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侍卫攻皇子受np中药 美女的胸怀

“师傅,可惜了这次围猎,刚开始就结束了!”小溪恋恋不舍地拉开马车上的窗帘朝着后方的围猎场看了一眼。

“没事,反正该玩的我都玩了,尽兴了!倒是你,一旦回去,就不能与你的齐澈亲亲我我喽!”南墙凑近小溪调侃地说道。

小溪从窗帘口转了过来,娇嗔道:“师傅,你又拿人家取笑了,我这会想的可都是你呢!”

“那日我远远瞧见你红脸绯绯的从齐澈帐篷出来,你们,你们是不是?”南墙双手做出亲嘴的样子,挑逗着一脸娇羞的小溪。

果然小溪见被人发现了自己的窘样,脑中又闪过齐澈亲吻的画面,脸又变得绯红,“师傅,徒儿不与你说了!”说着,别过了脸去。

“好好好,我不说了!小溪,我向你打听个事,你知不知道玲珑?”自上回见到这女子与莫尘亲密的举动,南墙心里变十分不爽。

“师傅,你是不是问的厉关大人的千金厉玲珑啊?”小溪一脸好奇地盯着南墙,好端端的为何问起了玲珑。

“原来她是大理寺卿的女儿,怪不得这么嚣张,她今年多大了?可有婚配?她讨厌或是害怕什么?她……”南墙一股脑的将一大堆问题抛给了小溪。

“等等,师傅,你为何这么关心玲珑,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我都接不住!”小溪蹙起眉头,满脸不解。

“你先回答我前面几个问题!”南墙有点不耐烦地催促道。

“厉玲珑,年龄和我一样,今年刚满十六,好像没听说过有什么婚配,上门提亲的倒是不少,可惜她都看不上,据说已经有喜欢的心上人了!至于讨厌什么,我还真不清楚,我对她也不熟!”小溪神情认真,一板一眼地答道。

“你们不都是官眷女子,怎么会不熟呢?”南墙本想从消息口中探知玲珑的底细,奈何一问三不知,一想到那女人对莫尘好像很熟知的样子,心中更觉好气。

“师傅,你为何对那个玲珑这么关心?”小溪张着水灵的大眼睛盯着南墙,师傅的想法总是格外清奇,也不知道她打听厉玲珑是为了什么事,便随口又补了一句,“倒是李清欢与她走得比较亲近,二人好像是闺中密友!”

“你说的是不是就是那个李太常的千金,那个喜欢你哥的那个女子?”脑中不禁脑补出李清欢的模样,一个外表文静却十分有自己想法的女子。

“嗯啊,就是她,你若真想知道厉玲珑的事情,问她便知道了!”

见着南墙急欲下车的模样,小溪急忙拉住了她,眼下大部队都跟着圣上在后面走,贸然停下,影响后面人赶路,委实不妥。“师傅,你急什么,一会走到前面的驿站,大家会停下来休息的,到时候你再去向李清欢打听也不迟!”

不一会儿,大部队便来到了驿站,大家纷纷下了马车,来到驿站做短暂的休息,下人则是忙着准备路上用的吃食,以及为奔波的马儿喂草。

南墙按着马车前面的标牌,一路仔细找了过去,却远远听到女子欢笑的声音。

“清欢,几日不见,你有长进啊,居然都直接自己贴上去了!”说话女子讥笑着说道。

“玲珑,你莫要打趣我,我这可都是跟你学的!莫尘哥哥,我们都好多年没见了,妹妹我好想你啊!”极为嗲声嗲气的声音从李清欢一副知书达理的口中发出。

“对了,我好想听说,你还被人推下了马,还是个女子!我的天哪,也不知是哪家的女子,居然这么不懂礼数,若换我,我定起来抽她几个巴掌!”

“哎呀,这事虽然是她不对,但倒帮了我,给了我与他单独相处的机会。不过,那女子是听蛮横无理的,一点都没大家闺秀的样子,应该是乡野俗夫里出来的!”李清欢嘲讽地噘着樱桃小嘴说道。

好啊,果然是蛇鼠一窝,什么样的人就和什么样的货色做朋友,难怪小溪不与她们来往,小海看不上她,原来都是有道理的,南墙冷冷地看着远处两个身姿曼妙的女子。

可是,我还要向李清欢打听玲珑的事,我该怎么问呢,若是冒然去问,以李清欢与厉玲珑的关系,定然是会遮掩着不说的。

正一筹莫展之时,远远撇见了唐枫正在给自己的马儿喂草。有了,她不是喜欢小海嘛,让他去问问看。

“小海,我有个事想拜托你一下!”南墙笑脸隐隐,意有所图地看着唐枫。

专注于给马儿喂草的唐枫,只是随意撇了一眼南墙,他心中对她还是有点气的,毕竟在狩猎场上她的做法着实让他有点无法理解,为何硬要将李清欢塞给自己。

“什么事?”唐枫只是淡淡地回道。

见唐枫摆出一副生疏的模样,南墙大致也猜测到了他是在生自己的气,便摆出小女人的样子,委曲求全地盯着唐枫,“你生我气了啊!我知道,我那天做的不对,我不该推李清欢下马,硬逼着你与她单独相处,下次不会啦!”

南墙撒娇地扯了扯唐枫的衣角,果然受不惯南墙这么扭捏的样子,唐枫马上恢复了平日对她的态度,“那你自己说的,下次可不能这么胡来,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那个,我想让你向李清欢打听一下厉玲珑的事!”南墙悻悻地说道,她知道唐枫对李清欢比较排斥,故而讲道李清欢三个字的时候,有意放低了声音。

“什么,你还要让我去找李清欢?我不去,打死也不去!”唐枫边摇头便拿起刷子对着马儿洗涮起来。

“小海,就,就这一次!”南墙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唐枫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南墙,“不去!不过你要打听厉玲珑什么事,兴许我知道些?”

“你,你知道?”南墙狐疑地目光落在唐枫一脸认真的脸上。

“我与厉玲珑的哥哥是拜把子的兄弟,他家的事我多少知道一点,至于他妹妹的事我多少也听些过,说吧,你要问什么?”

“太好了!你跟我说说你知道的关于厉玲珑的事!”南墙饶有兴致地等待着唐枫开讲。

“厉玲珑是大理寺卿厉关最小的女儿,不过她是庶出的,因为她的小娘比较得宠,她也极受厉老爷的宠爱,在家中的地位也比较高!听他哥对她的描述,大概也就是像寻常官家女子一般,平日就吟诗作画,做些针线活什么的!”

“就这些?”

“呃,嗯啊!”

“那你知不知道她的心上人是谁?”南墙眨巴着大眼睛盯着唐枫,这个才是她最为关切地问题。

“呃,心上人啊!听她哥讲过,因为她是家里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故而眼界比较高,寻常男子都入不得眼,倒是对安若寺的一个小生走得比较近,二人经常有书信来往!”

安若寺!小生!脑中马上脑补出莫尘的面孔,听这意思,这玲珑与莫尘早就认识了,还经常通书信,这关系看起来不是普通朋友。

“那他哥有没有将那小生叫什么名字!”南墙急不可耐,一脸期待地等着唐枫发话。

唐枫被南墙的神情有点怔住,她为何如此关心厉玲珑的事,说起来她们应该都没什么交集,“那是他妹的私事,他那会说那么清楚!南墙,你打听厉玲珑的事干嘛!”

“你别管,总之,你下次若再碰上厉玲珑的哥,记得帮我多打听些关于厉玲珑的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南墙若有所思朝着方才李清欢与厉玲珑讲话的地方望去。

“你小心点,我这是刚做好的芙蓉糕,你要是给我撞掉了,我得被我家小姐骂死!”一个侍女端着一盒糕点对着冲撞她的另一个侍女骂道。

咦,这不就是厉玲珑身边的丫头嘛!眼睛不由自主地落在了糕点盒上,嚣张是吧,我看你一会怎么出丑!

南墙故意迎面撞上了拿着食盒的丫头,丫头一没稳住,食盒直接飞了出去,南墙手一伸,便接住了食盒,还以极快的动作放了点东西进食盒。

“说呀,又是哪个不长眼的啊!”接二连三地被人撞,丫头也是火大了,大声嚷嚷着,抬眼却见到一个姿容绝色的女子拿着食盒对她笑靥如花。

看对面女子的穿衣打扮,似也是官眷的女子,识趣的丫头急忙堆上了笑脸,“不好意思,是我自己没看清楚,不知有没有哪里伤到小姐了!”

果然是厉玲珑身边的丫头,这变脸的速度挺熟练的。“没事,是我不好意思撞上了你,拿好你的食盒!”南墙温和地将食盒递给了丫头。

丫头恭敬地接过了食盒,道了声谢,便急急忙忙回了马车上。

很快,大部队便又继续往前行驶,小溪和南墙各自倚在马车上打盹。忽得听到车外一声急促的喊声。

“张太医,您快点,我家小姐好像不行了!”好像是厉玲珑的丫头在说话。

“别急,先与我说来,你家小姐的情况!”到底是经验丰富的太医,丝毫没有焦虑之状,而是冷静地先询问侍女。

“也不知怎么了,小姐先前还好好的,突然就浑身冒汗,脸上还出了好多疹子,还发烧了,整个人浑身无力地躺在车上!”侍女焦急地说道。

“你家小姐,发病之前可接触过什么,或是吃过什么?”太医依旧冷静地向侍女继续问道。

“接触过什么?好像没有,小姐一直在马车上了!哦,对了,小姐吃了我做的芙蓉糕后,好像就开始发病了!”

“好,我大概知道了!你快带我过去,顺便将那盒芙蓉糕拿来与我看看!”

二人说话的声音随着飞快地脚步传的越来越小,南墙自个窃喜起来,看来是吃了我动过手脚的芙蓉糕,叫你得意,叫你与我抢莫尘!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djDRaZJdDR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