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胶衣乳胶皮肤融合改造身体 在车上划入了二姐体内

“日本剑道发源于中国的剑术,在隋、唐时期传入日本,再经日本人的研习修改,扬长补短,形成独特的刀法技术,古代用来保家卫国,防御外敌的侵犯及维护社会秩序与和平。”

(作者:以上知识由温柔可爱的百度小姐提供)

“等等,够了。谢谢你,山崎先生。”我阻止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呃…基本知识什么的,就不要再念了吧?剑道应该是实践比较重要啊。”

“哎?这样吗?”山崎先生遗憾的关上了那一本厚厚的书:“我也只能对着书照念而已。其实我的剑术也不怎么样,我的主要职责是侦查还有给副长和冲田队长当陪衬啊。”

“山崎先生,不要说得这么悲哀好不好,新八君会哭的。”

“说得好啊!饭君!”身后的近藤先生搭上我的肩膀:“书本什么的一点也不重要啊!让书本去吃【哔-】好了!”

“局长,你这么说的话,PTA的家长会把你列入黑名单的。”对面的山崎先生好意提醒。

“来吧!饭君!”近藤先生把我拉了起来:“基本功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会带你入门,之后的成果就看你自己的修行了。”

“好的!谢谢近…”话还没说完,我就被一堆重物压倒在地。

“…这是什么?”我费力的移开那堆重物,拾起了一个面具问道。

“剑道的服装啊。”近藤先生回答:“护具可是很重要的。”

“嗯…总觉得…穿上以后会被直接压倒在地呢,根本就不需要对方出手了。”

“这只是练习的时候需要穿的,以后在真正的战斗中想穿都不行呢。”

没办法抱怨,我只好把那些护具一一戴上。穿好以后我根本就直不起腰了,而且闷得难受。莫非以后练剑都得穿这个?

“嘛,饭君你毕竟是女孩子,还是要做好防护准备。不然很容易受伤的。”近藤先生耐心解释道:“不过…这一套对你来说是不是大了点?”

不是大了点…而是大了很多!根本就是超大号的!我连头都伸不出来了。

“不过呢…”近藤先生和队员们突然笑道:“好可爱呢~~O(∩_∩)O”(作者:于是这莫名其妙的表情是从哪里来的?你们是萝莉控吗?!)

“…近藤先生,我又不是穿衣玩偶,而且我也不是在玩COSPLAY。我是很认真的。”

“是啊是啊,我知道。”近藤先生敲敲我头上的头盔:“不过比例差太多了,显得你个子好矮小啊。简直就像小孩子一样,真的好好玩~~”

“近藤先生啊!”我差不多要发脾气了,这时旁边传来了一个无奈的声音:

“你们又在做什么啊?”

我艰难而笨重的转过身,看见土方大人一脸困惑的看着我们。

“我在跟近藤先生学剑道。”

“你想学剑术?”土方大人奇怪的看着我:“你为什么要学?”

“为了变强!”

“喂?这是什么回答?你以为是小学生的入社发言吗?”

“我是真的要变强哦!土方大人你不要…哇啊!!”我才往前走几步,身体立刻不平衡然后往后栽去。我摔得头晕眼花的,世界像是在飞速旋转着一样。只听到土方大人叹道:

“一个初学者戴这么多护具做什么?只要一般的道服就可以了吧?”

“可是…”近藤先生和队员们小声说道:“饭君穿起来很可爱嘛…”

“你们是一群怪叔叔吗?”

从那堆护具解脱出来后,我顿时有一种破壳而出的清新感。想必那时的小绿也有这种感觉吧?

“所以呢?”土方大人吸了一口烟,然后说道:“你还是要学剑术?”

“嗯!我一定会努力的!”

“这么说来…近藤先生,你难道要收她做弟子?”

“也没什么不好的吧?”近藤先生说:“既然她有这个意愿,那就成全她啊。”

土方大人皱着眉说:“这里不是乡下的武州,近藤先生你也不是一个道馆之主,而是真选组的局长,是没时间教她的。”

“别说的这么冷酷嘛…十四…”

“我不会耽误近藤先生太多时间的。”我立刻说道:“更何况…我又不能一直住在真选组,只不过是这几天让近藤先生帮我入门而已,以后我会自己锻炼的。”

“就是啊,十四。”近藤先生依然坚持主见:“修行在个人的,如果饭君没这个天分,那再怎么教也没用啊。”

“不是这个问题。”土方大人好像有些生气了:“你忘了废刀令了?武士根本没有立足之地,现在就连学剑术都是禁止的。你想害死她吗?”

“……”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我们一干人等都愣了。

“所以说了,不要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土方大人说完便抬步离开。

瞪着他的背影,我不知从哪来了火气,居然对着他大喊:

“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死了也是我心甘情愿的!至少不会后悔!”

“别生气,没事的。”众人安慰道:“抱歉啊…没想到那件事。因为我们是真选组,所以带刀是合法的,可是对一般人来说…”

“是,我知道。”我回过头看着他们:“但我还是想学,可以吗?”

“你也听到了…传播剑术是违法的…”

“这样吧。”近藤先生安慰般的拍拍我的头:“我不收你当弟子,也不会教你我们流派的剑法,只是教你一些基本的防身剑术。这样应该就没关系了吧?”

“嗯。谢谢你,近藤先生。”我感激的朝他鞠躬,然后不由自主的扭过头看着土方大人离去的方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话虽这么说…实际上听到土方大人那番话,我的心情也变得有些低落了啊。应该怎样和他们解释呢?我只是想变得像他们那样坚强勇敢,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去保护别人,连这个都不可以?这个国家究竟变成什么了…

“不要低落了,饭君。”近藤先生依旧用他爽朗的笑容在治愈我:“虽然无法让你成为武士,但只要能拥有武士之魂就够了。我还是会教你剑术的,就当做是防身的武艺也好。”

“嗯!”我拿起了竹刀:“那么,就请多多指教了,近藤先生!”

“先从基本的教起。”近藤先生也拿起了竹刀:“剑是这样拿的,要像抓住了阿妙小姐的内裤一样,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抓住它!”

“…近藤先生,这个比喻…意义不明啊…而且妙姐听到的话又要发脾气了吧?”

“这样啊,那就像是抓住了黑暗中的阳光那样!”

“……”我想了想,在脑中自动将那些比喻代为土银的同人志,这下子总算能理解了。(作者:你的才更加让人难以理解!!)

“好!”我紧紧的抓着刀柄,然后伸直手臂。

近藤先生走了过来,然后拿着竹刀在我的手臂上打了一下,我立刻痛得把手缩了回来。

“不可以缩回去。”近藤先生严厉的说:“要坚持住。”

我只好再一次伸直手臂,然后紧紧的抓着刀柄。可是还没多久,近藤先生就突然把我的竹刀打飞了。

“你还没抓紧刀。”近藤先生让我去把刀捡回来:“我都没用力。你应该死死的抓着刀不让敌人把你的刀打飞。”

我把竹刀捡了回来,然后发狠的抓着刀柄,无论近藤先生怎么打刀身都不放手,可是坚持不了多久,很快我就感到手酸了,然后刀再一次从我手中飞走。

“光是拿刀都成了一个需要锻炼的部分啊。”近藤先生说道:“唉,说到底还是因为你是女生,所以力气不够大。”

“嗯…对啊。”我颇感郁闷的把竹刀捡回来。我和近藤先生继续重复以上的动作,可是不管我怎么用力的抓着刀,到最后总会手无力而让刀被打飞。

“没事的。”近藤先生对我说:“你是初学者,以后就会更有力的。”

“是…”干脆想个办法练臂力吧。或者直接去做变性手术?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银时大人的声音:“哎?你们在做什么?”

“银时大人,神乐,你们回来了。”我笑着转过头去:“我在和近藤先生练剑术哦!”

“练剑术?”银时大人满脸疑惑的看着我:“你突然想学剑术了?”

“是啊!”

“学那个做什么?”神乐说道:“学那个还不如学习做醋昆布阿鲁!”

“别这么说啦,学剑术是好事啊!”近藤先生反驳道:“这可是一门艺术呢!”

“大猩猩艺术?”

“那是什么说法啊!!不要侮辱剑道啊!!”

“随便你啦。”银时大人挖着耳朵说:“你既然想学,我也不拦着你。”

“是!我会加油的!银时大人!”

“小饭?”神乐凑了过来:“你为什么要学剑术啊?为了开阔【哔-】的道路?”

“神乐,你为什么会用这种词?是我害了你吗?”我紧紧的抓着她的肩膀,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她:“我是为了你,同样也是为了我自己。是你激发了我要变强的意志!我不会再让你独自作战了,我会变得更加强大,这样我就能保护你了。”

“小饭…”

“神乐…”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两位美妙的百合…”银时大人满脸黑线的说:“请问…这是什么气氛?这到底是什么气氛?JUMP的男主角临走前对女主角许下约定吗?喂?那我呢?我算什么?我的男主角地位被你取代了吗?”

“神乐,我会变强的,所以你要等我。”

“嗯,我会一直等你的。”

“不需要等啊!!你们不是每天都能见面吗?!”

“那么,我去了,神乐。”

“再见,小饭。你要记住,我其实…一直…都对你…”

“喂!!干什么啊!!要告白吗?!你们是真的想把这篇文往同性之恋发展吗?!”

“小饭...我其实…一直都对你做的饭情有独钟阿鲁。”

“结果还是饭啊!!!”

银时大人吐槽完了以后,和神乐一起回房间了。之后近藤先生也因为有公务而不得不先撇下我,让我先和其他队员一起练习。

队员们对我还是很好,他们同样也有指点我一些基本功。结果问题还是出在我没力气,也没有任何经验上面。也就是说我应该先去练练臂力。

我闷闷的回到房间,看见银时大人和神乐正懒懒散散的躺在榻榻米上,我猛然想起来他们是出去找牧野优奈小姐的行踪的,便问道:

“银时大人?你们找到优奈小姐了吗?”

“找不到啊~”银时大人叹了一口气:“果然和想象中的一样难找,没有照片,没有踪迹可寻,简直就像是大海捞针。这门买卖太难做了。”

“这样吧,银酱。”神乐撑着头说:“小酒馆里的那个人和描述中的很像呢,就拿那个人去交差吧。把灯光调暗一点,应该可以混过去阿鲁。”

“喂,你是黑心的老板吗?”银时大人坐了起来:“而且小酒馆里的那个人哪里像了?那不就是一个老婆婆吗?!没用的!就算把牧野先生的眼睛戳瞎了也没用的!”

“没关系的,都是女人,内在是一样的阿鲁。”

“都是女人,你的内在怎么跟醉酒大叔一样啊!!”

“这么说来还是找不到喽?”我失望的说:“优希先生肯定也很辛苦吧…想要在江户找一个人,实在是太勉强了。”

“是啊,果然比起我们去找她,还不如她来找我们快一点。”银时大人说道:“如果她不想见面,就算找到她也没用吧。”

“怎么会不想见面呢?”我小声嘀咕道:“每个人都是希望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的啊,哪有人会不愿意和家人相见。”

我抬起头,看见银时大人张开了嘴巴像是要说什么,但他最后还是闭上了嘴。

我看了看他们,然后突然举起了拳头:“银时大人!神乐!我们来比腕力吧!”

“啊?”他们两个一脸不信任的看着我:“不要吧,已经都知道结果了。”

“不试试看怎么行!我已经决定了,要把自己锻炼得更强!”

那两个人对望了一眼,然后同时笑了起来:

“那就不要哭出来哦,小鬼头…”

啊咧?

结果真的就跟我预料的一样,那两个人要赢我根本毫不费力。银时大人撑着头随意的一扳就把我的手扳倒了,而神乐她根本就是在欺负人吧?为什么会把桌子都打碎了啊!她想要扳断我的手吗?

“再来!再来阿鲁!”神乐又变成了那副黑社会大姐头的模样:“啊?什么?要投降?开什么玩笑阿鲁!这里不承认弱者!快点起来继续啊!”

“…神乐,有时候我觉得你才是大BOSS吧?”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根本就是不自量力,后来我逃出了房间,却不知死活的去找土方大人和总悟君扳手腕。当然…结果是一次又一次的惨败。这其中最痛苦的是我还得忍受总悟君的偷袭和冷嘲热讽。

“哇啊!”当我的额头再一次与桌子先生亲密接触后,我终于爆发了:

“总悟君!你有必要每一次都把我的头往桌上按吗?”

“啊?你在说什么啊?”总悟君面无表情的说:“明明是你太弱了。”

“…”无法反驳,我也的确是太弱了。还是我选的对手太强了?其实我应该去找新八才对?可是新八都比我强啊,和他比照样会被秒吧?

“女人的力气怎么跟男人比?”一旁的土方大人抽着烟说:“你今天怎么尽做一些怪事。”

“人家也是有志向的人嘛,对吧土方先生。”总悟君笑眯眯的把手放到了桌上:“来吧,我们再来一局。这一次我会让你的。”

“你才没有让呢,上一局你就是这么说的,再上一局也是这么说的,上上上一局还是这么说的,可是你哪有让啊!还不是把我瞬间就秒了!”

“不要在乎这种小细节啦,饭君。”

“这才不是小细节呢!总悟君你真的是虐待狂啊!”

“官方用语是S星王子才对。”

“我不玩了!我要回去!”我倏地站了起来,赌气似地走向大门。

“什么?你入了我的门,就想这么回去?这里可不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

“总悟君,你真的是守护江户人民的真选组吗?”

或许是我不怕死,又或许是我少根筋,我这一次还是选择相信他,乖乖的坐下来把手放在桌子上。这一回他果然没有把我瞬秒,而是坚持了好几秒没有直接扳下去。

我想他确实是在放水了,他的脸上根本就没有干劲,我看他和神乐打架时就非常认真,果然足够强大的人才入得了他的眼。

“对了。”总悟君突然说道:“土方先生说你在练剑术?”

“是…”我回了一句,然后继续用尽全力在扳他的手腕。

“近藤先生亲自教你?”

“是…”他居然还可以面不改色的说话…唉…人的差别也太大了。

“…”总悟君看上去很不高兴,他嘟囔道:“这么一来你不就和我们一样成了近藤先生的门生了吗。”

土方大人替我回答道:“近藤先生不会正式收她当弟子的,只是教她一些基本的防身剑术。她还不算入了我们的流派。”

“即便如此…”总悟君还是很不满:“那她还是成了我们的同辈啊。”

“我们本来就年龄相仿啊…哎哟!不要弹我的头!”

总悟君似乎是失去耐心了,他随手一扳就把我的手扳倒了:“不玩了,真没意思。你也太弱了吧?”

“没办法,我也不是神乐,没有与生俱来的怪力。”我揉着手腕,却发现整个手都红了。是刚才比腕力还有拿竹刀的时候磨出来的吗?

总悟君站了起来:“你到底要玩剑道游戏到什么时候啊?你不是已经把真选组的家务都包下来了吗?都已经是傍晚了,你今天不做饭了?”

“哦!我都忘了!”我赶紧站了起来,可我踏出房门时又停住了,回过头说道:

“还有啊,总悟君,我不是在玩剑道游戏,我是认真的。土方大人…今天…今天吼你真是对不起…可我这次是真的想学剑术然后变强…请你支持我吧。嗯?”

“我才懒得管你的事。”土方大人说:“你只要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而且后果是怎样的就可以了。别说我没提醒过你。”

“是!”我打起精神跑向厨房,然后和其他队员们开始准备大家的晚餐。

默默的洗着蔬菜,我突然想起来优希先生是从外地来找人的,他有地方可以住吗?

想到这里,好不容易才打起精神的我又开始感到忧心了。

牧野优希打了一个喷嚏,然后用报纸将自己紧紧包裹住。

“…太倒霉了,本来可以躺在家里吃着火锅,然后看海贼王看到眼花再去睡觉的…我怎么会碰上这种事啊?”

碎碎念的时候,旁边传来一个大叔的声音:

“兄弟,新来的?”

优希转过头去,看见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子正在看着自己。

“…嗯,新来的。”

“交钱了没?”

“什么钱?”

“住处费。”

“住你个【哔-】处啊!你管这里叫住处?!这根本就是公园里的长椅啊!!”

“对你来说是长椅,对我来说却是梦中理想的港湾。”

“你就在这里停靠吧!把你那艘残破不堪的船永远停在这里吧!”

“兄弟,新来的要懂规矩才行啊。”戴着墨镜的男子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白发苍苍,戴着圆眼睛的大叔,两个人的镜片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我们可是前辈呢。”

“……”默然看着眼前的MADAO双人组,优希崩溃了:

“我要回家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ajHQbyoaHV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