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典快穿

校园np乖把腿张开h 重生之秀女晋升记

江无痕身子一僵,这不是真要体罚自己吧。

谢渊道,“灵墟传闻闹鬼,你拿着法器同我一道去看看。”

江无痕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青龙族灵墟本就是鬼魂聚集地,哪里还分什么闹不闹鬼,想是不闹鬼就成了废墟一片了吧。”

谢渊叹气,“我青龙族灵墟有的是净灵,百年间从不曾有过怨鬼。怨魂百鬼作祟,怕是有人故意为之。”

“本身困着人的魂灵便是你们青龙族不对,如今能让那些魂灵度化轮回也不是什么坏事。”江无痕打了个哈欠。

“无妨,你若不去,我便找其他人与我同去,到时别说我未给过你将功赎罪的机会。”

江无痕气恼,“你要罚我多久?”

“我想罚多久便是多久。”只见谢渊用灵力在地上画了个圈,随后便转身要走人。江无痕想起身追上去却被类似于网一样的东西压住,饶是自己用了大力气也站不起来。

“谢渊!我不是你谢家人,你凭什么罚我!”江无痕咬牙,内心不甘。

“你小叔既让我管教你,我便对你不会松懈。”眼看着谢渊就要走出家门。

“唉唉唉!!!谢渊我认栽!!我认栽!我跟你一起去。”

识时务地妥协,江无痕认为还是很有必要的。

灵墟在青龙族北部的一个山头上,传闻灵墟圈各族亡人魂魄,让人亡灵不得轮回转世,是极阴之地。谢家做这种事的确见不得人所以一直被人诟病,但是鉴于青龙族势力庞大,其余众族多是敢怒不敢言。

原本以为只是自己跟着谢渊过去,去山头踩一踩便可,谁知谢渊的妹妹看热闹不嫌事大。谢昀一醒了之后听说大哥要出门,哪儿还顾着跟他弟弟一起领罚,也赶紧跟了过来。

唯独是可怜了谢云逸,二哥从自己怀里刚刚起来就毫无留恋地走了,自己还要在祠堂里跪个两天才能了事。

倒不是谢渊出门招摇,要怪就要怪江无痕,临出门地时候扯着嗓子冲门里大喊一声,“谢渊要偷跑了!!”全家没浩浩汤汤跟出来就不错了。

谢渊拿自己的弟弟妹妹没办法,许诺他们可以跟着,但就留在山脚下不许上山。

青龙城灵墟在山顶位置,夜晚树荫重重,山风飒飒,江无痕哆哆嗦嗦拿着龙鳞箜篌,时不时拨弄那么一两下,吱吱呀呀不成调,吵得人心烦。

“再拨琴弦我就拆了它。”谢渊皱眉。

江无痕知道他今天心情确实不好,一直以来江无痕都摸不清谢渊的脾气,时而温文尔雅时而又有些暴戾,后来江无痕才知道谢渊这个人从始至终便不是什么遵规守礼,温顺善良的好人,顶多算是个被谢家规矩和公子形象束缚的不能发飙的人面禽兽而已。既然是禽兽,那就不能把他逼急了,甚至一个不如意就要反过来咬你一口。

他江无痕做事没原则,只要利己就愿意做,怂也罢,贱也罢。他谢渊也是一样,只是他谢渊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怂和贱的时候。

“谢大公子,这山上的石头啊,木头啊,野兽啊,这么多……你白天不来非晚上来,哎哟……你看看,我这又被绊了一下。”

“入夜阴气重,百鬼才会出现。”

“要不这样吧,你背我上山吧。我眼神不好使,而且真走不动了。”

“谢渊,我小叔让你带着我,可没说让你累着我,况且……”

“嘘!”谢渊冲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而后从不远处传来幽怨的哀鸣声。

“这是……怨灵?”

“嗯,是。”谢渊揣测,“如今竟然在山腰都可以听到怨灵的鸣叫,恐怕是灵墟已经困不住他们了。”

“不是有结界吗?”

“想是结界被什么东西损毁了。”谢渊眼中竟有一丝微不可察的悲伤感。“走吧。”

灵墟由千根椿树盘结而成,古椿树又称灵木,可禁鬼缚灵。原本椿树笔直而生,如今是被强大的符咒及灵力弯曲成盘结的模样。谢渊从错综复杂的根茎中找到了通往里面的入口。

“这么多入口,谢渊你真的记得住是哪个吗?”

“我五岁时便被奶奶带到这个地方。往后每逢家中祭祀,重大之时,初一十五甚至是出行归来均会来这个地方。你说我能不能记得住。”

“啧啧……鬼气森森的,你还经常来……”江无痕不住地嫌弃。

“你跟紧了我,灵木根茎盘绕错杂,你要是走错了即便是我也可能找不到你,多年来因为好奇闯到灵墟的人不少,活着出来的没几个,大部分人还是被困在里面。”

江无痕立马不作妖了。想抓住谢渊的手却被谢大公子嫌弃地甩开,“喂喂喂!你什么意思啊,不是你让我跟的嘛。再说了!我们床也上了,觉也睡了,神也交了,澡我也帮你洗了,你还要矜持什么?又不是黄花大闺女。”

“你……”谢渊一时语塞。

江无痕心想没错啊,自己是跟他谢渊谁在过一张床上,他夺了自己的神识之后,把一半灵魂注入到自己体内,这也是他谢渊做的,他谢渊还是个小龙虾的时候,吃饭睡觉洗澡上厕所,哪件事情不是他江无痕亲力亲为。

“这边又没外人,你家那只白蝴蝶也不在,你怕什么。”

“不行就是不行。”

江无痕撇嘴,“好吧好吧,既然不行就算了。”说完将束发的丝带扯下,绑在二人手臂上。”这样总行了吧。”

也亏是条蓝丝带,这要是红丝带,看起来和月老牵了红线一般。

谢渊前面走,江无痕在后面跟着。周围时不时会有山风穿过,发出奇怪的鸣叫声,混杂着鬼魂的声音,让江无痕不寒而栗。

灵墟分为内中外三层,第一层以灵泉所隔,泉中号称有数万战死之灵。第二层为木雕,千人死者之名以灵力刻入灵木,死后灵魂便被束缚在灵木之上。第三层为冰阁,青龙族最擅长的即为雷术冰术,将最容易堕化的魂灵囚禁在冰阁之中,使其不入轮回。

谢渊打了个响指,指间窜出一团青焰。江无痕一只手被丝带拉着,另一只手抱紧龙鳞箜篌。灵泉上有灵木搭成的桥,谢渊告知他在走灵桥的时候切莫发出大的声响,不然会惊动泉水里的生灵。江无痕点头,这时候真想多长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

踏上桥面的那一刻,江无痕才真正感受到了这些生灵的可怕。这尚且是生灵不是怨灵,但灵体天生的阴森感并没有减多少,它们被困在这里没有办□□回充满了哀伤,上桥的那一刻瞬间脚就如同结冰一般僵直。无数的灵体感受到生气的存在,他们对生命的渴望让他们开始纠缠切切实实存在的肉体,一些生灵希望顺着江无痕的脚踝径直爬上去,却没有媒介依附,只能微微叹息。灵魂的悲鸣开始如沸水般汹涌。

谢渊不动声色,牵着江无痕继续往前。可也感受到江无痕的动作慢了许多。走到桥中心时,谢渊明显感觉自己手腕上的丝带如同求救般向他扯动。回头一看,江无痕的脚如同被什么东西固定一般,甚至转眼间就看到了有黑色的延误从江无痕脚下一直蔓延上来。

是怨灵!

江无痕遵循着他和谢渊之间的承诺,张着嘴比划半天也没说出声。

谢渊打手势让他不要动。口中轻轻念诀,从江无痕的脚下延申出大片大片的冰面,直至将整个灵泉冰冻。

江无痕惊呆了,也被脚下的寒冰冻呆了。可这愣神只持续了不到片刻,就被强大的怨灵嘶吼冲破。泉面爆裂,一团黑色的阴影飞出直扑江无痕。谢渊抽出穿云剑,手腕抖动,剑身如同离弦弓箭一般迎向阴影,剑气扫过,阴影被斩成两半。哀鸣声在整个灵墟回响。

江无痕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出声。谢渊摇摇头,“行了,你不用装哑巴了。这灵泉已经被我冻住了。”

江无痕呼了口气,“你有这本事不用,害我之前吃那么多苦。”

“这泉里都是千百年前的生灵,从他们头上走过已是大不敬,更何况对他们施以冰咒。”

“我还以为你们家就你二弟一个木头,如今看来你二弟的木头脑袋估计是受了你的影响。活人尚且顾不得,还管他死人?”

“未曾经历,谈何感同身受。”谢渊叹气。

江无痕嘴里不停地嘟囔,“说得好像你什么都懂一样,你跟我都一样……不过是半斤八两……”

谁也没料到,只有恍惚一霎那,冰冻的泉面被刺耳的尖叫声彻底震碎。声波的穿透力十足,江无痕耳朵几乎一度失聪,眼前一片昏花。

泉底原本沉睡的生灵如同被感染了一般,瞬间变成了黑色,乌泱泱地从水中升起。伴着浓烈的血腥味儿和腐臭味儿一股脑儿涌来。

而他们的目标并非是江无痕。而是灵气强大的谢渊!

”谢渊小心!!”

眼前只有被戾气冲断飘飞的丝带,仿佛他和谢渊之间的羁绊就此断开,而意识涣散前的最后一刻,他眼睁睁地看着谢渊被汹涌的怨灵潮吞噬……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jdkc/2020/cOnDRh1dODh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