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催眠肌肉男体育生双龙 塞上曲二首 戴叔伦

终于找到了鼬的藏身之处,还有好一段距离,佐助就迫不及待地加快了脚步,一溜烟跑过去:“找到你了,哥哥!”

风间遥看到鼬,便不急着去追佐助,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佐助跑到近处之后,鼬朝弟弟招招手,佐助毫不犹豫地往哥哥身上一扑,被鼬熟练地接住。

看到这一幕,风间遥不禁回忆起自己上次这么受欢迎,是因为自己当时放在口袋里的食物的味道被犬冢兰的忍犬闻到了,场景实在说不上美好——这么一想的话,差距好像有点大。

即便算上之前她和佐助说话的工夫,他们找到鼬也并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当然也是鼬没有躲在过于难找的地方的缘故。

佐助在寻找哥哥的过程中发挥了主要作用,顺理成章地获得了哥哥的表扬:“做得很好,佐助。”

“嗯!”佐助高兴地点头。他对风间遥的印象还不错,没有忘记她的存在:“风间姐姐也有帮忙。”

风间遥实话实说:“还是佐助起到的作用比较大。”她眨眨眼,问鼬:“你要表扬我吗?”

“应该是我谢谢你对佐助的关照才对。”鼬比风间遥年长,但朋友之间更多是平等的关系,用对佐助说话的方式和遥说话并不合适。鼬自然意会到她是在开玩笑:“如果你特别想听的话,我也可以考虑。”

佐助看了看他们俩,迟疑:“姐姐,要不我表扬你一下?”

“真的?”风间遥转过脸来看着他,有那么一瞬间她给佐助的感觉就像要把线团从桌子上推下去的猫。好在她没有立刻提出什么让佐助为难的要求。

佐助觉得这个风间姐姐确实和其他的姐姐不太一样,尽管他也形容不出来有哪里不同。大概是她不介意告诉他一些别人不会告诉他的东西,而且有时候不是特别像个姐姐的样子。

佐助和鼬的午餐是和传马、心子一块吃的。现在还没到晚餐时间,小孩子比较容易饿,今天佐助的活动量也比较大,他们决定回店里稍微吃些茶点。

风间遥一向对比自己小的孩子没多大感觉,多半时间都懒得注意。不过小佐助实在太可爱了,她忍不住想逗逗他。

她从来没有当姐姐的经验,对于逗小孩就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在见到佐助之前,她试着观察过其他人怎么对待小孩子的,也去问过杏平时是怎么和妹妹相处。那么也许她可以参考一下大家逗小孩常用的套路。

风间遥想到就做,给鼬递了一个“我要捉弄你弟弟了”的眼神,而后眼睛亮晶晶地望向佐助,示意了一下盘子里的草莓大福,说:“亲姐姐一下,姐姐送你一个甜品好不好?”

小佐助听完先是惊呆,然后第一次在她面前表现傲娇地把头一扭。

哼。他白以为她和别的姐姐不一样了!

佐助也知道自己长得讨人喜欢,从他有记忆开始想要对他亲亲抱抱的人多了,他才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答应的,哪怕是哥哥的朋友也不行。草莓大福才收买不了他。

点了两样佐助都不喜欢,风间遥察言观色,发现小佐助瞟了瞟放在附近果篮里的番茄。她挑了一些看起来最大最红最好吃的,递给他,看着他说:“送给你。抱歉,我刚才是在开玩笑。不喜欢就应该拒绝。”

佐助年纪还小,没法坚定地抵挡自己喜爱的食物的诱惑。他看了自家哥哥一眼,发现哥哥像是为这一幕感到有趣,打算旁观到底,于是自己接过红红的番茄,用小小的双手捧住。虽然不喜欢被随便亲亲抱抱,但面对长辈时他不情愿也不好拒绝。或许是这个比哥哥小一些的女孩子不像其他年长的人那样,给了他拒绝的机会,比较顾虑他的想法,又或许是喜欢向哥哥求奖励求表扬的他,居然有了被别人带着闪亮的眼神求回应的体验……总之看在她是哥哥的朋友,之前也一直在认真地陪他玩的份上,他从椅子上慢腾腾地爬起来,凑过去在风间遥的脸侧迅速地亲了一下:“那……我接受道歉。”

已经差不多摸清了小佐助的性格,可还是多少有些意外,风间遥睁大了眼睛。她一向比同龄人情绪要少,不会愤怒,也不怎么笑,此刻却真的有点高兴:“谢谢。佐助是个温柔的孩子。”

伴随着令人眼前一亮的明快微笑,调皮的光芒在她眼中一闪而过,她猝不及防地俯身,“啾”地亲了一下小佐助的包子脸,“回礼哦。”

小佐助:……太狡猾了,犯规!

一直玩到快夕阳西下时,完成今天工作的止水过来找鼬和佐助,顺便买了一份和果子。白天佐助在外面玩了一整天,晚上当然是要和家人一起吃晚餐庆祝生日。三人同风间遥道别,准备一同回族地去。

风间遥要在和果子店等到惠子下班,送他们到店门口便返回。

写完剩下的作业,风间遥难得没有去做别的事,而是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有兄弟姐妹似乎真的是一件好事,但是有弟弟妹妹的前提是她得先有个爸爸。

风间惠子年轻漂亮,温柔贤惠,在风间爷爷、奶奶离开木叶后把和果子店打理得井井有条。她们在木叶生活了一年多,邻居之间都熟悉了,闲时有不少阿姨婶婶之类的在听说惠子独身带着一个小孩之后,热衷于给惠子介绍她们觉得不错的恋爱和结婚对象。

这样的事发生多次,终于有一天,风间遥私下问惠子:“你想结婚吗?”

惠子被吓了一跳,之后好笑又认真地回答了她:“不想。”

“为什么?”

惠子反问:“你觉得呢?”

“没有喜欢的人?没必要?”风间遥不懂恋爱结婚是怎么回事,但不妨碍她对惠子态度的判断。风间遥从来不觉得惠子弱小,甚至恰恰相反,惠子不是强大的忍者,照样能带着年幼的她走过许许多多的地方,并且安全脱身。两个人生活比一个人生活容易,如果惠子想找个依靠,早就可以找到。

“嗯,差不多。”惠子承认。

无论结不结婚都是惠子自己的决定,风间遥不会反对。做乖巧的孩子能够在大人面前留下好印象,养育自己的惠子显然比那些阿姨婶婶重要得多。出于“好意”的人情总是难以拒绝,惠子不方便直白拒绝的时候,她可以在她们面前表现得任性点儿。

人总要学会独立生活,不能事事依靠别人,才有自己选择的能力。怀着这样的想法,在学校学习之外,风间遥开始学着帮惠子管账,计算成本和利润,试图把学校学到的知识和实际结合起来,算出特定的商品打几折才能在吸引顾客的同时获得最多的利润。

钱,或者说利益,是再好不过的东西。所谓现实意味着万事万物都要遵循一定的规律,心想事成严格意义上并不存在。在没有条件的时候要求太多是不现实的。与之对应,有条件的情况下,温饱是活下去最基本的要求,想要活得舒心,就要想办法获得更多的利益。

惠子认为遥这个年纪比起在店里做重复的工作,去做其它事更加重要。因此风间遥每天的大多数时间都往返于训练场、图书馆,余下的时间则练字、喝茶、看棋谱、下棋,在村子里到处逛。之前在学校学习的一年多时间让她有了一定的基础,可以自学得更多。而她学得越多,越能发现世界的广阔。

暑假期间,她和犬冢兰等几个同学约着出去玩了几次。平野退纠集了几个人想去木叶隐村的边缘冒险,其实风间遥也有点儿想去,但听说雷之国云隐村的忍者与木叶忍者发生摩擦,木叶边缘并不安全之后,他们都只好作罢。后来平野退想起了自己上忍者学校前,曾和风间遥因为一个果篮你追我赶较了好一阵子劲的事。作为忍者,潜行和追踪是必修技能。他就不信他在忍校学习了这么久还是抓不住风间遥,于是叫上风间遥和一群小伙伴,一同玩起了追踪与反追踪的忍者游戏。大家都对忍者游戏非常感兴趣,最后有十多个年纪差不多的小伙伴一起玩,还吸引了不少同班同学加入。

平野退和风间遥打赌,谁先被抓到要请对方吃苹果。结果他很气,分组对抗的情况下,人一多,更找不着风间遥了。

风间遥的整个暑假都过得非常充实,活动之余,按照计划每天写一点作业,待到作业完成,已经是九月初,新的学期开始了。

开学之后不久,便到了传统节日“十五夜”。根据习俗,这一天每家每户都要供奉果品,一起赏月、吃月见团子。一到这天,风花和果子店的生意格外兴隆,惠子和杏十分繁忙,风间遥也跟着招呼客人。

风花和果子离忍校不远,位置不错,一向顾客不少。再加上去年风间遥曾经把惠子做的和果子带到学校,去了好几个年级给大家试吃宣传,多了不少学生光顾,其中还有一些持有打折卡的同学。

十五夜当天,平野退受平野阿姨之托来买月见团子。风间遥曾经给过他风花和果子店的打折卡,所以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来这儿买。乍一进店门他便愣住了。

“你你你……”平野退的脸涨红了,“究竟是为什么打扮成这个样子啊?”

“工作。”风间遥把头上戴着的兔耳朵头箍扶正,用背书一般毫无起伏的语气说道,“本店推出的新品兔子形月见团子,除原味外还有多种馅料,要不要尝一尝?白送是不可能的,给你打八折。买一盒新品赠一个头箍。”

正在店内忙里忙外的杏也戴着同样的头箍。杏说这叫“看板娘”,是宣传商品所使用的一种方法。戴头箍而已,还是为了赚钱,风间遥对此没什么更多的感觉。

平野退像是被吓着了,疯狂摆手。风间遥也觉得平野退不太可能想要头箍,说:“可以换一种赠品。”

平野退表示可以等会儿再考虑赠品的事:“你先跟我说说有哪种馅料?”

“果酱、红豆、巧克力。”

“这种东西……听起来就超级甜啊。”平野退皱起鼻子。

“清甜而已。你不喜欢?”风间遥一边和他说话一边尽职尽责地招呼其他顾客。

“对啊。我妈说不定喜欢,我是来帮我妈买的。”平野退回答。

“你等一下。”风间遥想起惠子说过特意准备了一盒月见团子要送给平野阿姨,于是到柜台后去取。

在她取东西这一会儿工夫,又来了三个顾客。这三个人年纪最大也不过十一二,都是下忍。平野退无聊地等在一旁,瞥了一眼,发现自己居然好像认识其中的一人。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nneUa0sWXR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