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私家车的真实艳遇 看我惩罚你塞着这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晚了!

应一个朋友的要求,现在谈一下我写小说的心得吧!

我写小说吧,基本上是每天都写,最多隔一天,因为太久不写的话对这个文的感觉会跑掉,而且我不能一下子写两个文,如果今天更19班爆笑录,那么肯定不能写上山下乡搞笑团,有几次是一起写,但感觉很不好。

我喜欢在写之前先看看原来那几章,这样可以把握人物的性格,不让他们脱节,我写小说基本上没有提纲,也没有设定的结局,都时临时想。但是比如有哪些事要写,是会提前有规划的,不过也只是在脑子里想想,比如我写韩净和徐若飞见面是在火车上,杨中华是徐若飞的哥哥,这个是本来就想好的,但杨中华的爱情完全是我后来一时兴起加的,本来上山下乡我以为最多会和19班爆笑录一样写个六万多字,但现在看来,说不定八万字都完不了。

我写了四篇文,两篇耽美,两篇言情,可是似乎耽美比言情要受欢迎,其实我很喜欢superstar那篇文,因为这个小说我写了三年,很长。

似乎搞笑是我的特长,但一直写一种风格也很无聊,我还没有想好下一个新坑是什么,但应该还是搞笑风格的。

咳咳,这次的同学聚会是写实版滴!就在今天,我们19班的同志们欢聚一堂,开始聚会!(注:高中毕业后,刚上大一的暑期聚会!)

首先,全体同学都在饭店门口等着,呼啦啦一窝人都站在饭店门口,当仁不让的堵着大门,然后在饭店的车位上停了一堆行色各异的自行车,其中最突出的车子当然是邪恶女生的了,一个十九岁的成年人,骑一个六岁孩子骑的童车……

而最酷的人要属副班长李天一(就是在元旦三国话剧里饰演曹操的那位),人家刚刚从圣彼得堡回来,到了国内就说热,剪了一个鸡毛头,嘴巴里咕噜咕噜的都是些“脚搁在袜子里,袜子搁在鞋里头”这类的俄语,马晓东说,这让他感觉到了好像有人在唱梵文版大悲咒……

邪恶女生此时正在和白小米叽叽咕咕的瞎唠叨,忽然看见马晓东和楚鸣江站在一起商量着点菜的事,白小米说“:看这俩人,多般配啊~”

邪恶女生还来不及说话,在一旁的路飞扬就插嘴“:那也是不现实的,人家楚鸣江早就相中一个大美女了!”

夏雨天抱着胳膊,冷冷的说“:你知道什么东西才在女生说话的时候插嘴吗?”

路飞扬莫名其妙的抬起头看着他,夏雨天一字一顿的说“:乌、鸦!”

路飞扬立刻换上小叮当一样的白痴笑脸,拍拍夏雨天的肩膀“:老婆就别吃醋了,我这不也是想为马晓东寻找一下幸福所在吗?咱都是哥们啊,总不能看着他老人家孤家寡人的一辈子啊!”

夏雨天白了他一眼,转身到另一桌坐下,路飞扬屁颠屁颠的就跟过去又是扇扇子又是倒饮料,马晓东远远的看着,无奈的对楚鸣江说“:你看,男人有了女人是麻烦,男人有了男人也是羁绊。”

楚鸣江立刻作屈原状,大声感叹到“:风萧萧兮水尤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然后马晓东一下重重的拍在他肩上,沉重的说“:兄弟……我看你还是甭回来了……”

在饭店订了好几桌,黑压压的一票人坐在那儿,东拉西扯的坑蒙拐骗的狼吞虎咽的插科打诨的样样俱全,葛丁超同学又开始散发他的个人魅力,竟然边吃着糖醋里脊,边给大家讲鬼故事,不出十分钟,那盘糖醋里脊没人再敢吃了……

李炎龙是基本上没什么变化的,他补习了一年也考上了一个理想的大学,高高兴兴的和张晓义大侃游戏,还是兴致勃勃的,不过这回人家的路线改了,专玩美少女养成,正好和康望这个花痴凑成一对。

“你说我辛辛苦苦养的女儿,我干嘛要把她嫁给王子啊,这个设计游戏的人纯属有病!”李炎龙一脸愤愤不平。

“就是,我每次都让女儿嫁给我自己,那个叫吉普的管家竟然还和我抢!”康望也是郁闷。

张晓义根本听不下去,大声嚷嚷“:养什么女儿啊!我养的女儿都让她当尼姑,多好啊!世世代代支持佛教事业!”

康望说“:那不行,美少女梦工厂里面最多当个修女,不能当尼姑。”

张晓义瞪了他一眼,气呼呼的骂到“:靠!连小尼姑都投奔资本主义的罪恶怀抱了!这个世界已经黑暗了!我说,你们都别养女儿了,有那工夫都来给人摸头开光吧,一个二十块!”

李炎龙特别不屑的对他说“:你知不知道,你这属于在公共场所散播封建迷信!”

张晓义刚想反驳,郭费什就跟念经似的背条文“:我国实行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公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也有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有信仰这宗教的自由,也有信仰那种宗教的自由,在同一宗教里,有信仰这个教派的自由,也有信仰那个教派的自由,有过去不信教而现在信教的自由,也有过去信教而现在不信教的自由……”

张晓义说“:我晕了……”

李炎龙说“:这都是啥破玩意儿啊!”

郭费什诡异的笑笑,伸出手指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阴笑着说“:整本书我就觉得这段话最经典,每次我去买游戏盘都拿着圣经和金刚经还有古兰经,先嘀咕一遍这个东西,那个老板就什么游戏盘都给我最低价了!”

对于这种拿宗教自由对付游戏盘老板的人,李炎龙已经无语了……

大佛同学又一次迟到,到了聚会中场的时才到,他办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寻觅一个舒服的地方,最后终于找到一个软乎乎的沙发,趴倒就开始小憩。

……

夏雨天走过来,推推他“:喂!聚会的时候你再睡觉不太好吧!”

大佛挣开一只眼,悠悠然的说“:唉,世事难料啊,刚才我这一睁开眼,好多人告诉我,他们现在看到的我是倒着的。”

夏雨天说“:切!那是他们又喝多了吧!我就讨厌喝酒,辣乎乎的,那有什么好喝的。”

像牛皮糖一样黏着夏雨天的路飞扬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把下巴放在夏雨天肩膀上,文绉绉的来了一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泡酒精。”

马晓东噗的一下,把刚喝的啤酒喷了出来,直翻白眼,夏雨天皱皱眉,问道“:香港大学不是中文很好么?你咋还是这个文盲的样子?”

路飞扬委屈的说“:我已经很努力了,连讲甲骨文的课我都去听了。”

夏雨天看了看他,摇摇头,无奈的说“:有些人,你非要他说话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聚会到最后,基本上演变成灌酒活动,路飞扬首当其冲,是被灌最多的,可他基本上神智清醒,只是舌头有点大,说什么都是结结巴巴的。

偏偏孔令泉也喝多了,开口就是“:飞扬,那个诸葛亮和臭皮匠哪个厉害?”

路飞扬又灌一杯,豪气万丈的大声说“:某人宗旨,一个臭皮匠,弄死三个诸葛亮。”

夏雨天在旁边冷冷的对马晓东说“:我看他已经没救了。”

……

厉星星也醉了,脸上红扑扑的,一直说“:我现在在帮家里干活,我现在在帮家里干活,我现在在帮家里干活……”

孔令泉问“:你干啥?”

厉星星特别干脆“:打铁。”

孔令泉说“:有前途。”

……

楚鸣江是所有同学们里面最激动的,喝的不亦乐乎,和邪恶女生喝了交杯酒之后就开始高声唱着《大风歌》,然后手拿一份□□语录挥舞。

马晓东惊奇的说“:不是吧,他竟然还带着这东西!”

那女体委平静的说“:其实这个东西挺附和他的气质的。”

陈伦马上附和“:那是!楚鸣江是根正苗红的党卫队嫡系成员。”

似乎是要印证他们的话,楚鸣江大吼一句“:同志们!为王小二报仇!”

喝的晕晕乎乎的厉星星晃晃荡荡的站起来,眼睛眯着,高举杯子,吐字不清的说“:为王小二干杯!”

那一桌子的人呼啦站起来,全都醉醺醺的说“:为王小二干杯!”然后就是碰杯和喝酒闹哄哄的声音。

马晓东已经都说不出什么了,半天才挤出来一句“:这王小二面子还挺大的。”

夏雨天刚想说话,就看见马晓东转过头,问身后的邪恶女生“:我去厕所,你去不去?”

邪恶女生说“:好,咱俩一块去!”

……

夏雨天看着他俩的背影,感叹到“:我不知道,原来马晓东早就已经处于精神弥留状态了。”

聚会最后的状态,是所有的人都东倒西歪,除了苗萌萌和夏雨天还清醒点,服务生来问“:你们到底谁交钱?”

路飞扬迷迷糊糊的指着马晓东说“:没有啦!”

马晓东也指着路飞扬,说“:太好了!”

然后服务生火速去找经理,报告有一群吃霸王餐的学生,要求保安出动,而且要大批量的,因为这群人很多,神志不正常的也有……

19班的同学聚会,就这样以前所未有的结果结束了,楚鸣江走在回家的路上碰见一个要钱的乞丐,他掏了半天,找出来三个一块的硬币,给那个乞丐,嘴巴里还念叨着“:今天怎么一下就碰见三个乞丐,来,给你一块,也给你一块,再给你一块……”

把那个乞丐搞晕之后,楚鸣江意气风发的冲他摆手,喊到“:要记住,社会主义是美好的啊!”

楚鸣江同学处于精神弥留状态已经很久很久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akDkJ2JaDJ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