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皇上与太子妃有染的小说 师兄不行太深了

忽然想到什么,钟离瑾走下穿,将烛火点起,拿出那封信,借着烛光,“别来无恙,小姑娘。”看到这七个字,钟离瑾心下大骇,酒仙已经看出自己已是女儿身?

“看来还是太柔吗?”钟离瑾摸上自己的脸颊,自己生了一副好皮囊,只是女子终究是女子,那一份男儿英气是学不来的,叹了一口气,“明日再去一趟吧。”

将信烧毁之后,才浅浅入眠。

是夜,钟离府中两盏烛火为熄,“倩儿,身体可好些?”钟离寒搂着林如倩坐在床头,怀中的人面晕浅春,“这几日瑾儿照顾的好,已经好了大半。”

看着怀中的人儿小脸娇羞,钟离寒只感觉下腹一热,以前倒是没有发现倩儿竟也养的如此娇媚,“那还是多亏了瑾儿了。”说着凑近林如倩的面庞,“不知倩儿可愿?”

心心念念的男子在面前,这种要求,女人怎么可能拒绝呢?“自然。”

红帐落下,一室旖旎。

然而在主院一角,却有人难寐,兰凤筠坐在窗口,呆呆的望着远方,“大夫人,该就寝了。”大丫鬟走进来,轻声提醒道,兰凤筠看向林如倩院子那头,苦笑道。

“当初娶我进门之时,恩爱非常,不久之后不断的纳妾,若是阻止,就是有违妇道,可是天底下又哪个女子愿意与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一时间往日娇艳的兰凤筠苍老的不少。

只是呆呆的看着远方,全然不知全身冰冷。

竖日,一大早就传来了兰凤筠感染风寒的消息,“三少爷,大夫人怎么就一夜之间感染上了风寒了呢?”临湘一边伺候着钟离瑾更衣,一边问道。

“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吧。”临湘哼哼几句,“我猜她根本没睡。”钟离瑾掐了一把临湘的小脸,“这种事情是我们可以议论的吗。”临湘捂着小脸幽怨的看着钟离瑾,“临湘知错了。”

洗漱整齐之后,钟离瑾直接去了林如倩的院子,果然早早的就醒来了,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梳妆台前妩媚的身影,将下人全部支出去之后,钟离瑾来到林如倩的身后。

拿起玉梳,“娘亲昨晚可有睡好?”钟离瑾的出现吓了林如倩一跳,想起昨晚的旖旎,小脸泛红,“谢谢你,瑾儿。”林如倩叹了一口气,拍拍钟离瑾的手,“苦了你了。”

钟离瑾摇摇头,“没有,娘亲,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这些年我没有拐过你。”“唉,娘亲只是担心你的以后。”提到这个问题钟离瑾也有点头疼。

自己是男儿身,难不成之后还要娶几房妾室?钟离瑾恶寒的摇摇头,“不提这些了,娘亲,这次中秋宴没有问题的话,应该是我去的,我该如何做?”

提到正经事,林如倩站起身,“瑾儿,宫里头不比府中,一切都要谨言慎行,不到招惹到什么人,到时候麻烦可就大了,打心底里我还是不希望你去那个是非之地的。”

钟离瑾点点头,“我知道的,娘亲,瑾儿一定会注意的,不知娘亲这儿的小厨房手艺可好?”林如倩刮了一下钟离瑾的鼻子,“早膳可是来我这蹭的?”

在林如倩这儿用完早膳,留了一会儿便去了书房,‘笃笃。’

“父亲大人,瑾儿求见。”

“进来吧。”

推门而入,一股书香萦绕在鼻头,“父亲大人。”钟离寒抬头,“可有何事?”态度已可见这几天钟离瑾的表现多好,钟离瑾恭敬的低头,“父亲大人,今日瑾儿想去拜访一下酒仙他老人家,不知可好。”

“你去便是,为何要向我禀报?”钟离瑾挠挠头,“只是怕父亲大人像昨日那样误解孩儿。”提到这件事,钟离寒本就心中对钟离瑾稍有愧疚,也没想什么直接就答应下来,“去管家那儿领些银子吧,买点什么带去。”

“是。”退出书房,向管家要了一百两,只是称多为府中节省钱银,没必要花的地方就不花,一致受到管家好评,“临湘,走,我们去拜访一下酒仙,万木今日就留下吧。”

买了一些下酒菜,带着临湘就直接去了。

或许是早早察觉到钟离瑾要来,庄园的门已经打开,钟离瑾轻车熟路的走到了小木屋旁,敲开了门,看着依旧坐在木桶上的酒仙,“酒仙大人,你看,我来拜访你了。”

晃了晃手中的下酒菜,站在门口没有动,“我可没有说让你来。”这么说着却走出了小木屋,带着钟离瑾来到了一处凉亭,凉亭处早已摆好两坛美酒,将下酒菜递给小童。

“看来酒仙早早知道我会来啊。”钟离瑾这时也毫不客气的坐在了对面,酒仙吹了吹胡子,“不想来就干净的给我滚出去。”“这可不成,这么好的美酒,我怎么舍得走?”

说罢打开坛封,一股清甜的酒香飘来,钟离瑾眼睛瞬间的亮了,“果子酒?”酒仙直直看着钟离瑾不说话,钟离瑾笑着摇摇头,让周围的人都退下,这才开口,“想必酒仙早已知道我的身份了吧。”

也不等酒仙回答,将束发的簪子拔下,一头乌丝散落下来,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

一时间楞是酒仙也看呆了,想不到这丫头还真的有几分姿色,“酒仙你怎么了?”钟离寒挥了挥手,酒仙这才回过神,发现在自己如此失礼,尴尬不知如何收场,“哼,我早就知道了又怎么样?”

“所以小女子今日来,就是希望酒仙大人能够,帮小女子保守这个秘密。”说完帮酒仙斟满一杯酒,酒仙瞪了一眼钟离瑾,一饮而尽,“你说让我保守我就保守?”

钟离瑾走到酒仙身后,素手搭上酒仙的肩膀,感受到酒仙抖了一抖,这才用力的帮其捏着肩,“没有啊,只是喝了我倒的酒,还让我帮你捏了肩,受了我的恩惠,堂堂的酒仙大人怎么能不给面子呢。”

酒仙握着酒杯的手一抖,“你这小丫头片子是在给我下套?”“嘿嘿,那敢哪,只是耍点小聪明。”钟离瑾嘿嘿一笑。“若是遇到旁人我看谁会买的你账。”

“可是我遇到的是大名鼎鼎的酒仙啊。”钟离瑾紧接道,“老头我对你那点小秘密可没什么兴趣,赶紧走吧。”得到想要的答案之后,钟离瑾心中总算是放下了一块巨石。

从新梳好发冠,“今日拜访,也没买点什么好东西,改日定给酒仙亲手奉上好的。”酒仙撇了一眼钟离瑾,从怀中摸出一个小药瓶子丢给钟离瑾,“这是什么?”

打开瓶塞,一股清雅的味道袭来,“爱要不要,女人要是想保养好那张脸,就靠它。”钟离瑾下意识的摸上自己的脸,自己的皮肤很好啊,为什么要给自己这个?

酒仙叹了一口气,“我说你这小丫头别的地方都很聪明,怎么到了这个地方就这么愚笨?”“中秋宴会,最大的人,自然是太后。”一点即通,原来这个是给自己献给太后的,女人都是爱美的,尤其是年过半百的女人。

朝着酒仙深深的鞠了一躬,“多谢前辈,无以为报,只希望酒仙能够收瑾儿为徒。”说着不由分说直接就跪在了地上,酒仙瞥了一眼钟离瑾,“我可不想落得苛待女童的罪名,起来吧。”

“酒仙不答应我就补起来!”酒仙这可是一个大靠山,此时不抱何时抱?拎起酒坛丢给钟离瑾,此时钟离瑾脑子转的极快,快速的给酒仙斟满一杯,“滚吧,别扰了老头子的亲近。”

“是,师傅!”这一杯算是拜师茶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就出了庄园,。

“三少爷,今日是中秋宴,可得好好的穿戴才行。”钟离瑾叹了一口气,“我自然是知道的,我瞧着那件宝蓝色的就不错。”终于折腾好了,钟离瑾这才随着钟离寒来到大门口。

出门前母亲千叮咛万嘱咐,让自己小心一点,兰凤筠因病不能出门,待看到钟离昙那张臭脸的时候,钟离瑾心中痛快非常,两辆马车,家里的女眷一辆,钟离瑾和钟离寒一辆。

到了宫门口之后都需下车换步行,撇了一眼钟离瑶若,果然今日的妆容紧致了一些,“三姐今日可是美若天仙啊。”钟离瑶若撇了一眼钟离瑾,只是点点头,一旁的钟离瑶菁不屑的冷哼一声。

忽然一阵马蹄声响起,一辆华丽的马车停下,一男子一跃而下,白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直似神明降世。

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容貌如画,漂亮得根本就不似真人 ,钟离瑾从未见过如此俊逸的人,一时间不由得看呆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nkxkr0rWTZ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