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啊,教练,好大,好爽 杨过小龙女婚后续集

小小的理发店里,“咔嚓咔嚓”的剪刀声中,时不时汇入书页被翻动发出的轻轻的“噗噗”声。

夏宇豪的头发在一点点变短。

头发的碎屑落在了鼻尖,落在了浅棕色的围布上。

胖嘟嘟老板剪发的手法,是夏宇豪儿时记忆中熟悉的样子。

干净利落,不花哨。

邱子轩在身后的长木凳上安静地看书,有时会抬头瞥一眼夏宇豪,每次都会被夏宇豪捕捉到,然后两人的视线在镜子中交汇。

夏宇豪渐渐放松下来。

这里不像他光顾过的那些发廊,老板也会和他聊天,与其说聊天,不如说是老板一个人自说自话更为合适。他甚至不需要夏宇豪的应和,乐此不疲地唱起了独角戏,陈家80多岁的阿婆因为抓到阿公偷偷给自己的初恋寄情书在闹离婚;李家大爷的独子沉迷赌博欠下60多万的债务,撇下妻子和2岁的女儿,独自跑路;斜对门开水果店的张姐因就读台大的高材生儿子,爱上了“槟榔西施”,锲而不舍地投入了“棒打鸳鸯”的战斗中……没有刺探,没有推销,都是些家长里短、邻里之间的琐碎小事。

以前的小马叔叔也是这样的。

小时候,每次去理发店,都是父亲带着夏宇豪,吃完晚饭,在母亲的催促声中,慢慢悠悠地踱到街角小马叔叔的店。

“老马,老样子。”这已经成了父亲和小马叔叔的接头暗号,要是店内没其他等候的客人,父亲会一把将夏宇豪推向洗头的地方,交给小马叔叔的太太丽珍姨,然后退到一旁的沙发上,抬头看墙上的电视。

小马叔叔很瘦,个子也不高,丽珍姨比他高出近半个头,圆滚滚的,脸上总是挂着和气的笑容。

两夫妻一个剪头,一个洗头,一个抛梗,一个接梗,小小的理发店里,从来不缺欢笑声。

小马叔叔给夏宇豪剪头发的时候,丽珍姨开始给父亲洗头,父子俩无缝对接,最后顶着一模一样的板寸头走出理发店。

夏夜的冰淇淋,冬夜的炸猪排,是父亲给夏宇豪的小小奖励。

父亲去世后,头发长长的时候,夏宇豪会独自一人去小马叔叔的店里,“老样子”,他接替了父亲,成了小马叔叔的暗号接应人。

依旧是板寸头。

冬夜的炸猪排,夏夜的冰淇淋,是夏宇豪给自己的小小奖励。

数不清多少个夜晚,他一边落泪,一边吃着奖励,身边再没有那个熟悉的高大的身影,牵着他的手,领着他回家。

躺在医院病床上的时候,额前过长的头发就惹得他心烦。

一出院,夏宇豪就迫不及待地奔向了小马叔叔的店。

可是,街道变了模样,小马叔叔的理发店也不见了踪影。

十七岁的夏宇豪,熟悉的那个世界,消失了;熟悉的那些人,也走散了。

他花了许久许久,才慢慢开始适应这个有些熟悉、但大部分都很陌生的新世界。

夏宇豪喜欢这家店。

在老板的口中,他与邱子轩是这家店的常客。

可是,笔记本上,他常去的店铺清单里,并没有这一家。

夏宇豪十分确认这一点。

他不由得看向了镜子中正低头看书的邱子轩。

胸口的乌云开始集聚。

结账的时候,邱子轩就注意到了夏宇豪的情绪有些低落。

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猜不到原因。

“怎么了?”走出理发店的时候,邱子轩选择了正面突破。

“邱子轩?”夏宇豪在沉默中往前走了数步,邱子轩一直跟着他,直到他停下了脚步。

邱子轩看着夏宇豪的眼睛,等待着。

“我们以前是不是经常来这家店?”夏宇豪讨厌遮遮掩掩,尤其是在面对邱子轩的时候。

“是。”

“我……不,以前的我很喜欢这家理发店,对不对?”夏宇豪接着问道。

“是。”

“可是,它没有出现在你为我写的笔记本里。我喜欢的店铺清单里没有它。”夏宇豪微微仰头,一脸倔强地看着邱子轩。

沉默。

夏宇豪十分挫败。他读不懂邱子轩的表情,也猜不透邱子轩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当他在理发店里意识到邱子轩交给他的笔记本中,记录的关于他的过往是不完整的时候,夏宇豪的心里难过极了。

突然涌上来的酸涩几乎将他淹没。

在他失去记忆后,邱子轩替他做了决定,哪些归他,哪些归自己,像离婚的夫妻切割财产一样,分得清清楚楚。

“邱子轩,你知不知道你很过分?”夏宇豪的眼眶瞬间泛红,心中满满都是迟到的委屈感。

“我知道。”

“那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

邱子轩愣了愣,眼前闪过一张熟悉的落泪的脸。那年,自己被倩茹拖着去咖啡馆,陪她向夏宇豪告白的时候,那人也是眼前这副委屈极了的模样。

邱子轩伤害过夏宇豪两次,第一次是因为自己的妹妹,第二次是因为夏宇豪的母亲。可最终,伤害夏宇豪的那个人,始终是他,不是别人。

“我知道。”邱子轩没有闪躲,直直地看进夏宇豪泛着泪光的眼睛里。

“我宁可你是不爱我而离开我,也好过你把我推给别人。”

“对不起。”此刻的邱子轩能给予夏宇豪的,只剩下了这三个字。

“邱子轩,你以后不可以再这样做。”夏宇豪哽咽着说道。

“好。”

“你要把私吞的店铺统统交出来。”

“好。”

“你不可以再……”

邱子轩的吻,比夏宇豪的诉求更先到来。

他的身体突然前倾,用温热的唇瓣轻轻拭去了夏宇豪从眼眶掉落的泪水。

夏宇豪的身体瞬间僵硬,只剩了一颗跳得飞快的心。

这是邱子轩在清醒状态下,第一次吻他。

邱子轩的吻,驱散了夏宇豪心中的所有委屈。

惨了,夏宇豪突然意识到,自己爱惨了邱子轩,以至于他根本没有办法对邱子轩真正地生气。

邱子轩的手牵住了夏宇豪的手。

夏宇豪不由自主地跟在邱子轩的身后。

“我……我们去哪?”

邱子轩回头,浅浅的笑容在阳光的映射下,发出了温暖的光芒。

“去你喜欢的糕点铺。”

“老板,一盒红豆酥,一盒栗子酥,一盒绿豆酥。”邱子轩掏出皮夹,径直递了数张纸币给站在玻璃柜台后的老板。

“正好,不用找。”烫着一头波浪卷、像极了儿时动画片中樱桃小丸子妈妈的老板娘笑着接过邱子轩的钱,一旁身量只有老板娘一半不到的年轻女孩利落地推开玻璃柜门,将糕点装进相应的纸盒中。

“都是刚刚才做好的。”老板娘一边将装有糕点的纸袋递给邱子轩,一边解释道。

“谢谢。”

邱子轩翻出装有栗子酥的纸盒,取出一块递给夏宇豪,“你最喜欢的栗子酥。”

“我最喜欢的栗子酥?”夏宇豪一脸的困惑,栗子酥在他的记忆里并没有存在感呀。

但他知道这家糕点铺,虽然他从未来过。

印有店名的纸袋不时在家中出现。母亲爱吃这家的红豆酥。

夏宇豪咬了一口,浅黄色的栗子馅还冒着热气。栗子味很浓,但又不会过于甜腻。

“好吃。”夏宇豪将咬了一口的栗子酥递到邱子轩面前,眼睛晶亮晶亮的,“你也尝尝看,还热的。”

这样的夏宇豪,邱子轩没有办法拒绝。他倾身上前,就着夏宇豪咬过的地方加了一口。

“恩,好吃。”邱子轩笑意盈盈地看着夏宇豪。

夏宇豪莫名觉得邱子轩的话语意味深长,令人不由得生出遐想。

究竟他夸的是栗子酥,还是……

今天的邱子轩撩得夏宇豪少女心扑通扑通直跳,难以招架。

一块小小的栗子酥,吃得夏宇豪面红耳赤。

所幸,仅剩的一丝理智,让他快速地抓住了记忆中的某个画面。

“邱子轩,你是不是去过我家的便当店?”夏宇豪拽住邱子轩的手臂,追问道,“在我出院后,给我妈带了刚才这家店的红豆酥?”

夏宇豪还记得那晚,玻璃门内的母亲对着桌上装有红豆酥的纸袋呆坐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母亲口中的朋友,该不会就是邱子轩吧?

邱子轩没有否认。

夏宇豪心中稍稍卷起难过的漩涡,他不由得挨近邱子轩,更加用力地拽住了邱子轩的手臂,“如果我妈妈有让你难过,我替她向你道歉。”

夏宇豪澄澈的大眼睛里,满满都是对邱子轩的在意。

他可以想象得到,邱子轩被母亲推开自己身边时,会有多难过。

之前的这段时间,他一直沉浸在自己被欺骗的愤怒与悲伤中,却忘记了邱子轩与他一样,也是受害者。

隐忍的邱子轩令夏宇豪觉得好心疼。他好想抱一抱邱子轩,对他说一句“你辛苦了”。

夏宇豪是行动派。

下一秒,黄昏时分,人流攒动的步行街上,无视周围探寻的目光,夏宇豪紧紧抱住了他失而复得的爱人。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zneUb4JSXV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