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张开腿让我看看你的下面 给父亲了一次

第1章准备

科学上所谓的世界末日,是指宇宙系统的崩溃或人类社会的灭亡.

---------------以上载自百度

正所谓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已经窝在家里5天了的林凯不禁感叹时间果然是淡化一切的存在。比起之前愤恨地指天骂地的自己,现在已经冷静下来的林凯除了偶尔会想起之前看到的那部爱情动作片之外,已经可以冷静地分析目前的状况了。一切的导火线是垃圾桶里躺着的一叠照片以及DVD机里还没拿出来的一张光碟。这一系列资料都是围绕着两个原本熟悉但是此时看上去却很陌生的人展开。其中的男主角恰好是自己的恋人蒋斌,而另一位主角则是小自己两岁的同母异父弟弟陈俊。

7年之痒还是很有道理的,情伤背叛第三只插足什么的果然是源于现实……林凯郁闷的想。

5天了,休假第一天蒋斌打过电话来询问林凯怎么突然向公司申请休假,在正处于气急败坏状态下的林凯脱口而出要求分开后,蒋斌就沉默了。之后一天虽然陆续打了几次电话过来,但是被将蒋斌电话设为拒接的林凯一律无视了。直至第3天后,蒋斌便再也没有音讯。面对比起异性恋来说更加脆弱没有保障的同性间的爱情,如果一方有了异心,除了飞到斩乱麻外,林凯想不出别的办法。将恋人夺回来?对于现在只要想起蒋斌就觉得不舒服的林凯并不准备再见到他。

起床已经是中午,林凯赤脚走向厨房,准备看看还有什么吃的。看着除了一些饮料外只剩下2个鸡蛋的冰箱,还有橱柜里最后的一点阳春面,林凯决定消灭完这最后一点存量后就上街采购。

林凯现在住的是老式的公寓,一层两户。这是相亲认识的父母离异后留给他的。自从那两人各自组建了新的家庭后,除了逢年过节汇些钱过来外,林凯的父母再也没有回来过这个家。

楼下的沃尔沃C30是父亲之前的座驾,之后娶的那位也算是个有钱的富太太,换了个“别碰我”。在一次出来见面时发现独居的儿子没车不方便,就把这辆沃尔沃送给了林凯。

今天天气热,中午气温高达35℃。林凯开车到市中心的一家大型购物商场,进门迎面吹来的冷气让人的精神为之一振。由于不是休息日,地下一楼的大型超市客人并不多。

原想外出散心的林凯麻烦人事组的同事兼好友小柯将他累积的年休和之前加班的不休一起请了后,才发现今年不论那儿天气都是热,于是本着省钱养老的林凯放弃了外出旅游这一选择,继续宅在家里长蘑菇。

本着要买就买多点,一次性搞定省的没过多久就要来提的原则,林凯拿了两袋珍珠米,一袋面粉和零零散散的面食,冷冻的肉类称了一些,还有水果、零食、卷纸等。结账时林凯才发现自己买的东西除了大米外装了6袋大购物袋。

麻烦超市人员帮忙一起把东西推到地下车库,从电梯里出来短短一段距离就把林凯热了一身汗。

开车回家途中,路过古玩城。林凯忍不住停车去了一家常去的店铺。

这家开在古玩城的一家小巷子里的铺子有些年头了,好像是从古玩城还没正式立名前就存在了。之前林凯是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帮了掌柜,才有机会知道了这个地方。

兼职的小张看到林凯进门,热情的招呼了一声,因为店里还有其他的客人,小张告诉林凯老板在里间,让他直接进去就好。

进了里间,明显没有外面大厅亮堂。林凯熟门熟路的绕过那些横七竖八的家具,找到了掌柜。

掌柜是位看上去年纪挺大的老大爷。老大爷姓刘,林凯称他为刘老,具体叫啥林凯还真不知道,对于刘老,林凯一直有一种这是一位说什么准什么的高人的感觉。

“你小子怎么有空过来看我。” 刘老蹲在一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前面,头也没回的问。

林凯也是习惯了,跟着蹲下来,郁闷地对刘老说:“哎,您之前不是说我那位不咋地,我这不是过来跟称赞你火眼金睛慧眼识狗熊,看人那是一看一个准。”

刘大爷见过蒋斌一面,之后就对林凯说这小伙子名利心重,且不安于室。不适合他这种这平平淡淡的性子。

可惜当时林凯把重点放在老大爷的劝告上,注意力都集中在刘老竟然一眼看穿他们的关系,老人家的见识果然够广。

至于之后的话还真没听进去,况且这重名利也不算是什么坏事。直到刚刚路过古玩城,林凯才想起刘老曾经说过的话。

“得,你还记得老头子我说的话,老头子我愿意搭理你是你的福气,看你之前那副不相信的样子,这回招罪了吧!”明白自己的话得到了验证的刘老并没有显得多高兴,他转头看着一脸无奈的林凯,这小子怎么没显得多伤心?

“我这不已经分了吗……”林凯无辜道,说起来,除了林凯和兼职的小张,还真没见有人能受得了刘老这脾气。林凯本来就是个顺其自然的性子,因为父母都不管他了,难得还有刘老关心他,说话语气什么的自然就不在乎了。

“这就是不听老人言的后果!”刘老说道。

“……不说这事了,林小子,就算今天你不过来找我,我也要把你叫过来”沉默了一会,刘老看着林凯,突然开口道。“你小子先来看看,这些东西里你有喜欢的不?” 刘老指指地上那一堆零零碎碎的东西。

“您老这是新到了什么好货,需要这么黑灯瞎火的自己在这研究”林凯笑着说。“您知道我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这什么都不懂的你叫我看啥啊,”

“叫你看你就看,这拖拖拉拉的性子怎么还是没点长进。” 刘老虎着脸说。

林凯眨眨眼,这时候再违抗刘老的话会挨打吧。于是林凯转头认真打量着这一地的零碎,话说,这里面这真是什么奇形怪状的东西都有。

“恩,这个吧,小狮子挺可爱的。”林凯拿起一个吊坠说。

“狮子狮子,就知道狮子,你说你眼睛长到哪里去了!” 刘老朝着林凯的脑袋一巴掌刮下来,“这是翡翠貔貅,招财辟邪。汉书“西域传”上有一段记载:‘乌戈山离国有桃拔、狮子、尿牛’。孟康注曰:‘桃拔,一日符拔,似鹿尾长,独角者称为天鹿,两角者称为辟邪。’辟邪便是貔貅(这是百度上关于貔貅的一段描述)。眼光不错,一选就选到这个。” 刘老拿过吊坠,拍拍膝盖站起来。

“那是,帮刘老您选东西能不选个好的!”林凯得意的说,这脑袋被拍着拍着就麻木了,起身扶稳了刚站起来的刘大爷。

只见刘老从门后拿了一根挂绳将吊坠串好固定住,递给林凯 “也算我们相识一场,这个吊坠送给你,你千万要带好。”看着没反应过来的林凯说道“这两天你别出门,不管什么声响也都别开门。我这店也该关门了,以后你就别来找我了。”

“等等,刘老你什么意思,是周转不灵?钱我这多少还有点,先借给你,不算利息的,你干什么要关店啊!”林凯被刘老说的一蒙,这也太突然了。

“钱钱钱,老头子我会缺这点钱,你这听话只听前半句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好!”

林凯又被刘老扇了一巴掌。

“实话告诉你,最近这里越来越不对劲,老头子我准备会老家避避风头,有缘吧就能再见,你小子给我小心点,下次见到可别缺胳膊断腿的!” 刘老看着林凯说道

“最近你多准备些吃的,就给我老老实实的窝在家里,你家我去过,那门那窗都还挺结实的,记得千万别乱跑!”

“这么恐怖……要不您老去我家得了,这天气回老家也太伤筋动骨了。” 林凯劝道。刘老说的话都挺准的,林凯除了之前蒋斌的事外都是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

“我那地方安全着呢,就是你去不了。”

刘老听了林凯的话,突然笑眯眯的对林凯说。“看你这份心上,我再帮你一把。把手给我。”

虽然看着刘老的表情林凯心里毛毛的,但是还是将手递给刘老。

“啊!”刘老突然拿起剪挂绳的剪刀在林凯左手无名指上一划,并迅速的将血滴在貔貅上。(百度约:貔貅不能沾染血迹和性生活的液体,因为这些东西会使法器失去灵效,在本文里不成立)

“你老还搞滴血认主!”林凯忍不住问道,看着反射性缩回来的手指,这痕划着还挺深的。

“呵呵,你小子还懂滴血认主,不错不错。好了,这就算是老头子我给你分手快乐的礼物。千万记住我说的话,现在没事就滚,别在这碍事。”刘老笑眯眯地说。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akDkI2faDI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