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翘着蜜桃臀娇躯深处传来的骚痒 男人闷哼一声挺身进去 好棒

“喂,佐助!”

我拍了拍佐助的脸,见他仍未醒来,一狠心,“啪啪”打了他两巴掌,左右两颊各一个掌印。

不过几秒钟,佐助艰难地睁开眼,起身。

“这是哪儿?”佐助万分疑惑,摸了摸有些疼痛的脸。

“我也不知道。”我面不改色地瞎扯道,“我们是从上面掉下来的,你脸着地儿。”

佐助皱了皱眉,勉强接受这个说法,“那就到处走走吧,鸣人和那几个人可能也在这里,小心些。”

“ok。”

我和佐助到处瞎逛,只是觉得这里的建筑群多得不可思议,人烟却稀少得异常,高塔数不胜数,一条条悬空的道路连接着它们,这些建筑没个几十年是造不出来的。

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脱口而出道:“这里会不会是楼兰?”

“楼兰?”佐助看傻子似的看着我,“楼兰现在已经变成了废墟。”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装模装样地摇摇头,状似无奈,“佐助你读书还是太少了。大蛇丸的藏书中有关于楼兰记载,昔日楼兰建筑数不胜数,道路交互错杂,虽说繁华但其人口在最后一任女王的统治时期十分稀少,其因便是楼兰佞臣安禄山蒙骗年幼女王,将楼兰人民拿来制作武器。你看这里不就很符合描述?”

又被我嘲讽读书少的佐助抽了抽嘴角,黑了脸,“是与不是调查一番就知道了。”

“好啊。”

面对佐助不服气的挑衅,我毫不在意并且抱着看佐助窘迫样子的心思。

我和佐助快速穿梭着,周围景象模糊成了一片,却不见一人,只是探查时间久了,我和佐助都需要休息一会儿,只好找了个隐蔽的角落落脚。

我和佐助坐在高楼之上,被风吹动的头发齐齐飘扬,俯视着不知为何热闹起来的广场。

这座高楼算得上是最高的一座,坐在这里,广场发生的一切都十分醒目。

我眯了眯眼,对着那个下落的身影扬扬下巴,说道:“看,那就是楼兰女王。”

佐助一脸见了鬼的表情,说道:“女王会被人推下去?”

我轻嗤一声,“没听说过傀儡?那个安禄山八成就是实际掌权者了,至于这个女王,她太小了,蠢也没办法。”

佐助挑了挑眉,关于楼兰的传说都是正面令人向往的,统治者也应该是英明果决的人,没想到史实差距如此大。

“这些位高权重的人,也不过是任人宰割的弱者罢了,这个世界的规则就是强食弱肉。”半晌,佐助冷清的声音响起,“但是大名和贵族限制着忍者。”

“互相制约罢了。”我解释了一下,现在确实是互相制约的情况,但近年来大名的势力压了忍者许多头,只因战争消耗了大量的高手,影级忍者中叛忍居多,正规忍村的却是少的令人唏嘘。

下落的女王被似乎是鸣人的人救走,下面的臣民却在一刻不停地欢呼,这热闹的场景也就不免显得诡异万分了,再瞧瞧女王原来待着的地方,一个相似的人突兀地出现。

佐助咬了一口手中的饭团,道:“傀儡?”

我放开感知,周围的查克拉全部被我察觉到,“上面的管里有查克拉,看来这里的人都是傀儡。”

“百足?”

“应该是吧。”

“另外,附近有七个人。”我皱着眉,心想我和佐助同性相斥得如此强烈,双双变成了幸运E。

佐助冷冷淡淡,面上无甚变化,只不屑似的瞥了我一眼:“怎么,怕了?”

怕了?

呵,小爷我四岁混迹各大站场,还会怕这七个人?

我怕的不是人,是运气 !

“没,我就是怕打架的时候,你好不容易保养的脸被毁了。”

佐助冷艳一瞪,横扫一脚,把我绊了个正着。

我躺在地上,也不起来,呆愣愣地望着蓝天白云,倒是想起了鹿丸。

不过现在我过得挺好,他过得也滋润,没什么可念可想的,也就是担心担心他的武力值和发质了。

佐助作势要跳下去,见我一动不动的咸鱼样儿,嫌弃地踢了踢我,道:“你什么时候也会感伤了?”

“和你私奔以后。”

“......要脸吗?”

“不要,我的脸没你漂亮。”就是比你帅。

“......”佐助纵身一跃,下落的背影十分潇洒,纷飞的发衬托出了不一般的飘逸,跃出了跳崖自杀的味道,直叫我看的啧啧称奇。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alFllJdaFl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