警,让你把牢底坐穿!”

“好啊,你去告啊,看我能被关几天?就算被关了,出来后,我还是会去找你的,你身份证上的地址我已经背下来了。到时候我会让你永远也甩不掉我,缠你一辈子。”

“你为什么这么无耻,你看上我哪里了?这个区厂最不缺的就是女人,为什么要一直缠着我。你明知道我不喜欢你。为什么?”我实在是想不通,我也照过镜子,知道自己并没有那种能把人迷得神魂颠倒的资本,他到底是看上我哪了?还是故意坑我?

“我不缺女人,唯独缺你。我明天早上会给你送早餐,你早点睡吧。”说完掉头就走突然又停下脚步背对着我说:“就算你讨厌我,只要你能在我身边,远离那个人,你一样会忘了他,爱上我。”

“你做梦!”我冲着他的背影大喊到。我蹲在原地让自己哭得实在没有力气了,才爬回床上睡觉。

第二天早上我一觉睡到早上7点,简单梳洗一下就准备去上工。我的桌子上已经放着一份河粉,我知道一定是他买来的,用脚把床边的垃圾桶挪到桌子下方,手一挥,让它自由落体掉进垃圾桶。

我退学后跟封倩一直保持着书信来往,我们四个欠学费的老赖只有她坚持把毕业证拿到手了,她的收件地址可以一直写学校地址。本来和张灵也通过几封书信,但是后来因着各种原因也失去联系。

我跟封倩已经几乎是无话不说,我跟高泽同居的事情只跟她一个人说过。她也什么事都跟我说,特别是我刚退学那半年,因为一起转校过去的同学越来越少,能谈知心话的人几乎没有,张灵也失去联系了,只有我还能有个音信。

我在之前的书信里已经跟她提到过这个追求我的男孩,她对我的决定表示支持,不喜欢的人不需要拖泥带水,不然后患无穷。

两个星期后我收到她的回信,她告诉我,她特地去派出所帮我咨询过,身份证掉了,只要去当地派出所开一个遗失证明,再回原籍补办身份证就可以了。当年补办身份证不像现在可以就地补办,还是需要本人回原籍才能补办。

得到这个消息,我喜出望外,最终决定背上行囊滚回A市,其实我也不并不是那么着急补办身份证,只是这件事给了我一个临门一脚,让我最终决定辞职回A市去见那个我朝思暮想的人。

离家的这三个多月里,我深刻的体会到了有一种思念叫,望眼欲穿;有一个想念叫牵肠挂肚,就算在这里我能赚再多的钱,我都不愿意留下来,我要回A市去找高泽,他在哪,我就在哪,以后就算他到其它城市上大学,我也要跟着他去到他的城市,我一天都不想跟他分开。

刚好这一个星期我都是白班,早上下了夜班,冲了个凉,换下工作服,一路问路问到派出所,很顺利的拿到身份证遗失证明。回到车间,向车间主任递交了辞职信,理由是家里爷爷重病,来信盼归。

辞职信递交后一个星期就能批下来,只要批了,就能领到全额工资,不会扣各种费用。

晚上上工前男孩又把我堵在宿舍门口质问道:“你要辞职?”

“是。”

“你没有身份证哪也去不了?”

“不用你操心。”说完直接去上工了。

在等待辞职信批准的一个星期里,我抽了个时间去张姨工厂跟她道别,告诉她,我身份证掉了,需要回去补,明年应该不会再来C市了。

一个星期后辞职批准了,我揣好结清的工资。把水盆、热水壶和一些带不走的、张姐有可能用得上的东西都给了张姐。辞行后,收拾上行李踏上了回A市的火车。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d9DEAk4yMEk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