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福伦进入令妃的小说 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

这个大陆上有七界,鬼,兽,人,妖,魔,仙,神。

鬼族,又称冥界,是收那些亡魂的地方,让那些已经死了的人的魂魄可以通过这个地方投胎,不让那些亡魂无处可去。

兽族,骁勇善战,非常喜欢与族人比武,决出最强者,他们一共分为这几类,灵兽,魔兽,神兽,上古神兽,上古魔兽还有远古神兽,当然他们还没用同样的方法促成某些事情,毕竟胜者为王,但是智力不是很高(重殇:就是智商不高,嘻嘻嘻)不擅谋略但是因为狡猾而又贪婪的人族,看兽族很好欺负所以便和兽王打赌,没人知道赌的内容是什么,最后的结果是人族赢了,兽族的表示是如果你能让他们的乖乖的跟着你的话,那你们就试试吧,当然那些等级低的大部分都差不多服从,而那些上古神兽和远古神兽都表示凭本事,如果你本事够的话,且能够驯服他们的话,便跟在他们的身边,这个要求只有极少部分做到,,辨别兽族的其中一点是他们长着一双金色的双眸。

妖族,多为容貌妖冶,艳丽绝美的,也有极少部分长相普通或长相粗犷,而后部分则有可能是用错了的功法导致长相变成了这个样子,但是大部分是有可能是因为母胎是这样的或者是本来长着挺好的容貌,但是自己不好好珍惜导致变成了这样,毕竟修为是修为越高,长相越好,辨别妖族的其中一点是他们长着一双绿色的双眸。

魔界,是唯一与仙界与神界对立的族群,魔界里的人大都为穿着大胆暴露,性格放荡不羁,容貌精致,(重殇:究竟怎么写他们的容貌我也不知道,本来想着写容貌妖冶,但是这已经被我写了妖族,同一词用在两个完全不同的族群似乎不太好),辨别魔族的其中一点是他们长着一双如血一般红色的双眸。

仙界,在六界中地位仅次于神界(重殇:其中不包括魔界)长相倾国倾城,常年有着一股仙风道骨的气质,,辨别仙族的其中一点是他们长着一双清澈见底的蓝色双眸。

神界,六界的统治者(重殇:这其中不包括魔族),长相空灵绝美,因为是神族所以拥有着其他六界所没有的绝世容貌,,辨别神族的其中一点是,他们长着圣洁的银色双眸,分辨神界皇族的其中一个特点是潋滟无双与神秘共存的紫瞳(重殇:这一点只有神族的人知道,毕竟神族对其他六界都类似那种神秘和神圣不可侵犯的那种感觉,魔界也是有的,但是他们会说吗?不会,谢谢。)

最后,人族,擅谋,懂得识人心,大多数都是心思丑陋,表里不一之人,当然也不乏那些心思单纯,善良之辈,容貌美丑不一,美也有,丑也有,有的美得能与仙界相比,神族还是有点差距的,有的丑的则能与那些妖界的鼠妖相比(重殇:贼眉鼠眼。嘻嘻嘻)也许还不如。而人族还有一群人,修真者,俗称修仙者,修仙,修仙就是可以得到成仙乃至成神,所以这一点让他们高傲自大,目中无人,只不过后者的可能性不太多。

修仙者的等级分为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分神,离合,渡劫,大乘,之后就是渡天劫得到成仙,不要以为天劫很好渡,成功得到成仙,失败重则灰飞烟灭,轻则功力尽散,变为普通人。

元素:金,木,水,火,土,雷,风。

第一门派九耀

崇明峰上空

黑云滚滚,雷电在云层中闪动,仿佛随时都会砸下来,如果是普通人在此,肯定会认为这是天灾。

可是这里是半修真半皇朝,就是一半是修真者一半是皇帝政治,这个大陆有四大国,分别是幽离,清夜,邶夜,北燕,保持着强者为尊,凡人也在修仙,特别是皇帝,毕竟他们不想低人一等。

第一门派九耀

今天的九耀门,气氛格外的紧张,因为他们的掌门黎君莫今天将要度天劫,成者得到成仙,败者重则灰飞烟灭,轻则功力尽散,沦为普通人,如果是普通人他们不会去在意,但是这几百年来第一个可以渡劫的人,成了可以是门派里拜师的人更多,没成好像也没什么,除了口碑差一点,其他的似乎也没什么,只是他们都希望这一任能够成功,因为这一任虽然对谁都是面瘫脸,但是对大家都还是挺好的

崇阳峰

重明殿前

一抹白影笔直的立于殿前,头顶是翻腾的黑云,黑云中还闪着金雷,让人看了让人生敬。

拉近了看,惊为天人的眉宇面貌间掩不住的清高傲岸,略有些单薄的唇比常人少了些血色,眉间是殷红色的掌门印记,淡然而带着冰冷的目光,流泄如水如月华。

只是那样的清雅,那样的淡漠,那样冰凉如水一样的眼睛,还有远远的骨子里就透露出来的清冷,却把他隔绝在尘世之外,圣洁的让人半点都不敢心生向往,半点都不敢亵渎。

不错,这就是我们今天的渡劫的主角黎君莫,静静的等待着天雷的劈落,只是他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渡劫的天雷的降落,时不时的看向某处,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里有一座亭子,五亭桥的桥身是由巨大的石头砌成的,成一个“工”字形,桥下有十五个桥洞。据说,每当中秋节的夜晚,皓月当空时,每个桥洞里都倒映一个月影,形成“每洞含一月”的天下奇观。桥的中间是一座大亭子,大亭子的四个角连了一座造型相似的小亭子,这座桥也因此而得名--五亭桥。五座亭子既是隔开的,又是相连的。再看看亭顶,金碧辉煌的琉璃瓦,绿色的檐上雕着各种各样的精美的花纹。五座亭子各有四个翘角,每个翘角上都系着一只铜制的风铃;一阵风吹过,风铃发出“叮叮、叮叮”悦耳的铃声。每个亭子的四周都是用四根大红柱子支撑着。这一切把五亭桥打扮得分外华丽。如果人们把瘦西湖比作是一位窈窕淑女,那么五亭桥就是束在淑女腰间的镶有五颗宝石的彩带了。

亭子的正中间,有一男子席地而坐,低垂着眼脸,沉浸在自己营造的世界里,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舞弄着琴弦,长长的睫毛在形成阴影,形成了诱惑的弧度,人随音而动,偶尔抬起的头,让人呼吸一紧,一袭淡紫色长袍。光亮华丽的贡品柔缎,不仅仅是在阳光下折射出淡淡光辉那样好看,穿在身上亦是舒适飘逸,形态优美极了,

秀气似女子般的叶眉之下是一双潋滟无双的深紫色瑰丽眼眸,眼角微微上挑,眉间一点朱砂痣,增加了一分妖冶。朱唇轻抿,似笑非笑。肌肤白皙胜雪,似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高高绾着冠发,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顺在背后,微微一笑——不分性别的美丽,如此惊心动魄的魅惑。风微起,吹起了三千青丝与衣袍,衬得他如神祗一般。

似察觉到人的注视,抬眼望去,微微一笑,那人看了便收了眼神,专心致志的准备对付天雷,坐在那里的就是他唯一的关门弟子,凤泊言,门派里的人都要喊他一声大师兄,无人知道他的来历,也不知道他的修为,唯一知道的现在正在渡劫,但也只知道他的身份,不知道他的修为,身份还是凤泊言自己告诉他的。

九道天雷就落下来了,不一会儿便结束了,黑云散开,凤泊言看了一会儿,就走回了他住的地方,不是他不担心他师父,是他知道他的师父成功了,是这几百年来唯一一个渡劫成仙的唯一的,嗯仙,凤泊言住的地方是崇阳峰除重明殿之外,第二好的地方:星辰殿。

光阴荏苒,昼夜变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两千年过去了,这两千年之内没有人在飞升成仙的人,时间变更,这两千年可以发生发生很多事情,比如门内的弟子换了一波又一波,从当年的大师兄变成了如今的太上师叔祖,想到这凤泊言不由的低头一笑,声音华丽低沉,犹如深海中的海妖一般夺人心魄,“这两千年,我似乎一直都没有出去过呢,难免有些闷坏了,要不找个时间出去好好玩玩,……哎,算了,老了老了,外面的时间还是留给年轻人吧!而我就好好待在这里修炼吧!”说到这儿,有不免得低头一笑,如果凤泊言的这一番话被门中的那些掌门,长老听见肯定会说:掌门,长老:师叔祖啊,你还是出去外面走走吧,您不老啊,不看你年纪,单看你的容貌,(艾玛,不能说,师叔祖你的容貌长这样还让不让人活了)单看你这儿容貌就能迷倒万千少男少女,修炼?你的修为?两千年前,在那些大能面前你都能够横着走,更何况你这一闭关就是两千年,你还怕那些小辈?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dlxkr2odTZ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