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我和女儿到死也不能说的我密 男人开荤后变化

枣慵懒地将身体埋在沙发中,目光则是若有若无地瞥着墙上的时钟。

换个衣服用得着那么久吗……

又过了数分钟,枣轻挑双眉,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走向盥洗室:【真的需要我帮忙吗?】

双手插在裤袋中,右脚轻轻踢着盥洗室的门。见里面似乎没有动静,他邪邪一笑——小水珠,别怪我啊……

他向后退了数步,正打算破门而入,就听把手喀哒一响,一抹栗色不经意间闯入了他的视线……

【你……】

凝视着眼前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枣反倒是说不出半句话语。松垮的衬衣难掩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而衬衣下摆处露出纤长诱人的美腿,更为致命的是眼前的她并未安分地合上衬衣上方的两枚纽扣,在自己视线所及处,雪白缭人的双峰若隐若现……

【该死。】

他低咒了一声。自己太疏忽了,竟然没有给她长裤……

但下一刻,那俊美的容颜难掩自己的愠意,紧锁双眉别过头去。难道这十年来她都是这样不拘小节的吗?在那个该死的“未婚夫”面前……

他依然清楚地记得那日在四国的情形:「我早已和他人有了婚约,所以请你别再招惹我。」

思及此,枣不由双拳紧握重重地击向一边的墙壁。窒息的气氛徘徊在两人之间,最后还是那甜美的声音率先打破沉默:【感谢你从PERSONA手下救了我。除此以外,我们之间好象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窈窕的身影缓缓走向卧室的大门,却冷不防被那强有力的双臂打横抱起,狠狠地摔在那柔软的大床。

【没什么好说的?我找了你整整十年。一句“没什么好说的”就想打发我吗?】

血红的眼眸中划过一道危险的讯息,压上那柔软的身躯,紧紧锁住那琥珀色的双眸:【佐仓蜜柑。你是不是太狠心了一点?】

方才还在挣扎不已的蜜柑蓦然间停止了反抗。十年后第一次听到这低沉的声音唤出自己的名字,心中不自觉地划过一阵悸动……

自己是不是太没用了,到现在还会为眼前这个男人心动……

蜜柑绝美的容颜中掠过一丝嘲讽,凝视那暗潮汹涌的血红双眸冷冷一笑:【为什么要找我?是想斩草除根吗?】

【什么?】

枣闻言莫名地睁大了双眼。她到底在些说什么啊……

当年蜜柑离奇失踪所引起的骚动到现在仍然心有余悸。当他从病床上醒来听到这一消息时,理智几乎濒临崩溃的边缘。他发疯似地四处打探,每每一无所获地归来时,便肆意在学园内横行破坏。若不是流架和一众好友竭力阻止他疯狂的行为,也许学园已被他的火焰爱丽丝破坏殆尽了……

【难道不是吗?】

望着枣愕然的神情,蜜柑的嘴角弯起一抹匪夷所思的笑意:【“黑猫”大人,当你毫不手软地杀害爷爷和鸣海老师的时候,就应该把我一起除掉。这样的话,我就不会拜你所赐,十年来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你到底在说什么鬼话?】

枣彻底懵了。是他听错了吗?她的爷爷和鸣海……

不过曾经历经无数风浪的他敏锐地嗅出事有蹊跷,很快便定下神来凝视着眼前的女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说。不过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那个变态鸣海不是我杀的。而且……】

他冷不防拉起蜜柑,紧箍着她的手腕疾步走到书桌前。猛地拉开抽屉,从中取出一张微微泛黄的照片……

【怎么可能?】

蜜柑凝视着照片中那对相互依偎着的祖孙,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明明……

【当我看到照片时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枣的神情中掠过一抹苦涩。那日当流架将照片递到他手上之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照片中那位慈祥微笑着的老人正是收养蜜柑的佐仓爷爷……

十年前为寻找失踪的蜜柑,他曾违背PERSONA的命令擅自前往蜜柑的故乡。但是当他赶到那简朴的小村落之时,佐仓家已被黄色警戒线包围——小屋在数日前的大火中被悉数焚毁,那位独居老人似乎亦在这场无情的大火中不幸往生——因为当清理现场之时发现一具惨不忍睹的焦黑尸体,据鉴定正是一位老人的骸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

蜜柑瘫坐于地,怔怔地喃喃自语着。为什么眼前的事实与自己所知完全相悖?她明明亲眼目睹爷爷在熊熊烈火中如断线的风筝般倒在了血泊之中,而一脸漠然、手执利器站在火光中的正是她最熟悉的身影——日向枣……

究竟是哪个环节出错了?

蜜柑闭上双眼,竭力在自己的记忆中盲目地搜寻着蛛丝马迹,但忽然感到一阵晕眩,头开始如撕裂般地涨痛……

【怎么了?】

见蜜柑痛苦地抱着自己的头,枣心急如焚地蹲下身去将她揽入怀中。

【为什么会这样……爷爷…不要…枣,住手……鸣海老师…求求你,不要……】

蜜柑浑身激烈地颤抖着,语无伦次地呢喃着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一幕幕血腥的场景如排山倒海般在她的脑海中循序反复,一张张充满恐惧的狰狞面容划过视线,似幻似真,激起深藏于潜意识中最为恐惧的部分……

【不要再想了。听见没有?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

枣捧着那秀美的脸蛋低吼出声,蜜柑抬起头来茫然地看着他,半晌过后,琥珀色的眼眸渐渐有了焦距……

【他们全都死了……全都死得好惨……】

蜜柑无意识地哽咽着,泪水则顺着她的脸庞凄然地划落在枣的手心。心痛地搂紧怀中的人儿,枣用最温柔的声音安抚着:【没事了……你的爷爷还活着……】

【活着……爷爷还活着……】

蜜柑下意识地靠近那温暖的胸膛,情绪似乎也渐渐归于平静……良久过后,蜜柑抹去眼角的泪水,轻轻抽离了枣的怀抱:【我必须得去弄清事实的真相。】

凝视着手中的照片,她露出坚定的眼神。

【那我呢?你是否该交待这十年来的行踪吧。而且……】

枣的视线亦集中在那张相片上:【橙路的身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事实。】

望着那张与枣酷似的小脸,蜜柑的神情中浮现一抹温情。

【别告诉我这孩子不是我们的骨肉。】

【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

蜜柑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她的确对橙路的身世一无所知——虽然对于这一点,自己亦是匪夷所思……

【真是一点没变,还是个迷糊的小傻瓜。】

枣像从前那样轻轻弹了一下蜜柑的额头:【做妈妈的连自己有没有生过孩子都不清楚,你这个脑袋瓜到底是什么做的?】

【哼。】蜜柑斜睨着枣正欲反唇相讥,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

【喂。水珠。想一走了之吗?没那么容易。】

枣追上前去拦住她的去路:【你还没回答完我的问题。若是不把这十年来的行踪交待清楚,我不会放你走的。】

蜜柑意味深长地凝视着眼前的男子,片刻之后轻轻抚上他俊美的容颜:【给我点时间好吗?现在我的心情很乱,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她的神情中掠过一丝苦涩,微蹇秀眉继续说道:【等我理清了思绪,一定会告诉你这十年内发生的事。】

两人对视了半晌,枣轻叹一声,将自己最牵挂的人紧紧搂入怀中:【别让我等太久……】

他们就这样静静相拥,眷恋地汲取着彼此的体温,似乎是在弥补这十年来的思念……

【枣……】

过了良久,蜜柑轻轻抬起头来,若有所思地凝视那血玉般漂亮的眼眸:【鸣海老师真的已经死了吗……】

踌躇了半晌,枣有些惆怅地点了点头。

【是吗……】

蜜柑黯然地闭上双眼

「蜜柑,要珍惜自己的幸福哦……」

那温柔的话语似乎言犹在耳,只是伊人已然远去……

她将脸埋入那宽广的胸膛,哀伤的泪水打湿了枣胸前衣襟……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djDhvJhdDY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